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700747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街頭魔法-幻影鏡之騎士(第三板) 名稱: 彌夜愛理◆eYR8HOXbsc [16/04/14(四)02:52 ID:IHmVkrWY] No.62756 9推 
有幸在板上還能看到過去偉人留下的足跡,對於那篇街頭魔法串各種的魔法和能力應用也讓我有些基礎,也因此,在過往之人消逝後,做為後輩者,在興趣下也願意接下前人之經驗和藍本。

因此,我選擇弱小而且相對眾多角色下卑鄙的女子高中生新聞記者「辛˙阿薩」(改名為同名之「彌夜˙愛理」。),做為接手點和主角,也尊重前人之設定,以假面騎士「龍騎」之概念的「鏡世界」與「契約」「魔獸」等作為該角色系列主題(以綁定),重組並且提供接龍的舞台,以一個相對眾多強者來說弱小、卑鄙但又不失屬於這個年紀的女孩的視角來記錄這個由四大學院(鳳凰、兇岳、皇騎、闇盟,已經有大幅度修改名稱請見諒)之間糾葛的魔法與學校生活交錯的永恆的日子(是的,本作品沒有所謂畢業,畢竟接龍其中的目的應該也是希望大家一起玩下去)

在此,如果有興趣可以在故事接龍的聊天室(https://kekeke.cc/故事接龍)互相討論,也避免過往因為討論點不足引發衝突的結果。

那麼,歷史的再現與修正,開始。
發起者請掛trip: 附上之前的街頭魔法 (.rFdDJjE 16/04/15 09:04)
發起者請掛trip: 街頭魔法http://storysol.boguspix.com/pixmicat.php?res= (.rFdDJjE 16/04/15 09:04)
發起者請掛trip: 街頭魔法(新)http://storysol.boguspix.com/pixmicat.php?r (.rFdDJjE 16/04/15 09:05)
魔法規則: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0YmyxVP8sJeXnm (k7rWRTpE 16/04/23 01:36)
規則重發: http://ppt.cc/GSQvc (k7rWRTpE 16/04/23 12:44)
LL: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UpXOAa-qKZGfX8 (YXdkRepc 16/07/11 01:27)
וֹחַ: 突然發現LL桑給的網址沒辦法看,幫忙補上! (ssuVNXAE 16/08/20 04:20)
וֹחַ: http://ppt.cc/zwk33 (ssuVNXAE 16/08/20 04:20)
發起者請掛trip: 斷尾 (zC4cGy7s 18/10/21 01:25)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隨便的魔王 [16/08/20(六)01:23 ID:GzQk555Q] No.64861   
這個僵局不會維持太久,就在帥男孩把雙腳也伸進鏡世界之後,他就能抬起身子勾住左腳,或者更上頭的彌夜。
就在情況十分危急的時候。

「彌夜同學!折疊刀借我!」曉渡說著。
「在我短褲的右側口袋裡!」
曉渡聽見了,便把最靠近愛理方向的尾巴伸長,越過彌夜的頭頂,抵達她褲子的右邊口袋,將那把30塊強化折疊刀掏出來,用著閃耀金色的狐毛緊緊捲住折疊刀。

一拿好,便朝著後方揮下,頓時白液飛濺,就在帥男孩即將把左手抓住另一個腳踝之前,搶先斬斷他那殘破的右手。

一被切斷,帥男孩痛苦的張嘴大叫,右手斷面開始凋零,他伸向前方試圖抓住目標的左手也化成飛砂,如同在疾風中的沙雕一般,一點一點的漸漸消逝。

尚未沙粒化的右眼看到彌夜她們越來越遠的身影,那隻抓住腳踝的斷手留在原地成為一搓沙堆,他絕望地用著逐漸化為沙子的聲帶大聲吶喊。

「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最後的呢喃也化為砂礫,連同他想獲得新生的機會一同逝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隨便的魔王 [16/08/20(六)01:25 ID:GzQk555Q] No.64862   
一面裝落地的大鏡子被棄置於中立區的某個小巷裡,曾經在舞蹈教室映照舞姿的它,現在與其他的廢棄物靜靜地在黑暗中躺著,等待著歸於虛無的一天。
然而今晚,則在它持續腐朽的餘生中安插了一段插曲。

反射著幽暗的巷內的景象中冒出四個手牽手的人影,而且越來越清晰。
忽然,人影化作現實,鏡面化作水面,四位少女一同躍出鏡面,從鏡世界回到了正常的世界來。

雖然因為帥男孩的千涉使得彌夜決定先往最近的一面鏡子跑去,腳尖落至地面後,放開了抓緊彌夜身體的手心,大家便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

畢竟人…或者有生命的某種東西,在自己眼前大吼大叫掙扎的化作沙粒消失於鏡世界的虛無之中,那東西的絕望、痛苦、吶喊,烙印於少女們的記憶中,暫時讓人難以忘卻。

「妳的折疊刀…」曉渡首先打破沉默,將纏繞在尾巴上的刀具還給物主。

「喔…謝謝。」彌夜接過折疊刀,拿起來端看好似上頭沾了什麼東西,其實沾染刀鋒的白液早就成沙了,刀子還是便宜好用的30塊強化折疊刀一把,盡管有生物因這把刀死去…如果那算是生物的話…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隨便的魔王 [16/08/20(六)01:26 ID:GzQk555Q] No.64863   
「碰!」唯癱軟的雙膝跪地,幸好地上沒有什麼尖銳物,但也讓她姊姊操心的衝去她的身邊,及時在接觸地面之前抱住。

「唯!」曉渡呼喚著懷中的妹妹,但唯已經昏眩過去,故此無法回應擔心自己的姊姊。

「銘藤,妳先帶著小唯回到宿舍休息吧。」愛理建議的說。

「恩…謝謝…」
語畢,曉渡便背起唯,身後的九條尾巴貼上妹妹的背後,像是為唯蓋上一張金色柔軟的棉被,姊妹倆走出暗巷,朝著回去的傳送用魔法陣前進。

究竟帥男孩與那群傢伙們是什麼?又為什麼死命地追著她們?
沒有人能給予真正的解答,反而在這祭典中又增添了新的謎團。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隨便的魔王 [16/08/20(六)01:27 ID:GzQk555Q] No.64864   
「彌夜學妹…」

「恩?凪學姊怎麼了?」

「那個…邀約的事情…」

〝「喔!!不會吧!!凪學姊妳還真堅持…」〞彌夜心中感嘆著。

而天城則回憶起黑川附註自己的話…

〝黑川:「…但是如果報喪鴉她不願意來的話…」〞

「我還是跟之前嗚!!!嗚!!嗚!嗚…………」
突然間,凪趁著愛理不注意的時候,從背後將黑川給予自己的一塊手帕蓋在學妹的口鼻上。
彌夜嗚嗚嗚的聲音在布料的掩蓋下越來越虛弱,直到最後昏眩在凪學姊的懷中。

〝黑川:「…就把這塊加了乙醚的手帕蓋在她的口鼻上,然後在她昏過去時綁回來。」〞

「真是的,居然要本小姐做這種如同賊寇的勾當。」凪碎碎念著。
但自己還是做下去了,為了黑川的計畫,望眼看著手中的手帕與昏去的學妹。

〝「黑川學姊…我們這麼做是對了嗎……還是別想了,先綁住彌夜學妹再回去學姐問吧。」〞

凪從袖口中掏出一綑閃閃亮亮的繩子,抓住繩頭開始綑綁。

〝「…就照著父親床底下密藏的書籍《繩縛本事》裡頭教導的捆繩術來綁吧,我記得那種捆法…好像叫做龜甲縛什麼來著…」〞

是的!這場搭訕,讓彌夜的行程有了些變化…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隨便的魔王 [16/08/20(六)01:29 ID:GzQk555Q] No.64865   
回到宿舍的深夜。

此時是晚上十點零四分―

此時姊妹倆在兩人床上熟睡著。

此時,有一個肥胖的男人站在宿舍的屋簷上,口中念念有詞的,右手很忙著在屋頂上畫著弧線、直線、圓點。

突然!一把短劍無聲無息的刺中了皮下脂肪豐富的右手掌。

「果然,你來啦,足見她人還好嗎?」
被雲朵遮住的月光傾瀉而下,驅走了屋頂的陰影,將兩個男人的身影顯現出來。

一位是神情嚴肅的黑髮男子,身穿著神職人員的黑色教袍,袍上卻繡著許多的連劍帶鞘的圖案,像是黑夜中一點點的繁星,而數把短劍無聲的在頭上飛旋。

另一位是個非常肥胖的胖子,將身上的襯衫與長褲擠得即近崩潰邊緣,幽黑的長髮從額頭的頭巾垂至黑而厚重的鏡框,大鼻子急促的吐息,面帶一個大大的微笑,笑得你心寒。

「羅慕公教只派你一個人來嗎?用消音處理過的短劍也太過分了吧!」胖子繼續對著對面的揹劍者問道,並且拔出貫穿手心的短劍,而短劍飛快的從粗大的甜不辣手指間溜走,無聲地回到了飛旋的行列。
見到對方沒有開口,胖子繼續說著。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隨便的魔王 [16/08/20(六)01:30 ID:GzQk555Q] No.64866   
「歐~~!不屑跟我們這種邪~教~說話是吧!你們從學校那去接管處裡我的精子們的時候應該挺累人的對吧~!對吧~!」
又是一把短劍飛過,刺中胖子的腳邊。

「哀~~你不高興就說嘛~!何必要以武力相向呢~」
對方仍然緘默,胖子繼續說著,將他想說的都說了出來。

「他們只要能進到子宮內去跟卵子結合的話,就能以胎兒的身分獲得新生,成為比精子還要長壽的人類,所以當他們遇到月經來潮的女孩們~~ 難免會把持不住咩~~ 畢竟~~嘿~!三天跟八十年的壽命,你會選哪一個呢~?」
對方仍然緘默。

「哀~~精子們也是有好孩子在聽話,而我也不是沒有跟他們告誡過在這三天的生命裡好好玩、尋找她們設置的儀式法陣、不能傷害彼此、不能破壞公共建築、不能跟女性做愛的事一堆有的沒的拉哩拉勒~」
對方仍然緘默。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隨便的魔王 [16/08/20(六)01:30 ID:GzQk555Q] No.64867 4推  
「但是活著就是要去滿足自己啊~~!只有自己才能決定自己的選擇,而從決定命運~~如果因為幾個無聊的制約而阻礙到自己的話,那還不如毀棄那些制約締造生命的活路~~!」
對方仍然緘默。

「這也是我們想跟神子大人說的話呢~~!而且難得她自發性的去吸引信徒的說~~!」
對方仍然緘默。

「而且話說回來,我們命生教的其中一個目的跟你們一樣,解救這裡數幾個無辜的性命面於死亡,我們應該要合作的說~!不要信念不同就排斥我們嘛~~!還有不要因為你們的神子早在西元前就被架上十字架處死了,然後就不准其他宗教擁有神子,這檔事你們真的很…」
一把短劍劃過地面,將揹劍者跟胖子之間割出一道界線。

胖子看了地面的割痕,再看了看揹劍者,這時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而月亮漸漸被雲朵遮掩,再次蒙上陰影,氣氛變得十分凝重。

「是誰在屋頂上面!!」突然一句大聲喊道打破沉重的氛圍。
往樓下一看,原來是被這間宿舍的舍監發現了,他手中的那把手電筒一閃一閃的,想看清楚樓頂上的是誰。

「喔歐~!再見時間到了~!掰~~!」
對持的兩人各自從屋簷的左右兩邊一躍跳下,等到舍監爬上頂樓時現場早已做鳥獸散了。
隨便的魔王: 下一位! 請! (GzQk555Q 16/08/20 01:32)
隨便的魔王(場外): 不是面於,是免於死亡(寫錯字 (GzQk555Q 16/08/20 02:58)
LL: 卡位! (tqgg9Jlk 16/08/21 13:44)
發起者請掛trip: ? (N.ACKPxs 16/08/30 20:29)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9/05(一)02:05 ID:VqwME9gU] No.65147 3推  
祭典前三天的夜晚,皇騎騎士團團長室裡,代號亞瑟的團長──希佩爾‧D‧古德曼,
獨自一人拿著具有學生證功能的手機,在和某個人通話。

「獨自調查到這程度,辛苦妳了。」

電話的螢幕上沒有顯示來電者的頭像,只顯示了一張鬼牌的圖樣──
這代表著電話的另一頭是,Jocker。

是皇騎騎士團的制度中,只有團長知道身分,只對團長負責,
專屬於團長的祕探,騎士團的第49位成員──鬼牌的Jocker。

「嗯,雖然某些部份有些可惜,但報酬會如數奉上。」

講完這句話之後沒多久,電話就掛斷了,團長室重新回到一片寂靜的狀態。

──騎士團有內鬼,雖然不是什麼讓人意外的事情,但跟鳳凰有關嘛……

希佩爾一邊思考著,一邊用手指敲桌子,在安靜的團長室當中敲出宛若心跳的節拍;
碰到稍微複雜的事情時,他一向用這種方式整理自己的思緒,這次也不例外。

──叩、叩、叩、叩、叩……

在安靜的空間中不斷重複響起的叩桌聲,回盪了數分鐘之久才停止。

臉頰離開支撐下巴的右手,停止叩桌的動作並收回左手,
希佩爾雙手交疊放在桌上,並詭異地對著空無一物的虛空,露出了淺淺地微笑。

──看來,可以得到有趣的結果了。

他這麼想著,並起身走出團長室,只留下空無的寶座,孤零零地留在寂靜的黑暗當中。
發起者請掛trip: Jocker還是Joker?意思差很遠 (OPRGD8KY 16/09/05 05:22)
LL: 雖然是筆誤(本來應該用Joker),不過想表達的意思(弄臣)上是通的,所以無妨 (Iaj91dzE 16/09/05 23:33)
LL: 剛剛又咕狗了下劍橋辭典,發現應該要用"Joker"才能表達正確的意思,特此更正並道歉 (Iaj91dzE 16/09/05 23:39)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9/05(一)02:05 ID:VqwME9gU] No.65148   
>>No.65147
同夜,皇騎勢力範圍圈內,塞雷納爾‧鐵佩斯塔在廢棄倉庫的屋頂,
正和一位身型矮小,穿著深藍色的連帽大衣的可疑人物對峙著。

那人全身裹在連帽大衣中,手腳纏繞著型似獸爪的黑霧,
被風刃割去一部份衣袖以致曝露的右手手臂以及腿部,
隱約可見宛若電子迴路般的,暗紅色紋路正向著四周散發黑霧,
巧妙地掩藏那人身上其他的特徵,將一切轉變成正體不明的狀態。
至於覆蓋在衣服的帽兜下的臉龐,更隱藏在似狼似獅的獸臉狀黑霧底下;
那人身上唯一能被辨識的,僅有身為人型這件事。

「這幾天不斷破壞凪學姊的布置,甚至跟蹤凪學姊的,就是你吧?」

面對塞雷納爾的質問,那人沒有答話。

「綁走小野學姊的,也是你吧?」

聽到這句,那人只是用著自己的手提起袖口,捂著自己的嘴邊,
發出一陣陣沙啞又低沉,令人不快的低笑聲。

面對這樣的對手,即使從先前的追逐中感覺到對方應是自己能夠應付的對象,
塞雷納爾仍莫名地,直覺性地,發自內心感到不寒而慄。

但,不能就此退縮。
面對這級別的對手更沒必要退縮。

用著這樣的想法怯除自己的膽怯,塞雷納爾對著眼前的不明人物發出了最後通牒。

「解除你的魔法!現在乖乖投降的話還可以不用受傷。」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9/05(一)02:06 ID:VqwME9gU] No.65149   
>>No.65148
聽見這句話,那人的笑聲卻從令人不快的低笑轉成了刺耳的噪音──它在大笑!

「■■■■■■■■■!■■■■■■■■■■■■■!」

它彷彿是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垂下了雙手,仰天對月,
發出了有如用指甲刮玻璃般,音量不大卻極端刺耳的尖銳高音!

──眼前的傢伙很可能不是人類。

塞雷納爾在產生這樣的想法之前,先感受到了恐懼感。
為了揮去這種會讓手腳沉重,影響實力正常發揮的感覺,他決定先發制人。

「那麼──倒下吧!」

隨著自己提高的聲量,右手一揮,向後墊步一跳,同時灑出大量風針,
過飽和攻擊的不可視風針彈幕,就這麼隨著話音,如海嘯般襲向對手!

同時,塞雷納爾本人,將左手掌心張開,然後再握起──風之投矛出現。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雙足觸地的同時,塞雷納爾發出戰吼,改變架式持著風矛跟在彈幕後方撲向對手!

──就算防禦或是躲過這飽和攻擊,下一擊也絕對能讓你倒下!

賽雷納爾如此確信著。

但,在交鋒的前一刻,他卻看到那人臉上的黑霧面具卻變成了詭異的笑容。

「綻放吧。」

意料之外。

作為風魔法使,聽力遠超常人的他,在此刻聽見了有若幻聽的,
纖細柔弱,幾乎細不可聞的女性聲音,從對方那邊傳來。

這讓他瞬間想起了與某人對戰時的經驗,
迅速地收回風矛改採防禦架式──但,太晚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9/05(一)02:06 ID:VqwME9gU] No.65150   
>>No.65149
從那人的短裙下擺不知何時竄出了似蛇的黑尾,
將某種東西放在他的正下方;然後,『轟』地一聲!

沖天焰柱從那東西爆出,吞噬了他的身型。

臨時改採的防禦架式只讓他沒有被這火焰燒傷,但他前衝的勢頭卻因此崩壞,
還同時破壞了他腳邊的地面,在他反應過來之前讓他摔進了底下的空間。

「可惡……」

他不由得咒罵了下。
但下一秒,掉落的火星讓他看清楚周圍的環境之後,他連這樣的余裕都沒有了。

──是魔法陣。

認知到這件事情的同時,腳下,牆面,都已被魔法陣醞釀中的波動包圍;
而他,就在這風暴的中心點。

在這狀況下他只來得及反射性地凝聚空氣包圍自己,
準備的防禦幅度連之前的一半都不到,就得面臨更加強烈的攻擊。

「■■■。」

已經聽不到對方說什麼了,耳膜肯定在這個瞬間被衝擊波炸裂;
在爆發引起的煙霧中,只看到對方俯瞰著他,接著他就失去了意識。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9/05(一)02:07 ID:VqwME9gU] No.65151   
>>No.65150
隔日,皇騎學院醫療棟。

塞雷納爾早上便被巡邏中的騎士團發現,送進醫療棟。
連他自己都很意外,除了一手一腳受到並不致殘的粉碎性骨折之外,
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害;但祭典期間看來是無法外出了。

來探望他的天城凪,看到他的同時鬆了口氣,卻也感到愧疚。
但,有確實得詢問的事情存在著──

「所以說,到最後賽諾都沒能看見對方究竟是誰嗎?」
「是的,非常慚愧,凪學姊。」

他低著頭,像做錯事的小狗般垂首並顯得有些低落。

「沒關係的,賽諾已經做得很好了。」

凪像飼主一般,一邊摸著賽諾的頭頂一邊安慰著情緒低落的自家學弟。

這讓賽諾在情緒低落的同時卻又感覺到一種安心感;
雖然有些羞恥,卻捨不得破壞這樣的時光。

但即使他沒那打算,現實卻是殘酷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9/05(一)02:07 ID:VqwME9gU] No.65152 7推  
>>No.65151
──叩叩。

敲門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將兩人拉回現實。

凪不好意思地收回自己的手,卻看到對此刻的凪來說,有點超現實的景象……
希佩爾‧D‧古德曼,皇騎騎士團的團長,提著哈密瓜出現在病房門口。

「兩位的感情真好到令人有些羨慕。」

這狀況超乎了凪與塞雷納爾的反應能力,
於是,凪只能不好意思地對著騎士團團長乾笑,
塞雷納爾則是迅速地將視線轉向窗外試著掩藏自己的情緒。

「雖然我馬上讓手邊的工作先告一段落,盡快趕來了,不過……」

希佩爾看了看凪,又看了看塞雷納爾。

「雖想盡量不打擾兩位,但昨晚的情況究竟如何?職務可不能因此懈怠。」

希佩爾的臉上只有不失風度的,禮貌性的微笑;
與此相對地,是滿臉通紅的塞雷納爾以及不好意思搔著臉頰乾笑的凪。

「那個……」

凪放下手,調整了下心情,便以莊重的姿容面對著希佩爾。

「希佩爾團長,讓賽諾先休息吧,事情的經過我都向塞雷納爾學弟問過了,
我以加雷斯之名保證,必定將我聽見的事情完完整整地,毫無虛假地向您匯報。」
「是嗎?」

看見自家屬下的舉動,希佩爾點了點頭。

「那麼,遵循圓桌的榮耀,這件事情的報告就稍晚由加雷斯卿在圓桌會議上進行吧。」
「好的!」

希佩爾瀟灑地轉身離去,留下背對著陽光的天城凪,以及仍有些錯愕的塞雷納爾。
LL: 本回更新結束,下位可開始卡位或接續 (VqwME9gU 16/09/05 02:08)
LL: 經過一星期,經詢問後決定再次卡位,期間一到兩週,預計突入祭典正篇 (reNx5B6E 16/09/12 01:55)
LL: 最近老是加班到午夜甚至凌晨......頭很痛,看來準時更新是不可能了 (Wx.e/Ukw 16/09/25 19:13)
LL: 放棄卡位,但會繼續努力到下一個卡位者出現之前的。 (Wx.e/Ukw 16/09/25 19:14)
隨便的魔王: 你辛苦了 (0uyCbJ.A 16/09/25 23:55)
彌夜愛理◆eYR8HOXbsc: 很久沒卡了 來試試看 哎呀呀! (1b64IQtY 16/10/03 22:50)
發起者請掛trip: 好了沒? (M.eA1q3Y 16/12/19 06:33)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彌夜愛理◆eYR8HOXbsc [16/12/19(一)11:35 ID:iDysAcPQ] No.65629   
「哎呀呀!」在似乎是一處廢墟般的房間,彌夜被繩索以龜甲縛以某種羞恥的姿勢被綁在一根柱子上綁,正大聲的哎哎叫試圖透過叫聲吸引人靠近來救她。

不過她好像不知道自己這樣子要是給人看到,更了不得。

「哎呀呀呀呀呀~~~!」已經近乎是哭喪著和烏鴉有八十七趴像,彌夜已經是悲情的哎哎叫著,但是還是沒有人聞聲前來----

因為在那廢墟房間後面的隔間,就是正在弄著鐵板燒的熱門餐廳攤位,那聲響之大可以想像。

「哎呀呀......」已經叫到哭出來,彌夜用力甩了甩臉上的眼淚。

「人家平常做人有這麼失敗嗎?怎麼到現在都沒人來呢....」彌夜不知道的是,記者這職業真的很顧人怨,現在這樣只能說是求仁得仁,更何況現在也距離被綁走後才一個小時多,更是深夜了,有誰會知道呢?

「哎呀呀...哎呀呀...人家的魔法也派不上用場,強化只有速度、黑川學姊又把所有反光面的東西都撤掉了....早知道當初用功一點的...嗚嗚....」

書到用時,方恨少。
烏鴉哭叫,真正吵。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彌夜愛理◆eYR8HOXbsc [16/12/19(一)11:36 ID:iDysAcPQ] No.65630   
當時,自己正在夢中...

那是很久遠的事情了。

一聲槍響,驚起樹林中無數飛鳥。
在家鄉中的樹林,那一年,她八歲。

滿手的血腥,來自腹部上的孔洞,正不斷流出大量黏稠暗黑的血漿,眼前的世界在搖晃、在閃爍,隨時會轉為黯淡。

眼前驚慌失措的獵人,在失去理智的狂亂中顫抖著將槍口重新指到她身上,明顯的似乎是看到什麼不可名狀之物。

她轉身、她在震動、她在飛躍、她在奔馳,她在樹林中、枝亞上、石頭上飛跳著,速度驚人....

她要回家....

她可以看見老家那樸俗的村落的燈火,甚至可以看見他們家那獨特的小煙囪...

她很快....可以再快....

可以在....快...

但最後,她倒在家門前的泥地上,眼前一片黑暗。

然後近乎是夢中一樣的聲響在她耳邊發出,她嚇醒了過來,然後睡了流出一堆的口水。

「呀?」

「醒了嗎,小鳥小姐?」黑川優雅的笑容、典雅的紅茶組、如現在一樣殘破的廢墟房間。

(等等!人家只是睡了一下這超展開是怎麼回事!?)彌夜張望四周,在發現到自己是被某種感覺很不好受的繩子用很不好受的方式綁縛著後,嚇到一頭黑髮都炸了起來抖個不停。

「嗚...人家之前不是在...呃...在哪裡的說...」彌夜這話一出,倒是黑川背後出現了無數的黑線,雖然乙醚需要極大量才有讓人昏眩的可能,但是她可不記得還有使人失憶的功能。

或著是說傳說中的鳥腦袋,走三步忘記一件事情?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彌夜愛理◆eYR8HOXbsc [16/12/19(一)11:37 ID:iDysAcPQ] No.65631 3推  
「想不起來沒關係喔,小鳥小姐。」稍微頓了一下從彌夜的蠢中重整態勢,黑川重新開口。

「只是做預防措施而已,畢竟....」盯著彌夜正慌亂中的蠢樣,黑川正努力忍耐要將這隻蠢鴉用水蒸氣療法做成清蒸鴉的衝動繼續說下去。

「妳作為記者,甚至做人都還挺成功的,讓妳這種大嘴鳥提早說出去可不妙....不如。」抿了一口紅茶順氣,黑川相當自豪的提出建議。
「幫助我,或是乖乖在這裡等到事情結束後再給我做個人專訪吧?」輕笑,但。

「哎呀呀?」彌夜卻是不知道怎麼做到的,正用嘴叼著身上的繩索咬著打算咬開掙脫,但不知道這麼做根本沒用。

面對如廝蠢樣,黑川終於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等妳搞清楚自己的狀況再來說吧....」然後終於忍不住的走上前去,一巴掌扇掉彌夜好不容易咬住的繩索並且給了這隻笨鳥一巴掌醒醒腦。

之後,便把彌夜扔在這奇怪的房間內,一隻鳥無助的啊啊叫著。
彌夜愛理◆eYR8HOXbsc: 版上終於修好了 第一手 彌夜! (iDysAcPQ 16/12/19 11:37)
發起者請掛trip: 加油 (7Zi2U9Ck 16/12/19 13:11)
隨便的魔王: 加油!加油! (7zko8xHk 16/12/19 21:57)
早上的皇騎宿舍 名稱: 空色 [17/07/16(日)17:11 ID:FF0JK20o/Pe64] No.68491   
我是陸夜.喬凡尼,就讀皇騎二年級。
主題魔法是賦屬。

對!沒錯!
就是賦予物體另一種屬性的魔法。
如果不懂這是什麼意思,想一下讓繩子像蛇一樣起舞,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這魔法很需要想像力和聯想力,如果兩種屬性結合性越好,施法就會越成功,就像上一次讓風箏像鳥一樣飛翔。

反之,就像上一次想讓蟾蜍變成糖果一樣失敗,而且更糟糕的是那個鳳凰的縱火狂沒吃下去。
不過既然提到變成糖果這回事,我認為這是這個魔法最驚悚的地方。

就拿石化來說吧,賦予石頭的屬性就能讓活物變做一尊石像,雖然目前只能讓金龜子變成綠寶石,假以時日的繼續修練魔法,我就能和古代的大法師戈爾貢匹敵,到時我要給那個縱火狂一點顏色瞧瞧!

「陸夜,你再發呆的話我就要丟下你自己去學園祭喽!」

「好啦!黛米!我這不就來了!」

「讓女朋友等待可不是紳士該有的行為喔。」

「昨天讓我等四個小時的妳又該怎麼說?」

「呵呵!讓男人等待是女士的興趣嘛。」

「呵呵,真是讓人討厭的興趣。」

「既然討厭的話,我們就趕快走吧。」

恩,希望今天是去玩,昨天的種種事件讓黛米的偵探魂又激動早上四個小時下午三小時,還推認那位報喪鴉就是這些事件的幕後兇手。

幕後兇手我還希望是那個縱火狂呢,不過我們的推理應該是大錯特錯無誤。


今天不會有什麼事發生對吧?
我現在想陪女友逛學園祭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空色 [17/07/16(日)17:51 ID:FF0JK20o/Pe64] No.68493   
陸夜.喬凡尼 (皇騎二年級)

性別:男

樣貌:灰色短髮、體態微胖,看上去圓滾滾的,很好捏的樣子,不論是校服還是便服都穿得很整齊。

性格:態度認真,以致有些事過於鑽牛角尖轉不過去。

喜愛的事:魔法、黛米、咖啡牛奶。
討厭的事:鳳凰的縱火狂。

魔法性質:賦屬
賦予物體另一種屬性的魔法。

介紹:皇騎二年級生
喬凡尼家族的獨子,家族是古代侍奉皇室的宮廷魔法師族裔,故祖上除了大筆遺產之外還有各種精神與家訓。

看起來圓滾滾的,但是棉花糖裡是包著彈力球,其實本人挺有力氣,抱著一個人跑步也不成問題。

與黛米.布洛克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面對黛米的古靈精怪雖然感到有點苦惱,但習慣已久,現在若黛米不亂來反而會感到有什麼不正常的在。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