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98423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506536192510.png-(752 KB, 1280x720) [以預覽圖顯示]
752 KB黃沙默示錄 名稱: 八雲 [17/09/28(四)02:16 ID:VOB4hcqY/ShJ2] No.69512 5推 
20XX年,這顆星球迎來毀滅的命運
外星殖民者帶著超乎想像的科技力量,侵略了這片藍色的行星
他們來自於數萬光年外的星系,以探索之名行掠奪之實
為了一族的繁榮,宇宙裡無數的星球資源被掏空殆盡
就像是不知道滿足為何物的暴食者
他們的足跡,直到這顆藍色行星,才有了停止的跡象

21世紀末,這群懷著惡意的訪客,以強大的武力揭開了終焉的序幕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顆星球的居民,並不會坐以待斃
「人類」──這群外星殖民者遺忘許久的稱呼,讓他們想起了生命的潛在力量
然而,不同次元的戰力差,仍舊絕望的蹂躪著這顆星球上的文明

就在人類即將瀕臨滅絕之際,一群頂尖的科學家懷抱著最後的希望
啟動了尚未研發完成的「時間機器」,意圖回到過去扭轉毀滅的未來
卻意外的開啟了通往「異世界」的大門

從這扇充滿希望的大門對面,迎來的卻是加速破滅的絕望

──過來的不是人類的援軍,而是殘暴的「魔王軍」
傳送門: http://kekeke.cc/故事接龍 (VOB4hcqY 17/09/28 02:24)
八雲: 有問題基本上都在聊天室提出吧 (VOB4hcqY 17/09/28 02:24)
八雲: 另外,本串不接受卡位 (VOB4hcqY 17/09/28 02:25)
發起者請掛trip: 問個問題,魔法是有心就能施展魔法嗎?還是只有特定種族才有? (3r73RBP. 17/10/28 03:40)
八雲: 嗯...有問題就到聊天室問吧 解釋起來會比較清楚 (bnQp71So 17/10/28 14:19)
雜談—戰後復興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0:06 ID:UW9RxyY2/vz6S] No.71001   
奧加城的戰後復興,正如火如荼地展開。

雖然有些建築以及人員傷亡比預期還要麻煩,但靠著拆解那些戰後壞掉的人偶,事實上還是能負擔這部分的成本。

(但是"沙瀑旅團"後來也以人員傷亡為由狠狠討了一筆,逼得奧雷加只能把自己珍藏的"水桶"讓渡)

但對於負傷的奧雷加來說,『十二聯盟』給的壓力反而是最大的。

『十二聯盟』一接收到奧加城的小動亂,立刻派遣了數個使節語調查團來訪,想必應該是有的旅人為了誇大功績,抬高自己的戰績把古林斯坦變成怪物的事到處亂說了吧?

『十二聯盟』當中目前勢力最大的聯合商會同盟『統治局』立刻就來打馬後炮,除了把一些對方戰後留下來的東西回收外,還質疑奧雷加的立場,懷疑奧雷加第一時間沒向協會求援是出於對他們的不信任。

而奧雷加當然是一貫的態度,那就是不仰賴人類、遺民任一方的勢力,單純為獸人、半獸人等過門者民族謀求福利。

「不過,還真是年少出英雄阿。」

把漢娜、青鳥、娜娜莉亞等人的作戰英姿烙印在腦海中,奧雷加不服老也不行了。

望著狼人維克多的雕像,他誠心感謝這次度過這些危機。

不,即使以後有著怎麼樣的危機,只要『團結』就能跨過任何難關。
雜談—『統治局』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0:19 ID:tSSnx4a6/vz6S] No.71002   
黃沙的世界雖然表面上看似互助互信,但是百年前大戰遺留下來的仇恨以及資源的不足,往往是戰爭的導火線。

原住民仇視攻占地球的遺民,而遺民又仇視著過門者,過門者又仇視著遺民,這種惡性的仇恨鎖鏈即使是過了一百多年仍然是存在著。

語言、民族性不同,加上信仰與水準南轅北轍,想要好好的在這亂世生存,就必須要有一個代替『政府』具有強制約束力的集團。

最初,世界最大的商會『亞歷山大變石』是由過門者之一—魔王帶來的親信『龍族』子嗣—『暴炎女帝』炎火龍伊斯崔爾‧凱迪兒所建立的。

數名散落的統治者以及各流浪商人的老大、古王族、遺民祭司、遺民將領以及王族、過門者強豪、勇者子嗣等各方豪傑破天荒地為了追求平衡以及共同利益,接受『暴炎女帝』的建議,成立了這最大的商會。

而後來,為了區分商會的功能性,當中十一個能夠自主獨立的大型商業組織又跳脫出來,形成了現在『十二聯盟』。

最初的『亞歷山大變石』也在最後的長久演化下,變成了具有仲裁、決策重大事件的中央組織『統治局』。

雖說是『統治局』,並沒有強硬的約束力,卻能輕易變更交易決定,掌握各大城市生死的命脈。

也因此,『統治局』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而現任局長—『金剛蓮花』鑽石龍普洛庭媞斯‧里克亞特,人們都期待這位以龍族來說年輕的54歲女士能為這個世界帶來新的方向。
雜談—『青鳥』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0:41 ID:s6r/PYO2/vz6S] No.71003   
在追尋樂曲"エルの絵本 [笛吹き男とパレード]的準備上,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巨大颱風『伯朗咖啡』,工會人員建議青鳥繞遠路,那將是費日曠時的長久旅程。

出於無奈,青鳥與鵺打包好行囊,與娜娜莉亞留下聯絡方式後,在奧加城人們的歡送下離城。

而少女—無名也在『守護者之盾』的歡迎下加入,帶著那些鋼鐵殭屍獸遷移的景觀可謂一絕。

不過這次真的是非常驚險,尤其是最後的戰鬥。

確認周遭都沒有人,青鳥退去鵺的盔甲,檢視牠的"傷勢"

不...事實上,鵺"根本不會受傷"。

退去盔甲後,盔甲的內在是一團有如燃燒的漆黑火焰般搖曳不定的存在,時而如同煙霧,時而又有如凝聚的黑鐵。

「詛咒」已經長達了數百年之久。

在遠古的時代,青鳥一族的先祖"青鳥之公主"被譽為是傳說的歌姬,她的歌能夠創造奇蹟,能夠治好病痛,而且有著驚為天人的美貌。

她跟隨著勇者團隊,並為打倒魔王貢獻心力。

然而戰爭結束後,勇者其中一名團員以及一名遠古騎士的貴族為了追求"青鳥之公主"爆發口角,並幾乎演變為殘忍的戰爭。

"青鳥之公主"為了阻止戰爭,於是自盡,悲傷的兩名追求者懊悔於自身愚蠢的行為,最終達成永不侵犯協議,其子孫永生永世將守護公主的血脈。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0:41 ID:s6r/PYO2/vz6S] No.71004   
但是在52年前,青鳥一族出現了叛徒。

她盜走了最為危險的"呪われし宝石"以及"冥王"兩曲,並且誘惑兩名追求者的後代—

兩個國家,一個為了爭奪那引發內心貪婪的歌曲形成的詛咒寶石『殺戮の女王』而滅國,而另一國則是受到了歌曲『冥王』的詛咒,永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沒有五感更沒有喜怒哀樂,只能如鬼魂一般在世上徘徊、徬徨。

為了贖罪,青鳥一族收容了那些猶如鬼魂的詛咒者們,並且給予他們『名字』好讓內在的自我得以保存。

由於他們沒有固定身體的型態,雖然不會受到刀刃的傷害,卻很容易迷失在茫茫黑暗之中,為了留住他們,青鳥一族製造了奇妙的盔甲,固定他們徘徊的魂魄。

而他們自身還保留有遠古騎士血脈的戰鬥知識以及求生技能,在得到恢復的方法前,這些亡靈願意為了青鳥一族效命,永世追隨。


「鵺,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打倒『冥王』讓你獲得安息的。」

望著眼前悲哀的亡靈,『青鳥』的意志格外的堅定。

而鵺一如以往,溫柔撫摸著少女的頭,永遠守護這一生唯一的『主人』。
雜談—『一族』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1:21 ID:xYNA.XsI/vz6S] No.71006   
位於古代中國,舊時被稱為『桂林』的山谷,現在則被稱為『音之谷』。

這裡居住著一群隱世而居的民族『青鳥一族』。

很難想像這氣候惡劣、天災不斷的世上,還有如此鳥語花香、小橋流水、充滿綠意的場所。

但是這一族在這裡居住了百年,一直隱世而生,只為守護『音樂』。

「哈哈!來追我啊!」

「不行!不要亂跑!」

兩名小孩在河邊奔跑,玩耍,但立刻被一個皮膚滑嫩白皙的手給抓住。

「不行,給我乖乖去練習樂器!你們還有『鋼鐵琴』以及『鼓』要修練呢!」

「哇~姊姊欺負人~」

抓住小孩的是一個高瘦美女,有著鮮豔的青色長髮以及青色瞳孔,而這兩個小孩亦然,有著大大的眼珠以及可愛的圓臉頰。

這個村,全都是女人。

雖然高矮胖瘦有所不同,但是他們的容貌相仿,且都有著顏色鮮豔的青色眼珠與秀髮。

平時以訓練樂器、歌唱、刺繡為生的她們,完美的與外界隔離,過著自給自足的悠閒生活。

他們被稱為『青鳥一族』,一個遠古且逐漸被遺忘的一族。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1:22 ID:xYNA.XsI/vz6S] No.71007   
最初馮發現到他們的時候,非常震驚。

她們的生態系能夠完美的不經過交媾行為而自體生育下一代,而且都有著驚人的歌唱天賦與音樂才能。

事後馮調查她們的血液,發現當中混有妖精、精靈、某種古代遺民的三種基因構造,並且被『刻意的』調整為具有自體繁殖、繼承音樂才能、樂器精通等...

「真是...太驚人了。」

馮長年在外研究調查,事實上這樣『特別訂製』的種族還不少,然而關於她們的由來以及紀錄卻是一團迷霧,只能憑藉著長輩口述以及傳統習俗去研判。

但是,馮可以確定他們是為了『對抗音樂』這個目的而被製造出來的物種,有能力辦到如此可怕的技術,除了『銜尾蛇』別無他人。

馮就曾經在『51區大型遺跡』挖掘到一個場所,在那裏有著無數的培養槽,在其中被製造出來的生物每一個都比上一個成品的基因配對更為完美。

「對他們來說,難到製造生命是猶如吃飯睡覺一樣簡單的嗎?」

馮再度拜訪『青鳥一族』,並接受族長『青鳥』的款待。

事實上馮一開始很困惑,因為這個村的每一個人都叫做『青鳥』。

不過為了區別,他們會前面加上比如『貓又的青鳥』、『百目鬼的青鳥』來做分辨。

那是守護她們的『騎士』之名。

族長—『雲外鏡的青鳥』是一名年約95歲的奶奶,由於帶有精靈基因,她看起來只有35歲上下。

「還真是稀客哪,『黎明之光』的會長—馮‧查爾‧伊古妮‧費德勒斯特。」

她彈奏著『古箏』,面露慈祥微笑,額頭上刺有代表族長身分的繁複刺青。

「我的孫女—好嗎?目前能代表我族的成熟樂師,就只有她跟她的姊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1:23 ID:xYNA.XsI/vz6S] No.71009   
「那當然,兩位都非常認真地在工會進行任務,很多音樂都被他們回收了。」

馮出於尊敬,換上他們的民族刺繡服裝,並且說他們的母語—古雲南語。

「那就好,要是能年輕個40歲,我也好想出去這個村外見見世面。」

『雲外鏡的青鳥』如此說著,神色有些黯然。

該族一但產子後,肉體會變得衰弱容易得病,是一種基因缺陷。

也因此,只要超過30歲以上就很難再踏足外邊的世界,只能任由病痛纏身,最後死去。

他們目前派出的兩位『青鳥』都是最適合的18~28歲之間的年齡,並且精通樂器與音樂由來的佼佼者。

不成熟的樂師想要出去根本是癡人說夢,更別提要面對的是各種兇惡狡詐的『音之魔』。

「鵺的青鳥以及她的姊姊鵼的青鳥,是我族的希望,希望他們能平安無事。」

彈奏著古老樂曲,『雲外鏡的青鳥』想起那『冥王』的姿態,心裡充滿不安。

「放心,有一天那些『音樂』都會回收的,我有這種預感。」

做人總是要樂觀,否則沒有希望的話,任誰都會無法前進。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1:23 ID:xYNA.XsI/vz6S] No.71010   
「哈涕~~~~~~~~~~~~~~~」

遠處深山中,一名妙齡美女毫不遮掩,直接打噴嚏。

這名美女與青鳥同樣也穿著刺繡服裝,充滿異國風情,同樣有著青色的秀髮與瞳孔,但不同處在於身材較為苗條,而且較為成熟。

她的身後一樣跟著一名身穿漆黑盔甲,散發不降氣息的武者,兩人乘坐著能夠攀山的『六足髦牛』在險峻的山上往山頂前進。

「怎麼感覺有人在談論我?不會是我妹妹吧?哈哈。」

臉部表情豐富明亮的『青鳥』談論起妹妹,頓時眉飛色舞。

而她身後的『鵼』則是沉默不語,但是卻做出聳肩的動作,與沉穩的鵺稍有不同。

「放心吧,姊姊一定會打倒冥王的,等著看吧。」
雜談—Dr.布丁 名稱: s55555 [17/10/30(一)22:31 ID:s6r/PYO2/vz6S] No.71014   
女人早已忘了自己到底"生前"是誰?

只知道因為自己對醫術的見解而被魔王看上,並被製作成"活屍"

事實上自己的大腦就跟泡棉一樣,輕飄飄的,對那段時光沒有什麼印象。

但是成為活屍唯一的好處就是不會累、不會痛、不會"睡眠"

除此之外,她感到很好,只要有人死掉受傷,『腦袋瓜還留著』自己就能救活。

常聽到什麼"神醫"、"神之手"等過分讚譽的話,女人早就不在意了。

至於為什麼自己叫做"布丁"?那是因為,她生前最愛的那個人最喜歡吃自己作的"布丁"了。

很奇怪對吧?明明腦袋打開腦殼一看只是發紫的皺褶肉球,但是總是會想起生前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像是被外星人打成肉塊,又被巫妖們一塊塊縫合的事。

幫魔王接上左手,任憑使喚的事。

曾經目睹那些傳說勇者的英姿與黑暗,卻無法說出口的事。

那些"銜尾蛇"找過她的事。

已經無所謂了,在這漫長的"人生"旅途中,只要自己還是"Dr布丁"就只能像這樣研究新藥、動手術、救治他人吧?

「不知道公會找來的那些廢物~有沒有好好培育我的新藥物阿~」
雜談 名稱: 粗麻 [17/11/01(三)21:15 ID:UZn5pM8U/x1QU] No.71095   
「大哥哥,再說一個故事給我聽嘛。」『無名』揉著惺忪的雙眼請求一旁一同坐在營火並用數件連帽斗篷把自己包成巨大蓑衣蟲的旅人

「不行喔無名,現在已經很晚了,其他人也已經睡了,趕快回篷車睡覺吧。」同樣坐在營火旁身材矮小的女性半身人用溫柔的語氣安撫著少女

「可是…」少女低著頭發出細語,似乎想找甚麼理由再聽一個故事

離開奧加城前往『守護者之盾』的旅程已經第二天,雖然娜娜莉亞答應『無名』在協助奧加城復興告一段落後就會去看她,但『無名』表面上還是很有精神,但難免會心情低落吧

或許旅人所敘說的異國的故事,就是她現在最大的慰藉

「沒事的夏爾,我等下會自己帶她回篷車上的。」巨大蓑衣蟲發出冷靜且柔和的男音說著

「真是的,您這樣寵溺無名是不行的…」夏爾還沒又看到『無名』對自己投向乞求的眼神而心軟,在作出聽完馬上去睡覺的約定後,就將身上的斗篷披在『無名』身上,並向兩人互道晚安便走回自己的帳篷

「謝謝你大哥哥,下一個故事是甚麼呢?」雖然已經很想睡,但少女臉上以及語氣仍然充滿著期待

「真拿妳沒轍,那就說一個探索『馬里亞納深淵』的探窟家的故事吧—」

————————————————————

「死之愛女嗎…?」旅人向眼前的亞龍人提出疑問

旅人會有如此疑惑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自從『瘋狂露娜』事件後,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聽過旅人所稱的『死之愛女』—死靈法師的活動跡象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粗麻 [17/11/01(三)21:27 ID:UZn5pM8U/x1QU] No.71096   
「是的,這是近年來第一次出現真正的死靈法師,不過申請庇護的人說那個孩子的魔法已經變質,但目前我們也無從辨識真假。」坐在對面的亞龍人用流利的通用語回答旅人提出的問題,而他的胸前明顯別著一個圖案複雜的盾型胸章

「……是害怕她變成第二個『瘋狂露娜』吧」

「沒錯,所以我們希望你陪同我們的隊伍,『看』那個孩子是否真如申請人所說的,已經失去危險性。」亞龍人從行囊中的抽出一卷契約書並遞給旅人—

————————————————————

(嗯…雖然與原來的目的不同,但幸好我有接受『守護者之盾』的委託啊)

旅人一邊繼續說著故事,一邊『看』著眼前的『無名』—應該說象徵她本質的魔法結構及靈魂—在心中感慨著

心靈與魔法的衝突讓原本的死靈魔法產生嚴重結構錯誤,錯誤又導致魔力逆流衝擊靈魂本身,而少女年幼的身體又無法承受如此劇烈的衝突,所以之前才會瀕臨死亡吧

雖然自己可以利用看的到魔法結構及靈魂這點在周圍散發並操作魔力協助穩定她的靈魂,但身體的部分若不是這孩子應該有出現一個醫術了得的傢伙或是懂得行使神跡的教會人員先照顧好,恐怕在靈魂穩定前這孩子的性命就已經—

「大哥哥為甚麼要包成球呢…?不會不舒服…?」在睡眠邊緣的『無名』突然對旅人提出疑問

「嗯…的確會讓人感到不適,但比起事後清理跑進身體的風沙,這點悶熱我還能接受就是了。」

抵達奧加城跟出發時的確是因為風沙剛好變強的關係,為了省事所以幾乎連進食都維持的跟蓑衣蟲一樣,所以『無名』會有這種疑問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粗麻 [17/11/01(三)21:29 ID:UZn5pM8U/x1QU] No.71097 3推  
…這麼說來我好像還沒跟這孩子自我介紹,跟一個連臉都不知道的人這麼親密,這孩子真是從各種意義上的令人擔憂啊…

「呼……」『無名』終於抵擋不住睡意,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旅人看著對他人如此無防備的少女又深深嘆一口氣

算了,找時間再好好自我介紹一下吧

旅人站起身並將所有連帽斗篷解下,斗篷下顯現出的是,為高挑身型剪裁合身的褐色皮甲、如烈焰般的鮮艷髮色、白皙且清秀的中性臉龐、以及一本用鐵鏈綁在腰間、巨大而厚重且書皮上刻有『R』的書籍

「娜娜…莉…亞…」旅人抱起輕輕抱起發出夢囈的『無名』,並在心中對她過輕的體重再度嘆息後,旅人腰間的書籍開始發出如螢火蟲般淡淡的白光並慢慢的暈染開來,最後白光將兩人給包圍起來

旅人將熟睡的少女擁於懷中輕撫她的頭部,並低下頭在少女的耳邊低語著

「晚安,寂寞而身懷希望的死之愛女。」

願妳的故事充滿祝福
粗麻: 寫完之後有一種自己到底在幹嘛的感覺,我還是回去玩RO好了(´・ω・`) (UZn5pM8U 17/11/01 21:32)
八雲: 第二期開串~第一期就到此為止啦~ (M0BOIZDw 17/11/10 13:58)
八雲: 感謝s55555、415、粗麻,以及那位不知名的醫生~感謝各位的支持與愛護~ (M0BOIZDw 17/11/10 14:00)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4] [5]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