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99618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563293241021.jpg-(1742 KB, 1920x1200) [以預覽圖顯示]
1742 KBPrecia 名稱: 心鳴 [19/07/17(三)00:07 ID:4hdPzEGI/NtPl] No.81096 2推 
Phase01.不論生死

醒來的時候,我獨自一人。周圍是街道,或著說曾經是街道。
破損的窗戶、四散的瓦礫、缺角的梁柱,破碎的櫥窗玻璃閃爍著。
黯淡的世界鋪陳在我的眼前,留給我的只有疑惑。

……我在哪?我是誰?

把視線向下轉動,伸出手──我的手。
衣服變得寬鬆又大件,我的衣服原本有這麼鬆嗎?
手一張一闔,看來纖細又脆弱,我的手,有這麼小嗎?

──啊!下面涼涼的。

連忙掀開一看,沒有了!
沒有了!原本在那裏的東西沒有了!

我不該是這樣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想不起來,但我一定不是這個啊啊啊啊啊啊啊!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弟弟變妹妹了!從弟弟變妹妹了!從弟弟變妹妹了!從弟弟變妹妹了!從弟弟變妹妹了!

不對,現在不是哭的時候。
我連忙用手碰觸其他部分,我還有其他變化嗎?

青澀的胸部,輕小嬌柔易推倒的軀幹,一緊張就哭得滿是鼻涕眼淚的五官,
皮膚柔和細緻又白皙,滿頭黑色長髮披至腰間……
然後,我下定決心,抹了抹鼻涕與眼淚,向著最近的水窪走去。

──倒映在水中的,是個黑髮黑眼的小女孩。

唔……勉強還能算是可愛?不對,不是這種感想。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捏了捏臉頰,觸感還不錯?不對,也不是這種感想。
看著這景象,我不由得歪著頭思考。這是我?雖然不清楚自己過去的樣子,但這就是現在的我?
心鳴: 這個接龍沒有規則,請隨意接續,能到哪裡就看天命了。 (gHdtTlmc 19/07/19 11:12)
心鳴: 這個接龍沒有規則,請隨意接續,能到哪裡就看天命了。 (gHdtTlmc 19/07/19 11:12)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心鳴 [19/07/17(三)00:09 ID:4hdPzEGI/NtPl] No.81097   
雖然很震驚,但現下不及它想。

眼前的水坑突然泛起漣漪。
停滯的空氣開始流動。
地面漸漸地傳來震動……有甚麼要來了!

我連忙向四周察看,但好像來不及了。
地面的震動越來越激烈,強得讓我不得不用手撐地。
氣流變得狂亂,強烈的風讓幼小的身體無法動彈。
從遠處開始傳來雷聲,且越來越近。

那個來了。伴隨著轟隆巨響,那個出現了……我貧乏的詞彙不知道能否形容我眼前的景象。
隨著宛如雷聲的撲翅,那個飛來了,我連忙趴伏在地上,摀著耳朵,偷偷地窺看上方的那個。

是蟲。
是甲蟲。
是兜蟲。
是獨角仙。
是一大群獨角仙。
是一大群好大的獨角仙。
是一大群他媽的超大的獨角仙。
是一大群他媽的超大比人還大上一倍的獨角仙!
這群獨角仙現在正從我頭頂上飛過!這甚麼鬼啦!
這群獨角仙像龍捲風一樣,震破玻璃,撞爛招牌,連鋼筋水泥都被撞下一堆瓦礫啊!

是夢嗎?但瓦礫打在身上好痛。
是夢嗎?捏著臉頰的時候會痛。
是夢嗎?好像不是,但該怎麼解釋?

無論如何都得等眼前這些東西跑光才行。
我打定主意繼續摀著耳朵趴在地上裝死。

──但顯然他媽的賊老天不想讓我輕鬆過關。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心鳴 [19/07/17(三)00:11 ID:4hdPzEGI/NtPl] No.81098   
身體一輕,身體被甚麼東西箝住了,身體被甚麼東西帶起來了,身體被風颳得好痛。

啊,我被抓住了。
啊,我被那群蟲子中的一隻抓住了。
啊,我被那群蟲子中的一隻抓住了還被帶往高空。
喂喂喂,以我現在的樣子,你這死蘿莉控,等我報警你不用起跳直接死刑喔?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個鬼啦!

不行,動起來啊,我的腦袋!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振作起精神。
現在這狀況應該是不可能逃脫了,但我得想出辦法。
沒事的,因為我是主角,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嗯,所以沒事的。

我振作起來,抬起手臂遮擋強風往前看去,真是壯觀。
城市被我踩在腳下,這麼棒的景色,照以前那樣,一輩子也不會看到一次吧?

巨大的獨角仙在空中飛舞,在沒障礙物的地方就可以看出像是螺旋型的。
像是龍捲風嗎?雖然也沒錯,但更詩情畫意的形容是──

就好像,通往天國的螺旋階梯一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該怎麼辦?我哭得眼淚鼻涕都出來了,我該怎麼辦?現在這種狀況我到底該怎麼辦!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心鳴 [19/07/17(三)00:15 ID:4hdPzEGI/NtPl] No.81099   
只能放棄了嗎?真的只能放棄了嗎?不對,我抹了抹鼻涕眼淚,我要振作起來。
為了振奮精神這鼻涕眼淚就決定抹在這隻獨角仙的身上有助振奮士氣,就這麼決定了。
此刻的我卻沒想到這只是從前往天國的階梯落向地獄冥府的前奏……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抹到它關節上的同時我聽到了不像是這世間的慘叫,蟲子會有這種聲音嗎?
耶咦?溶解了?它的關節表面溶解了?它的關節整個溶解了?它的腳被我的鼻涕眼淚燒斷了!
它發出慘叫的同時我就被丟下去了,在這片風暴中,在天空中,在半空中,在城市之上。

我會變得怎樣呢?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突然感覺背上有點癢……咦?
抓抓吧,反正現在也沒其他事情好做,就抓抓吧,反正真的沒其他事情好做。

沒想到一抓下去──突然感覺身體變輕了。

不,並不是變輕了,感覺到背上長出了甚麼。
我試著感覺那是甚麼,好像是我的第二雙手一樣。

那麼,可以撲翅吧?我不由得這麼想著……回應我的是,華麗的鳳蝶翅膀。
我背上長出了華麗的鳳蝶翅膀,寬大的翅膀帶起這幼小的身體,
在這暴風中……不,現在感覺也跟微風一樣了。

它帶著我飛翔,在這宛如末日的景象之中。
儘管莫名其妙的事情很多,但就這件事突然讓我有了點希望。
莫名其妙的事情太多了,真的太多了,而且多到不行。
但乾脆地接受的話,也許還勉強行吧。

──我決定收起翅膀,往下墜落。

(以下,開放接龍)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9/07/17(三)13:28 ID:7DvAoLHw/qIIO] No.81104   
然後我發現自己原來在寫廢文,沒有人願意繼續接下去創作這啥小狗屁。

我決定放下筆,離開書桌,讓腦袋的思緒回到現實生活,去找女朋友。

故事完。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9/07/17(三)18:58 ID:nghCEiAI/tlNV] No.81115   
>>No.81104
附記:我還是放不下手中的麻菸,回不去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9/07/17(三)21:40 ID:fuNcgxCw/NMgu] No.81120   
>>No.81115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邊說著,邊多吸了幾口。
麻菸通過氣管,汙染胸腔。
思緒隨著THC起舞,讓大腦和煩惱一起溶解。

至於回不去的到底是這段接龍,還是這段青春...
沒有答案也無所謂了。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