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00947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廢土戰記 人與神間的戰爭 修正版 名稱: DJmoit [14/07/31(四)22:30 ID:8BqOcnhA] No.52696  
戰爭
戰爭未曾改變。

就如同大多狂這宗教份子希望的那樣,末日降臨了。
但他們很快便發現,預言中的天堂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
烈火從天而降,焚燒每一個來不及逃走的生物。
渾身散發致命輻射光芒的天使,舞動著如腐肉般的雙翼,在天空發出令人戰慄的狂嚎。
而那些死去的信徒們,一如他們被允諾的那樣,復活了。
本該隨風逝去的靈魂,再一次依附到腐敗的屍體或枯骨上,有些甚至只餘留一團如同人形的塵埃。
無盡的活屍從大地升起,獲得了他們生前所期盼的永生。

文明毀滅,大地荒蕪。
在接下來的無數年裡,地表毫無生機,被天火揚起的塵埃遮蔽了陽光,唯一的光源來自神在地上的居所「聖城」。
但人類並未滅絕,一部分的人及時逃進了地下避難所存活了下來。
數年後,人類再次冒險踏上地表,並試著重新建立文明。

還有戰爭
對「神」的戰爭…..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DJmoit [14/07/31(四)22:40 ID:8BqOcnhA] No.52727   
先是黑色『皇后』,隨後是灰色『教主』,兩顆棋子移離了黑色『士兵』,眨眼間,黑色『士兵』被白色碎片黏附,變成白色『騎士』,正向附近的灰色『矮子』移動。

「好了,你覺得我這一手如何?」惟一神露出滿意的表情,望向『她』。
「挺不賴,能讓我需要即時撤離『皇后』,這一步我給予合格。」
「只有合格?未免太小看我這完美的一步吧?」
「拭目以待。」『她』望向白色『騎士』,好不容易「升變」的棋子,轉眼間便落到惟一神手上。不過『她』並不太在意這個情況,要「升變」其他棋子的話,絕對綽綽有餘。
「而且啊……」『她』想著,望向白色『騎士』上的一個破口位──一個在惟一神視線死角的位置──破口位露出了一抹灰色。「看來那傢伙還沒有被惟一神徹底佔據」她不禁咧嘴而笑。「人子啊,就讓我看看你的表現,看看作為既不是代表我,也不是代表惟一神,僅僅作為人子的表現。」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DJmoit [14/07/31(四)22:42 ID:8BqOcnhA] No.52728   
....................
阿阿...聖光阿。
這就是信仰嗎?
YHWH無處不在。
我能感受到...主就在我的身旁,與我共同進退。主阿!請給予我勇氣和力量!以助我把主的光輝和愛帶到世上每一個人!
....................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DJmoit [14/07/31(四)22:43 ID:8BqOcnhA] No.52729   
這是?
不認識的天花版...
「喔,你醒來了阿。」這是安德烈的聲音?為什麼安德烈會在這裡?
「我離開了之後,擔心你自己一個人,就回來找你囉!之後就帶你回來了。小妹妹...不,現在是小弟弟呢。」
是這樣阿...等、等等!
「小弟弟?!?!?」喂喂我都下定決心接受女孩子的身份了你給我說這個?!
安德烈笑了笑表示毫不介意,不論是男和女安德烈都會給予他的大愛。(?!)
「話說...我的身體不是...」我回憶起失去意識前的情況,不禁一陣害怕。特別是那令人無法抗拒的信仰...感覺已經完全失守了。
「對。有至少一半以上變成天使了。」安德烈往後一靠,靠在椅子上。拿出了不知道那裡來的煙,末世還會有香煙嗎?
「呃呃呃?」
「呼...不過放心,「我們」很會應付這些情況。」一口煙噴了出來,安德烈隨即說道。
「你們?」
「我們的組織:「十二門徒」。」安德烈笑了笑,略為自豪地說。「雖然本來是十三的...」
我支起身體,坐了在床上,等待安德烈的解釋。
「我們...曾是救世主耶穌的門徒。而耶穌,是和你一樣的人。衪同是「原初之人」又是「神之子」。只不過,這次你只是「天使」。」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DJmoit [14/07/31(四)22:45 ID:8BqOcnhA] No.52730 2推  
--------
神得意地和『她』說:「上一次的失敗就在於你那『士兵』成長的太過份,而我「升變」時又加入了過於強烈的『神子』,引發太激烈的反應。反而令重要的棋子無法保持良好的穩定性,才被第十三門徒有機可乘帶人殺掉。這次我又沒有用『神子』,又用初生的黑色『士兵』,肯定不會再出差錯。」
『她』暗暗一笑,對神的如意萛盤沒有作回應。
--------
「而我們為了幫忙耶穌,而跟隨了在衪的身邊。我們試到了很多抑制神之力的方法,用在你身上也行的通。只是...」
「只是?」
「只是我們對神的認識還太少...時常會有失控的情況,而且,還沒有辦法消除神之力呢。」安德烈唉了一口氣,隨即轉變了話題:「話說呢!你變成天使失控的時候,就是我們組織的人帶你回來的喔!你想去見一見他嗎?小弟弟!」
發起者請掛trip: 萛是開了新串 而我只是不知道怎樣接諸神之戰 所以修改了一下內文 變回單純的神與廢土的故事 (8BqOcnhA 14/07/31 22:49)
發起者請掛trip: 我是建議從No.52720以下部分都砍掉重接比較好,因為那段劇情為了應付超展開實在寫得亂七八糟... (hL2l5uYg 14/07/31 23:51)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7/31(四)23:31 ID:EdEgGjt6] No.52734   
關於惟一神和『她』的下棋策略

惟一神:堅持徹底勝利,必定吃掉對方所有棋子才肯罷休。當掌握優勢時,往往會開始慢心而老馬

『她』:估計擁有惟一神更高明的棋藝,但下棋時在乎樂趣多於勝負。只要讓她看到有趣的情景,即使犧牲自己的棋子也沒所謂。讓主角被惟一神奪走,也是她為了欣賞有趣情節而故意放水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01(五)04:44 ID:9niVb/YY] No.52735   
沿住一條地下通道,安德烈帶我來到一間簡陋的房間,房間裡洋溢線香的味道,擺放了各種估計是宗教聖物的物品,十字架、聖母像、念珠、經書,還有一些我不清楚來自甚麼宗教的法器。

在我和安德烈面前,是一名坐在辦公桌後的男人,穿著法衣,架住半框眼鏡,凝視進入房間的二人:「歡迎來到在下的辦公室,『半翼天使』。」

「『半翼天使』,是指我嗎……?」對於突如其來的稱呼,我完全摸不住頭腦。
但對方好像沒有理會我的問題,繼續自說自話:「安德烈,拿『他』的遺物過來。」
「哎?不愧是彼得,效率果然相當高。」說罷,安德烈便離開房間,留下我和稱為彼得的男人。

「彼得先生嗎……?」我疑惑地問道。
「無法理解,你知道自己被『衪』選上的緣故嗎?」彼得繼續無視我的說話。
「『衪』?」又一個問號在我腦中出現。
「果然就算本人還是無法理解。衪葫蘆裡究竟是賣甚麼藥?」
「等等……」我快要跟不上彼得的節奏了……
「契機果然是和你一起行動,然後又突然失蹤的少女……她是叫莉莉絲,對吧?」
「哎、哎……是沒錯?」我頭腦也快被他搞得亂七八糟。
「莉莉絲……『原初之母』……在『正典』中並不存在的名稱,果然只能從『裏典』入手?」
甚麼『正典』、『裏典』、『電子辭典』,我都完全摸不清他想說甚麼。

『主就在吾的身旁,與吾共同進退。主阿!請給予吾勇氣和力量!以助吾把吾主的光輝和愛帶到世上每一個人!』

「這、這是甚麼?」耳邊響起了謎一般的話語……不,那是我的聲音!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01(五)04:44 ID:9niVb/YY] No.52736   
『吾乃天使,行使神跡、行使一切治癒的神跡,向罪人施予吾主之光。』那個呢喃聲越來越強烈,而且……而且那種感覺又再一次回來!!

我整個人跪倒地上,左眼劇烈刺痛,熾熱的液體在其中湧出,我勉強用手抹下。「血……!」望向沾滿了抹下液體的左手,我不禁震驚起來。
但更駭人的是,整條左臂開始滲出血痕,形成某種紋身似的幾何形狀。

呢個呢喃聲逐漸擴大……不對,不是他在擴大,是從我的口裡發出:『吾乃天使,侍奉吾主之天使,吾乃要行使神跡、行使一切治癒的神跡,向罪人施予吾主之光。』

望向眼前男人,我看到是滿身的污垢,由罪孽所造成的納垢,我的任務……吾所付予之任務,清洗人子一切罪行,清洗。

吾伸出左手,準備向眼前之罪人,施予吾主之光。

「趕上了!」突然,一男人聲在我背後響起,隨即一塊紅色布披在我的身上。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先是全身刺痛,然後我感到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小弟弟,現在感覺如何?」蹲在我身旁,兩手支撐我肩膀的安德烈問道。
「剛才究竟是……?」
「神之力。」彼德插口回答。「『衪』在你身上施加的『詛咒』,那些在你左半身出現的『聖痕』便是證據。」
望向逐漸消去的血色紋身,我無力地問道:「那究竟是甚麼?」
「無可奉告。」彼德簡潔應道。
「那個……我們還在調查,只能解答你,那便是使你成為『天使』的力量之類?」安德烈勉強打圓場。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01(五)04:44 ID:9niVb/YY] No.52737   
「安德烈,沒把握的話不用多說。」彼德望向安德烈說道,然後再一次望向我:「總言而之,現在你身上的布,一刻也不能脫下。」
彼德站起來,在旁邊的書架抽出了一份地圖:「接下來,『半翼天使』,請你到這間『大聖堂』的『裡間』拿『裏典』回來。說明完畢。」

彼德將地圖拋到我面前,便無視我離開了房間。
「甚麼跟甚麼?」再一次,我被彼得弄得頭腦混亂。
安德烈嘆氣道:「那傢伙就是這樣,喜歡自說自話。放心吧,他不是針對你的,小弟弟。」他拍了拍我的肩膊,但這還沒有解決我的問題。

望向我的表情,安德烈也大概知道我還是沒搞清情況:「彼得又是的,解釋時老是不詳細說明,要不是我們和他相處了不短時間,根本都搞不清楚他在說甚麼。唔……那首先要說明甚麼?」

我坐下來,望向披在我身上殘舊的紅布:「那不如先解答我這塊布是甚麼?為甚麼彼得要我不能脫下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01(五)04:45 ID:9niVb/YY] No.52738 2推  
安德烈倒了兩杯熱茶,交給我一杯後便開始說明:「嗯,這畢竟很重要,就先談談這塊聖骸布。」
「聖骸布?」我差點將口裡的熱茶噴出來。「該不會是……?」
「沒錯啊,就是包裹『神之子』屍首的裹屍布──不要脫下來啊!」看到我要將紅布脫下來時,安德烈即時阻止。「我知道是有點兒噁心,但如果要阻止潛藏你體內的『天使』再次佔據你的身體,『聖骸布』是必要的。」
「但……沒有其他選擇嗎?」我用懇求的眼神望向安德烈,但他只搖頭拒絕:「抱歉,暫時我們只有這個選項,因為可以壓制你體內的『天使』的,只有『神之子』的血,而現時惟一沾有他的血的東西,就只有這塊布。」
停頓了一會,安德烈用嚴厲的眼神望向我:「如果你不想自己體內的『天使』再度奪去你的一切,就不要脫下來。」

我惟有無奈地接受…大概一段時間能適應吧……應該吧?

安德烈又回復和藹的眼神,摸了摸我的頭頂:「小弟弟,不用擔心的,我絕對會幫助你的,畢竟你曾救我一命。」
「好吧……」我又不其然嘆氣:「那接下來……剛才彼得說的……那個……『到『大聖堂』的『裡間』拿『裏典』回來。』是甚麼意思?」
「那個啊……」安德烈有點不好意思地抓癢:「彼得認為,既然你接受了『十二門徒』的恩惠,那樣也需要幫我們辦些事情來補償……不要這樣看我啊!」安德烈望向我孤疑的眼神,立刻辯解:「而且啊,沒有工作便沒有飯吃,這不是常識嗎?」
(´・ω・`): 聖骸布還有投影掛……這不就是HF線的衛宮O郎嗎!? (Cl1pDAi. 14/08/01 12:33)
=_>=: 原本沒這樣想,但寫完一看:幹!你是哪來的衛宮O郎? (9niVb/YY 14/08/01 15:58)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ω・`) [14/08/02(六)13:01 ID:QEMpW/xE] No.52763   
「哈哈哈……沒想到當年那些門徒竟然裝死來逃過一劫呢,真是有趣」
神在「神之子」死亡後,曾派遣自己的信徒追捕遺留下來的門徒,用各種殘酷的手段致他們於死地。
但是,真正的門徒早已隱藏起來,他們因為喝了「聖杯」的寶血而獲得不朽之身,為了對抗末日的來臨而作好準備。
唯一神對此並沒有感到驚訝,反而抱有一股近乎是愉悅的感覺。
「盡情的掙扎起舞吧,你們越是尋求希望,到最後等待你們的將會是更深的絕望」

首先就把莉莉絲的棋子給擊潰吧,神呼召了手下的一位天使。
「拉斐爾,告訴凡人何謂神的威光吧」
擁有橙色長髮,中性美貌的六翼天使領命後,便離開聖域落入凡間。
神高高在上地觀看著這一切,露出了殘虐的笑容。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ω・`) [14/08/04(一)23:28 ID:cOU6QJhU] No.52812   
同一時間,在另一方面……


面對逼近而來的「信徒」,我揮動開山刀切斷了它的右臂。
然而不知痛楚和恐懼為何物的「信徒」卻沒有退縮,以餘下的左手橫掃過來。
我用力踏著地面往「信徒」的右側迴避攻擊後,全力的扭轉身體,借助離心力把刀鋒對準「信徒」的頸項。
伴著有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信徒」的頭顱在空中飛舞著,而失去了腦袋的身軀也無力地向前倒下。

在我的腳下,除了剛剛擊倒的「信徒」,還有不少的屍體伏在地上。
當我按照地圖來到某個已經沒有人居住的小鎮後,立即就受到了它們的熱烈歡迎。
由於這次沒有天使統率它們,雖然花了一些時間,但總算是順利解決掉。
纏在右上上的聖骸布雖然令人不安,對身體的活動卻似乎沒什麼影響。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ω・`) [14/08/04(一)23:29 ID:cOU6QJhU] No.52813   
最近幾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
失去了名字和靈魂,不朽之門,人類和神之間的戰爭,莫名其妙變成女孩子後又變回來,附在身上的天使,諸神之戰……
不對,諸戰之戰什麼的沒有發生過吧,看來吸收的情報太多令腦袋都變得混亂起來了。
「說起來,最近都沒有看見莉莉絲呢……」
平常的話莉莉絲總會神出鬼沒地現身,但自從我的一半身體變成天使後就再沒見過她了。
是因為體內的天使嗎?還是右手上的聖骸布嗎?又或者……
我為了揮開這樣的疑惑而左右搖頭,現在多想也是沒有用的,還是繼續按照著地圖前進吧。

然後經過了不到十分鐘。
「這裡就是……大聖堂?」
映入眼簾的,是和我想像中的華美教堂相反,看起來已經棄置了很久的殘破建築。
輕輕推開已經破了幾個洞的木門,灰塵一擁而出令我不禁打了一個噴嚏。
環望四周,到處都是破破爛爛的,和大聖堂這個名字一點也不配。
沿著變得灰黑的地毯繼續向前走,在最深處可以看見巨大的聖母像。
這對教堂來說本應是很常見的事,但是看清聖母像的面容後,我訝異地睜大了雙眼。

「……莉莉…絲?」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ω・`) [14/08/04(一)23:30 ID:cOU6QJhU] No.52814 1推  
雖然雕像的輪廓已經變得有點模糊,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它和莉莉絲的樣子十分相似。
當我伸出右手打算輕碰雕像的時候,纏在右手上的聖骸布卻突然發出紅光。
一瞬間我還以為是天使之力又再失控了,但並非如此,雕像和聖骸布上「神之子」的血發生了共鳴並觸動了機關,雕像從本來的位置移開後,在它的底部可以看到一道深不見底的樓梯。
這莫非就是彼德所說的「裡間」嗎?
為了取得他口中的「裏典」,我抱著緊張和期待的心情一步步的走下樓梯。
(´・ω・`): 然後就交給下位了 (cOU6QJhU 14/08/04 23:31)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06(三)20:03 ID:K9WhH8a6] No.52844 8推  
>>No.52814
一層層的樓梯向下,走過昏暗的迴廊,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石造的大廳,
「裏典」就這樣靜靜的擺在桌上,一點驚奇和刺激也沒有,
感慨著這算哪們子的冒險?想著早早收工回去就好。

『何不打開看看?搞不好是假貨?』這時一個念頭閃過心中。

『 היא הגיעה לים סוף, פגשה את אשמדאי, וילדה לו מאות ילדי שדים מדי יום.』

翻開「裏典」的剎那,眼前的事物扭曲變形,意識一度模糊,
藍色的光點不段閃爍,良久,雙眼才得以適應,
肉體被困在寫滿義務的小房間裡,身心再次變成了那個少女,
和上次不同的是:恐懼。

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最古老最強烈的,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先是一陣昏眩,接著腹部襲來一種奇怪的膨脹感,
隨著視線向下,惶恐就這吞沒了內心,
腹部已經膨脹到不能再膨脹,看起來就像是孕婦一樣,
裡面充斥著黏稠、無法名狀的物質.....

....這是幻覺,這本書帶來的幻覺....不是現實,不是的....
(´・ω・`): 好奇的用估狗翻譯之後 (2Q2Xu2oA 14/08/06 22:15)
(´・ω・`): 「She came to the Red Sea, met Lucifer, (2Q2Xu2oA 14/08/06 22:18)
(´・ω・`): and bore him a hundred children each day demons.」 (2Q2Xu2oA 14/08/06 22:19)
(´・ω・`): 所以又是路西法出場的時候嗎?(多重意義) (2Q2Xu2oA 14/08/06 22:19)
發起者請掛trip: 既然是璐西法,那麼就把主角變偽娘吧 (Oqx8f8DM 14/08/06 23:29)
發起者請掛trip: 不要啊www為什麼是僞娘w (H/fIsmeo 14/08/07 00:10)
發起者請掛trip: 呀呀 可憐的主角 男人>女人>男人>偽娘都萛了 還要進入妊娠狀態嗎 (/q3/38Hc 14/08/07 01:19)
發起者請掛trip: 妊娠讚啦 (H/fIsmeo 14/08/07 10:55)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07(四)01:49 ID:8R6kYlp6] No.52854 3推  
>>No.52844
睜開雙眼,我再次站在聖母像前,甚麼也沒有發生,披著紅布的我準備伸手觸碰雕像,身體並沒有絲毫異變。。
「剛才究竟是……?」我憶起方才經歷的恐懼,不是幻覺…非常真實,彷彿是之前那份恐懼曾經降臨於我身上。

「那是一個警號嗎?」我喃喃著,伸出的手慢慢收起來。我不知道剛才所見是甚麼意味,但是直覺阻止了我觸碰眼前的聖母像。但是,接下來我該怎樣辦?

===

棋室裡,惟一神抹了一額汗。倒是,另一邊的『她』咯咯地笑:「哎,居然要悔步?要是讓其他傢伙知道,不知他們會怎樣嘲笑你?」
「『黑之祭壇』、『白之祝福』,還有『灰之聖物』……你是腦筋有問題還是自暴自棄?你忘了這三者結合的結果嗎!?」惟一神破口大罵。
但是『她』依然故態自如:「『無的怪物』,我又怎會不清楚?嘻嘻嘻嘻,把牠召喚出來的話,戰況不就變得有趣?還是你根本對牠無能為力?唧唧唧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牠只會毀了棋局!」
「好吧、好吧,那當我讓步,讓棋局退回兩步吧。但是啊,你又打算怎樣做?」『她』笑瞇瞇望向惟一神,想不到只是稍微推人子一把,便看到惟一神焦急的模樣,不過是召喚出「無的怪物」,真是便宜的交易。望向立在供奉自己聖堂的騎士,得知了結果的人子,他將會有甚麼舉動,『她』相當期待人子的下一步行動。
發起者請掛trip: 這要怎麼接呢 (H/fIsmeo 14/08/07 10:55)
發起者請掛trip: 還有倒帶得啊wwww (HfaSvq1c 14/08/07 11:26)
發起者請掛trip: 感覺boss破格了啊這 (51vxLkWg 14/08/07 23:46)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07(四)18:10 ID:5aAjE1tw] No.52862   
>>No.52854
正當迷離於幻覺與現實間的我佇於大聖堂不知所措時,聖堂外的「信徒」突然停止了動作,失去靈魂的亡者們同時抬頭仰望天空,口中發出了令人寒毛直豎的讚歌。

彷彿在讚頌著即將降臨的某種偉大存在,當我注意到天空中出現的第二個太陽時,一股刺人的灼熱壟罩了地面,殘破的聖堂整個燃燒了起來,在從火海中瘋狂逃出的我面前,燃燒的六翼由第二個太陽中伸展了開來。

伴隨著幾乎要將地面焚毀的炙熱,身負六翼的火焰人形降臨了地面,由火焰中睜開的絕美雙眼平靜的注視著我,然而僅僅是視線的交會,我立刻感受到體內的『天使』有如要竄逃般的瘋狂掙扎,連『聖骸布』都無法再抑制的,幾乎要撕裂我意識的劇痛傳遍了我的全身。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忍不住慘叫出聲,生不如死的痛苦讓我的五感幾乎無法再接收任何來自外界的訊息,隱約中只能聽到由火焰中傳來的話語,莊嚴而又無奈的嘆息。

「偏離人道的可悲人子啊,在主的面前懺悔汝的罪過吧,以第二天的支配者、力天使的君主、生命之樹的守護者『拉斐爾』之名宣示,吾將在此赦免汝之罪孽...」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11(一)19:43 ID:PaTSV9.6] No.52944   
>>No.52862
突然,一連串猛烈的炮火襲向拉裴爾
這突來的襲擊似乎讓我體內的天使暫時安分下來

這時一名身穿黑色風衣戴著黑鋼盔,臉上帶著防毒面具的人衝上來抓住我的手
「你一定就是他們說的半天使!快,趁現在進聖堂!」他邊說著邊拉著我進入聖堂底下的階梯
隨著階梯逐漸向下,地面的炮火與火焰也逐漸遠離

「你是誰?」我的意識再次恢復清晰後向他問道
「我們是第13號部隊,那被除名的門徒的追隨者」他說道,這時我注意到他的鋼盔上有個深紅的13號字樣

「好了,到這裡就能慢慢走了,雖然我們沒有能力殺掉天使,但暫時擊退還是做得到的」
這時他帶我來到一扇圓型的厚重鐵門前,那是典型的避難所大門。
門上理所當然的有著13的編號
他從懷中掏出一張磁卡,然後走到門邊的感應器旁刷了一下
感應器發出幾聲嗶聲後,那門便緩緩開啟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11(一)23:08 ID:takQr.m.] No.52949   
入目,嚴然是一個井井有條的地下軍事設施。但是各種設施都佈滿不影響功能的鏽漬、破損,電線外露使得這個『裡間』充滿歷史感。
那名士兵快步走向設施裡唯一照在燈光下的人。那人正盯著各個顯示著不同影展、數據的大螢幕,聽見從後而來的腳步便轉過身來。
「報告!目標人物被安全帶來!」士兵立正,低沈沙啞的聲音自防毒面具出來。
「做的很好;現在回到地面上參與擊退天使。」那人命令道。
我慢走到那人前,這才看清那人的外表:不是特別高大、不修邊幅微卷的黑髮蓋住了眼睛,下身則是和剛剛的士兵一式一樣的黑色風衣。
「片翼天使。」那人盯了我半響--我不太清楚因為沒看到眼睛--開口說道:「果然不錯,和他相似的感覺......」
他抽出了一把手槍,把槍口對著我,說:「我先小人後君子好了,要是你不能再保有原初之人的心,我不介紹再多收『三十枚銀幣』。」
看著空洞的槍口,感到一陣心驚,因為我感覺到這個人是來真的。
收回手槍,略呼出一口氣,用著比較平和的聲線說:「對不起了...但是我必須防止任何危害人類的事情發生。我是猶大,加略人猶大。是第十三門徒。」
我略緊張的開口自我介紹:「你好...我應該就是你們所說的片翼天使,至於名字...。」
「有介心也是很正常的,我能理解。畢竟是真名....」
「不是的,因為我的過去已經交給了別人。」
猶大突然又不說話了,大概又是盯了我一會,感慨道:「和他也是一樣的說法...沒有過去的原初之人嗎。」
「好了,你是來拿『裏典』的吧,請跟著我來。」猶大轉身,伸手邀請我向著這個設施深處走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11(一)23:09 ID:takQr.m.] No.52950 2推  
「這個地方,被稱為『裡間』的地方,也許不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藏東西最好的地方。」猶大介紹。
「為什麼呢?安全的地方藏東西不是更好嗎?」
「因為這裡有我在。」
「你?」
「在這之前...你知道那個神實際上是能隨時掌握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的嗎?」
「是因為『神無處不在』嗎?」
「正是,但也不全對。他不能掌握我。我是『背叛者猶大』。」
「你背叛了耶穌?」
「我背叛了的是神。我裝著和神子共同合作,卻在救世主的指引下帶人殺掉他。後來其他門徒都分得了救世主的力量,我則得到了『三十枚銀幣』。」
說著,猶大拿出了一枚銀幣,繼續說明:「這些東西,令我和我的部隊消失在神的眼線之中。」

-----
「可惡!剛剛的棋子怎樣消失了!拉裴爾居然報告被看不見的東西攻擊了?!」
莉莉絲笑而不語。
-----
猶大: 話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則是安德烈所在的地方,因為他是「人型防禦系統」。 (takQr.m. 14/08/11 23:09)
主角: 原來他那麼利害嗎! (takQr.m. 14/08/11 23:10)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8/12(二)01:56 ID:S6wCHlDE] No.52953   
關於「裡間」
實際上不是指任何一個固定的地方,而是指「背叛者猶大」的移動形據點
基於「三十枚銀幣」的效果 猶大身處的地方不會出現在神的棋盤之上
由於猶大經常移動其整個據點 只能以地表上的殘破聖堂作辨認位置 或是經由「十二門徒」和猶大的通訊得知方位 故不會被神發現
有猶大及其部隊看守 「十二門徒」能放心把具危險性的物品或者具神性的物品安置在「裡間」中
為了不暴露 必須採用派人來回「裡間」來取出、放入安置物的方法
而且每次完成都需要再進行一次據點移動
據點移動似乎需要多人分量的魔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9/01(一)21:27 ID:HUuzHGBo] No.53164   
>>No.52950
「裏典就在這邊了」
猶大帶著我來到一個牢籠前,裡面囚禁著一個少年。
他的身體被束縛衣僅僅捆住,口中也被塞著一個口枷。
「那個....裏典在....?」
「就是他啊。」猶大說著便進入牢中將那名少年領出。
他跟有著一頭黑色的長捲髮,蒼白的面容和血色的雙眼讓他散發一種病態的美。「那他就交給你啦」
「呃....」
「別擔心啦,他不會傷害你的。」猶大說著一邊解下他身上的束縛「好啦,這樣你帶著他就好行動多了,他應該不會傷害你啦,大概,也許,嘛....你應該能自保啦」
喂喂喂!後面那一串是怎麼樣?你剛剛是把什麼丟給我啦!
我看著那名少年,正在想著該怎樣跟他表達善意時他開口了
「你好」意外的,聲音非常低沉且粗糙「我是該隱,現在被他們稱為『裏典』,真實歷史的見證者....」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10/30(四)17:51 ID:oTVkMnIc] No.53740   
>>No.53164
「呃...你就是『裏典』?」請不要超展開好嗎,感覺對這個以超展開為常態的世界絕望了。
「要談話就出去再談吧,拿了東西可得快點走了。」也不理正在驚訝的我的弱小心靈,猶大直接把我和該隱超高速推了出去基地外面。
回頭一看,居然已經不是我進來時候的"大聖堂"了,是另一所同樣破爛的教堂。唯一的相同點就是那個帶有莉莉絲容貌的雕像和那個機關。
猶大扔了一卷羊皮紙給我:「這就是這次的地圖了。就在你拿裏典的時候,我們早就進行了據點移動的魔法。基於安全理由,你不能在我們裡間待太久呢。抱歉。」說完就轉身回到那個通向裡間的階梯之中。
目送著猶大離開,機關又緩緩閉上了。
「請不要介意...小猶大也不是故意的呢。」低沉且粗糙但具有磁性的獨特聲線從身邊傳來。「畢竟這個基地實在太過重要了。」
回過身來,血紅色的雙眸正在觀察著他感興趣的人。「你也是半個人嗎?」
「呃...技術上來說,是的。」
「嗯,你好,我就是他們所說的『裏典』--該隱。」該隱自我介紹道。「他們跟我提到過你了...也是呢,你想必一定渴求真相很久了吧。」
眼前的這個人會知道真相?萛了,人不可貌相,就被門徒如此重視,份量應該少不到那裡去吧?
「有什麼想問的,留待一會再說吧,這樣可不是談話的好地方。」
離開之前再回頭看一眼教堂,這次連雕像也消失了,被一個應該是耶穌的男人的雕像取代。
原來如此...只有那個很像莉莉絲的雕像所在的教堂,才是「大聖堂」嗎。
害我又想到莉莉絲了...莉莉絲,妳到底到那裡去了?
「莉莉絲,妳到底到那裡去了?」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