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99997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539612048385.png-(147 KB, 750x708) [以預覽圖顯示]
147 KB輪迴者 名稱: 佛教徒 [18/10/15(一)22:00 ID:tKcyF0pg/g7Or] No.78397  
各位,相信輪迴嗎?

有曾經對於某個事物懷有強烈的回想,甚至是仍然還記得那些自己根本不曾接觸過的記憶?

主角就是一個飄盪在無邊無際世界的其中一個靈魂,但與眾不同的是,它記得每一次輪迴的人生經驗。

而它即將開始屬於自己的旅程,一個看似無盡孤獨、漫長...卻又美好的旅行

每個角色的各別人生不必具有連續性,只有以下規則必須遵守:

1.寫的人必須寫完輪迴下來的人(也可以不一定是人)的一生,接著新的人生由下一位接續

2.主角會保有他每個不同人生的所有經驗與記憶,甚至是力量,但可以自己決定使用與否

3.不限定區域、文化,也沒有限定一定要人類
第一世 "無" 名稱: 佛教徒 [18/10/15(一)22:02 ID:tKcyF0pg/g7Or] No.78398   
"無"誕生於無盡的虛空之中。

起初,它花了五百年辨識到周遭的存在,又花了五百年確認自己的存在...

宇宙沒有氣溫,但有熱輻射的存在,基本上瀰漫著攝氏零下270度的熱輻射,其溫度接近於絕對0度—

在這生物不可能存活的無盡虛空,它沒有驚恐,也沒有欣慰,有的只是耐心,以及漫長的自我思索。

它知道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某個星球爆炸的時候飛散出來形成的彗星罷了。

在漫長無盡的旅程,時而被某個星系的引力牽動、時而被不規則的能量推離...

它覺得自己是一個帆船、一個芥子、一個指示由無機物構成的物質。

然而它一直思考著,思考著一切的意義。

終於,它的旅程結束了,它墜落在一個充滿生命的星球。

那星球上的人們驚恐地看著自己越來越近,卻什麼也無法改變。

有的人咒罵自己,有的人祈求饒恕、但大多數的人都只能無助地等死。

那是一個悲劇,但也並不全然都是悲劇。

在巨大的衝撞下,它的意識越來越遙遠—

啊啊,真想知"有機物"的人生,都是怎麼度過的呢。
第二世 貝拉‧羅古德 名稱: 佛教徒 [18/10/15(一)22:04 ID:tKcyF0pg/g7Or] No.78400   
貝拉‧羅古德是一個"吸血種"—一種永生不死、具有無上力量,卻被迫永遠只能在夜晚存在,不得照耀到太陽的古代物種。

他們吸食人血維生,雖然外表與人類一樣,但是本質上卻是完全不同的生物。

他們因為策略與人口上的關係,選擇作為一個名為"布拉姆"的大國中漆黑的影子支配著對他們的存在絲毫不知情的人類,有尊嚴地在影子中潛伏。

貝拉‧羅古德剛出生的時候,世界是那麼新奇。

它在上一世只能接觸無邊無際的永遠虛無,但是這一世的經歷讓她太訝異了,使得她不由得在不符年齡的情況話說出了感嘆詞,造成族內的恐慌。

「糟糕。」

她已經不是那個隕石了,得到肉體的感覺讓她過於新奇,不免興奮了起來。

所幸她很聰明,馬上裝出牙牙學語的姿態,逗父母的歡心。

大約三個月大的時候,她就開始在學習步行,五個月大的時候學習自己解決生理問題,一年後,她已經能辨識讀書寫字。

拜隕石的思想以及長年的學習所致,她對任何事物都不太驚慌,但是卻讓她的父母感到恐慌。

人們都說她是神童,是妖怪轉世,但是她不以為意,既然得到了肉身,能夠聞的到花香、吃的到香又紅的飲品,那麼這些都是不用在意的。

她適應得很快,也馬上掌握了知識以及學習能力,對她來說,有機物的一切實在是非常的有趣。

語文、數學、地理、歷史、武藝、上流社會...這些都是她在隕石的生命中不曾接觸過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佛教徒 [18/10/15(一)22:05 ID:tKcyF0pg/g7Or] No.78401   
>>No.78400


她的父母是這個部族的上流貴族,而且目前吸血鬼被分為兩個派系—

一個是主張與人類友好共存、互惠互利的共生派

一個是主張圈養人類、不用再躲藏於黑暗中的純血派

對貝拉來說,其實她自己不太關心這種事,但久而久之,她成年了,這些事對她來說至關重要。

事實上,貝拉已經適應作為吸血鬼而存在,以致於她能毫不在意的撕開人類的喉嚨,品嘗鮮血。

對她來說,存在就是存在,沒有什麼是非善惡的道理必須衡量。

當然她理解,"人類"與"血族"壓根就是無法相容的物種。

雖然同族中亦有怪人走的與人類相當的近,但她不以為意。

她優雅的學習著貴族禮儀以及社交,另一方面又探索研究著西血族的肉體以及魔力極限。

很快的,她在58歲時已到達頂峰,成為族內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時而裝扮為高貴的伯爵長女,與人類共進晚餐,時而揮舞著自己愛用的武器"朱槍"獵殺那些沒能忍得住飢渴的同族...

她有一名尊敬的血族長者,就是與人類很近的派系。

一日,她在獵殺人類的過程被這名長者發現,長者對她發了很大的脾氣,但是她理所當然是不懂的。

「妳...知道什麼是愛嗎?」

頭一次,她感覺內心彷彿被某種東西所刺傷,但是卻無法用她一生學習的詞彙形容。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佛教徒 [18/10/15(一)22:07 ID:tKcyF0pg/g7Or] No.78402   
>>No.78401

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原本是無機物的她已經被父母以及貴族派的思想影響,成了完美的吸血魔女。

終於,人類與血族的衝突隨著血族人口減少以及人類的文明化,越演越烈。

562歲的貝拉擔任"純血派"的重要角色,與"共生派"對抗。

她非常冷靜的權衡利益關係後得出一個結論,血族只有立國才有未來,不可能永遠躲在陰影下依附人類維生。

她被推舉出來,成為了"純血派"的代表—血族女皇帝,並且在十月八號一個安靜的夜裡殺死了反對派的人類與血族,在一個古老地帶成立了血族的第一個自治帝國"巴朗姆"

理所當然的,人類與血族的衝突被檯面化與白熱化,戰爭終究還是發生了。

然而貝拉早就明白事情會是這個樣子。

她吸收了願意依附與歸順的人類,同時又利用外交手段周旋、對抗,於是戰爭開始進入漫長的白熱期...

在這一百六十二年間,她付出了諸多心力,但是敗北仍是不可避免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佛教徒 [18/10/15(一)22:10 ID:tKcyF0pg/g7Or] No.78404 1推  
>>No.78402

最終,她要求人類方派出一名代表與她一對一死鬥,而對方,正是她曾尊敬過的那名長者。

她與長者在雪原上廝殺了三天三夜,最終,朱槍貫穿長者的胸膛,但是她也受到無法癒合的重創。

「啊啊,好累啊。」

她心想。

貝拉頭一次感覺相當疲倦,然而隨著雪越下越大,她的眼皮越來越沉...

「母親!別死啊!」

她的女兒在搖她,真是令人欣慰。

「聽好,把我的屍體放在王座,不要被人知道我死了,這樣這個國家起碼還能持續一陣子。」

還有很多想學的事、還有很多想做的事。

不過無所謂了,她看著孩子與自己一樣蒼白的皮膚、美麗的金髮碧眼...她知道自己的生命會延續下去。
佛教徒: 目前先示範兩個 有不懂的再問我 (tKcyF0pg 18/10/15 22:11)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32 ID:cun/qPYI/wAAg] No.78512   
碰!

轟隆!之類的∼?

原本我輪迴的世界就這麼爆炸了。
好像是因為星球壽命到了什麼來著,反正它就這樣把自己炸成超新星。
當然,這個世界上頭的所有東西在此都跟著一起陪葬,我這一世也跟著結束了。

但新的一次馬上開始。
回過神來,我又一次成為在宇宙之中劃過身影的流星。
當然,你也可以叫我隕石之類的東西,不過流星比較浪漫。

礦物質的感覺,我已經經歷了差不多十幾次以上了吧?
不過這模樣上太空估計是第十次,太空依舊浩瀚且....難以捉摸。

你可能會以為太空一直安靜無聲,但此時某個角落又有一顆行星被炸成超新星,只是宇宙中毫無空氣,所以無法傳遞聲音,就這麼錯過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你可能以為太空就是一片虛無黑暗,但其實黑暗中時時刻刻都在發生,重力加深的地方形成了一個新的黑洞,超新星變成了一個太陽照射新的行星。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33 ID:cun/qPYI/wAAg] No.78513   
有次,一個像是太空船的東西從我旁邊經過,可惜在那上頭的外星人對我不感興趣。

有次,我撞到一個像是希臘石像的東西,很有趣的是,這尊石像是個介於礦物與生物之間的東西,只可惜他已經放棄思考了,不然這麼許久的時間了,能找個人講講話我也高興。

有次,我經過又一個新的世界,有水有空氣有生命的那種世界,而且很幸運的是我靠得太近,所以我被星球的重力吸引了過來,終於。
不過,由於空氣摩擦的緣故,我這顆流星在此時成為了真正的流星,最後在地表上就只剩下幾個殘塊與灰燼,在這劃下又一次的句號。

新的世界,新的容器,新的生活,我來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36 ID:cun/qPYI/wAAg] No.78514   
再次,我張開了眼睛,在當塊漂流於星際之中的岩石的七十七年又七個月七星期七天七小時七分鐘七秒後,當一塊石頭真的很無聊,只能數數看時間大概過多久了。

於是這感覺也久違了,重新成為一個有機生物感覺真好!

我呼吸,我觀望,我放聲狂哭,複雜的感覺重新充斥於我身上,當下我真開心,雖然只能用流眼淚來表示。

昏暗的地方,雙眼能看得很清楚,我眼前的這兩位應該就是我這一次的父母了,第一印象是紫色,然後他們的頭上都長著一對叉角、翅膀之類的。
很顯然不是人類,或者說本來就不是人類,人類已經跟著第一個世界一起爆炸了。
他們也很高興,或者說應該沒有一個父母會對自己的孩子感到不滿。

這時候我不知道長角人大概會多久成熟,不過至少我知道,如果不考慮死得很徹底的話,長角人可能會永遠活下去,就算是死了也一樣,畢竟過久之後就會從地底下復活回來。
某種意義上跟我還挺相似的,只不過有利必有弊,這部分也限制了長角人的繁殖數量,一個新生兒顯然是必須舉國歡騰的程度,雖然這時候還不是國家就是了。

不知道這次我死掉會怎麼樣呢?
我會再次以長角人身份復活嗎?
還是又是另一趟旅程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37 ID:cun/qPYI/wAAg] No.78515   
總而言之,我出生約一天就可以自己走路了。
大概啦?我躺在搖籃裡實在無法判斷時間,幾小時內我只能努力讓自己的手腳長大好爬出搖籃看現在幾點了。
如果真的有時鐘,就算是天色也好。

說實在的,憑以往的經驗,當你身為一個人類的時候,太早起步不是好事,人類的劣根性就是討厭不正常的東西。

我不是正常的東西,我也清楚這個世上並沒有正常的東西。

在陰影中,就算來到新世界,而那些傢伙還在那裡看著我們。

在地表上,就算來到新世界,輪迴者依然在這裡活下去。

這時我才知道為何昏暗,因為我在地底之下,看不到天色。

不過很幸運的是,我與父母不是人類,他們不是人類,他們不是恐懼,而是歡喜。
因為我出生之時,我自天空劃過天際,我生來註定與眾不同,我的成長更證明我這裡的爺爺,老首領的宣言。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39 ID:cun/qPYI/wAAg] No.78516   
隕星之子,自天上飛下,降臨於地底,無名氏族因祂獲名。
隕星之子,帶領之下,君臨天下地上,部族之名源遠流長。

怎麼說呢,我是個好人,只要對我好,我有什麼原因能對他們不好呢?

而且我的確與眾不同。
當了二十二次的君王。
當了四十九次的賢者。
當了七十七次的神祉。
在上面的事情我很熟練,結果什麼的我也心知肚明,就這麼幹吧!既然現在身為長角人的一份子。
當然,記住,我不能對此太認真,畢竟總有一天,一切都會消失,只留下狗屎。

雖然他們不介意,但我還是觀察一遍後再動工,順便讓自己身體長好,有個成人的身體做事會比較方便,至少聲帶發達後我才不必比手畫腳。

很快的,我的身體因為我的力量而成長成我需要的身體,體態雄偉壯麗,充滿力量又不失英俊。
而這時地底下的所有長角人全都齊聚在我降臨的這個部落,反正也沒幾個人。
但想像力是個好東西,讓人能去控制抽象的感覺,或者說能將虛構的東西講得頭頭是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42 ID:cun/qPYI/wAAg] No.78517   
而且我能給予更進一步的東西,技術。
評估後,我發現長角人對於魔法的親和性非常好,甚至好過頭了,比身為人類時還要好。
於是我開始傳授魔法,以及盔甲鑄造、建築學、醫學知識、耕種秘法等之類的事,總之就是有什麼他們之前沒有不知道的,我就來填補這幾個無知的大坑,有什麼需要改進的,我就來指點改良。

很快的,長角人的文明水準不斷攀升,這讓他們強大了起來,但他們沒因此忘記期待預言的字句。

因此,慢慢地連地底下的其他種族因此也跟著長角人加入地底大聯盟。
史萊姆、大蜘蛛、哥布林、歐克、火巨人、巨怪、影人、座狼、地底血族、恐懼獵手、暗黑龍們等地底種族紛紛加入了長角人的國度,不管是被威逼還是利誘,這些種族在我安排的制度下,大家萬眾一心的相處幹活,此時已經能說這個世界的地底下有個地底帝國在醞釀著崛起的企圖了。

他們對我的安排感到滿意並且期待,這部分我很意外會發展得十分順利,畢竟如果是人類就一定會在我的判斷下挑骨頭,這樣他才能獲得一時的虛榮,然後當感覺消失之後再來一次,這樣子根本沒什麼決策能順利進行。

說實話,我不是不知道人類的良性是什麼,但人類的劣性很容易就能掩蓋過去,某種意義上,當隻蟬都比當個人類還來得快活,畢竟蟬不會互相陷害,而且成蟲後的每一天都是性高潮的十幾倍。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44 ID:cun/qPYI/wAAg] No.78518   
拿想像力當後盾,以虛言來期待未來,用技術來實踐一切,在我經驗依據的權利規劃下,他們緊緊握著希望。

收集地表的情報,或者說巡視未來的領土是身為一個君主的職責,也是他們期許的。
繪製地表地圖的途中,難免會遇到一些傢伙。

像地表某個叫貝拉⚫羅古德的吸血鬼,從她的談吐,或者說檢測魔法與直覺。
我明白,她是我的同類,又一個連續體,或者說輪迴者。
儘管她真的很年輕又無知,而且太過於認真了,我實在不想直視她的結局,畢竟那將是只有幾個人記得的黑歷史,又一坨臭烘烘的大狗屎。

她問我如果自己的理念跟敬仰的長者的理念衝突該怎麼辦?

我則說,找出都能兩者兼得的辦法,政治家、輕小說主人公、智者,都是這樣才能有個彼此妥協的圓滿大結局。

可惜她過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她太認真了,認為她現有的一切都能長久下去,認為她的理念不會變成狗屎。

總之她沒聽進去我提出的解決辦法,不過就結果來說,就算她聽進去,但那個長者也會不同意。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46 ID:cun/qPYI/wAAg] No.78519   
說到那位長者。
他說的老生常談讓我感到噁心,我聽過好多次了,但可能沒一個是真的知道愛是什麼。
就只是反射動作,只是大家都在做就做了,這讓我噁心。

「你知道什麼是愛嗎?」他說。

「你明白嗎?」我反問一句。

「.......自私。」他淡淡地低語道。

「哼。」這也是種詮釋。
某一天,我在人類陣營的本營裡見他。
那天夜晚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這很罕見,畢竟這裡有三個月亮。
我無聲無息地就能繞過守夜部隊,進入他的帳篷裡,而他沒察覺,直到我咳一聲提醒。
他一開始警戒,我表示自己不是貝拉派來的刺客,順便燃燒體內黃銅以及用高級精神魔法來安撫這個老人家。
明天就是決戰,這個老人的壓力不是普通的大,安撫下來他也舒服。
接下來我們就開始討論交流,他是知道地底血族的事情,他很訝異他們不是傳說。
許久後就談到剛剛那邊的愛理解。

「那你呢?」

「愛是種延續。」我回答道。

「!!...怎麼說。」

「愛就像是無窮的動力,不斷推動我們做出各種不同的事情來延續下去,愛著孩子讓他們成長繁衍得以延續,愛著伴侶繁殖讓彼此血脈得以延續。」
「但最神奇的是,愛著死去的人讓他們得以延續,讓他們在活人的靈魂中延續下去。」

有時我會懷疑,說不定我們或許就是因為如此....
但,即便如此,死神還在陰影中等著。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49 ID:cun/qPYI/wAAg] No.78520 1推  
我回答後,他就沒有再對愛有什麼另外的說詞了。
他則是說。

「吸血鬼跟人類之間,該怎麼辦?」

「我是覺得貝拉跟你的理念都可以同時並存,而且沒有太多的問題。」

「那是什麼辦法?」

「簡單,只要吸血鬼能吸的不是人就好了。」

「!!!什麼意思?」

「我是說,可以將一部分的人分離出來改造他們,然後將他們變成沒有靈魂的畜人,大量繁殖之後給吸血鬼飲用,這樣吸血鬼就不必依賴人類,也不必奴役人類了。」

「你!!!這!!!」

「很棒的方法對吧!兩個願望一次滿足!」就感性來說,我很明白這方法難以接受,但這是好方法沒錯。

「...那些被犧牲的人類呢?」

「反正到時候他們就無法思考這個了,就算其他人類有反對也不會持續太久,畢竟跟和平的未來比起來,犧牲一些其他人還在人類可以接受的範圍。」所以我才說,人類的劣根性可以蓋過良性。
或者說,異人類,就像我之前說的,人類已經隨著地球一起爆炸了。

「.....」

「我可以教你改造人體的方法,也可以協助你完成和平的未來,明天更不必與你的後輩廝殺,意下如何?」

「......滾!立刻離開這裡!邪魔!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放心吧,你不會再看到我了。」反正明天你們都死定了,預測未來不是難事,而且這件事用膝蓋想也知道。
不過她們之間的決鬥很精彩就是了,但那柄朱槍被折斷了倒是有些可惜,那長者的胸膛大概練過胸口碎大石之類的功夫。
或是拼上最後的性命去折斷它。
發起者請掛trip: 損毀的朱槍絕大部份被用在黑王座的鑄造,而僅存的槍尖與殘餘槍桿則分別鍛造成寶劍血刃與赤紅權杖。 (o1L5fwmc 18/10/26 11:01)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51 ID:cun/qPYI/wAAg] No.78521   
說到這裡,而現在呢.....
在他們決戰之後,主宰地表上的兩方人馬都元氣大傷,而地表上的其他種族已經談妥待遇與其它的事情,他們會支持地底的大嘴吞沒吸血鬼與(異)人類,那些矮人跟精靈跟人類一樣惡毒。

在(異)人類投降後,我率領大軍突破巴朗姆脆弱的圍牆,攻入那些純血派的城堡,或者說是貝拉小姐的城堡,而伴在她日漸腐爛的屍首旁的女兒與其他血族大概沒想到,才把屍體按在王座上沒多久就有人進攻了。

她女兒在城牆上拿她老母的謊言來威逼我們,而我則是戳破謊言,要他們的女王出來面對我們,並且想想我的提議,反抗者死路一條,而投降者加入我們就可以保持原先的地位與封地。

城堡裡的女兒跟那些血族在瑟瑟發抖,我聽到她們的顫抖,聞出他們的恐慌,只差她們沒有尿出來,也許是因為她們大概沒想到她老母的計策立刻就出包。
或是我們清洗人類首都的訊息已經傳到她們耳裡了。

雖說我其實沒有那麼殘忍去對待反抗我們的(異)人類,我只是讓一些(異)人類為全(異)人類做了犧牲,而且還經過那幾個投降的王公貴族的一致認同,為了和平。
我承認,透過基因改造與德魯伊法術抽魂,那些(異)人類與他們之後繁衍下的後裔將無法再擁有靈魂,連我們都無法轉進去。
他們會成為和平的基石為我們提出無數貢獻,不論是血液、人體實驗還是器官移植。
我會記住你們的貢獻的,大概啦?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53 ID:cun/qPYI/wAAg] No.78522   
以日光為由,她們聲稱女王需要在晚上回應,你知道的,吸血鬼。
於是軍隊駐紮在城堡外,等著她們的回覆。

夜晚來臨,終於城堡的她們做出結論。

他們把貝拉的腐爛身軀綁在轎子上來見我們。

他們把她女兒渾身裸體的綁了起來送給我們做定奪,畢竟她是唯一的反抗者。

艾瑞克勃起了,畢竟是難免的生理現象,當一個有著一頭美麗金髮的美人以全裸之姿被緊繩咬住蒼白的肌膚,無法反抗的美好身軀再配上一對意圖反抗的碧眼,這可是會挑逗起男人的關愛和施虐性呢。

當然,艾瑞克是紳士,而我是個好人,而且我有好方法,並且我覺得不必再流更多鮮血了。

她勢必會被時代洪流給吞沒,在這地底帝國已經征服地面上一切的時代。

而且艾瑞克喜歡她,他是唯一一個去動手解開她身上繩索然後給她一杯溫血與絨綢裹身的紳士,至於她喜不喜歡艾瑞克,我想應該有一點吧?
至少窺探她內心後我是這麼覺得。

她最後選擇與地底血族的族長 艾瑞克⚫斯斯成婚聯姻,好在今後的吸血族中鞏固貝拉的純粹血脈及勢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57 ID:cun/qPYI/wAAg] No.78523   
儘管她的孩子與下一代就不像她與貝拉那麼美麗動人,艾瑞克的地底血脈顯然是顯性基因。
說到這個,地底血族是進入地底世界生活的吸血鬼族群,為了適應環境,他們演化出了禿頭、豆眼、利爪、僅剩兩顆的犬齒以及矮小的健碩身軀跟碩大的生殖器。
別問我為什麼,我不是神,也不是演化論。

不過可能跟座狼頭目、火巨人勇士、巨怪領主和(異)人類公爵之類的妖魔鬼怪相比下,艾瑞克是最好的選擇。

我是說。

雖然頭目萊肯是我見過將野蠻跟文明之間的平衡保持最好的一頭野狼,但座狼一夫多妻的習俗不是她能接受的,全裸生活跟毛小孩也是。

火巨人的生殖器會噴火,那些火巨人的女人很愛這一套,火噴得越遠越旺就越有致命吸引力,而第一勇士蘇爾特是火最旺,射程最遠的那一位。

而領主德溫,性情溫和,身材高大挺拔,並且樣貌飽受摧殘。
巨怪們視傷痕為榮譽與成長的勳章,就生理上的原因是巨怪的身體在幼年時期有著驚人的恢復能力。
正所謂越挫越勇,在幼年期越多的傷害,將來就會越強韌越不容易受傷,而成年之後一旦受傷就會不容易恢復。
因此他們小孩之間勤於互相傷害是有原因的,而再生的組織依附在變形的骨骼上就讓他們看起來醜爆了。
總之,她沒有選擇他。

至於(異)人類,就不語置評了,本來就不在考慮範圍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4:59 ID:cun/qPYI/wAAg] No.78524   
至此,地底帝國由下而上,君臨天下,我完成了大半的預言,該是實現最後的部分了。

在與其他族群聯盟或投降之後,我都會命令去收集那些族群的武器,不論是戰場上捨棄的還是向他們徵收過來的,以及他們進貢給我的。

在收集了這世界此時所有戰士、勇士、君主的利爪之後,我仿造權力遊戲,我模仿龍王 伊狄⚫坦格利安一世,用自身的烈火打造出一個王座,黑王座。
我承認這很幼稚,但不得不承認這很霸氣。
而且這王座將是個象徵。

一日,征服世界的我在此時登基。
我坐上這個集權力於一身的象徵。
我於我從地底突破地面的王城內加冕。
我給予我此時的部族一個名字,這將不再默默無名。
其實我早就想到了。

「吾乃魔族之王!魔王西蒙⚫盧奧烏爾恭!世界的征服者!君臨地面之帝王!隕星之子!吾在此宣示!新時代已來臨!」現在想想我到底在那邊大聲說了什麼,真是害羞。

隕星之子,自天上飛下,降臨於地底,無名氏族因祂獲名。
隕星之子,帶領之下,君臨天下地上,部族之名源遠流長。
不再叫做長角人了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8/10/25(四)05:03 ID:cun/qPYI/wAAg] No.78525   
參與登基大典的所有權貴都掌聲不斷,歡慶一個新時代的到來,他們期待已久的時代終於到了。

不過我知道新時代的最後會怎麼樣,我明白這一切終究消逝,在死神們的注目下,成為歷史並且留下狗屎。

到時我回憶時,是記下當時的美好跟輝煌,還是狗屎呢?

還是別想那麼多,把握當下吧,我該去羅古德斯斯夫婦的結婚一百週年紀念日的宴會了。
對,那個女兒堅持要留下家族姓氏,就這樣合一了。

嗯,小貝拉⚫羅古德斯斯七世,肯定又要我講述征服世界的經歷或其他故事與傳聞,她那光滑細緻的小禿頭、僅兩顆的雪白獠牙跟黑甲蟲與藍甲蟲般深邃閃亮的雙眸總是讓我對說故事不厭其煩。

好,就講那個吧!
一個在世界爆炸之前的故事,差不多在第四個世界吧?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