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99915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末日一百年 名稱: 鬼車 [10/08/18(三)16:26 ID:SaJSP2gY] No.9728  
幾個給有興趣共同創作的朋友希望能夠遵守的原則
1.不用丟人設 也別丟了
2.雖然社界觀是空想 但是接近我們這個現實世界 所以別想出太離譜誇張的東西 就算有也請講解合理化
例如奇怪的不敗主角威能或是超強殺人激萌女高中生之類的
3.這不是童話故事 所以除了色情以外描寫獵奇沒問題接寫者要任意殺人砍角沒問題 但別讓人死得太突然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盲神信奉者 [10/08/20(五)12:03 ID:kmApoPRs] No.9951   
「妳也是舊日支配者嗎?」

「那是我要消滅的目標,人類。我是古神。」她這麼說著。「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不過這是為了避免在我剛登入這時就把這座島給燒光。附註一提,我拷貝擬態的肉身本尊是被外面那群信奉者輪姦虐殺而死,左邊的身體掛在樹上,右邊則是丟到公車車頂上。」

「......妳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健談呢。」

「或許是因為剛知道新的語言所以想要多嘗試...吧?」

說完,少女便站了起來。

「好了快點走吧,人類。再蘑菇下去我可是很難保證你的性命安全。」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盲神信奉者 [10/08/20(五)12:06 ID:kmApoPRs] No.9952   
推開暗門後,我們來到基隆市政府裡其中一道走廊上。

重要的政府機構內部都有避難用的暗室,當時我是知道這一點才得以躲過那群怪物的襲擊。

不過外面的人可沒這麼好運了。
透過閃爍的日光燈,走廊上的人我看的一清二楚。

政府官員、職員、清潔工、警察、維安特勤隊、......等等,全部都被用棒子插過口部釘在牆

上。

掃把柄、拖把柄,可能還有辦公桌的桌腳吧?總之能用的似乎全都用上了。

意義不明的血字寫滿了走廊的白壁,而被釘上的人周遭字有些被磨掉了。

從他們綻開的手指似乎可以確定那是掙扎的痕跡。

是活著的時候就被釘上去了嗎?

......。

不行。

別再去思考這些事了。

再想下去的話似乎連我自己都快要發瘋了...

「怎麼了?你的SAN質降低了嗎,人類?」

「...我並沒有那種東西。」

少女的話把我從無盡的黑淵中拉起,不過看來本人沒自覺就是了。

只見她從像是垃圾般堆成一堆的雜物裡拉出兩把T91戰鬥步槍與裝有數個彈夾的腰帶。
人的思維缺乏將已知事物聯繫起來的能力,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 名稱: 盲神信奉者 [10/08/20(五)12:14 ID:kmApoPRs] No.9953   
「不虧是幫派的出身,蝶野的西裝裡帶著好東西。」

「蝶野是誰?」

「我不知道。不過肉身本尊似乎很想說這句話,所以我看情況就說了。」

「根本不存在說這句話的時機。」

我冷靜的說。

-----------------------------------------------

大概是這樣
有關古神星戰士的加入應該不會影響到內部平衡
基隆篇的結局大致上已經想好了
血腥度與獵奇度不足的部分本人預想很快就會讓下篇充滿了(這才是我參與此接龍的意義


另外No.9844對魟的見解還真精闢啊(接過有關她的兩個串幾乎都有這公式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10/08/20(五)12:35 ID:53L6BI3U] No.9954   
呃...我只是個普通人爾已,也能被拿出來討論!?(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10/08/20(五)13:15 ID:53L6BI3U] No.9956   
「喂...有人早我們一步啊?」
一看到遠遠的地方有名粉紅長髮的醒目少女以及黑西裝男子,哈爾謝立刻招呼外表是人,骨子裡卻是外星怪物的西裝少女『提亞』前往詢問詳情。
「你們還活著啊?奇怪,求救的不是只有這位男的?」
「你是...」
望著藝高人膽大,敢在基隆街道上任意穿梭的兩人,被救出的男子大吃一驚!
「我是英倫魔法師協會的煉金術使,叫我哈爾榭就好,至於這位是...」
突然!『提亞』骨骼擴展!全身的發光半透明無機質高速架構!
「獵戶座閃亮α星參宿四來的人...『光之國』的戰士...」
高大的『提亞』全身外骨骼擴展,領靜且面無表情的人臉以近乎沒有高低起伏的音調低聲說道,喉部的關節機械不斷的發出迴轉的聲響...
「什麼?這小妹也是外星人?怎麼回事?」
哈爾榭頗感吃驚,同伴都沒遇到過,怪咖倒是遇到不少,他看著粉紅色頭法的小妹妹,立刻露出疑惑之神色。
「我乃星之戰士『麗瓦傑士琉.估朗莎貝爾凱昂』,自獵戶座閃亮α星參宿四,名為『古琉‧沃』的光之國度到來...前來參與聖戰,倒是第三象限天秤座『寂靜』的拉茲拉爾夫人,為何來到這個星球?」
粉紅秀髮的少女拿著槍呈現警戒狀態,望著眼前高大的外星生物就這樣觀察著自己...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10/08/20(五)13:19 ID:53L6BI3U] No.9959   
「我們不支持任何一邊,只是基於宇宙的平穩,處於『虛空』一方」
確認不是敵對者後,『提亞』立刻折疊全身的骨骼,化為原本白髮少女的樣貌。
「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仍舊是『冷酷無情』...」
「這是必要的和平,有必要的話,為了宇宙的平衡,我們可以消滅掉所有的神明。」
「喂,我說你們在說什麼東西啊?我怎麼聽不懂?」
哈爾謝看兩個互瞪少女自顧自的說了一堆,立刻出來打圓場,外加抱怨。
倒是被救的男子,似乎是被『提亞』變身的樣子嚇到了,此時嚇的魂不守舍...
「對了,總部說台南市那邊出現『深潛者(Deep One)』了,我們要...」
方才透過『心靈傳導』的哈謝爾得知台南戰況,正要說什麼的時候...

一群『鬣狗』不知何時已包圍住他們四人,正虎視眈眈,似乎想吞食眼前的『大餐』...

「是食屍鬼...」

(提亞的外貌...請參考附圖)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哇哈哈 [10/08/20(五)15:22 ID:1Ee/gz9M] No.9972   
一連串的槍聲打破了死寂,在台南市立中心的停車場外,一場死戰正式開打。
數名深潛者有組織性的組成若干小隊,開始尋找掩蔽物,但是周圍的遮蔽物所剩無幾,裸身再槍林彈雨中的他們只能一昧的後退。

"以克塔尼德之名!"
躲在防禦工事內的克塔尼德信眾們不停的向他們開火,重機槍的火光照亮了原本陰暗的停車場。

深潛者雖然看起來愚蠢,但事實上,他們一點都不笨。
他們不在持續挺進,開始往後邊撤退。

"我想他們死心了!潘納斯弟兄!"
一位帶著頭盔的克塔尼德信眾吼道,在他的聲音回繞在空氣中時,一台龐大的箱型車將他的身體撞了個稀巴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哇哈哈 [10/08/20(五)15:27 ID:1Ee/gz9M] No.9973   
"快找掩護!"
面對突而齊來的襲擊,原本就搖搖欲墜的防禦工事,如今成為了一團一團的廢鐵。
深潛者們雖然看似人類,但是卻擁有著無窮的怪力。
緊接著,另外一台著火的機車伴隨著疾風用力的衝撞他們據點,幾名倒楣的士兵們瞬間成為了肉泥。
克塔尼德信眾們頓時潰不成軍。

"不要退縮!會用這種方式代表他們已經沒擇了!"
潘納斯隔著頭盔大吼著。

"群體人員準備白兵戰!"

"以克塔尼德之名!"
潘納斯的話語中似乎帶著不可思議的魔力。
以潘納斯為首的數十名克塔尼德信眾開始著了魔似的往前衝鋒。

"以克塔尼德之名!"
在後方待命的舜昇小隊也開始隨著潘納斯一齊衝鋒,就算明白兩邊的人馬加起來連對面的一半都沒有,他們還是選擇了前進,這不只是為了信仰,也為了數千名無辜的生命。

克塔尼德信眾們在槍林彈雨中穿梭,他們毫不畏懼,就算死,也要多拖幾個異教徒下水。
沉重的盔甲在機槍面前只不過是破舊的裝飾品,隨著盔甲沉悶的撞擊聲,幾名克塔尼德信眾紛紛倒地。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哇哈哈 [10/08/20(五)15:28 ID:1Ee/gz9M] No.9974   
"恐懼是感官的錯覺,死亡是榮耀的救贖.."
一道烈火將眼前的深潛者們通通燒著了面目全非的黑炭,扛著火焰發射器的潘納斯站在隊伍的最前方,他明白身為領導著的他絕對不能退縮。

"扛著巨型打火機的感覺如何啊?潘納斯?"
尾計用一把鮮紅色的消防斧砍爆了一名深潛者的頭,鮮血混合著腦漿濺在他的頭盔上。

"祈禱自己不會變成一團火球嗎?還挺不錯的!"
潘納斯話說到一半,尾計已經用斧頭砍倒了他身邊兩個拿機槍的傢伙。

"你看那邊那個妞,長的還挺不錯的呢?"
尾計一邊笑一邊熟練的揮舞著手上的斧頭。

"怎麼?你想要泡她啊?"
數十名深潛者被潘納斯的烈火包圍,變成了一個個移動的大火球。

"不知道她會不會介意我砍了她的頭?"
尾計說著說著,用力的朝那個美女深潛者砍去。

正當雙方戰的如火如荼時,一大群同樣身穿盔甲的人們從大樓旁邊竄出,加入了戰局。
他們人數何等的壯觀,有好幾千好幾百。
當潘納斯、舜昇一夥人看到他們的旗幟時,立刻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藍色的章魚跟金色的眼拚,那是克塔尼德的象徵。
深潛者們攻勢開始漸漸的消退,就算是非人的怪物也不想面對一大群不怕死的瘋子。

穿越遍地的屍體,潘納斯與舜昇紛紛脫下了頭盔,朝那群陌生的人走去。

"這裡是誰負責的?"
一個有點瘦小、穿著盔甲的人說。

"我們是第十二軍團,由亞桑負責"

"鐵鎚嗎?總部還在奇怪你們這麼那麼久都沒消息,原來是在這裡磨蹭啊?"
脫下頭盔後,盔甲內的是一名黑髮的女子。

"我是輝葉,第三軍團刺蛇,我得跟你們的指揮官談談。"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火月 [10/08/23(一)18:36 ID:8tmjgIK.] No.10288   
>>No.9974
話說這種惡趣味還真是恐怖。

一間在幾天內瞬間變成廢棄的學校,有兩個在屋頂上避難的人,剛好是一位男性與一位女性,身旁有著從警局裡還有從這間學校的教官室中拿出來裝上槍機的步槍。

他們兩個人不知道是花了多少心血才活過來,原本繁榮的「台北國」,現在已經變成了全省最危險的地方。

「我相信我們都會死。」開口的是男性,邊說邊苦笑著,這笑容就像是知道自己在也活不下去一樣「現在這種情況,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了,小青。」

「你如果要繼續說這種話的話,你乾脆直接從這跳下去比較暢快。」另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子用不耐煩的口氣回答道「還是說你想吃子彈。」

男子急忙把手擺在胸前,然後道歉了好幾聲。

「警用頻道全部都掛了,110也完全打不通。」馬尾的女子看著顯示著『無訊號』的手機說到「台北市現在應該是個死城了,完完全全無法抵抗那些莫名其妙的傢伙。」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火月 [10/08/23(一)18:36 ID:8tmjgIK.] No.10289   
>>No.10288
說完,女子就把手機放在腳旁邊,把稍遠的黑色步槍拿起來。

「你,還想做什麼?」男子問到「我們現在只有兩個,外面可不是這回事。」

「你如果這麼沒有逃跑欲望的話,那麼你就留著好了。」女子開始翻翻地上散落的子彈。

從警察局裡拿來的子彈完全不夠,只有不到五十發。根本不可能對上那些恐怖的怪物。

但是還是要跑,如果不跑也就只會被分屍而已。

「你到底要不要走,我覺得坐著枯等是不可能有救援的。」女子問到「三百萬人的大城市就這樣淪陷了啊,真是令人感到無奈。」

「要走去哪裡?你知道該去哪嗎?」男子問到「整個城市變成死城,我們要往南邊走嗎?廣播說整個大台北都已經沒有國軍了,國軍已經撤退到了新竹以南地區。」

「走過去吧,不然能怎麼辦?」女子用手撥了撥頭髮「得走到有國軍的地方才行,然後,還得找到更多子彈才是。」

「那就走吧,我要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王憲智,今年二十一歲,大學生。」男子說罷,就拿起了地上的步槍,換上了一個有子彈的彈匣。

「我是林小青,陸軍官校應屆畢業生,二十三歲,請多指教。」女子也跟著拿起了地上的步槍「能走多遠算多遠,這邊已經是無法待下去的地方了。」

「那就走吧。」兩人打開了從屋頂下去的路「能走多遠算多遠。」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4(二)20:39 ID:olBT.3Ao] No.10382   
發現這篇有兩種不同風格的故事呢
一邊是sf奇幻,看來是要走外星戰士大戰怪物的戲碼?
(這已經超出故事平衡了吧?跟原po的第二條相衝了啊)

另一邊是宗教狂熱與末日決戰,殘存人類的逆境求生?
(那群穿盔甲的瘋子從哪冒出來的啊?穿盔甲都會被打爛了還穿它幹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7/14(四)11:40 ID:3ruhFMGI] No.64404   
hgrhthtrhr5hr5h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