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899858 KB / 9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565570470424.jpg-(115 KB, 1000x800) [以預覽圖顯示]
115 KB黃沙默示錄-重生 名稱: 鷹虎蝗 [19/08/12(一)08:41 ID:xmNoLSMg/DkZd] No.81593 4推 
如同之前所說的,正式重啟過往未能完結的串

由之前的討論決定重啟黃沙默示錄,重頭開始

個人的建議是,可以在留言區留下希望出現的橋段的大鋼,當然也可以完全留白,但是劇情方向往哪邊走就不能去計較

另外也可以留下一些注意事項避免出現:某人物作出了不太可能像是他做的事情,這種情形

以上,開始
遊魂: https://kekeke.cc/故事接龍 (UCLuuW2U 19/08/19 05:05)
遊魂: 可以來這裡討論相關事宜 (UCLuuW2U 19/08/19 05:06)
鷹虎蝗: https://discord.gg/TwvcSej (wGPCxRp6 19/09/27 17:51)
鷹虎蝗: 對應KEKEKE收掉的代替 (wGPCxRp6 19/09/27 17:52)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01 ID:jBUaNqSA/Bq/p] No.86615   
嗚喔喔…

嗯?

怎麼一回事?

這裡是哪裡?

啊啊…原來如此。我死了。

這裡就是死後的世界嗎?想不到還真的存在啊?不過也真單調...空無一物,一片漆黑,霧氣繚繞,讓我連自己的樣貌都看不清楚。

動了動手,甩了甩腳,沒有任何知覺傳回大腦,甚至是完全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彷彿是靈魂被抽離了一般,這就是死後的感受?

就在我在思考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時,一陣男女莫辨且帶著回音的話語傳來…不對,是迴盪於整個空間之中,彷若遠在天邊、又似近在身旁,捉摸不定。

「否,汝並未死亡。」

是誰在說話?我沒死是什麼意思?不對,這聲音,怎麼有種熟悉感?似乎曾經在哪裡聽過…

突然,周圍的霧氣開始在我視線正前方凝聚、收攏,逐漸地化為兩個並肩站立的形體,一高一低,看似一男一女。儘管輪廓模糊,無法辨認細節,這兩個影子卻觸動了我的深層記憶。

因為我見過他們。

但這不可能…

明明只是兩個模糊的影子,但我卻下意識的這麼認知。

父親?母親?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06 ID:jBUaNqSA/Bq/p] No.86616   
「汝終於走到這一步了。」

很接近...幾乎和記憶中一模一樣。

但他們不會用這種語調說話的。你們是誰?

「汝,已經獲得了新生,具有全新的力量。」

聲音並未正面應對我的提問,而是自顧自地說著。

全新的力量?

「肯定。雖然汝現時尚無法支配,然而汝,只要順從汝之欲望,必能將其完全掌握。」

「我等會持續注視著汝,關注的汝,並且會在必要時協助著汝。」

「決不會讓汝在傳下足夠基因之前就消逝。」

「因為汝,乃驗證我等理念之具現。」

等等等!你們剛剛說的都是些什麼啊?

然而,空間中並未再傳來任何的聲音。

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光,從我背後追了上來。

還有數聲急切。

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

周圍逐漸明亮,霧氣正在散開。

「去吧,那才是你該歸去的地方,是你該走的路途。」

這是我在意識再次中斷之前,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唯獨這一句話…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13 ID:jBUaNqSA/Bq/p] No.86617   
當我意識再次回歸時,第一個闖入我意識當中的,是一陣號泣。

有個女孩子將身體靠在我身上,嬌小的軀體不停地顫動。

英世大人,快醒醒啊!這樣子,不斷地呼喊。

是誰呢?

是雪洛啊。

妳恢復正常了呢。

呼…看來那把短刀,發揮了應有的作用。

太好了。

我伸出手,撫觸著雪洛的頭髮…嗯?

「英世大人!英世大人!」見著我的舉動,雪洛破涕為笑,興奮地捧著我的手,欣喜之情不言而喻。

可問題,就在這「手」。

這是我的手嗎?

這是我的手嗎?

這真的是我的手嗎?

動動手指,用其拭去雪洛的淚珠,確實是我的手,是按照著我大腦所發出的指令,經由神經傳導而做出的舉措。

但,這不是我的手。不可能是。

因為…這不是「人」的手。

覆蓋著鱗片,粗大鋒利又具有弧度的銳爪。

只有兩根指頭。

在我的認知中,只有那麼幾類動物會有著這樣的手。

總而言之,這不可能是我的手。絕不可能。

但這手卻又一直按照我的大腦指令,做出相應的動作…這到底…

「小哥。」就在我越發覺得疑惑時,另一個身影出現在我的視野裡。是卍樂。

「你還認得我嗎?」卍樂神情略顯疲憊,身上遍佈著激烈戰鬥後留下的傷痕與血跡。

「那當然…看你傷成這副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剛才是怎麼了?昏過去了?」我一面丟出了許多問題,一面轉動眼球張望四周。周圍的景象告訴我,目前的位置仍是我失去意識前的那片樹林-至少還是在同一地區,也許並沒有經過太久的時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16 ID:jBUaNqSA/Bq/p] No.86618   
「大叔我沒事。不過,很難三言兩語把這段期間裡發生的一切給道清。真要簡單說,就是你被人給變成了怪物,看起來就像一頭獸龍。如果你不信的話,就先試著站起來看看周遭,這樣一來,你應該能多一點實感。」卍樂說著,表情平靜。

站起來嗎?好。雪洛妳稍微退後一下。

嗯…該怎麼說?雖然身體回傳來不少疲勞與痠痛的感覺,但更多的是一種不協調,很難形容...有點像是坐著太久沒有走動之後,突然之間要起身直立,還得思考一下該如何讓身體的肌肉施力。

我花了好番功夫才順利讓自己站立起來,緊接著,我立刻就明白為何卍樂要我這麼做。

首先是視野。

以前我必須要仰望才可以直接看到一棵樹的中段,但現在我平視即可看著頂端。

而且,就算現在天色昏沉,我仍然可以看得清晰,甚至比起我記憶中的一切還要色彩斑斕。

接著,我開始低頭、扭脖,想看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這是最直接的方式。

全身上下覆蓋著棕色的鱗片,但在一些部位則是長出了色彩斑斕的絨毛。

必須得大幅地的扭轉頸項跟眼球才能看到的小短手。

肌肉糾結的身軀與後肢。堅硬且很難彎曲的長尾。

這就是我所看見的自己。

再用舌頭舔了舔,我的牙齒都變得銳利,而且邊緣帶有鋸齒。

嗅了嗅,比以往更加強烈的各種氣味-血腥、腐朽、濕氣-全數衝入我的中樞。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21 ID:jBUaNqSA/Bq/p] No.86619   
截然不同的身形。

更加敏銳的嗅覺。

更加透徹的視覺。

這樣總結下來,我確實是變成了一頭「獸龍」-一種來自異界的生物。與黑沙角龍是由魔王軍所帶來不同,這類物種是從次元裂縫自己跑來的,而且有著無人能馴服的兇猛。外型與部分獸腳亞目的恐龍很相似,我自己也曾見過幾次。

我現在是一頭怪物。

但我對此並沒有驚訝之情,倒不如說有種怎樣都好了的感覺。

甚至,還有一絲欣喜。

「這可真是脫胎換骨…我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我問著,卍樂以搖頭作為回應,雪洛則是欲言又止。

「之後再找空檔跟你解釋。比起那個,小哥你有沒有覺得哪邊不舒服?或者是有什麼莫名的衝動?像是很想咬東西或者吃東西之類。」卍樂問著。衝動嗎?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先前身體的不適應也逐漸地恢復,彷彿我生來如此一般。

「看來是陣法的效果…這樣就好了。總之現在我們得…嗯?」

卍樂的話語突然中斷,目光投向我身後;於此同時我跟雪洛也不約而同的感受到了一股異樣。

說是異樣也不太對,因為身體確實察覺情況有所變化,但又不會讓人開始立刻進入戒慎或畏懼的狀態當中。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23 ID:jBUaNqSA/Bq/p] No.86620   
接著,有光。從我身後,逐漸的滿溢。

我轉身,更看到無數的光充斥著視野,卻不是刺眼,而是驅散黑暗的光明。

先前隨著黑色巨人而一同變異的天象地貌,竟是逐漸的復原。

樹林不再是陰鬱燃燒的幽魂地獄。

大地自魔艷之火與百鬼夜行中恢復了生機與彩色。

暖陽穿透了層層薄雲。

昏暗漆黑的密布烏瘴消散了,天晝重新染上了耀眼的藍。

世界恢復了光采。

彷若一切都只是噩夢一場。

接著…

是歌聲。

有人在唱歌。

但不是孤曲。

是合奏、共鳴的響聲。

與殘留在記憶中的那種狂亂噪音截然不同。

神聖、安穩、祥和。

我能知道,那是在訴說、宣告。

我等不須畏懼,不須擔憂,無須恐怖。

讚美神聖。

何等純潔。

然後我們看見了。

遠處,在山的另一頭,有物體正高掛天際,散發出熾艷的光芒。

光芒的來源,是閃爍著七彩的六對羽翼。

在那六對羽翼中間所包覆的,是一顆光球。

簡直就是太陽本身。

但,不灼熱,是柔和又溫暖的光輝。彷彿只要沐浴其中,就能忘卻塵世的一切煩惱,就算身纏怎樣的惡念與暴戾,也會被徹底的淨化。

那是,什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27 ID:jBUaNqSA/Bq/p] No.86621   
雪洛只是凝視著那個物體,沒有回答。

「不知道。我想,跟那個黑巨人相比,那應該不是什麼壞東西。但直覺告訴我,咱們最好別太靠近、甚至別直視那玩意太久。」卍樂則是站在樹梢上觀察了一陣子,做出結論後,就從樹上跳了下來。

「是嗎…不過,我還是覺得咱們必須釐清到目前為止發生了麼事,才好決定接下來該如何行動。何況我現在成了這副德性,怕是會直接被人給狩獵了都不奇怪。至少得先想一套說辭不然就是讓你們直接騎在我背上啥的,才不會遭人誤會。」我如此建議著,而且這樣一來要求援的時候也方便些。

「也是。大叔我想想該從哪邊開始說起…」

「基爾姐姐!危險!」突然,雪洛大喊一聲,把我和卍樂都嚇了一大跳。

什!

剎那之間,世態極端!

首先是一陣低沉的轟鳴,而且逐漸的膨大,成為令眾生恐懼的咆哮。

接著,一道漆黑,從另一個方向的山頂,狂奔而出。

直朝那個懸浮於空中的發光體而去。

命中、貫穿。

毀去了其中一邊的所有羽翼。

光球瞬間布滿了裂痕,開始破碎,崩落。

然後…

!!!!!!!!!

那是無法以文字與言詞表達的痛楚。

伴隨著淒厲的悲鳴聲中沉沒於山脈之後。

一陣劇烈的轟然巨響。

那個發光體,爆炸消散。

面對這個情景,我和卍樂全然不知該如何反應。

直到過了半响,雪洛的呼喊才把我們的意識從驚愕的迷惑當中給喚回。

「英世大人,那是基爾姊姊!」

什麼?剛剛那的飄浮在天空的不明物體是基爾?這…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29 ID:jBUaNqSA/Bq/p] No.86622   
「是的,那是基爾姊姊沒錯。」雪洛一臉認真,而我也不認為她會誤認,只是那個物體與基爾平時的形象的差異簡直就像蝴蝶與蜥蜴一般,一時之間真的不好接受。

「居然有這種事情?這下糟糕了!」卍樂也瞬間變臉,「小哥,大事不妙,我們沒時間慢慢討論了。現在,我們得立刻找到並救助基爾姊姊,因為那個黑巨人-相信你也目擊了-剩不到半天就會抵達那斯他那城。雖然城裡面的人對這整件事應該不是一無所知,但我不認為在那個巨人的影響下,商會還能組織出有效的戰力。更別說如果他們有認知到方才那一幕所代表的意義,情況必定是更糟的。總之,必須立即出發。」

雖說事態緊急,但卍樂的語氣跟表情都維持著沉穩,這多少緩和了氣氛。不過,以我們現在的所在位置,在缺乏代步工具的情況下,不可能有辦法在半天之內就從這裡翻山越嶺找到基爾-哪怕我已經變成一頭獸龍也是一樣。雪洛,我記得妳會蟲洞,有辦法探知到基爾的氣息,然後帶我們過去嗎?

「基爾姊姊的氣息很微弱,如果不靠近到一公里以內,是很難確切找到她的,英世大人。」這樣嗎…那麼如果直接回那斯他那城…不行,沒意義。還是雪洛妳有辦法飛?帶著我跟卍樂一起飛過去找。

「對不起,雪洛還沒有這種功能。」這條路行不通啊…我用吻尖輕撫著雪洛的頭,安慰她的失落。

還有其他方法嗎?

「小哥,我有個點子,但你得冷靜下來聽我說。」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34 ID:jBUaNqSA/Bq/p] No.86623   
什麼點子?說來聽聽吧。

「是這樣子,方才除了現在這副樣貌以外,小哥你還變過一隻大蠍子跟一隻怪鳥,所以也許你有自在變身的能力,如此一來若小哥你可以變身成一隻大鳥或者一隻飛龍,就可以載我們飛過去了。」

嗯…突然要我這麼做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著手。算了,我試試看吧,否則也想不到其他的法子了。

飛龍嗎…

我閉上眼,開始運用我多年累積下來的知識與經驗,在我心中描繪著一道藍圖。

從我所研讀過的文獻、歷代累積下來的幻想、以及我採集組裝過的化石,這份藍圖逐漸具體。骨骼、肌肉、器官、皮膚、建構起完整的外型,到整個生態,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真實。

曾經存在於地球的無霸巨翼,於中生代的最後紀元,蜥型綱最盛世當中翱翔天際的蒼穹霸主。

「哦哦!」

「英世大人…」

從卍樂與雪洛的驚嘆聲,與自己身體回傳過來的異樣感來判斷,也許我成功了?

當我睜開雙眼,扭動頭顱檢視著自身。

映入我眼簾的,確實是我所想像的。

主龍形下綱,主龍型類,主龍型態類,鳥跖類,翼龍型態類。

翼龍目,翼手龍亞目,神龍翼龍科。

風神翼龍屬。

諾斯羅比風神翼龍。

稍微動了動身體,儘管感覺還沒完全適應,但我相信我確實能辦到。

我能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37 ID:jBUaNqSA/Bq/p] No.86624   
「雪洛,卍樂,上來吧!抓好!」我的話語充斥的連自己都無法想像的自信。這樣讓雪洛與卍樂放開了疑惑,先後爬上了我廣闊的身軀。

確認兩人都抓緊我之後,我彎曲前肢,收縮肌肉,調整姿勢,蓄勢待發。

「走!」

奮力一躍,讓前肢伸直,解放了蓄積的能量,接著雙翼展開,用力向後一搧,轉瞬間,我們已經離開地表,向前飛升了數百呎。

「哦哦!這可真是驚人!」

「英世大人好厲害!」

雪洛與卍樂驚嘆連連,然而最訝異地當屬我自己。因為直到真的航向無垠的這一刻,我都還在懷疑自己是否只是在作夢。本以為我得經過反覆練習並且摔上無數次,才能掌握住這項生物們必須花費千百萬年演化才得以成就的飛行能力,但現在我卻感覺這早已存在於我記憶甚至本能當中,只需要稍微花點時間去回想一下,就能駕馭自如。

雖然不清楚發我是經歷了什麼,才有了這樣的能力,但這可真是太方便了!不須多久,我們就橫越了如同煉獄一般燃燒著黑火的殘林,翻過由死寂的焦土所覆蓋的山巔。

然後,我們見了,那個黑巨人正在遠處的荒野上緩緩地移動,體型比記憶中的尺寸還要小上不少-不再是遠超山巖的巨大,輪廓也模糊不清,連之前足以淹沒大地的黑焰與泥沼的規模都減少了許多。

「真沒想到居然能讓這怪物弱化到這種程度…如果沒有方才那不知道哪來的黑光,基爾姊姊鐵定早就解決它了。」卍樂說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41 ID:jBUaNqSA/Bq/p] No.86625   
說得沒錯,連我也能感覺得出來,那玩意散發出的重壓已經沒有之前那光是認知到就會讓人即刻崩垮的程度,不過,仍是令人不適,我們還是離遠一點好。

我控制著頭冠的朝向與翼膜形狀的變化,一面繞開那個不詳巨人,一面逐漸降低高度。觸目所及,僅有滿目瘡痍,堪比滅絕後的荒廢,不知是那個巨人的行進還是方才那爆炸的影響。

「雪洛,卍樂,能察覺到基爾的氣息嗎?」我詢問著背上的兩人,同時也掃視著地面,希望不會發生最糟糕的情況。

「就在前面,但很虛弱。」

「英世大人,在那邊!」

兩人一齊指向了前方不遠處的一片仍有殘火的焦土,我也看到了有個光球正在那裡微弱的閃爍著。基爾妳等著,我們馬上就來!

我逐漸放緩速度,順利地降落在那個光球的附近。然而當我們靠上前的時候,卻發現那顆光球並不是基爾,至少外型不是。在那邊倚靠著斷木,發出呻吟的,是一個有著純白色澤,背後有三對散發著粉紅色光暈的羽翼,形狀有如蜷曲胎兒一般的形體。但左側的羽翼比右側的還要短上許多,斷口處的燒灼傷痕顯示,這是被外力給破壞掉的。

「基爾姊姊!」雪洛見狀,用小巧雙手組出法陣,充斥著光明的能量化為一股暖流,將那個白色的形體溫柔給包裹著,我們看見受傷的羽翼開始修復,新的羽絨將創口逐漸地覆蓋。

「雪洛?卍樂?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呢?」

這個聲音確實是來自我所熟知的那位神秘又美艷的天使。由於這邊沒有其他人在,所以應該就是眼前的這個白色物體在說話,但即便如此,這落差過大的外觀就如同恐龍與鳥類一樣,我很難將眼前的物體跟基爾給連結在一起。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46 ID:jBUaNqSA/Bq/p] No.86626   
「謝謝,好多了…不過這樣就可以了。我的傷不是一般的傷,而且治癒法術對我的效果有限…卍樂,英世呢?他人在哪裡?」

被問到的卍樂面露窘色,顯然在煩惱該如何跟基爾解釋。

「儘管很難以置信…這頭飛龍就是英世。他還活著,但是中了不知道什麼招式,被變成了這個樣子。」卍樂說著。

「是的基爾姊姊,這就是英世大人。」雪洛也接著附和。

「連雪洛都這樣說,靈魂也真的有英世的氣息…」從語氣聽來,顯然基爾不太能接受的。不過,這也沒辦法的事情,誰叫我也差不多呢?

「唷,基爾。真沒想到我們彼此都這麼有默契,挑了同一天改頭換面啊?」我苦笑著緩緩上前,用著盡量輕鬆且若無其事的語氣,希望自己的樣子不要太嚇人。

「嗯~本來還有些擔心,但是看小英世你還會尋本宮開心,看來是多慮了呢。」聽見基爾的聲音帶著笑意,我也鬆了一口氣。

「那麼接下來,雖然理論上我們該理清很多事情,但我們實在沒那個時間。」卍樂說著,同時眺望著巨人逐漸離去的方向。「我們必須立刻趕回那斯他那城警告大家,同時希望城裡不會有太大的混亂。是說基爾姊姊,妳現在變成了這樣,商會裡頭還有人能夠認得出妳嗎?」

卍樂說的沒錯,我們身上也沒有什麼能夠證明自己身分的物品。如此一來,就算回到那斯他那城,該如何讓城裡面的人取信於我們?

「放心…本宮有辦法,只是小英世,你的身體就借本宮一下呦~嘿!」什麼?嗚喔!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59 ID:jBUaNqSA/Bq/p] No.86628 1推  
基爾的形體突然猛地朝我衝來,讓我下意識地閉上雙眼,但我並未感覺到有撞上什麼東西,睜眼四處張望也沒看見她的蹤影,她上哪去了?

「啊啊!基爾姊姊跑進英世大人的身體裡了!」雪洛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大喊著。跑進我的身體裡?附身嗎!

「是唷。就讓人家借用一下小英世的身體來恢復力量,也好施展天音。放心,就算小英世你體內沒有魔力的流動也沒關係,你的靈魂就能給予人家足夠的力量了!來吧,走吧走吧!」呃…好吧,只要基爾不嫌棄的話。

「那就麻煩英世小哥你再載我們飛一趟了。」卍了一臉玩味的表情,他之所以會這樣,其實是我一開始是打算讓雪洛用蟲洞把我們送回那斯他那城的,但當我這麼要求時,雪洛不知道為什麼鼓起臉頰撇過頭喃喃說著「人家不知道啦!」拒絕了我。真是沒辦法。雪洛,我知道妳在想什麼,但這是非常時期,之後我一定好好的補償妳的,好嗎?來,打勾勾!

我將指爪伸到了雪洛面前。雖然這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副奇怪到連我自己都想吐槽的情景,但還真莫可奈何,誰叫我現在是頭翼龍呢?

「知道了啦…不可以說謊唷!」雪洛也伸出手,用小指勾住了我的指爪。雖然看上去還有些不情願的樣子,但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呵呵…」已經爬到我背上抓緊的卍樂則是不知道為何笑了起來。

嗯…老實說,雪洛這些舉動跟我記憶中的形象比起來,靈動了許多,彷彿突然長大了一般。不過,現在也沒時間在意這些,之後再慢慢釐清吧。雪洛,上來吧。

好了,抓緊!

我們走!
鷹虎蝗: 投下結束 (jBUaNqSA 21/02/04 10:00)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