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99930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509979985973.png-(1479 KB, 790x1500) [以預覽圖顯示]
1479 KB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3 ID:c4QreBtw/vz6S] No.71385  
泛黃的落葉緩緩的從樹上飄落,寬廣的大道上灑滿了象徵秋天到來的橘色枯葉,少年少女們在這富含意境的路上走著,他們身上穿著純白色的制服,朝著前方豎立著兩頭龍雕像的大門走去。

「不愧是整個大陸最著名的學院之ㄧ啊!將校舍蓋在城外竟然連隻魔物都看不到。」同樣穿著白色制服的少年點著頭說著,雖然他身上也是穿著白色的制服,但是卻跟其他的學生有點不同,在同樣的衣服之外,他還多了一件附帶斗帽的斗篷,別人身上都是帶著刀槍劍戟之類的武器,他則是背著一根看起來有些笨重的長杖。

少年樣貌普通,可以說只是一般的亞洲人臉孔,也就是瞇成一條縫般的細眼睛、黑頭髮、微黃的皮膚,但是左眼下卻有著淚珠狀的奇妙刺青。

「不過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存在龍的地方本來就不太可能有魔物。」

他自言自語著,離他最近的幾名新生對著他的裝備露出了有些疑惑的神情,不過別人穿什麼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所以在看了幾眼之後,這位男生立刻又變回路人甲般的角色。

他跟隨著人群來到了新生開學第一天的報到處,在巨大的禮堂之中,眾多的新生排成了一條又一條的人龍,一千多名通過嚴苛考試的學生們,在校方設置的報到處前等著報到,穿著斗篷的少年在人龍的後方計算著,計算著哪個隊伍的人數比較短,而就在他慢慢的走到最後一條隊伍的時候,一個有些簡陋看起來就是臨時搭出來的報到處出現在他的眼前。

在木製的桌子前方,豎立著一個看板。

『魔法師報到處』

看到這報到處的他楞了一下,接著有些無奈的朝著那報到處走去。

「您好,我是新生,我來報到。」

坐在報到處後方的女子帶著一副感到興趣的表情看著他,接著露出微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3 ID:c4QreBtw/vz6S] No.71386   
「你就是本屆新生中唯一的一名魔法師?」

女子的這個問題立刻讓一旁的新生們騷動了起來。

「什麼?竟然是魔法師嗎?」

「真的假的,一個魔法師來喚龍學院就讀這種事情......」

聽到一旁學生們的話語,本名『亞文』的青年尷尬的笑了笑,這些人會這麼困惑不是沒有原因的。

喚龍學院,這所在整個『龍舌蘭大陸』上享負盛名的學院.它是一所教導人類學生如何跟龍簽訂契約,進而獲得在龍身上的魔法與力量的學院,簡單來說好了,就是讓一個不具力量的人可以使用各種夢寐以求之力的學院,雖然說每年因為"各種條件"從這裡成功畢業的人屈指可數,甚至有些年還沒有人畢業,但毫無疑問的只要能從這裡畢業,不管是地位還是財富立刻就能手到擒來。

「"殺人犯"也想使用龍的力量嗎?」

一句有些刺耳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他稍微移動了他的視線看著一旁的那些學生,接著將頭轉了過來,微微的嘆了口氣。

「恩......真是抱歉呢。」

「沒有關係,我已經習慣了,沒有直接叫我滾蛋我想已經很好了吧!」

「哎呀?現在還有那麼有偏見的人存在嗎?」

「還是有的啊!先不說這個了,報到的程序要弄很久嗎?」

「是不用很久,而且你的情況很特殊,別人證明身分還要拿出一堆東西而你不用,畢竟每個人身上的魔力都不太一樣啊!就跟指紋一樣,所以能請你將魔力給釋放出來嗎?一點點就行,不用太多。」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3 ID:c4QreBtw/vz6S] No.71387   
他點了點,一旁的學生們安靜地看著眼前這位魔法師,就算他們幾乎都是政商名流的後代,但是誰也沒有看過人類法師施法的景象。

不過另他們失望的事情是,他們想看的魔法並沒有出現,只見兩個人動也不動的對望約五秒之後,坐在報到處後方的女子就點了點頭。

「是呢,的確是本人呢!那麼歡迎你入學,亞文同學,學生證以及宿舍鑰匙在這裡先給你,剩下的東西會直接送到你的房間內,這邊還有一張清單,到時候請記得清點物品,如果有少記得向校方申請。」

亞文從女子的手中接過了一些東西,然後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話說回來,其實我照一般的流程進行報到也是可以的吧?為什麼要特別弄一個報到處給我?害我原本想藏一下的計畫立刻就泡湯了。」

  「看到你背後背著的那根杖,我不太認為你有打算隱藏啊!」

  「妳不懂,背後背著杖就一定是魔法師嗎?妳怎麼知道這不是一根擁有杖外表的長劍?我搞不好是什麼"泰山劍法"的使用者也說不定。」

  「"泰山劍法"......如果真有那種東西我還真的想看看呢!那麼你可以弄個兩招來瞧瞧嗎?」

  「妳蠢喔?就說是"泰山"劍法了,又沒在"泰山"是要怎麼用?」

  亞文如此說著,在一旁觀看的人露出了有些看不懂這人在講什麼的表情,而那個女子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個男人為什麼要演出這一齣讓自己形象受損的戲碼,魔法師在世人的觀感裏頭已經夠糟了,難道他還嫌不夠嗎?

  正當她這麼想的時候,她突然感覺到了什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3 ID:c4QreBtw/vz6S] No.71388   
  「......這、這是!?」

  一股光芒從她的腳底發出,這個光芒在一瞬間就將她包圍,幾秒後光芒退去,女人的真正樣貌與身材立刻現出原形。

  「竟然被擺了一道......」

  擁有姣好好身材以及撫媚外表的她苦笑著說,看來那個法師多半也察覺到了這個報到處的設置是有目的的。

而趁著女子被魔法包圍的瞬間,亞文早就一溜煙跑了,不見其蹤影。

  「不過他知道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嗎?要是誤會了可不好......算了,反正他人也跑了,等之後有空再解釋好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該換我離開了。」

  女子緩緩看著一旁的學生們,那些新生目瞪口呆的看著被破除魔法還原成原本模樣的她,現在的模樣在這個國家是不可能有人認不出來的。

  「琳娜、琳娜公爵!?」

沒錯,說起琳娜公爵,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整個『費斯特王國』的四大公爵之一,同時也是這所喚龍學院的院長。

  當第一個人戰戰兢兢的喊出來之後,整個禮堂立刻就陷入了一陣暴動。

  「咦啊啊啊啊!?是、是琳娜公爵大人啊!」

  「是院長啊!沒想到開學第一天就能見到本人!」

  「......真是太幸運了啊!」

  對於學生們熱情的尖叫聲,琳娜苦笑著揮了揮手。

  然後學生們逐漸的靠了上來。

  面對逐漸靠近的學生們,琳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嘛!一開始就是我不對,這點小小的報復我想就算了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3 ID:c4QreBtw/vz6S] No.71389   
   差點就陷入學生包圍網的院長在一瞬間就消失在眾人眼前,學生們露出了有些愕然的表情看著空無一物的法師報到處,接著在在場老師們的吆喝下,慢慢地恢復了原先的秩序,而在其中,一位少女看著空無一人的報到處,低著頭沉思著。

  「"泰山劍法"......嗎?」

在離開大禮堂之後,亞文照著地圖來到了分配給他的宿舍前,看到眼前這棟建築物,法師的心中出現了一股莫名的感概。

  「有錢真是好啊!」

  在他眼前的建築是一棟只有兩層樓高的屋子,不加上旁邊用矮牆圍起來的庭院,光是這棟建築就比原本他居住的房子還要大上不知道多少,但讓亞文會有這麼感概心情的並不在這裡,而是這一整棟建築,是分配給他這個隊伍的宿舍,一個隊伍之中最少兩個,最多六個人,也就是說就算隊伍是滿編狀態好了,那也不過就六個人住在這裡而已,不管怎麼看,法師都覺得這裡至少能住上一百個人。

  「不曉得我的小隊隊員是些甚麼樣的人,希望是不會介意我身分的人,畢竟得要一起相處三年。」亞文一邊說著一邊走進了宿舍裏頭,一進到裡面他立刻就在正面的樓梯旁發現了自己為數不多的行李,以及放置在另外一邊,比他行李還要多上好幾倍的另一堆行李。

  「看來等等就可以遇到他了呢,還是先把我的行李整理好然後做些防護措施吧!」

  法師將他的行李給拿上手,然後走到了二樓隨便挑了間房間便住了下來,他在將行李整理好之後,便從制服的口袋中拿出了許多的紙。

  在這些正方形的紙上頭,畫滿了奇怪的符號以及文字,亞文將這些紙藏到了這棟建築各個地方,其中又以他的房間為最多紙張藏匿的地方。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4 ID:c4QreBtw/vz6S] No.71390   
  而在他忙碌的做著這件事情的時候,宿舍的大門緩緩地打開,一個奇妙的少女走了進來,一進到宿舍裏頭,她立刻就左右打量著。

那是一名身穿學院制服,有著鮮豔紅髮並綁著馬尾的美麗少女,她腰間別著一把代表貴族地位的名貴金嵌細劍,大眼水潤、有著西方人沒有的天然眼影,皮膚白皙,身材傲人,舉手投足充滿了貴族氣息。

  「嘛!還算不錯的地方......看來已經有人先到了啊!希望我的隊友是個不錯的人......」少女滿懷期待的抱持著希望,在她的心裡已經有好幾個『如果是她的話就太棒了!』的人選。

  少女走到了她的行李旁邊,還不急著認識她的隊友,畢竟在未來他們多的是時間相處,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先將自己的行李整理好再說,等行李整理好了,再去認識她的夥伴也不算太遲。

  於是她開始搬動著她的行李,在她將行李拿二樓的時候,拿著一疊紙的亞文正在他房間門口碎碎念著,他一邊念著少女聽不懂的魔導術式,一邊將紙貼在門上。

  不、不是遇到怪人了吧?這是少女第一個想法。

  少女搬著行李從法師的後頭經過,而這時候亞文才注意到少女的存在。

  「......女孩子!?」

  「有什麼好驚訝的,這所學院原本就沒有將男女給分開,也就是說本來就有可能會遇見男女同住在一間宿舍的情況出現,不過說是這樣說,要跟女生住在一起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至少在最開始的時候,學院通常都不會這樣安排,嘛!算了,反正我也做好心理準備了,順帶一提,我的名字叫做瑪利妲,瑪利妲.艾斯坦,還請你多多指教。」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4 ID:c4QreBtw/vz6S] No.71391   
 「原來是這樣啊!我完全都不知道會這樣,我還以為男生會跟男生住一起呢!我叫做劉亞文,叫我亞文就好,也請妳多多指教。」

  「恩,對了,我剛剛看到你拿著紙嘴裡唸著奇怪的話語......咦?我記得我不是看到你把紙貼在門上嗎?為什麼門上連一張紙都沒有?」

  「喔!施完平行並列魔導術式之後就讓它藏起來了。」

  「施完......?」聽到專業的魔法用語,瑪利妲的表情在瞬間僵掉。

  看到他未來同伴的表現,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亞文還是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

  「唉!」

  他將頭轉過去,繼續做著自己的事情。

  「咦?等等!我聽不懂是我的錯嗎?!」

  「跟我的事情有關對吧?這我知道,我是一個法師難道錯了嗎!?」

  「沒、沒什麼錯,只不過......其實......」瑪利妲的心中出現了掙扎,到底該不該跟他道歉呢?畢竟"這個男人"會被人稱為"殺人犯",原因都來自於......

  「其實什麼?我覺得沒什麼好其實的,話說回來,我剛剛看到妳行李蠻多的,需不需要我幫忙?」

  「啊!那麼就麻煩你了......」

  「不會,舉手之勞而已。」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4 ID:c4QreBtw/vz6S] No.71392   
 於是亞文便將最後一張紙給貼到門上,接著往樓上走去開始幫忙瑪利妲搬運著她的行李,法師一個一個慢慢地將行李給搬進了瑪利妲的房間,看著亞文默默搬運行李的背影,瑪利妲下定決心絕不能太麻煩這位夥伴,畢竟這些東西都是她自己的,於是為了節省時間,她一次就拿起了一堆行李,懷中抱著的行李高出了她的頭頂,遮蔽了她的視線,她小心翼翼的踩著樓梯朝著二樓前進。

  「拿那麼多東西,小心等等會很淒慘啊!」

  「不要緊的!就這點東西而已,我還可以......欸?咦咦咦咦!」

  才剛說自己可以的瑪利妲,在下一秒就因為踩空而往後掉落,在一陣吵雜的砰砰聲後,瑪利妲以大字形的姿勢躺在她散落一地的行李上,法師在上頭看了之後走了下來,一邊念著一邊幫瑪利妲收拾東西。

  「所以才說會悲劇啊!不聽法師言吃虧在眼前......恩?這東西是什麼玩意。」亞文從一堆雜物中拉出了兩個奇怪的物體,那是兩對碩大的胸罩,而且有花俏的雷絲邊。

  「阿......」

  「那、那個是!」瑪利妲一張臉立刻就脹紅了起來,她急忙地從地上跳了起來,從亞文的手中搶過了她的胸罩。

  手中東西突然被搶的法師愣了一下,接著才將視線從瑪利妲的臉開始往下移......

  「怎麼感覺比實際還...小件。」

  「為什麼會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啊啊啊!而且一直盯著女孩子的胸部你不覺得很失禮嗎!?」蘭琳立刻就用手將自己的胸口遮了起來,滿臉通紅的她微怒著瞪著奈薩里安。

「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雖然口頭這樣說,但亞文卻毫無臉紅,那細縫般的貓眼令人無法看穿其想法。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4 ID:c4QreBtw/vz6S] No.71393   
「不要激動,胸部成長是妳的錯,也許是遺傳方面的問題。」

  「我媽是正常尺寸!」

  「那又怎樣,別忘了還有妳爸。」

  「不管怎麼說,一個女孩子的胸部遺傳到父親那也太慘了吧!?」

  「至少妳知道自己很慘啊!話說回來,父親也不代表胸部就大啊!有些男人也是很瘦,瘦到胸部都比女孩子小。」

  「我看過畫像,我爸絕對不瘦!我爸他!」蘭琳話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了有些落寞的表情。

  「......妳也不簡單呢。」

  「少囉嗦!快點幫我把東西搬上去啦!」

  瑪利妲開始動手整理著散落一地的行李,她將東西隨手給塞進包包之後,便將好幾個包包給塞到了奈薩里安的手上,亞文苦笑,接著便抱著瑪利妲的家當走到了她的房間放好,在一段時間之後,瑪利妲也做好了初步的整理,她將行李整齊地擺放在房間裏頭,看著後面搬上來的那些塞得鼓鼓的行李,她低頭嘆了口氣。

  「這時候就好懷念傭人阿!」

  「傭人阿?那種東西我連有都沒有過。」

  「咦?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沒有有過傭人?啊啊!是沒有自己的傭人嗎?」瑪利妲有些驚訝的問,基本上就讀這間學院的不是貴族、上流社會就是有錢人家的後代,雖然說學院本身並沒有限制學生的出身要有多高貴或者是一定要有錢人才行,但就算如此,能夠受到教育的也只有貴族以及有錢人而已,平民要得到教育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我跟妳不同,我既不是貴族也不有錢,所以從來沒有傭人。」

  「這、這樣的話,你的入學考試是怎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4 ID:c4QreBtw/vz6S] No.71394   
  「是怎麼過的是嗎?我是一位法師,法師原本就必須看很多書,至少每個禮拜固定要看30本,而且必要的時候我還有魔法可以使用。」亞文在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意思是你必要的時候還可以作弊是嗎?」

  「那叫參考。」

  「......算了,這種事情原本就不是我該管的事,只不過希望你的實力並不是靠作弊得來得啊!畢竟這攸關我們兩個未來的日子,如果你太弱的話,那麼我會考慮申請調到其他隊伍,你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那麼同樣的話我也要跟妳說才行,如果妳太弱的話,那麼我也會考慮申請調組喔!」

  「恩,這我知道,那麼你看了接下來的課表嗎?雖然我在外頭有試著打聽過,不過卻沒打聽到多少有關於學院是在上些什麼的消息呢。」

  「有啊!我看了,基本上這所學院就是阿......」亞文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紙,黃色的紙張上頭蓋著喚龍學院的章,上頭密密麻麻寫了一大堆字。

  「基本上就是自主學習吧!除了一些戰鬥訓練以及魔法知識的課程之外,就沒有其他課程了,可能是認為光是能考進來,其他的知識就已經足夠了吧!」

  「說不定喔!只不過還是跟我腦袋中理想的學院生活有點出入啊!但、但就算是充滿戰鬥的日子,我也會全力以赴,絕對要從這裡畢業才行!一定要找到龍然後跟牠簽下契約,只要成為了喚龍使就可以找回艾斯坦家的名譽!」瑪利妲緊握著拳頭說著,成為一名喚龍使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找回他們家曾經擁有的名譽,因為喚龍使就是如此強大的存在,只要能夠成為喚龍使,不管是財富、名譽以及地位,都是輕而易舉、簡簡單單就能得到的東西。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5 ID:c4QreBtw/vz6S] No.71395   
  「這樣啊!我會在一旁替妳加油的。」

  「恩!謝謝你,那、那麼亞文你是因為什麼原因才進來就讀的呢?一名魔法師還進來喚龍學院不是很奇怪嗎?」

  成為喚龍使最主要就是為了藉由龍的力量進而使用魔法,既然亞文自己原本就會使用魔法,那麼還進來做什麼?

  「啊!理由啊!我的理由有點難以啟齒呢......」法師的臉上露出了悔暗的表情,並下意識的觸碰那淚滴狀的刺青。

  看到他的表情瑪利妲急忙地說:「如、如果不方便說的話那就算了,理由也不是那麼重要。」

  「...不過能不能畢業還是個問題,畢竟要畢業就得先找到龍簽訂契約才行!」亞文嘆了一口氣,一旁的瑪利妲也同樣的嘆了氣。

  法師提到的這點,可以說是就讀這所學院的唯一瓶頸,雖然說無法完成學院給的課題同樣還是會面臨無法畢業的窘境,但是那些課題雖然艱難,但總維持在學生們能夠完成的地步,而且院方也會因個人的差異而安排不同程度的課題讓學生們藉由這些課題獲得歷練及成長,所以只要有心想去完成課題,那麼要解決這些課題是一定可以的,但是找到龍並且簽下契約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第一是龍的數量原本就少,雖然學院有舉辦與龍媒合的見面會,但是...

第二是龍的眼光跟水準很高,脾氣也很古怪,有時簽約了還不一定會履行諾言,而且牠們"絕對"看不上弱者。

所以大部分的學生都會卡在各種階段,而只要無法找到龍簽下契約,就無法升上三年級也就無法完成學業從這裡畢業,只能當一輩子留級生。

  「不、不過還是有機會的!一個月後學院就會讓我們進入蒼幽森林、號角海轅或龍之谷,到時候就有機會找到龍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5 ID:c4QreBtw/vz6S] No.71396   
  「那些地方我也知道,不過那地方幾乎只有幼龍跟蛋而已,我的話到還無所謂,畢竟法師可以自己調製魔藥延長壽命,但是妳呢?就算妳能活到一百歲好了,妳在那裏找到的蛋搞不好都還沒出生呢......」

  「先求有!再求好!」

  「一點志氣都沒有啊!要的話就要找大的啊!跟那小小龍在一起有甚麼意義呢!」

  「就算沒有志氣又怎樣?而且話說回來,說不定媒合會上就有龍看上本小姐的魅力~」

   瑪利妲的眼睛興奮的瞇了起來,亞文只能莞爾一笑,那種幸運兒百年才有1~2個,還是省省吧。

「話說起來,魔法師應該有能夠探知哪裡有龍的魔法吧?」

  「有是有,不過沒事我可不會用那個魔法來找龍。」

  「咦?為什麼?」

  「妳想想看,龍是魔法的生物,用這種無法隱蔽的魔法是一定會被發現的,如果是妳好了,有一天突然發現有一個陌生人在找妳,妳會有甚麼反應?」

  「呃!看看他找我幹嘛?」

  「是啊!遇到脾氣不好的可能就先殺人了吧?而且就算不用那個魔法,我也有目標了啊!那是一頭遠比成年的龍還要厲害,是屬於天外異想級的龍啊!」

  「竟、竟然知道了這種等級的龍的所在!?那頭龍到底是......」

  「當然是傳說中主宰氣節與時空的傳說之古龍—『燭龍』阿,要找龍簽契約的話果然只有...妳那是什麼表情?」

  法師有些興奮的說著,卻看到瑪利妲一臉迷茫,彷彿根本沒聽過這個存在。

哀,忘了西方跟東方,還是有點代溝,亞文立刻改口。

「"深紅之災厄"如何?」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5 ID:c4QreBtw/vz6S] No.71397   
  「雖然說龍厲不厲害也很重要,不過這種把自殺當成夢想的行動還是不要比較好吧!」

  聽到那個等同於災厄的代名詞,瑪利妲傻笑。

  法師不滿的扠著腰。「妳這是在小看本法師。」

  「也不能怪我,畢竟妳說的可是那隻曾經差點就把大陸南邊給毀了的那頭龍啊!不論誰聽了你的話應該都只會覺得你想不開要去自殺了吧!」

  如果是普通的龍,又或者是有點知名度的龍就還好,畢竟大部分的龍都擁有著智慧,尤其有一部分的龍平常就跟人類生活再一起,所以普遍上來說只要龍沒有主動去冒犯人類,龍都不會無緣無故的去攻擊人,就算有人跑來找到簽訂契約,也只會感到有點厭煩將人趕走而已,但也因為如此,這些龍都沒有什麼知名度,因為對一般人來說,知道喚龍使叫什麼名字,比知道他的契約龍叫什麼還要有用的多,能夠擁有知名度的龍,幾乎都是一些讓人不得不記住的存在。

  那些跟死亡畫上等號的存在。

  「嘛!反正等妳認清本法師強大的力量的時候,就不會這麼想了。」

  「等到認清你強大力量的時候?等到......恩?對了!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呢!」瑪利妲臉上露出了豁然開朗的表情,在她面前的法師則是露出了略感不安的表情。

  「走吧!我們現在就去演武場來看看彼此的實力吧!」

  「演武場?那是啥?」

  「是用來進行實戰訓練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教室。」

  「喔,那我們要怎麼在教室裏頭看看彼此的實力?妳砍桌子我炸椅子這樣的意思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5 ID:c4QreBtw/vz6S] No.71398   
  「當然不是!我不是說『簡單來說』嗎?既然是實戰訓練的地方,怎麼可能有桌子跟椅子?那是由無數個擂台以及各式各樣的場景所建構出來的區塊,除了可以讓教師進行教學之外,學生也可以利用那裏來處理糾紛以及對練。」

  「原來如此,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要找誰當對手?」

  亞文如此問著,既然要確認彼此實力,最簡單的方法還是找個人或者是可以戰鬥的對象來戰鬥,如果只是拿連動都不會動的東西當對象,是沒有辦法確認彼此到底有多少實力的。

  只見瑪利妲指了指自己,法師立刻就知道誰是他的對手了。

  「明明才剛組隊沒多久而已,立刻就要互相廝殺了嗎?」

  「不要講的好像我們已經撕破臉一樣啊!只是要互相確認彼此的實力而已!確認而已!趕快去拿你的武器,如果晚一點的話搞不好就沒有位置了。」

  「啊?還會沒有位置啊?」

  「那還用問,你以為只有我們兩個會想確認彼此實力而已嗎?對於貴族來說,確認自己夥伴有沒有與自己相應的實力是很平常的!」

  「恩,貴族都喜歡搞那套啊!其實他們自己也沒有好到哪去啊!」

  大部分的貴族都有著所謂的優越意識,會比較不喜歡出身比自己低的人再一起,有些比較激進的貴族,甚至還會強烈的歧視出身比他低的人,雖然在『費斯特王國』這個國家中比較沒有這個問題,但是在擁有著來自各國貴族的學院中,這些人並不罕見,只不過在學院裏頭這些人要找到他們能夠歧視的對象並不容易,在學院之中幾乎沒有來自一般家庭的學生,畢竟一般人沒有獲取知識的方法。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5 ID:c4QreBtw/vz6S] No.71399   
  在兩人都拿好自己的裝備之後,在地圖以及路標的指引下,他們來到了廣大的演武場,那是一處看不見盡頭的地方,在路的左右兩側有著高約三樓的巨大建築物,許多的學生們在兩旁建築物的大門前徘徊著,也有人剛好從裏頭走出來,然後背著小包包拿著武器往路的那方走去,在看不見底的那方,是漆黑的樹林。

  「不可能是樹林裏面吧?也就是說是左右這兩棟建築囉?」奈薩里安不斷的在兩棟建築上打量著,兩棟建築物的外觀一模一樣,不可能從外表就分辨出這兩棟建築有什麼差別。

  「隨便選一個走進去吧!反正也不知道哪個才是對的。」

  於是兩人便朝著右邊的建築走去,再進去裏頭之後,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高聳的正廳,在入口的正前方有一個半月形的服務台,裡面的服務生對著進來的兩人露出了親切的笑容。

  「請問兩位要......?」

  瑪利妲將他們來這的打算跟笑得很親切的小姐講,櫃台小姐聽到後從抽屜中拿出了一張表格,將這張表格遞到了兩人面前。

  「每次到這個時期總是有很多新生來這裡呢,畢竟了解夥伴的戰鬥方式可是很重要的啊!」櫃台小姐笑著說,每到新生入學的時候,那些新生總是會為了要確認對方的實力而來到演武場比試,所以在這個時期院方為了能讓新生們可以了解自己的夥伴,演武場基本上會空出來給新生使用。

  「我填好了,那麼場地是......六十三號對吧?」

  「是的,從左邊走過去看到編號第六十三的擂台就是囉!」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6 ID:c4QreBtw/vz6S] No.71400   
  「謝謝妳了,我們走吧!亞文。」瑪利妲立刻朝著左邊的走廊走去,亞文立刻就跟了上去,在長長的走廊上,可以看到右邊有著一個又一個的擂台,擂台的大小不大也不小,大約是一個二十乘上二十公尺的正方形擂台,上頭有著無數的人正戰鬥著,每當有一方倒下無法戰鬥,或者是要遭受致命傷時,擂台就會爆發出強烈的藍色光芒,在光芒散去後,原本在擂台上的兩人立刻就被傳送到擂台下方,在一旁待命的醫護人員會立刻上前查看兩人的傷勢。

  「真不愧是喚龍學院啊!竟然這麼大手筆的弄出了這麼大的地方......」

  「真的......這所學院實在是太大了。」

  兩人一邊對著演武場發出讚嘆一邊朝著他們的場地走去,在接近六十三號擂台的時候,人潮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這是怎樣?是誰在這個場地裡面對戰啊?」瑪利妲皺著眉頭說,眼前的人幾乎形成了一堵人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從後面過去吧?那邊人比較少。」

  「恩,只能這樣了,真不知道在擂台上戰鬥的人是誰......」瑪利妲將目光朝著發出金屬碰撞聲音的擂台上看去,一頭金黃色的長髮飄逸著。

  「那、那個家徽!難道是璐夏小姐嗎?」露出了看到偶像明星般表情的瑪利妲立刻就被吸了過去,亞文看到瑪利妲的模樣,立刻就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喂!雖然那個金髮小姐是長得很好看沒錯,不過妳可是女的阿!」

  「哎?難道你不知道璐夏小姐嗎?」

  「當然,我沒事為什麼會知道妳們貴族誰是誰?」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6 ID:c4QreBtw/vz6S] No.71401   
  「說的也是,不過沒關係,我現在就跟你說璐夏小姐是誰!璐夏小姐是瓦連家的長女,不只是公爵家唯一的繼承人,而且人又長的漂亮武藝又高強!聽說就連附近一些小國家的王族都曾經向瓦連家提過親呢!不過都被拒絕了就是了。」

  「原來是這麼有名的一個人啊!話說回來,跟她對戰的那人未免也太慘了吧?雖然還能支持住,不過一看就知道稱不了多久了啊!」

  「那個人......那個人在貴族社交界中也是很出名的人,大熊侯爵的二子,據說他在各方面的能力都比長子強,大熊侯爵似乎有意要將爵位傳給他......」

  「嘛!不管那個侯爵要把爵位傳給誰都跟我沒關係啦!話說回來我沒來這裡的目的不是來看人打架的吧?認清楚彼此的實力才是我們優先要做的啊!」

  瑪利妲的臉上露出了猶豫的表情,她看了看擂台上的戰鬥在看了看亞文的臉。

  「反正在學院的日子還長的很啊!」

  「唉......也是,雖然沒辦法欣賞到璐夏小姐的英姿有點可惜,不過未來還是有機會的,還是先把我們彼此間的實力給確認清楚吧!」

  於是他們便走到了不遠處的六十三號擂台上,兩人面對面的站著,瑪利妲的視線時不時的就會往旁邊的擂台飄去,看到這情況,法師好意的出聲提醒。

  「在戰鬥中分心可是大忌啊!」

  「抱、抱歉!」瑪利妲簡短的到了個歉,接著閉上眼睛調節著自己的呼吸,一分鐘過後,瑪利妲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拔出細劍。

  「我準備好了,那麼你呢?」

  「法師從來沒有鬆懈的時候。」

  「這樣啊!那麼就準備開始囉!預備......開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6 ID:c4QreBtw/vz6S] No.71402   
  揮舞著細劍,朝著前方的亞文跨出突刺,當她的腳才剛跟地面接觸的時候,從亞文的衣袖中飛出了一張白色的紙,當那張紙上頭的符號發出光芒的時候,瑪利妲的腳便再度離地。

那是『符咒』,一種東方的魔法應用,先將魔法的基礎公式摹寫在紙張上,必要時只需要灌注魔力而不需詠唱就能啟動魔法。

一般的魔法是藉由念誦咒文在腦中形成咒術式,並且引導釋放,但是符咒只要事先準備好,就能不斷地施展無詠唱魔法。

  「欸?咦咦咦咦!?」

  在空中劃出一個漂亮圓弧線飛出擂台的瑪利妲發出了愕然的聲音,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

  「對付魔法師的第一守則,就是要在他完成詠唱前砍死他,要不然就是自己必須具備魔法抵抗的能力,但問題是一般的戰士不可能擁有魔法抵抗的能力,而我又不太需要詠唱就能使用魔法......」

  亞文一邊說著一邊來到擂台邊,看著躺在底下天旋地轉的瑪利妲。

  「你可以不要用魔法嗎......」

  「那妳可以不要拿劍嗎?我們可以像野蠻人一樣互毆沒關係。」

「......也是啦!只不過這樣未免太賤了吧!雖然我不懂魔法,不過能在一瞬間就打飛人的魔法不是很強嗎?」

  「會嗎?我到覺得還好,而且這個魔法實際上的用途也只有吹飛人而已,如果遇到毒氣之類的才有比較大的作用,基本上只要擁有一點魔法抵抗力,就不會被吹走了。」

  「魔法抵抗力阿......要怎樣才能擁有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6 ID:c4QreBtw/vz6S] No.71403   
  「想要擁有魔法抵抗力有幾個方法,第一就是成為魔法師,第二就是一直沐浴在魔力之中,簡單來說就是成為喚龍使,當你的身體裏頭有龍的魔力在流動時,一般小的魔法根本就無法對妳造成效果,但這其實不算是魔法抵抗力,說是龍施加了保護魔法在妳身上還比較恰當。」

  聽完法師的說明後瑪利妲點了點頭。

  「感覺在未來得必須提升一下對抗魔法的能力才行。」

  「反正會使用魔法的人並不多,就算是魔物會使用魔法的也是少數,有沒有魔法抵抗其實沒甚麼差別,如果真的遇到會使用魔法的敵人,只要請魔法師替妳施加個防護盾之類的魔法就可以減少傷害了,就算沒有魔法師好了,去神殿先取得祝福也行,雖然相對來說防禦力較弱,不過至少神的祝福持續時間都很長,而且它是物理跟魔法防禦都會提升,所以提升魔法防禦這件事情妳還是想想就好了。」

  「那好吧!反正我也只是說說而已。」瑪利妲從地上站了起來,接著眉頭便皺了起來。

  「這樣一來,不就沒辦法讓你知道我的實力在哪了嗎?你會使用劍嗎?」

  「我只會使用"泰山劍法"而已。」

  「那什麼鬼東西......」

  「就是我劉一族在我祖國—唐國之泰山上領悟的劍法,匯集了各劍法宗派的精華,以妳這種實力......哼哼!恐怕連一招都接不下來吧!」

  「嘛!反正一定是瞎掰的鬼東西......」瑪利妲低著頭小聲地說著,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法師的後方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那麼我呢?我想我應該有這個實力見識一下所謂的"泰山劍法"吧?」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法師迅速的轉過了身子,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位有著金髮的美麗女孩。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7 ID:c4QreBtw/vz6S] No.71404   
她身型高挑纖細,五官深邃動人,幽頭金髮異常耀眼,在她的左邊髮際還別有一個彩蝶的髮飾,煞是好看。

  「璐、璐夏小姐!!!」從瑪利妲的口中發出了驚喜的叫聲,亞文的臉則是皺了起來。

  「我的實力夠不夠見識你所謂的"泰山劍法"呢?」

璐夏陽光般微笑著,並朝亞文行禮。

  「也許吧......」法師瞇起了眼睛,他在眼前的這名女孩身上感覺到了麻煩,他開始思考著要用什麼樣的話語才能迴避這次的麻煩事。

  「也許吧?我想還是直接來上一場,就能知道我有沒有資格了。」

  璐夏默默地拔出腰上的劍,那是把比起一般的長劍還要寬大許多的一把劍,除了劍身沒有雙手持的巨劍那麼寬之外,其他的部分就跟巨劍沒什麼不同。

  「不要,我為什麼要跟妳打?」

  「為什麼?你難道不想戰勝我嗎?」

  「一點也不想,戰勝妳有甚麼好處?有錢可以拿?」在講到最後的一句話時,從法師的瞇瞇眼中閃爍著若有所思的神色。

  「沒有錢可以拿,不過我母親曾經說過,要追求瓦連家的女人就必須先戰勝她才行,所以我想要是你贏過我之後,你就擁有了追求我的資格......雖然我不懂這有甚麼好的,不過對你們男人來說這似乎很有誘惑力,你難道不想擁有追求我的資格嗎?」

  「......要入贅嗎?」

  「那是東方的習俗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7 ID:c4QreBtw/vz6S] No.71405   
  「那我就沒興趣了,妳去旁邊找那些想追求妳的男人玩,去去去。」

  「可是,我想見識你的"泰山劍法"......」璐夏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了沮喪的表情,她手中的巨劍垂到了地板上。

  「就算我想給妳看也沒辦法,我手頭沒劍,是要怎麼使用"泰山劍法"?」

  「所以你的劍呢?」

  「難道我看起來不像法師嗎......?」

  「我聽說魔法師勤於讀書,身體瘦弱,可是你...」

  「是沒錯,不過我每天都有在鍛鍊身體,不如這樣好了,我會寄信給老家請他們把我的『柳葉』寄來,到時再讓您一飽眼福!」

  「好,那麼我等你。」

  一股有些尷尬的氣氛從瑪莉妲的身上散出,她沒想過會從眼前的這位少女聽到這種答覆,難不成......這位下任公爵其實......

  「很天然嗎......?」

  聽見亞文莞爾的話,璐夏歪著頭看著奈薩里安。

  「沒事,我沒說什麼。」

  「恩,那麼我等你的劍寄來後再來找你見識"泰山劍法"。」

  「那麼我們三個月後再見了!慢走不送!」法師對著面前的璐夏揮了揮手道別,但是璐夏動也不動的看著瑪莉妲。

  「......妳有打算離開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7 ID:c4QreBtw/vz6S] No.71406   
  「沒有,雖然劍要等三個月,不過魔法應該不用等到三個月吧?」

   亞文臉上立刻出現了麻煩的表情,他有些無奈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嘆著氣說:「妳也想跟我對戰?妳確定?妳要知道,基本上妳是沒有什麼勝算的。」

  「那也等到試了才知道,不戰先降並不符合我的做事風格。」

  「如果我不跟妳打的話,妳也不打算放我離開吧?沒辦法了,看來我只好奉陪了。」

  璐夏再度將垂下的劍舉了起來,她一臉認真的看著面前的法師。

  「那,開始吧!」

  亞文一說出這句話,璐夏立刻就以驚人的速度衝了過來,看見那差點反應跟不上的速度,法師忍不住的昨舌道:「這還真的是......」

  法師驚險的避開了璐夏的第一次直擊,他的手舉了起來,在掌心的部分出現了一張紙。

  「出場吧!風華真君!」

  強勁的狂風朝著璐夏吹襲而去,璐夏在感覺到狂風的那一瞬間便將身子放低,把手中的劍插進了地面。

  「嗚喔!反應竟然這麼快?」對於璐夏的動作,法師感到了些許的驚訝。

  當狂風一停止吹襲,璐夏立刻拔出了長劍,再度朝著亞文展開攻擊,這些動作在短短的幾秒內便出現在瑪莉妲的眼中,這讓她有些反應跟不上。

  「這、這個速度是怎麼一回事啊!要是我的話根本連一劍都來不及檔吧?話說回來能閃過娜小姐攻擊的法師也很驚人,竟然能來得及反應,這也是因為魔法的關係嗎?」

  「唉!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只是白白的浪費體力而已......既然沒辦法將妳吹出場外,那麼就別怪我要傷害妳了...炎帝召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7 ID:c4QreBtw/vz6S] No.71407   
  瞇瞇眼微微睜開,從法師的衣袖中再度飛出了一張紙,一看見那張紙的出現,下方的瑪莉妲立刻就吞了口口水,依照他剛剛說的話,看來他是準備使用攻擊魔法了!

  沒看過法師施展攻擊魔法的璐夏直盯著那張紙,她想要看看魔法師的攻擊是不是有傳說中的那麼強大。

  而正在跟亞文戰鬥的璐夏也一邊揮著劍一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身為公爵家後代的她曾經看過攻擊魔法所造成的傷害,那是一擊就可以摧毀一棟家屋的恐怖攻擊,在短短的時間內她就做好了判斷,必須在亞文施法結束前阻止他!

  「危險!快退下!璐夏小姐!」在看見娜手中的攻擊突然加快的時候,場下的瑪莉妲就猜到了璐夏想要做什麼,在魔法師完成詠唱前攻擊他是最基本的知識,就算現在這個大陸的魔法師相當稀少也是一樣,而更因為魔法師的威力,這些對付魔法師的知識也跟著流傳了下來。

  但是不管怎麼說,在詠唱前攻擊魔法師這點對於亞文是沒有用的。

  因為眼前這位叫做亞文的魔法師曾說過,他的魔法幾乎都不需要詠唱。

  亞文手中的紙爆發出了鮮紅色的光芒,類似火焰的光影出現在紙的四周,在那一瞬間,瑪莉妲的腦海中彷彿出現了璐夏被烈焰吞食的模樣。

  「璐夏小姐!!!」

  紅色的光芒從紙上爆發了開來,一本鮮紅色的厚重書本出現在半空中,然後狠狠的砸上了迎面而來的貴族女孩。

  啪!

  「......」被書直接命中臉部的璐夏維持著高舉長劍的姿勢不動,隨著臉上紅書的脫落,可以看見璐夏的眼睛中有漩渦正在打轉著。

  「竟、竟然被書打敗了,一擊就......」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7 ID:c4QreBtw/vz6S] No.71408   
 「不愧是法師入學須知,除了在今天擊垮了我的心靈之外,又多了一項事蹟!」

  「喂!入學須知不是這樣用的啊!給我好好地看啊!在你的心中,入學須知到底是甚麼啊!?」

  「隨機應變。」

亞文俏皮的說著,猶如貓一般吐吐舌頭。

「我覺得把入學須知當成武器使用是不太對的,而且話說回來為什麼你的入學須知這麼大一本啊!?」

  「沒辦法,比起沒有腦袋的戰士們來說,魔法師顯然要聰明的多。」

  「這跟聰不聰明有甚麼鬼關係?」

  「聰明才能了解書裏頭在寫些甚麼啊!笨蛋的話大概連看都不想看吧!」亞文一邊說著一邊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書,接著他朝著一旁看去,這時候他才注意到在六十三號擂台的附近也聚集了一大堆的人潮,他無奈地抓了抓頭,雖然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但是發生了他也沒辦法。

  「我們回去吧!」

  「咦?可是我還沒......」

  「如果妳想在這麼多人面前在一次被轟飛我是沒甚麼意見啦!」

  瑪莉妲看了看外頭越來越多的人潮,再想了想自己在這裡被魔法吹到場外的模樣......

  「算了,下次再說吧!不過這一邊......」瑪莉妲看著倒在地上的璐夏,難道要這樣把一個公爵家的繼承人給丟在這裡嗎?不,什麼公爵家的繼承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位可是璐夏小姐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8 ID:c4QreBtw/vz6S] No.71409   
  「走吧,回去囉!」

  「完全不打算理她嗎!?」

  「為什麼要理她?對我來說她只是個無緣無故就跑來找我戰鬥的人而已,而且就算把她丟在這裡也不會怎樣,這裡可是在學院裡頭阿!隨時隨地都有管理學院的龍在監看著,沒有人敢對她怎樣的。」

  「就、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覺得不應該把她丟在這裡......」瑪莉妲臉上露出了十分猶豫的表情,法師說得一點也沒有錯,就算就這樣把璐夏丟在這裡她也不會怎樣,不可能有人能在龍的眼皮子底下對著她做出不軌的舉動。

  「如果真的這麼擔心,那麼就自己做出決定吧!」

  「咦?自己做出決定?」

  「是啊!看妳是要在這裡等到她醒來還是把她帶回去之類的,妳自己看著辦吧。」

   瑪莉妲聽了亞文的話後沉默了一陣子,接著彎下腰來,將昏厥的璐夏給扛到了肩上。

  「既然自己做了決定,那就不要後悔啊!」

   瑪莉妲一直到後來才知道為什麼法師臉上會露出那麼奇怪的俏皮笑容。

  「那邊那位,可以請你稍等嗎?」

  正打算離開的兩人,被一個從人群中發出的聲音給叫住。

  「史倫.大熊?」

  認出這位男子的,是瑪莉妲。

他是剛剛被璐夏壓著打的貴族之子,雖然身分高貴,但是面容可憎,令人不齒。

  「正是本人,我有點事想問這位落魄貴族之女以及"殺人犯",你們想帶著美麗又高貴的瓦連家長女上哪去呢?難道是說要帶到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斬下她的頭顱做出背叛的舉動嗎?」

  一聽到史倫所說的話,瑪莉妲的心糾了一下,她偷偷的用眼角餘光看著亞文,被稱為"殺人犯"的亞文臉上沒有露出甚麼特別的反應,甚至用一副很無聊的表情看著史倫。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8 ID:c4QreBtw/vz6S] No.71410   
  「我哪知道?」

  「什、什麼?不知道是甚麼意思?」

  「竟然不知道不知道是甚麼意思,哎呀?怎麼感覺有點饒舌......總之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又不是我要帶著這個金髮天然女上路的,我哪知道她會去哪?你如果想知道的話乾脆問這位頭髮紅通通的妹子不是比較快嗎?到時候你就能知道她是想把她帶去愛情旅館還是公園了喔!」

  「喂!?別把我說的好像要對璐夏小姐怎樣好嘛!?」

  「嗯?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

  「喔!聽到瑪莉妲的回答你可以放心了嗎?這位......嗯?死人先生?」

  「是史倫!怎麼可能放心啊!只要有你這個沾有汙穢之血的殺人者在,不論是誰我都無法安心啊!」

  「那我也沒辦法了,你就不要安心好了,反正你安不安心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走了,瑪莉妲。」

  法師立刻轉身離開,瑪莉妲先是不知所措了一會,接著也立刻跟了上去。

  「給我站住!」

  一看到亞文打算離開,史倫立刻就怒氣沖沖的拔出長劍打算跟了上去,從出生到現在,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如此的不敬,而且那位背叛者竟然想要帶走自己方才快要擊敗的高貴又美麗的璐夏,不論是哪一件事情,史倫都認為亞文不可原諒。

  但是他才剛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從他的腳下立刻就採到一張紙條,寫有咒術的紙條瞬間爆發出激烈的光芒—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8 ID:c4QreBtw/vz6S] No.71411   
  「什、什麼!?」他立刻用手遮住他的眼睛,當刺眼的光芒散去,亞文等人已經走遠了。

  「該、該死的背叛者!只會耍這種卑劣的小手段!以我大熊家之名,一定要奪回璐夏小姐......嗚!這、這種疼痛感是怎麼一回事?嗚痾痾痾!肚、肚子好痛啊啊啊!」

  史倫抱著肚子痛苦的在地上打滾著,在他旁邊的學生們因為史倫的模樣而紛紛避了開來,這時候在六十三號擂台旁邊待命著的醫護人員趕了過來。

  「怎麼了!?」

  「我、我肚子好痛!感覺就像、就像......」史倫越說他的臉色就越蒼白,他顫抖著站了起來,他的視線來回尋找著,被看見的學生們因為史倫的視線而感到有些害怕。

  「廁所啊啊啊啊!我需要廁所啊啊啊!」史倫一邊大吼著一邊衝了出去,原本想做的事情也在此刻被他丟到腦海深處去了,在史倫留下滿臉不知所措的醫護人員離開後,一個奇妙的男人憑空出現在醫護人員的身邊。

那是一名嚴肅高大、身穿標準執事服裝的嚴肅男子,他左眼戴著單邊金框圓眼鏡,頭頂上有著醒目的赤紅龍角,猶如紅色皇冠。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2:58 ID:c4QreBtw/vz6S] No.71412   
  「不用擔心,那位學生只是中了會想拉肚子的魔法而已。」

  「這、這樣嗎?如果身為龍的大人您都說沒問題的話......」醫護人員們紛紛返回了自己的崗位,既然龍說了沒問題,那麼也就沒有他們的事情了,就算他們是精通醫學護理的專業人士,但遇到有關於魔法的事情,當然還是龍的判斷比較精確。

  「好了好了,其他的學生也快點回去自己的場地,不要擠在這裡阻礙別人進出了。」化成人型的龍之男一邊拍著手一邊驅趕著學生們,學生也乖乖的聽從他的話,離開了這個地方。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孩子還真是厲害啊!竟然連我都沒有發現那張刻畫上符文的紙,就算是我,恐怕也得乖乖中招吧?一頭龍跑去廁所拉肚子,想想就可怕啊!馬桶應該不夠我塞吧?呵呵呵!先讓那位史倫受點教訓吧!晚點再去幫他解除魔法,如果就這樣放著不管,應該會拉個三天三夜吧?」

  龍之男一邊呵呵笑著一邊朝著廁所前進,他用手摸著下巴,滿意地笑著。

  「服務了這麼多年,終於又遇到一個有趣的傢伙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3:14 ID:c4QreBtw/vz6S] No.71413   
 「......這裡是?」擁有金髮的美女孩緩緩睜開了雙眼,面對眼前有些樸素的陌生場景,她疑惑的皺著眉頭。

  「您醒了嗎?這裡是我所居住的宿舍,因為璐夏小姐昏倒了,所以我就自作主張的將您給帶回來了,這是為了防止有不肖之徒對您做出不雅舉動所做出的判斷,還請您見諒。」坐在一旁的瑪莉妲低著頭道歉著,而當事人則是表示這沒有甚麼好道歉的。

  「用不著道歉,妳沒有做錯甚麼事情,不過我是怎麼昏過去的呢?有點記不太清楚了,臉有點痛啊......」

  「您、您忘記了嗎?您在跟我的夥伴決鬥時,被書給打昏了。」

  「啊!我記起來了,我的確是輸給那位法師了......那位法師是妳的同伴?」

  「是的,對於他的失禮行為我感到相當抱歉......」

  「失禮?甚麼失禮行為?」璐夏疑惑著歪著頭。

  「就是他用書把您砸昏的這件事情。」

  「那是決鬥吧?既然如此,那就不算失禮的行為,恩......這樣的話應該也不行吧?」

  看著突然開始自言自語的璐夏,瑪莉妲露出了有些茫然的表情。

  「您在說甚麼?甚麼事情不行?」

  「啊?抱歉,我剛剛在思考如何才能躲避剛剛的攻擊,但是不管我怎麼想我都想不出方法可以解決那個招式,那麼厚重的書,就算能用劍將書給砍成兩半,我也沒自信可以不會因此露出破綻,到時候一定會因為砍了書的關係,導致攻擊無法連貫,妳的同伴不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的吧?說不定他早就想到這點了也說不定......」璐夏一邊說著臉上的表情也逐漸愉悅了起來。

  「決定了,明天再跟他打一場吧。」

  「咦!璐夏小姐?」看著璐夏那興奮的模樣,瑪莉妲在心中默默的替亞文默哀。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3:14 ID:c4QreBtw/vz6S] No.71414   
  「嗯?怎麼了?對了,妳的夥伴現在在哪裡呢?」

  「他去買吃的東西了,晚點就會回來了。」

  「甚麼時候回去的?」

  「大概一個小時以前吧!他說要去買食材,接著他好像要自己做菜的樣子,原因是因為這裡供應的伙食太貴了,其實我倒是覺得還好就是了,只要別點些太高貴的料理就不會有甚麼問題,不過對他來說就算是最便宜的料理好像還是負擔不起的樣子,真不知道他學費是怎麼繳出來的......不過他一個小時前出發,那麼可能得要大半夜才會回來了。」

  「看來是不太可能今天再碰面,也罷,稍作休息也好。」璐夏坐直了身子,然後從床上下來,瑪莉妲立刻就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我之後再來吧,先轉告他一下,讓他先做好準備。」

  「我、我知道了!讓我送您出去吧!」

  於是瑪莉妲跟著璐夏走出了大門,在門口處等到璐夏的身影消失之後,她才轉身走回宿舍裡。

  一回到屋子裡,她立刻就看到了滿臉鬱卒的法師躲在一旁。

  「我那時候應該直接不理她跑掉的。」

  「現在才想到已經來不及了,璐夏的固執脾氣在貴族之間也是很有名氣的,既然她剛剛都那麼說了,我想接著你應該會不斷的跟璐夏小姐戰鬥吧!」

  「聽起來就好累的樣子,一定得要想辦法解決才行,不早點解決的話其他的麻煩事也會跟著一起來。」

  「其他的麻煩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僧 [17/11/06(一)23:14 ID:c4QreBtw/vz6S] No.71415   
  「妳聽不懂我的意思?那個貴族女孩不是挺有人氣的嗎?不管在女孩還是男生之中都很有名,如果她一天到晚來找我,一定會有人忌妒的。」

  「呿!才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又不是練武成痴的人,雖然每天都能見到璐夏小姐的確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只不過就算是我也沒辦法承受每天都跟人拿真劍在對決,尤其在貴族來說更是如此了,除非是武人世家,不然貴族對於社交舞會的興趣絕對是遠遠大於劍的。」

  「妳以為每個人都會這樣想的嗎?只要一百個人裡面有一個白癡,就表示會有人來煩我,懂嗎?」

  「嗯!說的也是......那麼該怎麼辦呢?」

   亞文摸著自己的下巴思考著,幾分鐘過後,他搖著頭嘆了口氣。

  「之後再想吧,先來煮晚餐好了,你要吃嗎?」

「我去學生餐廳吃就好了,話說其他夥伴都還沒來呢?」

「總是會出現吧,難道要退學嗎?而且過幾天就是甄選會了,與那些帶有高貴血統的龍交流的機會可不多阿。」

「那倒是...」

於是兩人各自解決晚餐,並且整理一些行囊後,便睡了,畢竟之後還有數不清的事情等著他們。

躺在床上摸著至今仍然隱隱作痛的淚滴刺青,亞文不斷地在無盡漫長的無數黑夜中,悔恨著過往。

(蓮華,我會替妳實現夢想的...)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