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97443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逃亡的故事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2/24(六)01:00 ID:76gD0i2Q/6HYO] No.75430  
這是個逃亡的開始,由作者先起個特別的頭。
===========================================
有一天晚上,我照常上床睡覺
可是不知為何的空襲警報如催命符般響起來,然後有炸彈落下
於是馬上打電話確認朋友的安危,然後我慌張地開著自家的廂型車往避難點跑
然而卻被炸彈波及,車子翻了之後跌跌撞撞的跑到附近的火車站內一台廢棄的臥鋪車廂,然後......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13 [18/02/25(日)02:57 ID:ZB8HIppA/wAAg] No.75437   
一滴黏稠的液體從我頭上滴到肩膀...
往上一看,結果一隻跟兒童差不多大小的猴子倒掛在我頭上那些隨著猴子的動作搖搖晃晃的拉環之間。

靠北!我想那是猴子之類的野生動物對吧!
停電的車廂內部黑黑一片的我看得不是很清楚!
靠北!牠在上面嘶嘶叫的感覺上不是很高興我跑到這裡來!

還是...那是肚子餓?
靠北!牠的口水瘋狂滴到我身上,總之我想我最好快離開這個車廂會比較好!越快越好!
可是當我移動我的腳步時,牠居然朝我撲過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2/27(二)20:22 ID:WblBQSfQ/6HYO] No.75508   
突然有一道衝擊波與強光朝著我與神祕生物衝過來。原來,車廂旁邊的倉庫與第一月台中了一顆炸彈,於是我當場也受到衝擊波影響,衝飛到通道門邊

塵埃落定後,我掙扎著從殘骸碎片中爬出來,看著著了火的現場與那個在殘骸中的神祕生物,那感覺有點不舒服
這個時候空襲警報停了,然後不知道是否因為肩膀與後腦杓上有幾片玻璃碎片的關係我突然當場昏倒,在那一瞬間我看到幾名躲空襲後出來找生還者的站務員......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2/28(三)17:31 ID:jFW2HZqk/uZDM] No.75519   
醒來之後,發現我在一個看起來很像手術室或病房的地方。
好冷!

我想起身發現我手臂跟大腿還有脖子上都插著像是點滴之類的鬼東西。
我不太確定那是點滴,畢竟那裏面裝的是某種紅色的液體,而且管子是連在一個像是某種專業醫療儀器上頭,怎麼感覺有點不太對勁..對齁..我是全裸的,身上還插著管子,而且還沒有給我棉被或是病服,好冷!我好冷!
居然讓一個青春貌美的受傷女孩全身赤裸的躺在冰冷冷行軍床上是想怎樣?!
等一下!這間病房還有其他人嗎?醫生?護士?

似乎是想印證我感到不太妙的想法,我躺回床上往看到儀器的右邊一轉過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2/28(三)17:32 ID:jFW2HZqk/uZDM] No.75520   
>>No.75519
靠北!!

怪物!!

害我差點翻倒床底下,冷靜下來後,我鼓起勇氣抬頭仔細看看...

那是活的嗎?那東西是活著嗎?
它像是胸膛的位置是上下起伏的,或許是吧?
怎麼..它的頭,它的臉好像學校經常碰面的林同學。
如果沒有黑黑的獠牙跟一塊塊腫塊狀的東東會更像。
還有扭曲反弓狀的兩隻腳以及雙手跟金鋼狼沒兩樣的爪子,幸好它的四肢都被拘束帶給綁住,哀噁!那是...骷髏圖案的刺青。

跟林同學給我炫耀的...不可能..這個!我是受傷了看不清楚了吧?還是腦袋插進碎片瘋掉了!

「妳...是妳嗎!」
然後現在怪物在說話,好像在對著我說一樣。
它怎麼知道我叫什麼名字?
啊!沒錯!
我在作夢,沒錯沒錯,一定是這樣!

「我說...妳有在聽嗎?」
怪物別說了!我在做夢!
隨時我會醒來,然後一切就會沒有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2/28(三)17:34 ID:jFW2HZqk/uZDM] No.75521   
>>No.75520
突然我躺的行軍床往旁邊傾斜,插在我身上的管子一一被拉扯出來,紅色液體從針頭上噴灑到我臉上,而我則是滾到地板上,地板好冰!紅色液體好苦!

「妳已經喀!醒來了沒?」

醒來了!我對著怪物回答。
它抬起它的醜臉瞪著我,一副好像我是蠢蛋般的眼神。

「北木夜,妳有!!!呃嘎%%^!!!聽!!到我剛剛講的內容吧?快逃出去!」
怪物,我剛剛都沒聽清楚你說的內容,因為我在逃避現實,而且你是怎麼知道我叫北木夜?你是誰?

「乾!老子是林俊傑啦!靠喀喀噶$%^^!!」
林俊傑才不是怪物,他是一個很堵爛的學霸,答案都不給我抄。

「而且考試從不幫妳作!!!噶嘶嘶!!!弊!!!!」
對對!靠北!

「嘎吱嘎%%%$!!!現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喀喀喀!!妳要逃出去!不要被噁!!!陳醫師嘎!!@@#抓到!!」
陳醫師?誰?

這時,房間的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不論如何,你是林同學還是怪物,總之請讓我躲在你床底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2/28(三)17:37 ID:jFW2HZqk/uZDM] No.75522   
>>No.75521
藏好沒多久,一對乾枯的雙腳出現在我眼前,黃濁長長的腳指甲差點戳瞎我的雙眼。

緊接而來的是一個我沒聽過的乾啞聲音,像是喉嚨塞檸檬再唱高音。

「啊啊,你醒了!我的小可愛!哦!你做了惡夢嗎?」

「他馬的!你嘎吱!!敢再動我一次試試看!!我發誓咳嘎!###!把你的嘰嘰塞進你嘴裡!!」
怪物在我上面激烈地掙扎,像是我家樓上草他馬夜夜笙歌的死新婚夫妻在打擾我每夜的睡眠品質。

「喔!你想要一點鎮定劑安眠是吧?好好!陳醫師馬上給你一劑滿滿的鎮定劑,滿滿的!!!」
如果那冰涼且超不舒服的刀尖再深入五公分,我的背後就不只是一道小破皮,而是跟著一起被做成串燒。
怪物在我上面咆哮掙扎一下後,上面就沒有任何動靜了,只有滴滴落在我背上溫熱的液體,我心中明白那是什麼..

眼前的黃腳指轉另一個方向,轉向我剛剛躺的地方。

「靠!她去哪裡了!##$%^&」
突然大聲喊罵害我跳了一下,撞上行軍床硬硬的地方,但我只能忍住疼,並祈禱陳醫師沒發現我在床底下。

在一陣擔心害怕的一分鐘沉默後,黃腳趾終於有動靜,幸好沒有蹲下來查看,而是往門口走去。
只是他喃喃的說道。

「沒關係!這是你擅長的捉迷藏!找出來!把她給找出來!醫好她!切碎她!這是你擅長的..」

直到腳步聲漸遠的差不多三分鐘後,我才小心的從床底下出來。

現在,我要逃出去!越快越好...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2/28(三)23:57 ID:nliW/zPM/6HYO] No.75527   
接下來我就毫不疑慮的推開門,往走廊的右邊慢慢走
這個走廊有點灰暗,只有幾盞燈在牆壁上,感覺很像是地下建物的樣式

走了約一百公尺處發現一座樓梯,雖然光線充足但是要去最近的樓層就有三四層樓高
正要踏上階梯的時候,突然間......
「小姐,你在這裡做甚麼?」
我回頭一看,對我說話的是一位穿著清潔工制服的中年男子,他的樣貌看起來面惡心善,我有點猶豫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03/02(五)01:15 ID:7fpg2H/M/LJIk] No.75576   
>>No.75527
清潔工的頭被一槍打破,還站起來衝向子彈方向,但被數十槍打成蜂巢似。
然後一名手持火焰噴射器,穿得近乎密封的士兵走近清潔工,噴出火焰,聽到一聲慘叫。

「這是C連五排C分隊,確定外洩發生,請進一步指示,完畢」
「C分隊原地待命,設置C4炸彈,特別營將在30分鐘內到達。本營將在特別營到達前,防止進一步外洩發,並到紅區調查,完畢」
「連長,紅區!交給特別營不可?FU」
「一等兵,要是紅區惡化下去,特別營也解決不了。各連馬上會動身,不到一分鐘五排會到來,一同前進紅區,在紅區第3K道會全連匯合。FU」
「連長,FML,FU」
「FU」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