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899998 KB / 9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565570470424.jpg-(115 KB, 1000x800) [以預覽圖顯示]
115 KB黃沙默示錄-重生 名稱: 鷹虎蝗 [19/08/12(一)08:41 ID:xmNoLSMg/DkZd] No.81593 4推 
如同之前所說的,正式重啟過往未能完結的串

由之前的討論決定重啟黃沙默示錄,重頭開始

個人的建議是,可以在留言區留下希望出現的橋段的大鋼,當然也可以完全留白,但是劇情方向往哪邊走就不能去計較

另外也可以留下一些注意事項避免出現:某人物作出了不太可能像是他做的事情,這種情形

以上,開始
遊魂: https://kekeke.cc/故事接龍 (UCLuuW2U 19/08/19 05:05)
遊魂: 可以來這裡討論相關事宜 (UCLuuW2U 19/08/19 05:06)
鷹虎蝗: https://discord.gg/TwvcSej (wGPCxRp6 19/09/27 17:51)
鷹虎蝗: 對應KEKEKE收掉的代替 (wGPCxRp6 19/09/27 17:52)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01 ID:jBUaNqSA/Bq/p] No.86615   
嗚喔喔…

嗯?

怎麼一回事?

這裡是哪裡?

啊啊…原來如此。我死了。

這裡就是死後的世界嗎?想不到還真的存在啊?不過也真單調...空無一物,一片漆黑,霧氣繚繞,讓我連自己的樣貌都看不清楚。

動了動手,甩了甩腳,沒有任何知覺傳回大腦,甚至是完全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彷彿是靈魂被抽離了一般,這就是死後的感受?

就在我在思考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時,一陣男女莫辨且帶著回音的話語傳來…不對,是迴盪於整個空間之中,彷若遠在天邊、又似近在身旁,捉摸不定。

「否,汝並未死亡。」

是誰在說話?我沒死是什麼意思?不對,這聲音,怎麼有種熟悉感?似乎曾經在哪裡聽過…

突然,周圍的霧氣開始在我視線正前方凝聚、收攏,逐漸地化為兩個並肩站立的形體,一高一低,看似一男一女。儘管輪廓模糊,無法辨認細節,這兩個影子卻觸動了我的深層記憶。

因為我見過他們。

但這不可能…

明明只是兩個模糊的影子,但我卻下意識的這麼認知。

父親?母親?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06 ID:jBUaNqSA/Bq/p] No.86616   
「汝終於走到這一步了。」

很接近...幾乎和記憶中一模一樣。

但他們不會用這種語調說話的。你們是誰?

「汝,已經獲得了新生,具有全新的力量。」

聲音並未正面應對我的提問,而是自顧自地說著。

全新的力量?

「肯定。雖然汝現時尚無法支配,然而汝,只要順從汝之欲望,必能將其完全掌握。」

「我等會持續注視著汝,關注的汝,並且會在必要時協助著汝。」

「決不會讓汝在傳下足夠基因之前就消逝。」

「因為汝,乃驗證我等理念之具現。」

等等等!你們剛剛說的都是些什麼啊?

然而,空間中並未再傳來任何的聲音。

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光,從我背後追了上來。

還有數聲急切。

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

周圍逐漸明亮,霧氣正在散開。

「去吧,那才是你該歸去的地方,是你該走的路途。」

這是我在意識再次中斷之前,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唯獨這一句話…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13 ID:jBUaNqSA/Bq/p] No.86617   
當我意識再次回歸時,第一個闖入我意識當中的,是一陣號泣。

有個女孩子將身體靠在我身上,嬌小的軀體不停地顫動。

英世大人,快醒醒啊!這樣子,不斷地呼喊。

是誰呢?

是雪洛啊。

妳恢復正常了呢。

呼…看來那把短刀,發揮了應有的作用。

太好了。

我伸出手,撫觸著雪洛的頭髮…嗯?

「英世大人!英世大人!」見著我的舉動,雪洛破涕為笑,興奮地捧著我的手,欣喜之情不言而喻。

可問題,就在這「手」。

這是我的手嗎?

這是我的手嗎?

這真的是我的手嗎?

動動手指,用其拭去雪洛的淚珠,確實是我的手,是按照著我大腦所發出的指令,經由神經傳導而做出的舉措。

但,這不是我的手。不可能是。

因為…這不是「人」的手。

覆蓋著鱗片,粗大鋒利又具有弧度的銳爪。

只有兩根指頭。

在我的認知中,只有那麼幾類動物會有著這樣的手。

總而言之,這不可能是我的手。絕不可能。

但這手卻又一直按照我的大腦指令,做出相應的動作…這到底…

「小哥。」就在我越發覺得疑惑時,另一個身影出現在我的視野裡。是卍樂。

「你還認得我嗎?」卍樂神情略顯疲憊,身上遍佈著激烈戰鬥後留下的傷痕與血跡。

「那當然…看你傷成這副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剛才是怎麼了?昏過去了?」我一面丟出了許多問題,一面轉動眼球張望四周。周圍的景象告訴我,目前的位置仍是我失去意識前的那片樹林-至少還是在同一地區,也許並沒有經過太久的時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16 ID:jBUaNqSA/Bq/p] No.86618   
「大叔我沒事。不過,很難三言兩語把這段期間裡發生的一切給道清。真要簡單說,就是你被人給變成了怪物,看起來就像一頭獸龍。如果你不信的話,就先試著站起來看看周遭,這樣一來,你應該能多一點實感。」卍樂說著,表情平靜。

站起來嗎?好。雪洛妳稍微退後一下。

嗯…該怎麼說?雖然身體回傳來不少疲勞與痠痛的感覺,但更多的是一種不協調,很難形容...有點像是坐著太久沒有走動之後,突然之間要起身直立,還得思考一下該如何讓身體的肌肉施力。

我花了好番功夫才順利讓自己站立起來,緊接著,我立刻就明白為何卍樂要我這麼做。

首先是視野。

以前我必須要仰望才可以直接看到一棵樹的中段,但現在我平視即可看著頂端。

而且,就算現在天色昏沉,我仍然可以看得清晰,甚至比起我記憶中的一切還要色彩斑斕。

接著,我開始低頭、扭脖,想看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這是最直接的方式。

全身上下覆蓋著棕色的鱗片,但在一些部位則是長出了色彩斑斕的絨毛。

必須得大幅地的扭轉頸項跟眼球才能看到的小短手。

肌肉糾結的身軀與後肢。堅硬且很難彎曲的長尾。

這就是我所看見的自己。

再用舌頭舔了舔,我的牙齒都變得銳利,而且邊緣帶有鋸齒。

嗅了嗅,比以往更加強烈的各種氣味-血腥、腐朽、濕氣-全數衝入我的中樞。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21 ID:jBUaNqSA/Bq/p] No.86619   
截然不同的身形。

更加敏銳的嗅覺。

更加透徹的視覺。

這樣總結下來,我確實是變成了一頭「獸龍」-一種來自異界的生物。與黑沙角龍是由魔王軍所帶來不同,這類物種是從次元裂縫自己跑來的,而且有著無人能馴服的兇猛。外型與部分獸腳亞目的恐龍很相似,我自己也曾見過幾次。

我現在是一頭怪物。

但我對此並沒有驚訝之情,倒不如說有種怎樣都好了的感覺。

甚至,還有一絲欣喜。

「這可真是脫胎換骨…我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我問著,卍樂以搖頭作為回應,雪洛則是欲言又止。

「之後再找空檔跟你解釋。比起那個,小哥你有沒有覺得哪邊不舒服?或者是有什麼莫名的衝動?像是很想咬東西或者吃東西之類。」卍樂問著。衝動嗎?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先前身體的不適應也逐漸地恢復,彷彿我生來如此一般。

「看來是陣法的效果…這樣就好了。總之現在我們得…嗯?」

卍樂的話語突然中斷,目光投向我身後;於此同時我跟雪洛也不約而同的感受到了一股異樣。

說是異樣也不太對,因為身體確實察覺情況有所變化,但又不會讓人開始立刻進入戒慎或畏懼的狀態當中。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23 ID:jBUaNqSA/Bq/p] No.86620   
接著,有光。從我身後,逐漸的滿溢。

我轉身,更看到無數的光充斥著視野,卻不是刺眼,而是驅散黑暗的光明。

先前隨著黑色巨人而一同變異的天象地貌,竟是逐漸的復原。

樹林不再是陰鬱燃燒的幽魂地獄。

大地自魔艷之火與百鬼夜行中恢復了生機與彩色。

暖陽穿透了層層薄雲。

昏暗漆黑的密布烏瘴消散了,天晝重新染上了耀眼的藍。

世界恢復了光采。

彷若一切都只是噩夢一場。

接著…

是歌聲。

有人在唱歌。

但不是孤曲。

是合奏、共鳴的響聲。

與殘留在記憶中的那種狂亂噪音截然不同。

神聖、安穩、祥和。

我能知道,那是在訴說、宣告。

我等不須畏懼,不須擔憂,無須恐怖。

讚美神聖。

何等純潔。

然後我們看見了。

遠處,在山的另一頭,有物體正高掛天際,散發出熾艷的光芒。

光芒的來源,是閃爍著七彩的六對羽翼。

在那六對羽翼中間所包覆的,是一顆光球。

簡直就是太陽本身。

但,不灼熱,是柔和又溫暖的光輝。彷彿只要沐浴其中,就能忘卻塵世的一切煩惱,就算身纏怎樣的惡念與暴戾,也會被徹底的淨化。

那是,什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27 ID:jBUaNqSA/Bq/p] No.86621   
雪洛只是凝視著那個物體,沒有回答。

「不知道。我想,跟那個黑巨人相比,那應該不是什麼壞東西。但直覺告訴我,咱們最好別太靠近、甚至別直視那玩意太久。」卍樂則是站在樹梢上觀察了一陣子,做出結論後,就從樹上跳了下來。

「是嗎…不過,我還是覺得咱們必須釐清到目前為止發生了麼事,才好決定接下來該如何行動。何況我現在成了這副德性,怕是會直接被人給狩獵了都不奇怪。至少得先想一套說辭不然就是讓你們直接騎在我背上啥的,才不會遭人誤會。」我如此建議著,而且這樣一來要求援的時候也方便些。

「也是。大叔我想想該從哪邊開始說起…」

「基爾姐姐!危險!」突然,雪洛大喊一聲,把我和卍樂都嚇了一大跳。

什!

剎那之間,世態極端!

首先是一陣低沉的轟鳴,而且逐漸的膨大,成為令眾生恐懼的咆哮。

接著,一道漆黑,從另一個方向的山頂,狂奔而出。

直朝那個懸浮於空中的發光體而去。

命中、貫穿。

毀去了其中一邊的所有羽翼。

光球瞬間布滿了裂痕,開始破碎,崩落。

然後…

!!!!!!!!!

那是無法以文字與言詞表達的痛楚。

伴隨著淒厲的悲鳴聲中沉沒於山脈之後。

一陣劇烈的轟然巨響。

那個發光體,爆炸消散。

面對這個情景,我和卍樂全然不知該如何反應。

直到過了半响,雪洛的呼喊才把我們的意識從驚愕的迷惑當中給喚回。

「英世大人,那是基爾姊姊!」

什麼?剛剛那的飄浮在天空的不明物體是基爾?這…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29 ID:jBUaNqSA/Bq/p] No.86622   
「是的,那是基爾姊姊沒錯。」雪洛一臉認真,而我也不認為她會誤認,只是那個物體與基爾平時的形象的差異簡直就像蝴蝶與蜥蜴一般,一時之間真的不好接受。

「居然有這種事情?這下糟糕了!」卍樂也瞬間變臉,「小哥,大事不妙,我們沒時間慢慢討論了。現在,我們得立刻找到並救助基爾姊姊,因為那個黑巨人-相信你也目擊了-剩不到半天就會抵達那斯他那城。雖然城裡面的人對這整件事應該不是一無所知,但我不認為在那個巨人的影響下,商會還能組織出有效的戰力。更別說如果他們有認知到方才那一幕所代表的意義,情況必定是更糟的。總之,必須立即出發。」

雖說事態緊急,但卍樂的語氣跟表情都維持著沉穩,這多少緩和了氣氛。不過,以我們現在的所在位置,在缺乏代步工具的情況下,不可能有辦法在半天之內就從這裡翻山越嶺找到基爾-哪怕我已經變成一頭獸龍也是一樣。雪洛,我記得妳會蟲洞,有辦法探知到基爾的氣息,然後帶我們過去嗎?

「基爾姊姊的氣息很微弱,如果不靠近到一公里以內,是很難確切找到她的,英世大人。」這樣嗎…那麼如果直接回那斯他那城…不行,沒意義。還是雪洛妳有辦法飛?帶著我跟卍樂一起飛過去找。

「對不起,雪洛還沒有這種功能。」這條路行不通啊…我用吻尖輕撫著雪洛的頭,安慰她的失落。

還有其他方法嗎?

「小哥,我有個點子,但你得冷靜下來聽我說。」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34 ID:jBUaNqSA/Bq/p] No.86623   
什麼點子?說來聽聽吧。

「是這樣子,方才除了現在這副樣貌以外,小哥你還變過一隻大蠍子跟一隻怪鳥,所以也許你有自在變身的能力,如此一來若小哥你可以變身成一隻大鳥或者一隻飛龍,就可以載我們飛過去了。」

嗯…突然要我這麼做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著手。算了,我試試看吧,否則也想不到其他的法子了。

飛龍嗎…

我閉上眼,開始運用我多年累積下來的知識與經驗,在我心中描繪著一道藍圖。

從我所研讀過的文獻、歷代累積下來的幻想、以及我採集組裝過的化石,這份藍圖逐漸具體。骨骼、肌肉、器官、皮膚、建構起完整的外型,到整個生態,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真實。

曾經存在於地球的無霸巨翼,於中生代的最後紀元,蜥型綱最盛世當中翱翔天際的蒼穹霸主。

「哦哦!」

「英世大人…」

從卍樂與雪洛的驚嘆聲,與自己身體回傳過來的異樣感來判斷,也許我成功了?

當我睜開雙眼,扭動頭顱檢視著自身。

映入我眼簾的,確實是我所想像的。

主龍形下綱,主龍型類,主龍型態類,鳥跖類,翼龍型態類。

翼龍目,翼手龍亞目,神龍翼龍科。

風神翼龍屬。

諾斯羅比風神翼龍。

稍微動了動身體,儘管感覺還沒完全適應,但我相信我確實能辦到。

我能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37 ID:jBUaNqSA/Bq/p] No.86624   
「雪洛,卍樂,上來吧!抓好!」我的話語充斥的連自己都無法想像的自信。這樣讓雪洛與卍樂放開了疑惑,先後爬上了我廣闊的身軀。

確認兩人都抓緊我之後,我彎曲前肢,收縮肌肉,調整姿勢,蓄勢待發。

「走!」

奮力一躍,讓前肢伸直,解放了蓄積的能量,接著雙翼展開,用力向後一搧,轉瞬間,我們已經離開地表,向前飛升了數百呎。

「哦哦!這可真是驚人!」

「英世大人好厲害!」

雪洛與卍樂驚嘆連連,然而最訝異地當屬我自己。因為直到真的航向無垠的這一刻,我都還在懷疑自己是否只是在作夢。本以為我得經過反覆練習並且摔上無數次,才能掌握住這項生物們必須花費千百萬年演化才得以成就的飛行能力,但現在我卻感覺這早已存在於我記憶甚至本能當中,只需要稍微花點時間去回想一下,就能駕馭自如。

雖然不清楚發我是經歷了什麼,才有了這樣的能力,但這可真是太方便了!不須多久,我們就橫越了如同煉獄一般燃燒著黑火的殘林,翻過由死寂的焦土所覆蓋的山巔。

然後,我們見了,那個黑巨人正在遠處的荒野上緩緩地移動,體型比記憶中的尺寸還要小上不少-不再是遠超山巖的巨大,輪廓也模糊不清,連之前足以淹沒大地的黑焰與泥沼的規模都減少了許多。

「真沒想到居然能讓這怪物弱化到這種程度…如果沒有方才那不知道哪來的黑光,基爾姊姊鐵定早就解決它了。」卍樂說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41 ID:jBUaNqSA/Bq/p] No.86625   
說得沒錯,連我也能感覺得出來,那玩意散發出的重壓已經沒有之前那光是認知到就會讓人即刻崩垮的程度,不過,仍是令人不適,我們還是離遠一點好。

我控制著頭冠的朝向與翼膜形狀的變化,一面繞開那個不詳巨人,一面逐漸降低高度。觸目所及,僅有滿目瘡痍,堪比滅絕後的荒廢,不知是那個巨人的行進還是方才那爆炸的影響。

「雪洛,卍樂,能察覺到基爾的氣息嗎?」我詢問著背上的兩人,同時也掃視著地面,希望不會發生最糟糕的情況。

「就在前面,但很虛弱。」

「英世大人,在那邊!」

兩人一齊指向了前方不遠處的一片仍有殘火的焦土,我也看到了有個光球正在那裡微弱的閃爍著。基爾妳等著,我們馬上就來!

我逐漸放緩速度,順利地降落在那個光球的附近。然而當我們靠上前的時候,卻發現那顆光球並不是基爾,至少外型不是。在那邊倚靠著斷木,發出呻吟的,是一個有著純白色澤,背後有三對散發著粉紅色光暈的羽翼,形狀有如蜷曲胎兒一般的形體。但左側的羽翼比右側的還要短上許多,斷口處的燒灼傷痕顯示,這是被外力給破壞掉的。

「基爾姊姊!」雪洛見狀,用小巧雙手組出法陣,充斥著光明的能量化為一股暖流,將那個白色的形體溫柔給包裹著,我們看見受傷的羽翼開始修復,新的羽絨將創口逐漸地覆蓋。

「雪洛?卍樂?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呢?」

這個聲音確實是來自我所熟知的那位神秘又美艷的天使。由於這邊沒有其他人在,所以應該就是眼前的這個白色物體在說話,但即便如此,這落差過大的外觀就如同恐龍與鳥類一樣,我很難將眼前的物體跟基爾給連結在一起。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46 ID:jBUaNqSA/Bq/p] No.86626   
「謝謝,好多了…不過這樣就可以了。我的傷不是一般的傷,而且治癒法術對我的效果有限…卍樂,英世呢?他人在哪裡?」

被問到的卍樂面露窘色,顯然在煩惱該如何跟基爾解釋。

「儘管很難以置信…這頭飛龍就是英世。他還活著,但是中了不知道什麼招式,被變成了這個樣子。」卍樂說著。

「是的基爾姊姊,這就是英世大人。」雪洛也接著附和。

「連雪洛都這樣說,靈魂也真的有英世的氣息…」從語氣聽來,顯然基爾不太能接受的。不過,這也沒辦法的事情,誰叫我也差不多呢?

「唷,基爾。真沒想到我們彼此都這麼有默契,挑了同一天改頭換面啊?」我苦笑著緩緩上前,用著盡量輕鬆且若無其事的語氣,希望自己的樣子不要太嚇人。

「嗯~本來還有些擔心,但是看小英世你還會尋本宮開心,看來是多慮了呢。」聽見基爾的聲音帶著笑意,我也鬆了一口氣。

「那麼接下來,雖然理論上我們該理清很多事情,但我們實在沒那個時間。」卍樂說著,同時眺望著巨人逐漸離去的方向。「我們必須立刻趕回那斯他那城警告大家,同時希望城裡不會有太大的混亂。是說基爾姊姊,妳現在變成了這樣,商會裡頭還有人能夠認得出妳嗎?」

卍樂說的沒錯,我們身上也沒有什麼能夠證明自己身分的物品。如此一來,就算回到那斯他那城,該如何讓城裡面的人取信於我們?

「放心…本宮有辦法,只是小英世,你的身體就借本宮一下呦~嘿!」什麼?嗚喔!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2/04(四)09:59 ID:jBUaNqSA/Bq/p] No.86628 1推  
基爾的形體突然猛地朝我衝來,讓我下意識地閉上雙眼,但我並未感覺到有撞上什麼東西,睜眼四處張望也沒看見她的蹤影,她上哪去了?

「啊啊!基爾姊姊跑進英世大人的身體裡了!」雪洛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大喊著。跑進我的身體裡?附身嗎!

「是唷。就讓人家借用一下小英世的身體來恢復力量,也好施展天音。放心,就算小英世你體內沒有魔力的流動也沒關係,你的靈魂就能給予人家足夠的力量了!來吧,走吧走吧!」呃…好吧,只要基爾不嫌棄的話。

「那就麻煩英世小哥你再載我們飛一趟了。」卍了一臉玩味的表情,他之所以會這樣,其實是我一開始是打算讓雪洛用蟲洞把我們送回那斯他那城的,但當我這麼要求時,雪洛不知道為什麼鼓起臉頰撇過頭喃喃說著「人家不知道啦!」拒絕了我。真是沒辦法。雪洛,我知道妳在想什麼,但這是非常時期,之後我一定好好的補償妳的,好嗎?來,打勾勾!

我將指爪伸到了雪洛面前。雖然這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副奇怪到連我自己都想吐槽的情景,但還真莫可奈何,誰叫我現在是頭翼龍呢?

「知道了啦…不可以說謊唷!」雪洛也伸出手,用小指勾住了我的指爪。雖然看上去還有些不情願的樣子,但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呵呵…」已經爬到我背上抓緊的卍樂則是不知道為何笑了起來。

嗯…老實說,雪洛這些舉動跟我記憶中的形象比起來,靈動了許多,彷彿突然長大了一般。不過,現在也沒時間在意這些,之後再慢慢釐清吧。雪洛,上來吧。

好了,抓緊!

我們走!
鷹虎蝗: 投下結束 (jBUaNqSA 21/02/04 10:00)
渡鴉視點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13 ID:g8iJkrOk/Bq/p] No.87304   
「呵呵,真的有意思,這種程度的變化,在過去也只有寥寥數例而已,如此強大的慾望,真可以讓一介人類蛻變為龍種,只可惜他的精神還沒安定下來,這樣子很難繼續評估呢…」

一名灰藍髮的女性,正饒富意味的看著不遠處

那就是這次的目標。

蛇的末端,一切的幕後黑手。

其身滿溢著連大地土壤都會化為乾枯死寂的猛毒之霧,但注意力卻完全放在那頭繼續蹂躪純真少女的凶惡巨獸之上。

而這正是機會。

縮影成刀,化影為型。黑刃凜襲。

漆黑化為毒蛇一般,遊地翻騰,曲徑而行,穿越致命的毒霧,直取對方死角。

儘管在最後一刻目標即時的察覺到了,可終究是太慢了。

右肘以下的手臂,伴隨著遭到斬裂的破碎絲絹與噴濺著的青藍色血液,落到了地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17 ID:g8iJkrOk/Bq/p] No.87305   
愕然閃過了目標的臉龐,但稍縱即逝。他很快地出手將自身的手臂拾起,接回了斷口,不過幾秒,斷臂竟是立即癒合,復元如初。

可對方還沒察覺到自己的位置。下一步。

化影為型,成影為幕。十方絕息。

漆黑不從死角,而是以蝙蝠群舞之姿,成天羅地網之陣,如同闇夜降臨,將目標包裹,令其無處可逃。

然而,一陣烈光劃破夜幕爆閃而出,隨即兩道銀芒輝映飛射,迎面而至!

只用了最低程度的偏移,讓兩枚銀針掠過自己的覆面,刺入了身後的岩石,錐入數分,隨即整塊岩石腐朽灰化、雲散。

來了!

紫色煙霧凝聚成矛,化為橫掃一切的死之旋風,僅因自己的遊興遭到阻礙,便意圖盪平周遭一切生機。

但這就是自己所要的,對方開始回應招待了,那麼,就善盡待客之道便可。

裏界華經,鬼面門。

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22 ID:g8iJkrOk/Bq/p] No.87306   
「什麼!」

一道閃爍著金光,樣貌猙獰的面孔憑空出現。

其開張的森森血口中,映照著的,是一個異質的世界。

這是通往「裏世界」的入口。

「就請您在這裡好好陪我一陣子吧,女士。」

隨著兩個身影落入裏界之門,整個世界也隨之改變。

血色高掛著天際,搖影鋪蓋著大地。

赤月當中,荒塵揚砂。

周圍的景色已然不再是先前的破敗森林。

而是由深紅與漆黑的搖曳所構成,異質的沙漠。

「這是…嗚!」

不須給對方理解的時間,遍布的漆黑之影已然化為荊棘之森,破地而起。

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灰藍髮女子的四肢與身軀都遭到了穿刺,傾瀉而下青藍色渲染在赤紅的地表,映照成一幅扭曲的風景。

然而就在下一刻,血潮爆發而起,化為千絲萬縷,交織成網,竟是直接將血色荊棘全數斬裂!

甫一掙脫束縛,灰藍髮女子便揮舞著由青色血光所組成的迅捷之鞭,踏起了如同舞蹈般的步伐,破風而來!

血鬪之術。

與自己的「成形化影」相同,都是能「轉為無形」的能力,但這樣更好。

化影為型,成影為刃,夜神斬!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25 ID:g8iJkrOk/Bq/p] No.87307   
黑影聚攏在手,渡鴉揮舞起影之太刀,一斬,就令來襲的青血爆散消失。

「不錯!但是啊,我正觀察到一半呢!打擾我的代價,可是很重的喔!」灰藍髮女子再起攻勢,將青血凝結為長槍橫掃而來,而渡鴉也舞刀迎擊,雙方強碰,渡鴉是略勝一籌!只見灰藍髮女子被震得連退數步,身上也在剎那之間,被影刃斬出了數道血痕

「我只希望你在這裡陪我久一點。你願意接受這份邀請的話,對我是再好不過了。」話音未落,渡鴉攻勢再起!

塑影為型,速影為擊,夜鴉襲!

將影之力收納蓄積,然後猛一刀揮出,黑影之刃如同闇鴉攫物,在赤紅沙地上斬出三道血痕,朝灰藍髮女子襲去。

「邀請女士共度一夜不是更該溫柔點嗎?」灰藍髮女子玉手一揮,將青色長槍解體,同時身上的傷口湧出更多的血流,在灰藍髮女子的手勢下凝結,成為盾牌意圖阻擋度鴉的攻勢,但黑影之刃以迅猛態勢直接將血之盾牌給一刀兩斷!破除防禦的刃風劃開了灰藍髮女子的身軀,青血隨之炸射而出,但就在轉瞬之間,飛濺的青血全數轉化為利箭刺針高速射出!

「哼…」對此,渡鴉只是擺了擺手,黑影荊棘就立刻拔地而起,交織層疊成堅固結實的城牆,將來襲的血光全數格下,緊接著渡鴉運氣流轉,讓荊棘之牆更成長,成為遮蔽群空、漫溢大地的漆黑之幕,兩道黑暗逐漸自天地合攏,要將灰藍髮女子給徹底吞沒。

「這麼強硬地想留下初次見面的異性,你太急了唷!」只見灰藍髮女子的身軀發生了變化,整個形體逐漸地崩落、液化,最終成為了一攤分散血池,開始迅速地蔓延流動。

但這一切,早在計算之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33 ID:g8iJkrOk/Bq/p] No.87308   
影為型,成天地,蔽日月,赤血遮空遍地唯闇,裏界華經,困鬼神!

在這瞬間,整個世界都為之動盪,合攏的不只是遮天蓋地的黑影,而是連同血色之空、赤沙之地、搖曳之影,全數,全部,都聚攏過來,如同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壓縮、蹂躪,再將之塑型為一個球體。天墜、地抬,哪怕目標是不斷地滲透、蔓延、分散,都不可能逃脫的。

這就是裏界華經,困鬼神。

直接將整個世界化為牢籠,是專門用來對付那些「無形之敵」-非也,其實也不能算得上是「無形」。畢竟,不管是「幽靈」還是「血池」,其實都是「有形之物」。

唯有影,才是真正的「無形物」。

因不需依附「有形」即能存在。

自然可困縛一切「有形」。

看著漂浮半空,如同漆黑之日的黑色球體,「王將」已入甕了。

這樣就可以了,畢竟這次的棋局並非要「將死」對手,而是要另其成為「千日手」。

接下來…

渡鴉注視著因漆黑之日出現而的「世界」空缺,那是可以直接看到「現實」的窗,當中正在上演著另一齣激鬥。

巨大的獸龍正與一名戰士激烈相搏,而一旁純真少女的聲聲呼喚無法抑止愈加猛烈的戰火。

那就是自己這次棋盤上的「步卒」。目標的觀察對象-不只目標,自己也一直在觀察著他。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35 ID:g8iJkrOk/Bq/p] No.87309   
老實說,這枚「步卒」產生的效用是完全超乎預料,本來只是一枚「棄子」罷了,只因為他有剛好能在這次計畫中派上用場的能力,才有成為棄子的資格,他身邊的那頭「飛車」才是最有潛力的存在,本該是這樣。

結果是「飛車」完全沒有發揮,「棄子」卻被打入成了另一台「飛車」,這讓自己也有些興趣了。

這人不是「龍種」,根據事前調查過的情報,他只是個普通的「舊人類」。那為什麼他現在正以獸龍之姿與自己的同僚搏鬥?

意識同調。

調查,翻閱,推測,認定。

結果出爐,只有一個可能。

「幻獸變化」。

這是過去魔王軍所使用過的一種術式,透過魔導具,可以將一介平凡人從靈魂本質上進行扭曲變化,進而成為各種擁有異能的魔獸,根據流傳下來的紀錄,當中甚至有出現過能力接近「龍種」甚至是「荒神」的案例。而當中的關鍵,在於「慾望」。慾望越大,越能成為強大的幻獸。而那個男人的慾望也是非比尋常,因為要被魔導具「晨星之光」給認可,就是要擁有遠超乎自身能力的膨大慾望,也難怪他會成為龍種了。

然而絕大多數的幻獸都反過來被力量給支配,意識沉淪在永無止境的瘋狂與錯亂當中,進而為魔王軍術者給操縱,成為不斷散布混亂的災厄化身,最終都只能落得悲慘的下場。

但是,還有機會,根據記載,也是有在變化為幻獸之後重新回復神智的例子,甚至還能將其完全恢復原狀。無論如何,不能繼續讓這枚棋子脫離控制,得將其奪回。透過意識同調與玉響傳聲之術,渡鴉告知了自己的同僚該如何處置眼前的幻獸…嗯?

「不行喔,想把得來不易的樣本送走什麼的。」

就在同一瞬間。

輝光斬,白烈現。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40 ID:g8iJkrOk/Bq/p] No.87310   
本該困縛著目標的黑色球體,被一刀兩斷。

渡鴉縱身一閃,身體卻被刀光擦過,噴濺了血跡點點。

定神一望,本來應該被困在黑色球體當中的灰藍髮女子,手持由烈光塑形而成的兵刃,漂浮在半空,滿臉笑意的底下,蘊含的是無盡的殺機。

但不只如此。

「居然…」

原先的「空缺」竟然被填滿了!無盡的光與熱,從當中泉湧而出,逐漸的海散、山浮出其形象。一片點綴著諸多漂浮文字與各種雜亂金屬物件的純白空間,緩緩地將周圍的赤血天地給覆蓋、侵蝕,卻又如同天照斗昇,黎明破曉一般理所當然。

而這只代表一件事情,就是對手也展開了自己的「心相世界」,準備挑戰自己對於這片「裏世界空間」的支配權。

不妙!

渡鴉頭一次感到了動搖,因為自己竟是在這方才的一瞬間「認同」了如此變化!待察覺之時,純白空間已然遮天蔽地,與赤月血沙之境成為了分庭抗禮之勢。

「打擾我的觀察也就算了,還想得寸進尺,這可不行唷。」

灰藍髮女子舞動著烈光刃,背對千兆之耀飛馳而來。對此,渡鴉也揮動影刃迎敵,但面對灰藍髮女子如同怒濤駭浪般的猛襲,渡鴉雖是冷靜地化解攻勢,卻逐漸力有未逮。

攻守逆轉。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45 ID:g8iJkrOk/Bq/p] No.87311   
影本是無形之物,不需光,影仍然能存在,但光可以塑造「影」,將其「定型」。本來在陰暗的赤月之光下,無盡延伸搖曳的「影」,被烈光的照耀給切割、分散、縮小,不再是千變萬化的無形,而是被固化的「形體」。而這,讓渡鴉的能力大幅的受限;而被擋下而飛散的裂光炸裂,打出許多的「空缺」,讓赤血沙漠逐漸的龜裂,產生了諸多的裂縫。「表裏境界」減弱了,這讓直接目視那位於另一個維度當中的戰場成為了可能。

「這態勢…」

有伏兵突襲了自己的同僚,且巨龍的凶暴仍然未減,更甚者,正在對自己猛攻的目標竟然可以直接指揮-或說是操縱-現實中的伏兵。

「嗯…」渡鴉思考著,這不尋常。

「屬性」雖然不是只能專一修練,然而一旦臻至境界,就必須支付代價-很難再使用其他屬性的招式;就算能用,亦只能使用低階等級,否則自身的魔力流動很可能因為失去微妙的平衡導致無法去負荷,乃至於發生崩壞。如同現在的自己,因為過於專精了「影」,一旦使用了其他屬性的招式,魔力迴路乃至於身體血肉都會受到反噬。若是強硬使用,就會落得哥利迪亞商會的幹部「清風鐮鼬」一樣,在徹底失去自身魔力迴路同時還差點殘廢的下場。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47 ID:g8iJkrOk/Bq/p] No.87312   
即便目標是「蛇」,仍會受限於「規則」,可眼前的目標在使用了與「毒」跟「血」對極的「光」屬性的情況下,還能張開心相世界,而且同時操控她的下屬,這樣都沒有任何副作用,也不見任何媒介,這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就算一開始就沒從她身上感知到任何-代表她屬於「機械造物」也沒有辦法…慢著!難不成那些光是?

若是這樣,確實可以解釋這諸多的異常。原來如此,這樣就說得通了。多虧與「元始天尊」的共事經驗還有「自己」的特性,渡鴉對這份推論有著十足的把握。

眼前的個體是透過「網路」來連結的終端,而那些來自於心相世界當中的光與熱是「網路」的能量流,實際用來運作的「中樞」在別處。不只讓目標可以把「代價」交給其他的終端來支付,說不定還能把能力與能量在不同的終端之間自由轉移。如果能找出「信號」的流向,要追出目標的真身就絕非難事。

不過,自己現在的狀況是沒辦法聯絡「外界」的,得想個辦法打開突破口,將棋局的主導權給奪回。所幸,目標的視線早已不在自己身上,完全被那枚「步卒」給吸引住,甚至是停止了戰鬥。而對於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渡鴉並未選擇再起爭端。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3/31(三)19:51 ID:g8iJkrOk/Bq/p] No.87313 1推  
「那個可憐人就這麼讓你高興嗎?」渡鴉收起了兵刃,也解除了戰鬥態勢,向灰藍髮女子開口。

「呵呵,是啊!那可是好不容易能夠達到標準的成功例,是可以拯救世界的指標啊!」灰藍髮女子回應著,語氣中蘊含的滿是亢奮,不見之前的殺伐之氣。

「到了讓你忘卻任務,甚至是放任其失敗?」渡鴉問著。

「失敗?啊啊…這得看是從哪方面來說。對我而言,能找到這個跨越了『門檻』的實驗動物就已經足夠了!至於其他的嘛…老實說,『她』的目的,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成功。不是武力的問題,是人格的問題。不如這一次讓『她』徹底的失敗,我也好幫她『重來』…嗯?哦哦!鎮靜下來了耶!」

灰藍髮女子的注意力再次的被現實世界的變化給中斷了:獸龍不知何時側臥在地,其眼瞳已然不見任何的凶惡與狂暴。一名不停嚎泣的少女擁抱著他,而他則以溫柔的撫觸其柔髮作為回應。看來,那邊的戰場已經結束,棋子重新回歸。

卍樂,做的好。
鷹虎蝗: 更新結束 (g8iJkrOk 21/03/31 19:51)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5/23(日)07:45 ID:cdiZ25tE/Bq/p] No.87992   
(稍早之前)

即便基爾再一次的單獨離去,她仍是留下了訊息,告知了眾人自己將獨立前往對付「曲」,要大夥不須擔憂,只要按照她留下的安排與計畫,並且等待自己歸來即可。
這是基爾在不下數次「擅離職守」之後,商會成員聯合起來勸說的成果。因此,即便是如此的危機當前,商會的應對仍是冷靜且迅速-前來「雛鳥離巢」的旅客與商隊皆已疏散,而居民們也正前往避難。在對於基爾絕對不會戰敗的信賴與商會長久經營所建設起的聲譽之下,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此刻,羅布利已經將身在那斯他那城的青鳥們都給遷回音之谷當中避難,正在關卡旁的哨站外坐著休息。

然而,一直有股不祥的預感盤繞在羅布利的心頭上,宛如擾人沉夢的蚊鳴ㄧ般揮之不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5/23(日)07:49 ID:cdiZ25tE/Bq/p] No.87993   
搞什麼?羅布利暗自咒罵著。這豈不是我在期待著基爾大人的失誤麼?但商會暗部中的熟人有洩漏一些消息給自己,這次事件顯然沒那麼單純,因為有一部分的青鳥在相當可疑的時間點從音之谷中失去了蹤影,當中甚至還包括了德高望重的教師-關羽的青鳥、以及身為商會幹部的九方憶心,不只實在是令人惶恐,更可能代表了先前的謠言-青鳥族有人因不滿商會的存在而與外來者合作-被證實了。當然,這都已經上報給基爾大人知情,但她並未將此事進一步公開,只是要暗部繼續追跡這些青鳥們的行蹤。而這些內幕,就是讓羅布利如此忐忑的原因,這一切根本就是52年前青鳥叛徒的事件再演。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5/23(日)08:12 ID:cdiZ25tE/Bq/p] No.87994   
當年,商會成為青鳥的實質庇護者僅僅兩年的時間,一群青鳥就因為不滿於此事而發動了叛變,雖然當時薩伊納斯中的各方強權都很快速地做出對應,仍是避免不了悲劇-兩枚被認為過於危險而被封印的樂譜遭盜取,在之後分別暴走且具現化,毀滅了兩個「國家」,不只造成了大量的的「歪羽」出現,還差點讓世間將青鳥視為危險的存在,最後當時的青鳥族長「風華的青鳥」將責任一肩扛起而退位,同時基爾不斷地奔走遊說,才讓青鳥不再遭人誤會,也讓能力受質疑的商會那音之谷庇護者的位置不至於成為鏡花水月。

然而,這些舉措還是不能解決問題,畢竟根源終究是新舊價值衝突與外來的文化衝擊,一族之長的退位與來自外界的誤會反而可能令這方面更為激化,因此,商會到頭來還是會再度碰上這樣的情形,早晚而已,可沒想到這次叛變的居然是身居商會幹部與雛鳥指導教師的青鳥…該死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5/23(日)08:18 ID:cdiZ25tE/Bq/p] No.87995   
「我有不好的預感。儘管以我的立場來說不該這樣想,但我覺得這次事情不會這麼輕易地就完結…如同52年前一樣。那一次,基爾大人、赤焰女士甚至連你們的公爵都親自出馬了,結果悲劇非但沒有被阻止,還進一步的擴大。」羅布利回想起當年的情景,嘆了口氣。引起事件的叛變青鳥失蹤至今、也許存在的幕後黑手亦未被揪出。更糟糕的是…

「哼…真的是一點都不愉快的記憶。誰想得到,那些青鳥叛徒居然有辦法讓薩伊納斯三個最有權勢的組織裡都出現她們的『內應』,黑鐮刀到現在還是會為這件事情而感到消沉。」莉亞娜嘆了口氣,躺在了屋簷上。

「雖然粉紅兔曾經自誇過如果一開始就由我們來做,絕對能把所有事情都打點得更好,但我不同意…這不是換其他勢力來擔任音之谷守護者就能解決的問題,就算我們雲海物流跟你們商會互換地點也一樣,因為問題的根源更加複雜。老實說,我覺得你們做得很不錯,尤其是在那之後平反了青鳥的名聲這一點。如果是其他傢伙來處理,好一點的,只能當永遠的『籠中鳥』,壞一點的…哼哼,也許不用我多說了?」莉亞娜做了個手勢,意有所指地輕笑著。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鷹虎蝗 [21/05/23(日)08:25 ID:cdiZ25tE/Bq/p] No.87996   
「多謝誇獎。不過也必須說,基爾大人真的為了這些事情付出不少心力,畢竟就算有沙賊團在維持著和平,薩伊納斯的安寧仍然是建立在一份各方勢力彼此牽制又合作的恐怖平衡之上,而不是統治局還是什麼勇者後代的名聲。只可惜看不見這點的傻蛋一直沒有少過…那些想叛變的青鳥也是一樣的。如果商會失勢了,他們就得直接面對來自外界一切覬覦、野心、惡意乃至於自以為是的善意。他們有辦法承受嗎?不可能的。」羅布利的粗大鼻穴呼了一響。

「基爾大人一直有心要引導青鳥們走向外界,為此做了不少舉措,勞心勞力,而且的確有成效。但在那些想不透的傢伙們看來,這些只是柵欄,可他們不知道,這些枷鎖不是用來束縛他們的,是來保護他們的。無論如何,我是衷心希望…那是什麼?」

就在此時,遠方的天際出現了異變,中斷了羅布利的話語。逐漸逼迫而來的汙濁漆黑之中,炸射出一股如同炫日當天的耀眼烈光,將周遭的漆黑都驅散。那怕是遠在山巔的彼端,羅布利仍是覺得這份烈光實在是炫目到難以直視。

「嗚…」莉亞娜則是呈現呆滯,宛如被法術給定住了身軀及意識,緊接著,她開始嘔吐喊疼,虛弱的隨時就要從屋簷上跌下。羅布利見狀,趕緊施法讓自己飄浮起來,將莉亞娜從屋簷上搬下。
投下結束 名稱: 鷹虎蝗 [21/05/23(日)08:27 ID:cdiZ25tE/Bq/p] No.87997   
「喂!沒事吧?振作點!」羅布利本來把算施放治療法術,但突然想到莉亞娜身上有「魔王贈禮」,使用治癒法術是會造成傷害的,偏偏自己又不會暗屬性的同質法術,因此羅布利選擇一面把莉亞娜帶進一旁的哨站中躲避那無邊的烈光,並且拿出絲巾擦拭著莉亞娜身上的嘔吐物。

「還好,多謝了…該死的,怎麼會突然有這麼大規模的聖屬性能量?這也是曲的力量?」莉亞娜乾咳了幾聲,掙扎著站直身子。

「不…」羅布利看著遠方,原先臉上所充斥的陰霾頓時煙消雲散。「是基爾大人出手了。」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