[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99019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521648347313.jpg-(8 KB, 326x155) [以預覽圖顯示]
8 KB逃亡的故事(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3/22(四)00:05 ID:weLN8r4A/WNMu] No.75833  
原串因為系統問題所以無法接龍
故此在這開新串接續

https://storysol.boguspix.com/pixmicat.php?res=75430
如果想看之前接到哪裡
可以由上面的連結或在版右上的主題列表查詢"逃亡的故事"

所以請繼續逃下去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3/22(四)00:10 ID:weLN8r4A/WNMu] No.75834   
C4炸彈?外洩?特別營?紅區?FML,FU?
什麼意思?!

看那個士兵包得跟德國香腸一樣,活得像是處理什麼核廢料或化學物的那種工作人員,只差多了槍跟火焰噴射器。

再加上他們說的外洩,該不會是病毒什麼的,這太瘋狂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談到這個就想起車相遇到的鬼猴子和怪物還有插在我身上的儀器跟那位陳醫師...

不論如何!C4炸彈一整個聽起來很不妙,他們是要炸了這個地方嗎?!

若是的話,我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我全力奔馳在階梯上,頭也不回地。
糟糕!這就是所謂的開放感嗎?

我盡量不去回想剛剛清潔工被射成蜂窩後又被烤成焦屍,但是沒用!
剛才那情景偏偏就在腦內回蕩,當下我很想尖叫但我忍住了,畢竟我可不敢保證我不會變成全裸蜂窩然後被烤,這絕對不是我想要的死法,更何況我根本不想死!

那些密封士兵沒有發現我吧?
我稍微停下腳步回頭一撇,恩,摟梯下面雖然已經看不到剛剛的命案現場,但沒有聽到有人走上來的聲音。

然後再看看摟梯上頭,雖然還沒看到盡頭,但我已經走到約有兩層摟高的地方了。

更高興的是我現在還不覺得累,明明以前像這樣跑樓梯沒兩下就會喘的說,這是因為危機時刻人體的爆發力還是因為腎上腺素的緣故?

不重要,重要的是馬上逃出這裡。
就在抬起我美麗的裸足準備繼續爬時,樓梯底下突然傳來機槍開火的聲音跟幾個男人的慘叫聲,以及某種磨刀霍霍的聲音,吵雜聲逐漸只剩磨刀聲咖擦咖擦...
約半分種後,一種步上階梯的聲音跟...

「..好多病患!太多病患了!哀!要乖乖的!陳醫師才能醫好你們阿!接下來!樓上還有病患吧..」
磨刀聲激烈的傳上來,沒做多想,我立刻拔腿就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3/26(一)20:18 ID:SA1QuDbs/Tufu] No.75910   
廣播聲
「特別廣播,發現特別外洩者,非戰鬥人員請到避難所或留在安全地方」
「各戰鬥單位,最優先回收特別外洩者,T800」

我心中不意外,但也鬆了一口氣,最少這個陳醫師是他們眼中是最危險
「外觀是一個全裸少女」

什麼?不會是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3/28(三)15:23 ID:gf0n/SF./wAAg] No.75933   
「黑色長髮、外表約12、13歲...」

全裸的黑長直12歲少女。
糟糕!完全就是在指我。
不過從回收這個字句來看,說不定他們會保護我來著。

「再次播報,各戰鬥單位,最優先回收特別外洩者,T800,死活不拘。」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廣播又來這句,靠北!

看來自己的安全就只能自己來保護了。
爬過最後一個階梯,我總算看見平地了。
從一進來就能看到各個樓層介紹圖來判斷,這裡是一間醫院沒錯,而我想我應該是在一樓大廳的地方。

一樓大廳,有櫃檯、廁所、休息室、該樓層的診室,耳鼻喉科之類的,以及出口,在我手機不知道哪去的情況下,我就只能用眼睛記下出口的位置了。

約莫兩三分鐘,我盡全力去把地圖印在腦海裡,但是這時...

喀嚓喀嚓!傳入耳裡。

糟糕!樓梯下的磨刀聲越來越大,同時左邊廊道盡頭還傳來了幾個人的腳步聲。

我只好往右邊的耳鼻喉科診室衝過去,打開門然後再躲進去關起來。
在確定門已經鎖好之後,眼觀這間診室,這裡凌亂不堪,各種藥品、物品撒滿地,鐵櫃翻到在地上,像是有地震來過,不過的確是有地震沒錯,大概是因為這樣吧?

望著地上的雜物,突然瞥見一個纖維質的產品。

喔喔!衣服!總算不用繼續裸奔了。
於是我搜索一下地面,把我認為能派上用場的東西放在鐵櫃上頭檢視檢視。

嗯...
眼看我在地上找到的兩件不同身分的衣服,我不禁思考了起來。

一件是病人的衣服,像是圍裙一般,後面僅僅只有幾個繩子聯繫,這樣我不就後空了。

另一件是白大掛,像是以往去看診時都會看到醫師在穿的那種衣服,可惜現在只有白大掛一件,穿上去的話我就前空了。

我該穿哪一個呢?
還是乾脆兩件一起穿好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4/08(日)03:57 ID:N.qMIAwU/wAAg] No.76065   
就在我決定兩件一起穿的同時,外面突然來陣槍擊聲碰碰碰。

我想陳醫師大概被那些黃色德國香腸亂槍打成蜂窩了吧?

「啊!!!!!」「哇呃!!!」「啊!不!!!!」接連的慘叫聲都聽起來不是陳醫師沙啞的聲音,而且槍聲都停止了;但磨刀霍霍的聲音還沒停止,靠北!

我安靜又迅速地去穿上那兩件衣服,感覺上不是很舒適但現在只能將就一下了。

我現在該怎麼辦呢?
外面有陳醫師在徘徊,他還沒意識到我躲在這間診室裡,但不難保他不會過來搜索這間。

若是發生了,能逃跑就逃跑。
沒法逃,我最少也要試著保護自己,這間診室的地板上有找到的幾個像是鑷子之類的器械,但只有這些拿來充當武器心裡總沒個底,那個陳醫師可是連持槍的一群香腸都能切絲。

說起來,我還沒看過櫃子裡面呢。
由於它的開口是剛好倒在地面上,所以剛才感到麻煩就跳過沒去看,裡面會有什麼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4/15(日)12:08 ID:lKetaB8s/PcoM] No.76226   
於是我忍受著慌亂下擦傷的疼痛與疲累,打開了倒下來的櫃子

「哇啊!」我驚呼了一聲,但是還是恢復冷靜的心情仔細看了櫃子的裡面有什麼東西
裡面有一位被繩子綁住、嘴巴被膠帶給封住而且只穿了內衣褲的青年男性,依照長相看大約三十出頭,也許已經有三天沒吃東西了
此時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用虛弱的眼神看著我緩緩說出這句。

「這聲音,你...是...學妹?」

聽到這位青年的聲音之後我忽然之間有些想起來,然後小聲的說:
「你是......之前我的母校獲得傑出榮譽獎的那位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說...來...話長。學妹,先把...我的...繩子...解開再說,這裡...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於是我就馬上解開了學長的繩子,然後把之前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4/19(四)02:04 ID:XErVQ7kE/wAAg] No.76326   
聽完了我目前為止的遭遇之後,學長緩緩地開口說。
「所以那位..陳醫師?...在外面了?」

學長一臉疑惑的樣子,也許只是太虛弱了難以思考我剛剛在說什麼。
不過他說得也是,說明下來也有些時間了,陳醫師還有在外面嗎?或者說,外面已經安全了嗎?

我手拿著鼻鉗安靜地把耳朵貼在門上,外面此時靜悄悄地。

「...陳醫師?..嗯?...陳醫師...是那個陳醫師嗎?」學長思考中念念有詞,挑起我的興趣。

「你認識那位陳醫師嗎?」我問道。

而學長搖搖頭說著。
「...不太認識...他是軍隊帶來的其中一個醫師...但是..」

軍隊?
為什麼軍隊會來這裡呢?

「軍隊?但是?」等一下門外好像有什麼聲音。

「...但是...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沒有良心的...他跟其他被帶來的人員...聲稱是其他醫院撤退來的...他們在地下室開設診所...但每個被送來的病患...都死了...而且大體都變成怪物一般的長...啊...」這時學長的肚子咕了好大聲,好可憐,可惜現在我沒有吃的。

看來陳醫師跟被軍隊帶來的其他人員在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把人變成怪物嗎?為什麼?

「哈秋!@!..呃...」學長打了噴嚏,只穿內衣褲的他在發抖。
見狀,我走近學長的身邊,把白大掛脫下來披在學長身上。
「..謝謝...妳...」學長抓著衣擺道謝,看看他旁邊的櫃子,再想到他剛剛被綁起來,我想問一個問題。

「學長你為什麼會在櫃子裡面?」我問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9/13(四)16:04 ID:INLhWgVM/PcoM] No.77765   
「事情...是這樣的:在那場空襲發生的前一天...我在某間小的診所...兼職...藥劑師的工作,然後突然...有幾名軍人...找上門來...向我全武行」

我接者問「然後呢?」

「我當然出自於自我防衛的行為來反制,可是我...終究還是被幾名軍人給壓制住,然後有一位長官和...那位林醫師出現了,我記得...那位長官跟我說『好久不見了呢,我是你以前服役時的的長官李東宇,聽說你曾跟反對某個計劃的異議份子的同屆北上明有來往的關係呢,然後我們想跟你審問一下』這樣,之後...我就被套上布袋...給帶到...不知道是什麼的地方」

啊?學長跟我的表哥有往來?
我對於他的印象是投身於社會運動的人士,因為很神祕所以很少有連絡的機會,它怎麼會跟學長有往來?不管了聽他繼續說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