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999346 KB / 10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墨染天下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1/12/21(二)20:38 ID:ND3gbQeo/pBr4] No.91854 1推 
想要寫一個武俠的故事。

三年一度的武林盟主會又開始了,各個門派都摩拳擦掌,不論正派邪派,都在震岳匯聚一堂。
除了那些過於陰邪的蟲修與殺人證道的血修外,正邪兩派難得看似和平的比武會終於開始了。

第一場戰鬥,便是招式千變萬化的墨書派墨靜,與烈陽刀門的十三刀使煬嚴!
比武擂台是硬如鋼鐵的玄武岩,而觀戰台則是震岳上著名的奇景—萬木叢!這數以萬計的巨大木樁直直的插進震岳的山體內部,高達數百呎,寬度就連三十人都環抱不住,是絕佳的休息與觀戰台。
墨書派的木樁上,一位年輕,頭髮黝黑而柔順,長達腰際,大大的黑瞳直視著擂台,興奮的大呼小叫著,右手緊抓著身旁魁武的男性,左手則直指著那宏偉的擂台。

比起嬌小的女孩,男人就如同山一般的壯碩,飄揚的紅髮散發著張狂,那細長的眼睛如同兇惡的鱷魚,但是嘴角的微笑卻讓整個人的氣氛溫煦了幾分。

這兩人分別就是墨書派的墨書瑤與墨狂。
若夢◆SYCyLca.cs: 討論歡迎,https://discord.gg/EcPV5TBRtQ (G7IJNB.o 21/12/28 13:26)
墨書派(一)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1/12/21(二)20:44 ID:ND3gbQeo/pBr4] No.91857   
—————墨書派—————
歷史:
墨書派創立於53年前,在各個名門大派中算是年輕的派別,但是其特殊的武功不容小覷,終究獲得了武林盟主會的入門票。
武功:
墨書派的武功是墨藝,其特殊性質隨著四藝的修習,武功也會逐漸強化,甚至創造屬於自己的招式。
沒錯,墨藝的修煉者幾乎沒有一樣的招式,你可能能碾壓一名墨書派的精英弟子,卻會被同修為的精英弟子碾壓,是全方位的門派。
其功法分為五個階段,分別是入門的化藝於鋒,藏藝於鋒,進階的以武代藝,以藝代武,以及最終的此身即藝。
組成:
其創始人琴無柳仍在,是墨書派的門主,在其之下有四位長老,與門生不同,當你達到長老的修為後,你就可以不再冠名墨姓,也因此外派人士幾乎都不知道墨書派的四位長老分別是誰。
在長老底下是直傳弟子,這些弟子最少都在墨藝的第三層,以武代藝,揮舞武器如同輕撫琴弦,立子於盤,繪於空中,書於大地。
代表人物分別是墨書的狂草公子墨狂,以及墨琴的冰山美人墨靜。
墨狂揮舞長槍時,人們總會有種巨大的墨跡寫在空氣之上,那狂霸的槍法配上潦草卻又吸引人的草書,在同階中幾乎戰無不勝,這就是以武代藝。
直傳弟子會被賜與單字名,擺脫原先的四藝架構。
再往下就是內門弟子,最少也必須是墨藝第二層,藏藝於鋒,墨書瑤便是此階,將對著四藝的理解融入武學,擅長書的書瑤便是正楷的模範,其劍法方方正正,堅毅而不屈,要想擋住她的劍鋒可說是難上加難。
最後則是至知曉第一層的外門弟子了。
墨書派(二)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1/12/21(二)20:46 ID:ND3gbQeo/pBr4] No.91859   
地點:
墨書派於墨湖旁創立,此湖終年噴出優秀的墨水,不只可以拿來書寫繪畫,也是優秀的食材藥品,墨書派依靠其獨特的功法與偏安的態度安然的立於湖旁。
綜合評價:
實力、乙上(雖然門主與四位長老有頂尖的戰力,但是直傳弟子戰力參差不齊,故只有乙)
人數、丙(算上僕役也不足750人)
規模、丙(圍繞著墨湖建設,似乎無打算擴張的意願)
知名度、甲(其獨特的功法與墨湖的存在江湖中人盡皆知)
武功、特(其功法與對四藝的理解息息相關,若不能理解四藝則不會有任何進展,故為特)
外功、無(墨書派無派系外功)
內功、無(墨書派無派系內功)
輕功、無(墨書派無派系輕功、其功法的特定使用方式能代替之)
墨靜的戰鬥(一)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1/12/21(二)20:52 ID:ND3gbQeo/pBr4] No.91861   
墨書瑤抓著身旁墨狂的衣袖,寬大的衣袖被拉出幾個波浪,另一隻手直指擂台東邊。
「師兄!靜師姐上台了!」她雙眼閃爍著,如同黑夜的明星。
朝她手所指方向看去,那是一位清冷的美人,柔順的黑髮及腰,細長的雙眸微微的張開,嘴抿的緊,一襲白衣,漆黑的腰帶吊著黝黑的劍鞘,無不表明墨靜是位劍修。

與之相對,西邊的擂台空氣搖曳著,踏上台階的人晃動著。
並非人在搖晃,就好像空氣被震懾了一般,唯一透過扭曲的空氣,那明晰的赤瞳。

「是烈陽訣。」墨狂雙手抱胸,任由身旁的師妹拉著,眉頭略微皺起「不愧是烈陽刀的內功,連空氣都遭到了扭曲。」

烈陽刀是將炙熱的內功傳遞進特殊材質所制的刃物,然後斬出近乎要烤焦世界般氣的功法。
他們的功法不僅可以大幅強化周遭的熱量,也會提升使用者的耐熱。

「靜師妹這場難打了。」西邊的擂台扭曲著空氣,而東邊則一動也不動,似乎勝負早已決定。
但當兩人互相行禮後,一聲琴音響徹了震岳上。
墨靜的劍,出鞘了。
墨靜的戰鬥(二)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1/12/21(二)20:54 ID:ND3gbQeo/pBr4] No.91862   
「師妹,認真聽!」墨狂目不轉睛的看著擂台,雖然眉頭仍然皺起,但臉上的微笑卻止不住。
隨著琴音,不管是賽場上的煬嚴,還是周遭各個木樁上的觀戰人士,都感到心中一絲涼意。

「這就是…以武代藝的境界嗎?」墨舒瑤眼睛睜得大大的,似乎就怕錯過任何一絲畫面,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為什麼只是拔劍就如同撥動琴弦一般?
「好好學!仔細看!」墨狂突然一句話驚醒了墨書瑤,她才發現,在她毫無眨眼的視野中,墨靜就這樣消失了。
琴聲,再響。
煬嚴突然向前翻滾,冰涼的劍劃開炎熱的空氣,準確的刺在煬嚴原先的心口處。
她什麼時候移動的?煬嚴怎麼會發覺?書瑤的腦袋都快爆炸了。
「靜師妹剛剛繞路的時候擾亂了空氣,不過能發現灼熱空氣中的異常,大概只有烈陽刀門的人做得到了。」墨狂搖搖頭,不過他並不擔心,靜從來沒讓他失望過。
墨靜的戰鬥(三)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1/12/21(二)20:57 ID:ND3gbQeo/pBr4] No.91863   
煬嚴迅速的站起身,朝著墨靜的位置就是一斬。
炙熱的烈焰從刀身剝離,環繞著火焰的刀光劃破空氣,朝著墨靜飛去。

但是,又是一聲琴聲,墨靜的劍顫抖了一下。
那烈焰斬開了墨靜所在的區域,隨著空氣的搖晃,墨靜的身影也消失不見。

明明同樣都是墨書派,墨靜師姐卻可以影響人的心智,墨書瑤依然努力的看著場地。
雖然隨著時間過去,整個場地都被加溫的空氣佔據,很難想像有人能置身其中。

煬嚴在揮出一刀後撤到了場地中央,在這個位置,他可以觀察整個場地的空氣扭曲程度。
在逐漸加熱的環境下,墨靜沒有等待出手的機會,而直接出手則會被煬嚴看穿,收到直接攻擊。

正常來說的話。
正當煬嚴的眼睛再度掃過整個場地,一道清冷的身影從天而降。
墨靜手上並沒有劍,她的劍在她現行時也出現了,插在不遠處的地上。
她利用劍踏上了空中,僅用雙手,就打算制服煬嚴。
煬嚴身為烈陽刀門的精銳,雖然反應極快,揮出的燃燒的刀刃,但是…
「他看錯了。」墨狂看著煬嚴背後的天上。
被斬開的只是墨靜的影子,而真正的墨靜是在煬嚴的背面的半空中!

「靜的音遲緩了他的感覺,他以為靜還在前面。」看似無骨的拳頭打在煬嚴的後頸,哐啷一聲,煬嚴倒在了地上。
第一場戰鬥,由墨書派拿下了首勝。
第一天結束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1/12/21(二)20:59 ID:ND3gbQeo/pBr4] No.91864 4推  
武林盟主會總共會持續接近一週的時間,墨書瑤看著各門的精銳對抗,心中充滿著憧憬。
總有一天,自己也能站上這個舞台吧。
第一天的戰鬥很快就結束了,墨書瑤也得以脫離墨狂,獨自一人在城市內閒逛。

在震岳之下,有著極其熱鬧的城市,岳陽城,據說遠古時期這個山岳擁有吞食陽光的能力。
在這個不被陽光所照射的谷底,被稱為岳陽。

墨書瑤拿著手裡的麥芽糖,一路逛著攤販,因武林盟主會而來的人各式各樣,攤販也因此多采多姿。
突然,一個身影撞在了墨書瑤身上,不僅撞掉了她的麥芽糖,也讓她屁股跌在了地上,疼的不輕。
她憤憤的看向了撞她的人…
發起者請掛trip: 滿有趣的,有甚麼詳細設定之類的嗎? (M1fXXaEU 21/12/22 13:49)
發起者請掛trip: 主角是誰?墨狂墨靜墨書瑤年紀幾歲性格怎樣之類的 (M1fXXaEU 21/12/22 13:50)
若夢◆SYCyLca.cs: 設定只有墨書派跟烈陽刀門,主角的話目前暫定是墨書瑤,也可以用別的視點。 (Y3h8pLHw 21/12/25 18:35)
若夢◆SYCyLca.cs: 墨狂34歲、性格粗中有細。墨靜26歲、性格清淡冷漠。 (R1fT1Bv2 21/12/25 19:03)
角色設定:墨書瑤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1/12/25(六)19:02 ID:R1fT1Bv2/asRb] No.91911 12推  
姓名:墨書瑤
本名:???
性別:女
年齡:13歲
身高:142cm
體重:秘密
三圍:秘密

處事:墨書瑤是個認真的孩子,這也是為什麼四藝當中她選擇正統的楷書作為練功的基底,對武術與俠道十分癡迷,只有在練武或閱讀俠藝小說時會稍微脫線,總體上是個認真負責的好孩子,但因為年齡的關係,仍然有許多幼稚不成熟的地方。

經歷:墨書瑤在六歲時被墨書派的招募人相中-他們有時候會到各個比較偏遠貧瘠的村莊,開設一些四藝的講堂。書瑤在四藝的天份十分高,如果要說的話,她最擅長的應當是畫,只是小時候閱讀哥哥購買的俠道話本,對稱俠仗義充滿著憧憬,再加入墨書派後進了墨書堂。
其天分之高,讓她在15歲前就已經是內門弟子,認真負責的態度也深得師兄師姐的喜愛,其中最照顧她的莫過於同為墨書堂成員的墨狂。
雖然不是很喜歡大咧咧的墨狂,但是墨書瑤可以感受到墨狂對自己真誠的關心,在墨狂面前墨書瑤都會盡力扮演一個小小的好師妹。

功法:墨藝(藏藝於鋒-楷書)依照四藝的理解所使用的獨特功法,墨書瑤所鍛鍊的楷書讓其劍法方方正正規規矩矩,雖然好預測,但是勢不可擋-大部分的對手會被墨書瑤那小小的身軀欺騙,與其對鋒,最後被那筆直的刀法一刀兩斷。
發起者請掛trip: 呃,就這樣嗎?還有沒有其他的設定?還是沒有回的部分就隨便我寫?有希望的故事走向嗎? (yStFsSLE 21/12/27 15:23)
發起者請掛trip: 另外還想知道墨書瑤用的是劍法、刀法、還是兩種都可以?還有墨書派弟子有制服嗎? (yStFsSLE 21/12/27 15:26)
發起者請掛trip: 還有可以的話請簡單描述一下墨書瑤的外貌,比如髮型,衣服顏色之類,袖子是跟墨狂一樣的寬袖嗎? (yStFsSLE 21/12/27 15:31)
發起者請掛trip: 劍或刀是背在背上還是束在腰間?穿的是褲子或裙子? 抱歉要求有點多,不過我抓不太到墨書瑤的形象 (yStFsSLE 21/12/27 15:34)
若夢◆SYCyLca.cs: 好的,我晚點再補充些設定。 (2C0zmJ8U 21/12/27 18:33)
若夢◆SYCyLca.cs: 希望的故事走向,這是個武俠故事,大致上希望有善惡俠道理念對抗。 (2C0zmJ8U 21/12/27 18:47)
若夢◆SYCyLca.cs: 喜歡話本的書瑤主要武器是劍,但因為墨藝只在乎技藝中的意念,因此刀也可用。 (2C0zmJ8U 21/12/27 18:49)
若夢◆SYCyLca.cs: 墨書派的弟子雖然有一套制服,是套上面有山水的白衣,但基本上沒人會穿。 (2C0zmJ8U 21/12/27 18:51)
若夢◆SYCyLca.cs: 墨書瑤的長髮及腰,多餘的鬢角纏到了腦後,所著服裝是淺藍色大袍寬袖。 (2C0zmJ8U 21/12/27 18:53)
若夢◆SYCyLca.cs: 劍是束在腰間,背上的劍需要訂製獨特的皮套子,很少人會用,除了某些愛美人士,大部分江湖人士都會穿褲子。 (2C0zmJ8U 21/12/27 20:29)
若夢◆SYCyLca.cs: 大概就以上,其他請自由發揮。期待您的接續。 (2C0zmJ8U 21/12/27 20:30)
發起者請掛trip: 哇,設定的真是詳盡呢~ (9bfjqJjU 22/01/02 18:42)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1(二)22:31 ID:g2MfZvQY/Bn6o] No.92150 16推  
>墨書瑤拿著手裡的麥芽糖,一路逛著攤販,因武林盟主會而來的人各式各樣,攤販也因此多采多姿。
>突然,一個身影撞在了墨書瑤身上,不僅撞掉了她的麥芽糖,也讓她屁股跌在了地上,疼的不輕。
>她憤憤的看向了撞她的人…

那是一個在玩皮球的小孩。可是仔細看那不像在玩球的一般人,像是在藉球耍雜技。

「喂!你有沒有在看路啊?撞到人家怎麼不說聲道歉?」對方像是有聽到但故意不理繼續玩球,這惹得墨書瑤非要眼前的小孩跟她正面對眼好好的賠不是。

在人群中追著那名身穿深色長褲窄袖的小孩,墨書瑤怎麼使力想靠近既摸不著,也抓不到那個玩球的小孩。更別說是要搶下那顆一路蹦蹦跳跳的皮球了。

無視於周遭環境,兩人你追我跑越來越偏離大街,漸漸朝一處人煙稀少的暗巷了。

「你給我停下來!看招!」一把刀迅速地刺向皮球,可是皮球沒破。

刀鋒被彈回來,反彈的力量透過刀身傳回持刀的主人,墨書瑤一時失去了平衡又跌在地上。

「吵死了!兩個還在吃奶的小孩跑來這裡撒野幹什麼?」暗處忽然傳來一個老嫗的罵聲,頓時巷子裡產生一股凝重的氣氛。

剛剛被皮球反彈的力道所震驚的墨書瑤,驚覺自己闖入別人的地盤了。
若夢◆SYCyLca.cs: 嗯…?這是接龍結束了嗎?還是還有劇情要接? (3rE1ffms 22/01/13 16:27)
發起者請掛trip: 這個展開還真是意想不到哇 (FMVhvC3U 22/01/13 23:33)
發起者請掛trip: 幹烙賽,拖太久結果先被接了 (5sQPzs3E 22/01/14 10:22)
發起者請掛trip: 連標點符號寫了七千字左右,太長了嗎? (5sQPzs3E 22/01/14 10:25)
若夢◆SYCyLca.cs: 不會太多喔,不過我現在很疑惑的是這個接文的到底還有沒有故事… (QBwWnjMs 22/01/14 10:26)
若夢◆SYCyLca.cs: 不會太多喔,不過我現在很疑惑的是這個接文的到底還有沒有故事… (QBwWnjMs 22/01/14 10:27)
發起者請掛trip: 這篇文真的意味不明耶, 要不要重新開串比較快啊… (M.aKxAy2 22/01/14 13:44)
發起者請掛trip: (;゚д゚)<結果是很多人在等 然後被一篇怪怪的文給劫了嗎 (TGk2PU72 22/01/14 13:57)
若夢◆SYCyLca.cs: 要重新開串嗎?我是沒有差就是了。 (QBwWnjMs 22/01/14 16:03)
發起者請掛trip: 抱歉,我是已經寫了幾千字,雖然還沒寫完... (5sQPzs3E 22/01/14 16:07)
發起者請掛trip: 我想應該禮拜一左右可以寫完貼上,如果不想重開的話我是可以想辦法接啦,不過可能要花更多時間來改劇情就是 (5sQPzs3E 22/01/14 16:09)
發起者請掛trip: 明明慢工才能出細活的說…還真是可惜… (4k8hfWMI 22/01/14 17:05)
若夢◆6hycwwYyQs: 不管怎麼說我都很期待,想不想接續他的故事或是直接用你的原文都可以喔。 (QBwWnjMs 22/01/14 17:51)
發起者請掛trip: 這種接一小段就跑,也沒留下訊息的,是真的讓人感到不值啊 (6GMWDH/c 22/01/14 18:21)
發起者請掛trip: 或許應該要遵循過去的傳統, 佔樓的人先喊一聲, 然後發個期限? (g7DHOi3Q 22/01/15 13:07)
發起者請掛trip: 所以說這一篇就當亂入無視了(蓋章 (KDltoMk6 22/01/18 23:13)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1:44 ID:qVSHz7W6/EP.H] No.92234   
>>No.91864
一抬頭,只見一個巨漢在大街上狂奔,嘴裡還「讓開、滾」地嚷嚷著。
那巨漢沒有頭髮,長約七呎,身著藏青色僧袍,正不斷揮舞著看起來有常人大腿粗的雙臂開路。
雙手所到之處行人被掃得東倒西歪,和自己一樣坐倒在地的人不在少數。
墨書瑤身邊就倒了一名書生,看起來就像是被颱風掃到一樣。
雖然動作粗魯,但那巨漢跑得卻不慢,轉眼間已經淹沒在人群裡。只是他比常人都高出一個頭,一顆大光頭在人叢中相當顯眼。
墨書瑤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追上去找他理論嘛,感覺會惹上大麻煩,但是甚麼都不做卻又可惜自己的麥芽糖。

「唉唉痛痛痛...這位姑娘還好嗎?沒碰傷吧?」身旁的書生一邊唸叨著痛,一邊拍著身上的塵土,見到墨書瑤仍坐在地上便伸手來扶。
墨書瑤趕緊起身,心裡卻仍想著自己的損失,不禁又多看了一眼麥芽糖。

墨書派門風低調,除了切磋四藝與武術以外不多與外人交流,修行不到第三層的弟子鮮少有機會行走江湖,因此對墨書瑤來說,這次武林大會是難得可以外出放風的日子。
自從知道可以和師兄一起外出就一直在期待,偶爾拿到的零用錢也珍惜的存起來,就是為了想這個時候在岳陽城的市集好好玩樂一番。
誰能想到好不容易買了一支麥芽糖,還沒吃上兩口呢,就飛來橫禍白白糟蹋了,自然是心疼得不得了。本來開開心心的心情,一瞬間變得滿是怨憤,一口氣不知道往哪裡出好。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1:47 ID:qVSHz7W6/EP.H] No.92235   
>>No.92234
「哎呀,莫非這位姑娘的糖果掉地上了?」
剛才的書生站在墨書瑤的身邊,大概是看到墨書瑤的臉色特別難看,又來與墨書瑤搭話。
墨書瑤沒有答話,只是轉過頭來打量這個書生。
他年紀看起來比自己大一點,約莫十七八歲左右。一臉斯文俊秀,手持摺扇,身穿一襲乾乾淨淨樣式樸素的白衣長袍,只是下擺還沾了些砂土,大概是剛才跌倒時沾到的吧。

「不如這樣,在下送姑娘一支新的吧?」書生說道,用摺扇拍了拍左手,一臉探詢地看著墨書瑤。
「感謝閣下的好意,不過無功不受祿,我也不能隨便接受陌生人的禮物。」雖然很心疼自己的損失,但墨書瑤個性認真謹慎,自然不可能隨便收受外人給的東西,那怕只是一支麥芽糖。
「不不,與其說是禮物,不如說是賠償吧?」書生看著地上的麥芽糖道:「方才我跌倒時感覺還撞到了甚麼。雖然沒看清楚,不過周圍沒有甚麼其他翻倒的東西,我想很可能是撞到了姑娘,所以我或許有點責任,抱歉,真是失禮了。」
「本來嘛,在下也想說要是沒有甚麼實害就乾脆裝不知道一走了之好了,但看到姑娘的神情,總感覺自己好像幹了天大的壞事。如果只是支糖果,還是請讓在下賠償吧。」書生苦笑道:「但若不是糖果的問題,那還請姑娘大人大量原諒在下吧。」

墨書瑤畢竟年幼,又長年生活在泰半與世隔絕的環境,面對滔滔不絕的書生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是好。
感覺答應也不對,不答應搞不好會被纏著不放,不然乾脆不要理他就著麼跑了吧?
正當墨書瑤拿不定主意的時候,書生看墨書瑤沒有回答,便指了指對街不遠處的畫糖攤說道:「就這麼決定了,在下這就去買糖回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1:50 ID:qVSHz7W6/EP.H] No.92236   
>>No.92235
還來不及出聲阻止,書生已經走過對街到了畫糖攤前,墨書瑤只好跟了上去。

「哪,剛才真是抱歉了。」銀貨兩訖後,書生將麥芽糖遞了過來。
本來墨書瑤自己買的只是普通的麥芽糖,小小的圓餅狀,一支三文錢,但這書生買的卻是匠人用心製作的畫糖。
木棍上一只麥芽糖畫成的小鳥,尖尖的喙,圓圓的胸腹,細長的尾巴,羽毛的紋路一清二楚,看著極為可愛。當然,價錢墨書瑤也聽到了,一支十五文,是原本的五倍。
墨書瑤根本不敢接過書生手上的糖鳥,心中只是想著天下哪有這般好事?

書生看著墨書瑤一臉混亂的樣子,失笑道:「好了,快拿去吧,幾文錢的差別對在下來說也不是甚麼大錢,不用這麼在意的。」
墨書瑤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個書生要大費周章送素昧平生的自己糖果,不禁脫口而出:「為什麼?」
書生微微一笑道:「結個善緣而已。」
見墨書瑤兀自不能接受的樣子,書生說了聲:「接好了!」,便將糖鳥往墨書瑤一拋,墨書瑤一時不及細想便伸手接住,糖鳥就這麼落入了墨書瑤手中。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1:54 ID:qVSHz7W6/EP.H] No.92237   
>>No.92236
「看腰間的配劍,姑娘當是武林中人吧?年紀輕輕就能配劍獨自在外走動,應該是門派裡年輕一輩的傑出人才。衣物看來是相當不錯的料子,並不是會為錢財苦惱的門派。但姑娘卻會為了一支便宜的麥芽糖可惜,看來是派門內規應當是相當森嚴,對吧?」
「在下一介讀書人,正跟著商隊到處旅行學做生意。姑娘的門派作風嚴謹,不會在必需品上吝嗇,可能會是個相當好的交易對象。」
「這個世界很大但也很小,幾年後,甚至十幾二十年後,或許還有機會相遇。屆時姑娘極可能已是門派中的中流砥柱。如此就算只是今天的一面之緣也可能為日後的生意奠定基礎,所以在下只是結個善緣--」
「就算運氣不好沒有這樣的機會,那也只是虧了一支糖而已。如此這般,姑娘還能接受嗎?」
說完,書生做了一個揖,然後帶著笑容看向墨書瑤。

墨書瑤手裡捏著糖鳥,只覺得這番說辭好像有很多地方可以吐槽卻又莫名有點道理,唯一可以確認的是眼前這書生有點獃頭獃腦,肯定存不了甚麼錢。
畢竟只不過是支麥芽糖,這種兩三個月就可能忘記的事能當成甚麼善緣?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1:57 ID:qVSHz7W6/EP.H] No.92238   
>>No.92237
「呃,好吧,那就謝謝你啦。」墨書瑤最後只是道了聲謝,揮了揮手上的糖鳥。
正打算轉身離開,街道的另一端突然變得極為吵鬧,可以聽到許多人的喊叫,而且喊聲漸漸地朝著這邊過來。

「是剛剛那個巨漢奔去的方向吧,發生了甚麼事?」書生朝著墨書瑤背後的方向探了探頭,但看他皺著眉頭的樣子,似乎甚麼都看不到。
墨書瑤一轉頭,只見許多人東奔西跑像是在逃命,後方塵沙飛揚,不時傳來木製品碎裂的聲音,還可以聽到叫罵聲--看來是有人在大街上毫無顧忌地動起手來了。

「去你媽的妖婦!老子跟你拚了!」伴隨著一聲大吼,剛才狂奔過去的巨漢又重新出現在眼前,這次他面前多了一個披頭散髮的婦人,身上穿的雖是高級綢緞,兩袖與長裙下擺卻盡皆破爛,但即使如此也看不到雙手雙腳,整個人透著一股不祥的氣氛。
巨漢雙手呈虎爪狀不斷揮動,所至之處桌椅破裂一片狼藉,看這樣子若是掃到人身上,即使擦過也可能催筋斷骨,威力是剛猛無比。
但那個婦人卻渾不在意,總是差之毫釐的閃過巨漢的虎爪。明明動作快速迅捷,但看起來又像沒有在動一樣。尤其長裙下襬甚至都沒有揚起,身法猶如鬼魅。
就在距離墨書瑤和書生不到幾尺的地方,巨漢突然大喝一聲,大腳往地上一踏硬生生止住衝勢,手腕一翻,手掌朝眼前的婦人一推,一道掌風對著婦人打出,那婦人一個旋身閃過,不退反進,右手長袖往巨漢頭上捲去,兩人又鬥成一團。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01 ID:qVSHz7W6/EP.H] No.92239   
>>No.92238
但巨漢打出的掌風勢頭不止,直接往墨書瑤和書生的方向飛去。墨書瑤不愧是墨藝第二層的傑出人才,瞬間抓住書生衣領向後一甩,自己也向後一仰閃過掌風,隨即碰地一聲,墨書瑤身邊藥材攤的木棚直接被打成碎塊,各種物事散落一地。
那凌厲的掌風颳得墨書瑤嫩臉生疼,一想到自己反應再慢一步的下場,墨書瑤不禁膽顫心驚。書生更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張著嘴跌坐在地上。

墨書瑤再次看向相鬥的兩人,只見巨漢幾次攻擊都不得手,一身巨力與硬功夫無論怎麼施為,面對那婦人都如石沉大海,一點用也沒有。
那婦人則是氣息綿長,只用最小的動作閃過攻擊,偶爾還一兩招也不纏鬥。看來時間一久,那巨漢體力不繼便會敗下陣來。

巨漢見虎爪不行,掌風也不行,又是一個變招,右手一個橫掃,掃出一道氣勁將婦人逼退三步,同時一個旋身,左手大袖一甩,甩起漫天沙塵,頓時在場所有人眼前都是一片模糊,只看得到塵土飛揚。
此時墨書瑤早已帶著書生躲到藥材攤一堆木箱後,因此街上的沙塵對她的影響比較小,她可以看到沙塵中的點點銀光--暗器。
那巨漢甩起沙塵後兩手一抖,一大把的三吋長釘呈面狀直接朝大街散射出去,攻擊的範圍除了整條街以外還包含兩邊的攤位,令人避無可避。同時他向後一躍,想轉身開溜。
但還沒跑出兩步,突然有陣勁風颳過吹散沙塵,而那婦人就站在勁風的中心,張開大袖一捲,朝著她飛去的長釘就通通被她的衣袖捲起。她一個轉身甩動衣袖,那些長釘就朝著巨漢激射回去。
巨漢似乎沒料到對手有這等手段,一個急轉身撞進旁邊的攤位,抄起一張桌子擋住了飛回來的長釘。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05 ID:qVSHz7W6/EP.H] No.92240   
>>No.92239
但就這麼一個遲疑的時間,那婦人便已閃身到巨漢身後,衣袖甩出拍在巨漢腦門,巨漢直接被打得暈死過去。
她又以快捷的手法在巨漢身上好幾個人身大穴補了好幾下,然後拿出一綑麻繩將他捆地嚴嚴實實。最後撮唇作哨,不一會便有幾名頭戴面罩的黑衣人出現,將巨漢裝進麻布袋扛走,當場只剩下一片狼藉的市場。
眼前除了各個攤位被砸得亂七八糟外,還有好幾名來不及逃的小販和遊客。
運氣好的只是摔倒在地,運氣差一點的則是被兩次到處亂射的長釘波及,到處都可以聽到哀號聲,幸虧放眼望去沒有大量血跡,似乎是沒有出人命。

墨書瑤此時早已沒有心情逛街玩樂,只是看著那一刻鐘前還熱熱鬧鬧,但現在卻有如災難過後的街道,不禁思忖:「高手過招旁若無人,對尋常百姓所造成的傷害竟是如此之大。」
雖然很想為平白受害的人們做些甚麼,但墨書瑤畢竟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女。既不可能去找事主討公道,也不可能出錢補償那些損失,而且人生地不熟的,就連大夫都不知道去哪裡尋好,只能深感自己的無力。
墨書瑤又看了看剛才用以掩蔽的木箱,共有三、四根長釘刺在上面,沒入無骨。
若是自己運氣不好或反應不夠快,那巨漢與婦人相鬥時光是被波及大概就已經死兩次了--想到這裡,墨書瑤不禁冷汗直流。
身為武林中人,自然知道舞刀弄劍受傷中毒是常有的事。但直到現在自己在鬼門關前走了兩圈,墨書瑤才真正體會到死亡離自己有多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09 ID:qVSHz7W6/EP.H] No.92241   
>>No.92240
正當墨書瑤回想著閃過那道掌風的經過心驚膽跳的時候,身邊突然傳來對話聲打斷了墨書瑤的思緒。
轉頭一看,那個書生正扶著一個乾乾瘦瘦的中年人站起,看起來應該是這個藥材攤的攤主。
「這個人怎麼一點緊張感都沒有!」墨書瑤看著書生又是扶人,又是幫忙撿東西,只覺得全身脫力。
才剛剛逃過一劫,這個人竟然一點事都沒有的樣子。不知究竟是自己想太多?還是那個書生想太少?

「嗯?這是甚麼?」正幫著藥販撿拾藥材的書生突然喊了一聲,拿著一個油紙包站了起來。
這裡是藥材攤,為了保持乾燥,許多的藥材都用油紙包著,地上、桌上、棚上,四處都有大小類似,用細繩捆著的包裹,因此書生手裡拿著的油紙包在這裡毫不起眼。如果不是他突然喊了出來,墨書瑤根本不會注意到那麼一個小包裹。
墨書瑤與藥販看著書生打開手上的油紙包,露出裏頭的兩件物事。
包裹裡面是一枚巴掌大小,黑黝黝的木牌,上頭似乎有浮雕,不過由於木牌實在太黑,棚下又陰暗,實在看不清楚。另外還有一枚細薄得多的白玉牌,上面甚麼都沒有,晶瑩剔透很是漂亮,但卻東缺一小塊西缺一小角,不甚完美。
雖然不知道是甚麼東西,但肯定不是藥材攤的商品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12 ID:qVSHz7W6/EP.H] No.92242   
>>No.92241
「這、這不是俺的東西呀!」藥販對著書生說道:「俺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漂亮的玉。」
書生聽了藥販的話並沒有回答,只是轉頭看向墨書瑤。
「我也不知道,別看我。」墨書瑤也搖搖頭。雖然墨書派內多少有些玉器玉飾,但這樣潔白無瑕的珍品的她也沒見過。
「那麼,這會是附近哪個攤商或看客掉的嗎...?」書生沉吟道:「或者,是那個巨漢故意丟在這裡的?」
「咦?為什麼會是他丟在這裡的?」墨書瑤奇道。
「我不是武林中人,不清楚那些神奇的武術,不過那個棚子確實是他打壞的對吧?」書生反問。
墨書瑤點了點頭。
「姑娘妳想啊,本來他們邊跑邊打的,為什麼跑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然後那巨漢就剛好打壞了放滿油紙包的棚子,而這個小包就混在那堆油紙包裡?有這麼湊巧的嗎?一個巧合是巧合,三個巧合還會是巧合嗎?」
「如果他的對手是為了這東西而追他,那麼即使他落敗被抓,只要找不到這東西,他就會成為唯一一個知道東西在哪裡的人而不會被殺死,不是嗎?」
「但他是甚麼時候藏的?那個怪怪的婦人可是一直盯著他....啊!」問題問到一半,墨書瑤就自己想明白了答案。
原本以為那巨漢揚起漫天黃沙是為了隱藏暗器的障眼法,但其實無論黃沙或暗器都是障眼法,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趁機將這紙包丟進藥材堆裡。
金屬暗器在沙塵中還會反射出點點銀光,這紙包根本不會。而且只要用投射暗器的手法射出,對手為了對付暗器,根本無暇注意有甚麼其他東西混在暗器裡一起丟了出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15 ID:qVSHz7W6/EP.H] No.92243   
>>No.92242
沒想到那巨漢看起來粗手粗腳,實際上心思如此縝密。墨書瑤心想。
一邊與高手過招,一邊注意周遭環境,還能創造出藏物事的契機與手法,最後還差一點就能成功逃離。
就算被多少師兄師姐稱讚過天資聰穎,墨書瑤卻完全無法計測自己與那巨漢的功力差距,也沒辦法想像自己成為那樣的高手,不知何時才能練成那種修為。

書生重新將木牌和玉牌包起,轉頭對藥販道:「老闆,在下或許是杞憂,但勸您盡速將攤子收一收,暫時到親戚家或外地避個十天半月的鋒頭。那婦人和黑衣人們看起來也非善類,如果在下推測為真,他們可能不久後就會找上您了。」
那藥商聽了大吃一驚,道了聲謝,也不管墨書瑤和書生還在店裡,趕忙著就開始打包各種東西收攤了。

書生轉過身來面對墨書瑤,做了一揖,說道:「雖然不是很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但方才應是姑娘救了在下性命,感激不盡。」
「也沒甚麼,順手而已。」墨書瑤搖了搖手。也是這時,墨書瑤才注意到自己左手上還捏著那隻糖鳥,雖然麥芽糖有點軟化了但沒沾到砂土,還能吃得。
書生道:「對姑娘來說不算甚麼,但對在下而言卻是救命的大恩,可不能隨便算了。在下辛無銘,臨蒼府人,現下寄居向雲閣籬下學經商。但憑姑娘有任何需要,只要在下力所能及自當盡力相助。敢問姑娘芳名?」
墨書瑤本不想與他多說,但轉念一想,反正自己功成墨藝第二層時還會改名,這時候告訴他名字或許比較好打發,便回道:「我叫墨書瑤。你也不用記著甚麼恩不恩的,我家門派不愛與外人往來,你別再來纏七夾八的對我就是大恩了。告辭啦。」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45 ID:qVSHz7W6/EP.H] No.92246 1推  
>>No.92243
說完,墨書瑤也不等辛無銘回答便轉身離開藥材鋪。但走沒多遠,辛無銘又一邊喊著「墨姑娘」一邊追了上來。墨書瑤實在不耐煩了,沒好氣地回頭道:「你到底幹嘛?再纏著我我就揍你!」
「別!墨姑娘手下留情,最後一件事了!」辛無銘連忙將剛才撿到的油紙包遞給墨書瑤,說道:「這應是重要的物事,煩請墨姑娘轉交給震岳派吧。」
墨書瑤並沒有接過紙包,只是瞪著辛無銘問道:「你幹嘛不自己去?」
「在下還是有點自覺的,就這個樣子去了大概也只會被當成俠藝小說讀太多的書獃子。而且在下現在住在城南,與震岳是反方向,這一去不知何時方能返回,今晚的結算工作定會趕不上的。」
辛無銘又道:「江湖事最好是江湖了,在下本非武林中人,不宜牽扯太深,因此有勞墨姑娘代為轉交。」

墨書瑤看了看那個紙包,這麼一個小包,裡頭裝的也不知道是幹嘛的東西,有必要那麼戒慎恐懼嗎?
但萬一真的是甚麼有重大關係的物事怎麼辦?看看周圍,本來熱鬧的集市現在一片悽慘。若為了這東西再有類似的事發生,那書生肯定逃不掉的。
眼前這個書生雖然有點煩,但好歹算是認識一場,墨書瑤也不想見他遇到甚麼不測。

「唉-」墨書瑤嘆了口氣,伸手接過紙包。「送佛送到西,我就幫你這個忙吧。」
辛無銘行了個禮,回道:「大恩大德感激不盡。武林大會期間,在下都會住在城南的商隊驛站,但凡墨姑娘有需要,請盡管來尋。後會有期。」
「我倒是希望後會無期。這次真的告辭啦!」語畢,墨書瑤便向震岳而去。
發起者請掛trip: 幹您老師的禁字,試了半小時才發出來... (qVSHz7W6 22/01/18 12:46)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47 ID:qVSHz7W6/EP.H] No.92247   
>>No.92246
震岳派坐落在震岳的半山腰,是當今武林一大門派。門內功夫包羅萬象,刀槍劍戟拳掌內功面面俱到,是震岳與岳陽城一帶最大的武林勢力。
不僅岳陽城內六七成的商鋪店面都是震岳派的物業,其他許多州府大城也都有分店。也虧得這強大的經濟力,震岳派才得以耗費巨資主持這武林大會。
來參加這武林大會的門派,比較大的大多住在震岳附近的旅店與驛站,比較小的則是住在旅店的也有,住在附近廟宇客舍的也有,住在震岳派自家客舍的也有。當然,都是震岳派出的錢。
墨書派本次來的只有寥寥數人,名頭又響亮,震岳派自然很給面子,將墨狂墨書瑤一行安排到了震岳上一間清靜幽雅的小道觀。離比武會場雖然遠了點,但同時也遠離紛擾,對墨書派來說是最適合的地方。

墨書瑤回到道觀時,墨狂與墨靜正坐在中庭的石桌邊喝茶,另外還有一位墨棋的師兄墨定,正在讀著棋譜。
墨書瑤立刻向三人報告了在岳陽城內發生的事,並將紙包放到了石桌上。

「在岳陽城中動手,也太不給震岳派面子。」墨狂首先說道:「這些人很可能是些沒被邀請來這次武林大會的外道,而且根本不把各武林同道放在眼裡。」
「好了,狂師弟。那些人是甚麼人也不關我們的事。」墨定說道:「這些事留給震岳派考慮就好。重要的是不能讓書瑤被扯進這樁麻煩事裡。若就這麼讓書瑤去向震岳派說明,萬一事情真的鬧大,麻煩肯定不少。」
「但若不將此事告知震岳派,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啊。」墨狂回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49 ID:qVSHz7W6/EP.H] No.92248   
>>No.92247
「是,所以你和書瑤明日一早便去尋那姓辛的書生,帶著他去找震岳派吧。有我墨書派出面,震岳派也該會將他的話當一回事。至於這兩件物事,你收著吧,屆時一併交給震岳派。」
說完,墨定喝了口茶,重新埋首於棋譜當中。
「希望明日一早不會太遲吧。」墨狂一邊碎念,一邊拿起黑木牌仔細端詳。
墨書瑤看著墨狂將黑木牌翻來覆去,不時用指甲摳一摳上面的浮雕,終於按捺不住好奇心問道:「師兄可知道這是些甚麼東西嗎?」
「不知道啊。看大小像是令牌一類的東西,但這上面沒雕任何文字,圖案也不明顯,要說是令牌,感覺也沒有讓人一眼就可以分辨的功能。而且看起來還有些年代了,保不定是哪個墳墓挖出來的骨董呢?」
「這塊玉也是奇怪,看著雖然漂亮,但這個大小厚度頂多只能拿來做兩塊小玉珮,真要說也沒辦法賣個幾兩銀子,或許根本不是甚麼重要物事也不一定。定師兄覺得呢?」
「誰知道呢?或許只是甚麼更大的物事上分拆下來的一小部分而已。」墨定頭也不抬,說道:「不過武林中人之所爭,大抵不出權力、錢財或甚麼拳經劍譜吧。與我墨書派無關就是了。」
「哈哈,確實無關。我等無心爭權也不缺銀錢,所習墨藝博大精深不同於尋常武功,因此甚麼秘笈對我等來說也是無用。」墨狂哈哈一笑,將紙包重新包好收入懷中,對墨書瑤說道:「走吧師妹.差不多是用膳時間了,咱們吃飯去!」
言下之意,無論這是甚麼,對他墨狂而言還沒有一頓晚飯重要。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2:52 ID:qVSHz7W6/EP.H] No.92250   
>>No.92248
墨書瑤雖然點頭稱是,肚子裡卻覺得有些無趣。從市場回到道觀的路途上,墨書瑤對事件反覆回味,緊張之心漸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興奮感。
墨書瑤從小愛讀的俠義小說裡從來不乏這樣的內容:主角本來不會武功,但因緣際會胡亂練了一把絕世神功,到處誤打誤撞地行俠仗義,經歷艱險終於神功大成,成為一代大俠!
雖然拜入墨書派後知道了小說就只是小說,這種走在路上撿到神功的事機率比天落隕石砸到自己的可能性還低,但如果真的發生了呢?
若真的撿到甚麼絕世神功,自己不能練,讓別人練總可以吧?
比如說,對了,那個莫名其妙的書生!要是真讓他練成甚麼神功,該不會哪天就成為一個莫名其妙的大俠?感覺就像俠義小說一樣,想想就覺得有趣!

抱著這樣的胡思亂想,墨書瑤度過了平靜的一夜。
沒想到的是,隔天一早,一道消息傳到震岳派,頓時整個震岳人仰馬翻,來參加武林大會的各門派盡皆震撼。
就在震岳派的眼皮子底下,昨天晚上,岳陽城南的商隊驛站遭到襲擊,人、馬、駱駝死屍累累,偌大的建築盡數燒成白地。

--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3:15 ID:qVSHz7W6/EP.H] No.92252   
>>No.92250
接文告一段落,拖了很久非常抱歉

--
腳色設定

辛無銘
年齡:18
身高:175

門派:家傳武功,綜合評價:
實力、0(就是零)
人數、2(辛無銘和他老爸)
規模、0(普通的瓦房一間)
知名度、0(沒人知道)
武功、丁(基本中的基本)
外功、丁(基本中的基本)
內功、丁上(意外的有點門道的內功)
輕功、丁(身體靈活,可以跑得比一般人快)

普通的好人,出身有點不平凡但又很平凡,老爸是鎮上的教書先生
志不在做官,十五歲通過鄉試後離家,跟著商隊到處旅行學做生意,人生目標是遨遊四海
雖然身懷家傳的武功,在普通的練家子眼中跟不會武功的人沒兩樣
自己也不覺得從小老爸教的武功有甚麼門道,家訓是不准靠武術吃飯
各種書或小說多少都讀,最喜歡的是紀錄前人旅行見聞類的遊方誌異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22/01/18(二)13:31 ID:qVSHz7W6/EP.H] No.92253 3推  
>>No.92252
墨定
不太清楚墨書派的武功是怎麼回事所以沒有詳細設定武功
目前想法是用從圍殺棋子之勢領悟的拳法與步法
性格冷靜,喜歡照自己的步調做事,沒甚麼朋友

巨漢
其實也沒有設定,只是送任務道具來的方便角色,請自由使用

妖婦
大體上同巨漢,除了一部分的武功是在某個隱密地點發現的秘笈以外

黑衣人組織
也沒有設定,看是要設定成甚麼魔教也好地下組織秘密結社都好,請自由發揮

任務道具:玉牌與木牌
有需要可以拿去自由使用,看是要當成魔教令牌啦煉器法寶啦,或藏寶圖的一部分,什麼都可以
沒有用也無所謂,備用的設定是開啟密室的鑰匙

--
以上,感謝各位海涵
發起者請掛trip: (*゚∇゚)ノシ 這展開意外的有趣 (kpdXViHU 22/01/18 13:49)
若夢◆SYCyLca.cs: 非常有趣,看著看著又有靈感了,如果有人想接可以先說一下。 (g5Vagjdc 22/01/18 14:31)
發起者請掛trip: 文筆真好, 故事也很有意思, 期待後續的發展 (SMCOIcDE 22/01/18 17:51)
隔日早上(一)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2/01/23(日)19:29 ID:zgxedlD6/asRb] No.92291   
>>No.92250
墨書瑤的生理時鐘十分精準,在陽光的第一道曙光穿透略為透明的窗簾時,便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然後才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雖然醒的很準時,但因為昨日的『胡思亂想』,她還有點睏呢。

她快速地穿好衣物,就來到道觀的中堂。
果然,兩位師兄都在這個地方,墨狂手持墨黑的長槍,槍上繪著燃燒黑炎的鳳凰。
將赤焰的鳳凰染上屬於自己的顏色-墨狂就是如此狂傲的人,他的槍頭上也畫著神秘的紋路,穿著黑漆漆的道服,剎一看去或許還會被認為是某種邪道。

不過,哪種邪道會露出這麼明亮的微笑呢?

站在他對面的是默定,這位使拳的師兄,如同一根定海神針般定在了中堂的大地之上。
白色的服裝上有著山水,所繪之山乃泰山,更加深了毫不動搖的印象,灰色的頭髮如同棋盤上的白子,但他不是一個人。

以武,以藝,兩人注視著對方。
長槍動了。
隔日早上(二)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2/01/23(日)20:01 ID:PhzuxhfE/pBr4] No.92292   
墨狂並沒有直接向前衝去,抬起了長槍就是一個直劈。
明明只有揮舞一次卻有兩個光芒。
以世界為畫布,寫出了巨大的『十』,狂傲的草書刻印在空氣上。

而墨定則是舉起了雙手,左腳作為支點,右腳向前一踏!
白子,落棋。
兩隻手像是能抱住橫穿中堂的『十』字,右腳看似穿越了空間。
大地即為棋盤。
左右手,左腳,右腳。
十字圍殺!

看似平凡無奇的拳頭打在狂莽的『十』上,那個字卻瞬間散裂開來。
以自己的棋盤,撕碎了墨狂的畫布!
墨狂張狂的笑著,但長槍還來不及揮出第二下,墨定卻又踏出一步。
一步,墨定便跨越了十呎,直接出現在了墨狂面前。

又是一手落子。
隔日早上(三)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2/01/23(日)20:11 ID:PhzuxhfE/pBr4] No.92293   
墨定故技重施,兩拳同時揮出,再度出現十字圍殺之勢。
代表黑子的墨狂,即將被『吃』掉…嗎?
墨書瑤看著墨狂突然飛向了空中,巨大的墨跡延續到天空之上。
然後,直直往下!

他,又寫了一個字。
『風』!
長槍如同狂風一般,從空中直刺下來,他跳脫出了棋局,將世界變為垂直的。

但誰說,垂直就不能落棋?
墨定的左腳定在大地上,右腳朝著空無一物的地方踹去。
落子。
黑色的身影,在兩子之間。

就算化為了風,也逃不出棋手的眼中。
右腳落下,在空中的墨狂便像是被蚊子拍打中的蚊子,直直的撞向了地面。
激起了一陣煙塵,在旁觀看的墨書瑤眼睛瞬間進了沙,疼痛的流出了淚來。
但她還是緊緊盯著中堂看。
「哈哈哈!果然打不贏定師兄啊!」
隔日早上(四) 名稱: 若夢◆SYCyLca.cs [22/01/23(日)20:20 ID:PhzuxhfE/pBr4] No.92294 1推  
「不,師弟戰術錯了。」墨定搖了搖頭,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作為狂草,更應該先快速進攻佔據棋盤上的位置。」
「但這樣還是走進了你的布局中啊。」墨狂壓了壓自己雜亂的紅髮,眼球四處搜尋著。

看著墨狂無事的樣子,墨書瑤稍稍鬆了口氣,臉龐上突然貼上了絲滑的東西,她抬起頭,絕美的眼瞳注視著她。
「靜師姐…」
「擦一下。」墨靜的手帕很樸素,純白的布底上卻繡了個紅色的花朵。
是什麼意思呢,墨書瑤想著。

「靜師妹,書瑤。」墨狂對著站在屋簷下的兩人揮了揮手,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墨靜師姐對著墨狂從來沒有好臉色。
那冰冷的氣息差點凍著了墨書瑤。

「既然書瑤起來了,那麼我們去吃個早點,就去找那個姓辛的…」
若夢◆SYCyLca.cs: 因為突然有事先寫到這邊,有想法可以先接喔。 (PhzuxhfE 22/01/23 20:21)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