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99912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455375948901.jpg-(11 KB, 235x229) [以預覽圖顯示]
11 KB流離鳳蝶 名稱: L.L.◆WTkSZHjrL. [16/02/13(六)23:05 ID:LXjc4Pe6] No.61803  
故事的源頭是某個,醒來後還是讓我感到毛骨悚然的夢;
因為覺得實在太有意思,就改編為故事,來玩接龍。
──
──以下故事開頭──

那是小學六年級時發生的事情,那天的隔天要戶外教學,
老師正在講台上講解戶外教學的注意事項。
內容無聊得很,老師也講得意外的久,這讓我覺得有點睏。

似乎是注意到我的狀況,我的同桌阿凱偷偷戳了我幾下,並傳了張字條過來:

『你有聽說過琉璃鳳蝶嗎?』

不知道。

『看黑板』

我把視線轉向黑板,只見上面有著大量的的聯絡事項,
而且不知怎地,文末,在黑板的正中央,
我看見老師用白色粉筆畫了隻卡通圖的蝴蝶(類似附圖)。

這時阿凱又傳了紙條:『放學後留下來』

我想了想,反正今天我當值日生,怎麼樣都得留下來整理,就答應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6/02/13(六)23:06 ID:LXjc4Pe6] No.61804   
沒過多久,就到了放學時間,大家走得差不多了,
只有我,阿凱,還有學藝、刺猬以及怪獸五個人留下來。

我跟班長是本日值日生,而阿凱似乎又約了刺猬跟怪獸;
雖然放學留下來是不好的,但阿凱不知用什麼方式說服了班長,
讓那平常是乖寶寶好學生的班長居然也打算跟我們一起留下來玩──讓人有點意外。

「大家最近有聽過琉璃鳳蝶的傳聞嗎?」

阿凱從這開始講起,那好像是某種類似碟仙的降靈遊戲,
這樣的開頭讓我感覺很不妙,但是不好在這時候打斷他。

「聽說照作的話能看到不得了的東西,讓我們來試試看吧!」

那個……好像很不妙。

但其他人居然都沒啥意見,連班長都是,太奇怪了。
我有點左右兩難,在這樣的氣氛下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阿凱似乎注意到我的狀況,拍了拍我的肩膀──

「一起玩吧,是朋友就留下來陪我。」

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真是沒辦法。

講完這句之後,阿凱開始說明遊戲規則:

「1.遊戲開始之前的12小時內不能洗澡。
 2.在教室內留到晚上八點。
 3.八點前清理黑板、講台跟教室。
 4.全部工作都做完之後,當天的值日生之一站在講台上對著台下說:
  『爸爸,爸爸,接下來我們要做些什麼呢?』然後擦去黑板上的鳳蝶。
 5.鳳蝶被擦掉之後,所有人都去洗手間,
 把衣服沒遮蔽到的地方都用清水洗一洗。
 6.關掉教室的燈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會看到些什麼,明天大家一起寫下來。
 7.把寫下來的東西放進時空膠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6/02/13(六)23:07 ID:LXjc4Pe6] No.61805   
>>No.61804
我就這樣和他們一起留下來等待,直到夕陽把教室外的景色染成血色般朱紅。

就在這時,班長突然說他想先回去,因為要幫忙作家事。
大家沒說些什麼,還答應幫忙,代替作值日生的工作。
且不知出於什麼原因,阿凱堅持要我送班長到校門口,確實地把班長送出校門口;
阿凱的態度堅持到一種很奇怪的地步,雖然總覺得有點怪怪的,但我沒法拒絕。

一路上學藝不斷地四處張望,好像有點害怕,這樣挺少見的。
我不曉得該說些什麼,直到校門口,班長對著我說了些話──

「抱歉,我得先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去。」
「怎麼了嗎?」

班長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沒什麼。」

我就這麼送走了班長。

當我回到教室,不知怎地,怪獸跟刺猬居然在打成了一團,
整個糾纏到地板上,而阿凱卻袖手旁觀。
我想阻止,或至少勸個架,但阿凱示意我不要;但,怎麼可以?

我好管閒事了一回。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6/02/13(六)23:08 ID:LXjc4Pe6] No.61806   
>>No.61805
好管閒事的下場就是我也掛了彩,且兩邊分開是分開了,
卻生著悶氣撇過頭,誰也不看誰,好像要斷交一樣。

我對放任他們打架的阿凱有點生氣,但他卻好像沒注意到般,
只是示意我跟另外兩人,時間到了,要準備開始;
而生著悶氣的兩人居然沒有意見,只是默默地準備。

這讓我實在不好發作,只好忍著,從清潔工作開始處理。

處理中,在擦黑板的時候,我不小心擦到了連絡事項。
正當我覺得不妙的時候,阿凱突然出現在我的旁邊,
幫我補上了那些被擦掉的連絡事項。
雖然很感謝,但我還是對阿凱有點生氣。

──

全部都做完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我早上不知怎地,
不只是異常的早起,還洗過澡才出門到學校來。
但這時候我實在不好說些什麼,還在的值日生也只剩下我,
基於氣氛不好掃大家的興致,所以只好開始玩那個遊戲──
我對著隨興地在台下分散的三人說了:

「爸爸啊,爸爸,我們接著該做些什麼呢?」

接著我便擦去了老師畫的那隻鳳蝶。
正當以為什麼都沒有發生的瞬間──

燈熄!燈亮!

教室內的光源剎那間閃爍了幾下;這讓人感覺詭異,但開始了也沒辦法,只好繼續。

接著,我跟著阿凱他們走出教室,前往洗手間……

(待續,以下請依照原則接續:
1.故事基調希望是都市傳說風格的懸疑恐怖。
2.邏輯以及內容無衝突即可接續。
3.設定可有可無,但不可讓小學生超過普通小學生的界限)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16/02/20(六)03:28 ID:T2nb/Uz.] No.61871   
入夜後的走廊間寂靜異常,平常照亮通道的天花燈不能作為我們引路的依靠。
僅有的光源,只來自阿凱手上的便攜電筒。

「這電筒是你帶來嗎?」為了打破無聲的局面,我戰戰競競地發言。
「不是的──」阿凱無言停頓了一秒:「──我在校工房間『借』過來。」
「偷了校工的東西不會太好吧?」學藝插口。
「是『借』!」阿凱一再強調。

簡單的對話便在尷尬的氣氛落寞,學藝對我聳了聳膊,但願今晚阿凱會歸還借來的東西吧。
經過五間教室,我們一行人來到這層的男洗手間。男洗手間位於樓層最角落,如果沒有電筒的光源,可以說伸手不見五指,僅僅在遠處能見到被男洗手間金屬門把的微弱反光。
「應該沒有鎖上吧?」站在最後方的學藝打量道。
「嘗試一下不就知道了。」說罷,阿凱將電筒交給我,伸手拉下長身門把。

咔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16/02/20(六)03:28 ID:T2nb/Uz.] No.61872 1推  
門把輕易被推下,顯然木門應該沒有上鎖。
當他打算推開木門時,然而,木門紋風不動。

「怎麼了?」學藝問道。
「不知道,好像有甚麼擋著了洗手間門,我推不開。」阿凱嘗試推動數次,終將手把放開,打算另謀他處繼續遊戲。

門把沒有回彈上來。

依然維持著指向地面的方向,我們無一能發出任何聲線,連呼吸都幾乎靜止。
我期待有甚麼人能解釋這個狀況,但環顧眾人,顯然包括我在內,腦袋都無法運算出能解釋這個門把沒有回彈的合適理由。

驀然,門把緩緩回到原位。

「果然,只提門把有點日久失修。」我用這個想法說服自己。
「去下層的洗手間吧。」阿凱指示,並隨即回頭行動。依然鬧著脾氣、一發不言的怪獸跟刺猬緊隨其後。
「走吧,不要留在這裡了。」看著我還沒有行動,學藝一手拉我離開。

喀啦喀啦

走了數步,背後隱約傳了古怪的磨擦聲,回頭一瞄,僅僅一片漆黑。
有點不協調的地方,但無法說出具體。
我惟有將這暫時拋諸腦後,和其他人到達走廊另一側的樓梯,落到下層洗手間。
L.L.: 感謝靜,接得很棒 (NiQj5gYU 16/02/22 00:42)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2/28(日)17:46 ID:V1RgV1FE] No.62005 6推  
>>No.61872
我們於樓梯間行走所發出的腳步聲,在夜晚的校舍顯得特別喧鬧且令人緊張。我不相信有鬼,但是看恐怖片依然會覺得害怕,遊戲開始時那陣閃爍、打不開的廁所木門,漸漸讓我心底的恐懼冒出...

『喂...阿凱,如果我們一直沒有做到接下來的步驟,如果整個學校的洗手間都打不開,會發生什麼事嗎?』

『呃...不知道啦!』阿凱不耐煩的回答。他的語氣讓我有點生氣了,不過我還是忍住打他一拳的衝動,走完這段樓梯。

當我們一群人抵達樓下的洗手間,學藝看起來已經有點歇斯底里了,他急忙跑向木門,壓下把手,一打開門就衝了進去,然後門就彈回了原處,一開始我們也沒想太多,直到阿凱去開門時才發現,門鎖住了。

『你有沒有注意到門鎖了?幫我們打開啦!」阿凱大叫著,可是洗手間裡只有水聲,沒有回應。

怪獸不耐煩地踹了門一腳,可學藝還是沒有回應,依然只有水聲。

『快點把門打開!要是我們一直沒有繼續接下來的步驟,就會...』

我聽到這,忍不住火冒三丈,一拳打向阿凱的臉,讓他痛的沒辦法說完接下來話。

『你不是說你不知道接下來的步驟沒完成會發生什麼事嗎?你幹嘛騙我?到底會發生什麼事?這個遊戲難道很危險嗎?』

刺蝟連忙把我從阿凱身邊架開,怪獸則是把阿凱拉起來。阿凱擦擦嘴角的血,一言不發地再次嘗試進入洗手間,但這次門竟然打開了,我原先以為學藝,只是生了幾分鐘的悶氣才鎖了門,可一進去的當下,我整個嚇傻了,學藝不見了,整個洗手間空蕩蕩,只有洗手池的水不斷滿溢出來,我不小心讓手電筒掉在地上,光源照射之處只有一攤水和死蝴蝶。
L.L.: 我信仰超Cooooool!的Caster老師的箴言......所以 (2ChrYSi6 16/03/12 23:14)
L.L.: 下個我來接吧,卡位。 (2ChrYSi6 16/03/12 23:15)
發起者請掛trip: 啊...我不喜歡殺正太啊...但不要緊...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kM0UDvWE 16/03/13 20:51)
L.L.: 積木堆高城堡再踹散,紙牌屋疊好後再崩解,無論是零件爆發般四散的瞬間,或如同骨牌般連鎖崩解的連續 (KU7WVeSQ 16/03/18 18:20)
L.L.: 我們都需要堆疊的過程,才有希望向著絕望轉換的瞬間 (KU7WVeSQ 16/03/18 18:22)
L.L.: 在那一瞬間將爆發出超Coooooooooo!的美感,讚美Caster老師。 (KU7WVeSQ 16/03/18 18:22)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6/03/21(一)00:56 ID:/fIV1TUA] No.62393   
手電筒掉落地面發出的敲擊聲,在狹小的空間裡發出迴響。
洗手池的水不斷地滿溢出來,嘩啦啦的水聲在黑暗中回蕩著。
在黑暗的空間裡,黑暗吞沒了時間和意識,只留下聲音,
像是倒數計時的讀秒般──斷續地,連續地,不斷地催促著。

我應該是第一個回過神的,卻對這段被黑暗吞沒的時間裡發生了什麼,毫無印象。
當我回過神時,我已經揪著阿凱的領子,硬把他摜在入口旁的門上。

到底是為什麼而這麼做,並不重要,我已經確實地做了。
彷彿是被什麼操作般,我聽到自己用了正壓抑著什麼的聲音,質問阿凱:

「學藝呢?」

阿凱沒有回話。

「學藝在哪?」

阿凱依舊沒有回話。

「回答我!你這天殺的渾蛋!」

我終於對他咆哮了,但他仍然沒有回話。

我打了他一巴掌,我放開了他的領子,他軟軟地靠著牆坐下;
我踹了他,我對他拳打腳踢,我對他動用我前所未有的暴力,
怪獸跟刺猬來拉住我,怪獸跟刺猬差點拉不住我,我又踹了他一下……

但他一直不發一語,只是癱坐著,
即使鼻青臉腫,即使嘴角流出血絲,
眼前的他也沒有絲毫反應。

如果不是刺猬跟怪獸一左一右拉著我,我會繼續打下去,會繼續打下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6/03/21(一)00:56 ID:/fIV1TUA] No.62394   
>>No.62393
「冷靜點,阿草。」

刺猬對我這樣說。

「怎麼冷靜?怎麼樣叫做冷靜!現在這種情況叫我怎麼冷靜得下來啊!」

彷彿是別人的聲音一樣,沙啞又尖銳,充滿歇斯底里的味道,但我明白那是自己的聲音。

「阿凱你這天殺的渾蛋!」

阿凱沒有回話,咒罵的聲音空泛地在無人的走廊回蕩,
用那孤單的聲紋畫出這片黑暗到底有多麼寂靜。

我吼完之後,彷彿胸中有些什麼被抽走了般,突然有陣虛脫感襲來。
我不由得癱軟了下,怪獸跟刺猬似乎沒料到這狀況,手中的重量一重就抓不住,
讓我不由得一手向前撐在阿凱臉旁的門板上,並順勢轉成單膝跪姿。

我該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我感到慌亂,我感到恐怖,我感到不知所措。
沒有任何指示,沒有任何頭緒,沒有任何辦法,我想不出任何方向……

恐懼、無助、慌亂與無所適從的寂靜就這麼在我們之間蔓延著,
直到阿凱軟軟的,用著沒有任何起伏的平板聲調說話,
我才從這幾乎是無限迴圈的無力狀態回過神。

「繼續吧,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只能繼續了」

他是這麼說的,看來我們也只能繼續這麼下去。

接著阿凱說出了使用洗手台的順序,大家意外的沒有任何意見,馬上就各就各位了;
現在的狀況是,刺猬跟怪獸先去清洗身體,而我跟阿凱就拿著手電筒,在這段時間中警戒。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6/03/21(一)00:57 ID:/fIV1TUA] No.62395 3推  
>>No.62394
回過神才注意到是這種展開,但好像也沒啥好說的,只好照辦。
警戒中阿凱又提議相互背對,各自看著不同的方向會比較安全。
正好,我完全不想看到他,我完全不想看到這渾蛋,更不想看渾蛋那副狼狽的樣子。

門是開著的,看得到他們兩個正在洗頭跟脖子,水聲嘩拉拉地傳來,
現在也許暫時是安全的,希望能繼續順利下去,但總覺得有點不安。

為了振作精神也為了壯膽,我搖搖頭,開始試著觀察眼前的校園。
平日喧鬧的校園到了夜晚,除了冷清之外,又莫名的有種詭異感……

我感覺到某種寒意,但應該是錯覺吧?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林章草,邱胤凱!這麼晚怎麼還在這裡!」

是老師的聲音。

突然被叫到名字,又是在這種時候,我不禁愣住了;
想來阿凱也是,因為他居然沒發出任何聲音,也沒提醒裡面的人。

不過,雖是愣住,卻沒止住我下意識的行動。

我下意識地回頭一看,卻在那一看之後僵住了,也了解為何阿凱什麼聲音都沒發出;
他一定是跟我一樣驚訝,一樣驚恐,甚至是一樣的驚喜,才什麼聲音都沒有。
眼前的景象讓我毛骨悚然,卻也感受到一種帶著恐怖感的喜悅──

那是,老師背著渾身濕淋淋的學藝,拿著手電筒,向著我們跑來。

(待續)
L.L.: 死人出現得太早又缺乏舖墊會欠缺很Coooooool!的感覺,所以我讓學藝回來了。 (/fIV1TUA 16/03/21 00:58)
L.L.: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495566420750269/ (/fIV1TUA 16/03/21 00:59)
L.L.: 另外,由於無法開新文的關係,就借用這裡宣傳下臉書的接龍社團 (/fIV1TUA 16/03/21 01:00)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3/27(日)19:14 ID:XxZk9S5.] No.62500   
>>No.62395
「學藝!幸好老師找到你了,太好了!」

然而,被老師背在身上的學藝完全沒有回應,我本來稍稍放鬆的心情,霎時間又變的沉重。

「哇啊!老師?」 「咦!老師,呃...學藝怎麼了?」

從洗手間走出的怪獸和刺蝟走了出來,嚇得往老師所在處的反方向跳了一兩步,但他們也隨即發現,學藝的狀況似乎不是那麼樂觀。

「我在加班時,聽到有東西掉下來的聲音,於是往窗口一看,發現花圃邊有人倒下,走過去一看是皓輝,他說你們應該還在這棟樓的廁所附近,然後就昏倒了。現在我要送他去醫院,不過...你們現在為什麼還在學校?想讓家人擔心?以為很好玩嗎?要是發生意外怎麼辦!」

老師憤怒地向我們大叫,我們也只能無奈的聽著,刺蝟和怪獸的頭壓的滴滴的,阿凱則是欲言又止的樣子。

「林章草,我說話時別左顧右盼!邱胤凱,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邱胤凱看著老師,吞吞吐吐地回答:「我想...先去洗手...」

得到這不知所謂的回答,老師詫異地看著阿凱,接著便破口大罵:「洗手,你在想什麼..等等!」

阿凱沒理會老師,直接沖進洗手間,打開水龍頭沖洗,我和刺蝟、怪獸看著阿凱衝進洗手間,然後看看老師,一副快要抓狂的樣子。

「你們...你們到底在玩什麼把戲?」老師歇斯底里地大叫。

「琉璃鳳蝶...」刺蝟小聲地說。

「喂!你...算了,反正也快結束了。」怪獸似乎有些不滿刺蝟把琉璃鳳蝶的事說出來,不過他大概也覺得,遊戲都接近尾聲了,學藝也找到了,大概不用擔心其他變化了。而我原先以為,老師聽到琉璃鳳蝶大概會露出疑惑的眼神,沒想到,老師的怒容瞬間變成慘白的驚駭。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3/27(日)20:04 ID:XxZk9S5.] No.62502   
>>No.62500
「琉璃鳳蝶?你們從哪裡聽說這個遊戲的?」老師的聲音有些顫抖。

「阿凱教我們玩的,他說,流程全部完成後,在回家路上看見發光的蝴蝶那個人,把看見蝴蝶的事,還有心願寫在紙上,幾年後願望就會成真。」刺蝟一五一十地把他知道的都說出來。怪獸則是瞄了一眼洗手間,確定阿凱還在裡面。

「那麼,他有說過這遊戲危險的地方嗎?」老師嘆了口氣,詢問著。

「有,進洗手間時不可以讓洗手間變成密閉空間...還有,一直不清洗身體,會被怪物盯上...」刺蝟看了我一眼,害得我冷汗直流,不停顫抖,顧不得一切,趕緊衝進洗手間,撞上正要出來的阿凱,我本來想再打他一拳,但我決定把握時間,快點完成步驟,趕快終結這個遊戲,可阿凱拉住了我。

「搞甚麼啦!你想害死我嗎?」

「沒水了,我洗完手後,水龍頭就卡住了。」

聽到這,我的理智幾乎斷線了,我用力地揍阿凱,完全不理會老師和刺蝟等人的勸阻,直到怪獸衝過來,把我拉開。

「好了,再打下去也沒辦法解決問題啊,還是先找水吧!真的不能再拖了。」

「老師的辦公室有礦泉水,用那個應該也行,快一點吧!」

此時,學藝突然從老師背後滑下來,兩眼緩緩地張開,老師和刺蝟趕緊去看他的狀況,可我完全沒有心思感到慶幸,只想快點找到水。

「我...在哪裡?」學藝無力地問。

「還在學校,這裡是二樓。」老師回答他。

「現在剩阿草沒洗手,能走嗎?我們要快點出發了。」刺蝟詢問學藝。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3/27(日)20:40 ID:XxZk9S5.] No.62504   
>>No.62502

「可以...抱歉...我不該急著跑進去的。」學藝說。

「那麼快走吧!不過,要是我們能平安無事離開,明天我要你們為這次事情做個交代。」老師恢復了原先不滿的情緒,然後扶著學藝,往辦公室走去,我們則是緊跟在後。到了明亮的辦公室後,我的心情不知為何似乎放鬆了一些,當我正要走進去前,老師說:

「老師的桌上有一瓶沒開過的水,要是不夠,櫃子旁邊還有一箱,不過安全起見,致偉(刺蝟本名),你陪他一起,我們在門口等,動作快。」

老師把我和刺蝟推進辦公室,我們沒多說什麼,趕緊拿到水,我扭開瓶蓋,沖洗兩隻手臂,此時,刺蝟說話了。

「希望你不要太氣阿凱,他有他的苦衷。」

「苦衷?」我搓洗著手指,不滿地說,還不小心讓指甲刮傷我的手背。

「嗯...阿凱的媽媽上個月死了,他沒有和很多人說,只是故作鎮定,像以往一樣來學校上學。但有天,他聽說這個叫琉璃鳳蝶的遊戲,參與的人有機會實現願望,他才會想試試看。」

「是嗎?雖然可以理解,但他也太自私了,至少告訴我們會什麼危險吧?」我生氣地說。

「知道危險的人,多半都拒絕阿凱的提議了,只能找沒聽過傳聞,但對怪東西感興趣的同學,像是學藝,和之前那一輪的同伴。那幾個人現在已經不敢玩了,能找的人變得更少,偏偏這個遊戲,人多才容易成功,怪獸本來也怕危險,看到班長走了也想離開,我那時有點氣他想反悔,和他吵了起來,結果最後打起架來,像你看到的那樣。」

「原來如此,不過我覺得很怪,班長和之前那些人不玩了,你沒那麼生氣,可怪獸不想玩,你怎麼會和他打起來呢?」我又問,可沒專心洗手的結果便是,不小心把水用完了,可是頭卻還沒洗到。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3/27(日)20:54 ID:XxZk9S5.] No.62505 5推  
>>No.62504
「我有看到經過,阿凱的媽媽死掉,有一部分是怪獸害的。不過這件事別和阿凱說,我怕他生氣起來,會作出什麼糟糕的事。」刺蝟皺著眉頭說。那段經歷恐怕還是讓他不太舒服,我也不想再多問,走向櫃子想再找一瓶水,當我彎下腰,正要從紙箱拿出一瓶礦泉水時,突然聽見一聲巨響,門口傳來老師和學藝等人的叫聲...

「糟糕,怪物好像來了,阿草快點把頭洗好!」刺蝟驚慌地說,我則是趕緊扭開瓶蓋,一邊在心裡咒罵,這種關鍵時刻挑到一瓶特別難開的水。

「搞什麼啦?快點!」 「我知道,但是很難開啊!」

好不容易扭開這該死的瓶蓋,我趕緊把水往我頭上沖,此時門口傳來一陣槌打聲,和更加淒厲的慘叫聲,我的恐懼,以及對阿凱的憤怒高漲到極點,水是涼的,可我的頭卻熱得像是火在燒。

沖洗完後,槌打聲消失了,燈也突然熄滅了,嚇得我和刺蝟瑟縮了一下,接著,我們小心翼翼地到門口,學藝嚇得酷子都尿濕了,一股騷味撲鼻而來;怪獸抓著阿凱的衣領大聲咒罵,而阿凱則試圖掰開阿凱的手,但讓我更加驚慌的是,倒在一旁掙扎的老師,他的右腳膝蓋以下,被壓成一團肉泥,濃濃的腥味讓我覺得胃好痛。
L.L.: 很好的雞腿肉醬飯。 (i.kgFR66 16/03/28 01:12)
L.L.: 唯一沒解釋到的是,第一篇有提到,作為遊戲開始信號的鳳蝶,其實是老師畫的。 (i.kgFR66 16/03/28 01:13)
L.L.: 另外老師在學校內就重傷算是預料之外......但沒問題,挑戰這個誤差範圍也是樂趣。 (i.kgFR66 16/03/28 01:20)
L.L.: 卡位,期間兩星期 (4XpF1AMY 16/04/04 10:48)
L.L.: 放棄卡位,總覺得現在還想不出該怎麼接..... (VaScUhTk 16/04/18 10:04)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