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99986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教皇之刃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42 ID:ecIClRm6] No.5152  
因為也想嘗試集體創作而開的串,接文者請盡量寫滿100字以上,並請在基本設定下的舞台自由發揮。

時值地球曆4072年,生存於這顆星球的人類遭逢了文明的大毀滅,由於能夠摧毀人類智商的終極武器所造成的環境污染,殘存的人類不但失去了他們的文化、科技,甚至連如何揮動自己的拳頭,在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中保護自己的技術都喪失了。

然而...在這場大毀滅後留存下的某些事物,球技,原本以競技競賽為目的而誕生的運動技術,隨著原始暴力在人性中重新覺醒,球技也重新脫胎換骨,成為了這顆星球上最強、也最登峰造極的戰鬥技術。

秘傳著這些戰鬥技術,並以其力量重建人類文明的戰士,恐懼、敬畏著他們的人們,稱他們為『球士』。

百年的時光過去,時值地球曆4173年,以球技的力量建國,擁有世界最強軍事力的超級大國『奧林匹克』對島國『CPBL』發動了侵略戰爭,在奧林匹克球士的強大戰鬥力下,不到數月的時間,宣告戰敗的CPBL成為了奧林匹克的第51個殖民地。

高壓統治、人種歧視、經濟剝削,在這飽受摧殘的CPBL島上,反逆者們的傳說揭開了序幕......
基本設定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43 ID:ecIClRm6] No.5153   
球士:在這世界是指以各種球技進行戰鬥的戰士,一般來說一名球士只會專精一種球技,而球技又分為許多流派,即使是相同的球技,依流派的不同也會有各種不同的必殺招式,舉例──乒乓暗殺拳(流派名)‧千手乒乓涅盤殺(招式名),流派招式都可自由發揮。

塔羅斯:戰略自動發球機,用來代替士兵的巨大人型兵器,和球士一樣,依球技分類而擁有各種不同的型號,算是擁有相當強大威力的武器,但以這個世界的科技水平,其實還無法開發出威力超越一流球士的戰鬥機體。

奧林匹克:統治歐洲的軍事帝國,由神秘的統治者『教皇』與軍方高層統轄軍政,傳承發展各種強力的球技,不論是領土面積或軍事力,以目前來說都是世界最強的國家,以奧林匹克科技開發出的球具,配合著奧林匹克球士高超的球技,是遠遠超越現今各類兵器,甚至具有大規模毀滅力量的超級武器。
基本設定2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44 ID:ecIClRm6] No.5154   
CPBL:位處亞洲的島國,由於特產製作運動飲料不可或缺的良質葡萄柚而遭到奧林匹克的佔領,目前由租界地的總督府負責統治。

(運動飲料身為能夠在短時間內恢復球士戰鬥力的補給品,因此其產量也成為了能左右世界各國武力平衡的重要關鍵。)

J聯盟:同樣位處亞洲的島國,崇尚武士道,傳承著許多古老的球技流派,目前與奧林匹克處於敵對狀態,長期暗助CPBL的反抗活動。

亞運:亞洲最大的國家,採帝王制,人口眾多,是目前少數能與奧林匹克抗衡的國家。

NBA:位於美洲的民主國家聯盟,由於資源間的爭奪,目前與奧林匹克開戰中,地域性的衝突不斷。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46 ID:ecIClRm6] No.5155   
地球曆4182年,奧林匹克首都『雅典』,天空宮殿『柏修斯』。

「....我看到了,不祥的赤星,將墜落在東方的大地,命運的破壞者,將為分裂世界的帝國帶來劇變。」座落在高聳入雲的丘陵上,居高臨下俯瞰首都的皇宮庭園,透過球拍的網眼凝視著夜空,皇族的穿著,銀色長髮的少女冷漠的說道。

「不祥的赤星?不可能....難道那災禍的血脈還有後人存在?」聆聽著少女的預言,右臉頰上刻印著怵目的球痕傷疤,穿著華麗帝國軍服的中年男子望向了內殿。

「東方的大地.....CPBL嗎?這可恨的血脈究竟將糾纏我等直到何時.....」貫通內殿的中心,散發著藍色光芒,彷彿直通天際的巨大玻璃柱,同樣皇族的穿著,站在玻璃柱旁的黑髮男子閉目低語,彷彿正與某種看不見的存在進行交談。「....是的,我知道.....那麼,就先這麼做吧.....」

「基魯恩殿下,這次絕不可再重蹈覆轍了....陛下的旨意是?」內殿入口的中年男子開口問道,睜開雙眼,赤色瞳孔的黑髮男子冷笑道。「.....就派那個人去吧,雖說瑟維雅的預言從未出錯過,事前的確認還是有其必要的,對吧?伊塔羅斯卿。」

「是!那麼屬下立刻通知夏凱爾將軍,一切僅遵『教皇』陛下的旨意!」下跪接旨,伊塔羅斯背後的庭園,銀髮少女揮動球拍,旋轉的羽球飛向夜空,猶如劃過天際的白色流星。

「連命運都想支配嗎?這也是一種命運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47 ID:ecIClRm6] No.5156   
CPBL中部都市『紅葉』,奧林匹克租界機場。

淨空的跑道,垂直升降的軍用運輸艦降落在機場內,機尾的艙門開啟,鋼鐵面具的騎士們配備球具整齊有序的步出艦外。

身穿奧林匹克高階軍服,走在所有騎士之前,身材高壯、不苟言笑的紅髮男子在機場大廳停下了腳步,負責接待的CPBL官員一擁而上,圍繞在機場外等候的數家媒體中,記者們交頭接耳了起來。

「就是他嗎?帝國第十鐵騎隊『血紅魔棒』的指揮官,在之前的戰役從NBA手中奪下阿羅哈群島的猛將.....夏凱爾將軍。」

「連他都來就表示.....CPBL日益惡化的反抗活動連帝國本土都開始關切起來了。」

「說起來這年紀就當上少將....比想像中的還要年輕呢。」

「這不是重點,我想說的是....他以前可是CPBL軍人出身的!」

「這我有聽說過,傳聞說他在九年前開戰當時,率領自己的部隊向帝國投降,在戰後還接受歸化成為了奧林匹克人....」

「話說他還真有膽量回到CPBL來啊....對他恨之入骨、至今仍想殺之而後快的CPBL人應該到處都是吧?」

「說是這麼說啦,不過.....」不約而同的看向紅髮男子腰際佩帶的球棒,記者們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那也得有能耐殺的了他才行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48 ID:ecIClRm6] No.5157   
CPBL中部都市『紅葉』,奧林匹克租界以西500里。

在與租界截然不同的城市廢墟中翻滾著,抱著保齡球鼠竄的少女,眼中已經失去了希望。

存活下來的....難道只剩我一個人嗎?為了對抗總督府的暴政,聚集中部下層地帶所有球士的反抗軍游擊隊,在奧林匹克的怪物們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嗚....可惡!哥哥啊.......!!」想起慘死的至親,少女悲痛的咬牙。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49 ID:ecIClRm6] No.5158   
「喝啊~~!!CPBL萬歲!中職聯盟萬歲!!」爆喝一聲,渾身浴血的反抗軍人揮棒打擊,硬式的紅線球貫穿廢棄大樓,射向了穿著奧林匹克軍服的敵人。

「哼,住的地方低賤,連球技都是劣等貨!」旋轉著雙手的球拍,冷血的微笑,快到無法看清手部動作,身穿軍服的金髮男子擊出了兩道球影。

粉碎紅線球的超強力道,近乎音速的乒乓球在大樓間反彈,由各種角度重擊向反抗軍人的顏面。

乒乓暗殺拳‧千手乒乓涅盤殺!!

「就憑這種級數,也想與我奧林匹克帝國騎士為敵?愚蠢!」不屑的轉身,奧林匹克騎士‧佛羅倫斯的背後,反抗軍人的腦袋在乒乓球導入的衝擊力下爆成了一朵血花。

「喂喂....佛羅倫斯卿,你怎麼把他給殺了啊,這樣要怎麼問出他們的基地位置呢?」擦拭著美式足球上的血跡,嘆了口氣,同樣身穿軍服的高瘦男子站在反抗軍堆成的屍山上抱怨著。

躲藏在殘壁下目睹著這一切,早已喪失戰意的反抗軍殘存者顫抖的移動腳步,球鞋摩擦地面的聲音,高瘦男子如獵鷹般銳利的雙眼瞪向了殘壁間。

「哪裡逃!!」放開美式足球的手,筆直的落在地面的美式足球,高瘦男子的大腳一踢。

美足拳法‧爆裂紅蓮千擊蹴!!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49 ID:ecIClRm6] No.5159   
重砲般的直線射擊,在高速旋轉下擦出火光的美式足球竄入了殘壁,殘壁後傳來了淒絕的慘叫。

胸口的正中央,被美式足球貫穿的圓洞起火燃燒,瞬間將反抗軍的殘存者燒成了火球。

「哎呀呀....糟糕,我也不小心殺了他了....傷腦筋啊!」忍不住笑了出來,奧林匹克騎士‧格拉狄斯的眼中看不見半絲人性。

「CPBL,實在是比想像中還要無聊的地區啊,格拉狄斯卿。」漫步到格拉狄斯身旁,佛羅倫斯一臉無趣的四下張望。「對了....我記得這群叛賊裡還有個女人啊,使保齡球的女球士....被她逃了嗎?」

「交給西爾巴那傢伙去處理吧,反正那傢伙最愛女人的慘叫聲。」拾回了美式足球,拍了拍縫線上的灰燼,高瘦男子走向路邊待命的裝甲車。「而且我也已經厭了,單方面的屠殺實在令人無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50 ID:ecIClRm6] No.5160   
下層地帶,美其名是由CPBL人聚居形成的貧民區,連奧林匹克都無法介入的三不管地帶。

然而當權力者的爪牙降臨此地時,家破人亡、流離失所依然是家常便飯。

無法在體制下實行義務的存在,自然也沒有被當成人類對待的權利。

「!?.....不好了!奧林匹克軍來了.....是租界來的帝國騎士!!」窗外傳來的驚叫,破舊的酒館感受到一陣天搖地動,酒館的櫃檯邊,戴著黑色的兜帽與風衣,正在喝牛奶的黑衣人放下了手中的馬克杯。「.......奧林匹克?」

「可惡!那些奧林匹克的畜生.....客人你也快逃吧,繼續留在這小心性命不保啊!」狼狽的由櫃檯後爬起,咒罵著的酒保,一疊鈔票被按在桌面上,黑色的兜帽下發出了略顯稚氣的嗓音。「等一下,老闆,你之前說要幫我引見的反抗軍呢?」

「沒用的,客人,那些人已經全軍覆沒了,唯一存活下來的只剩隊長的妹妹,成不了氣候的!」指向了正由酒館內走出的人影,抓起鈔票的酒保一把跳出櫃檯。「看!她人就在那....你自己去跟她說吧,我先走一步了!」

「不....不要去啊!火夜....歸根究底都是我們大家的錯,沒必要最後連妳也步上妳哥的後塵啊!.....」不顧身旁眾人的勸阻,抱起了保齡球,堅定的少女走向了酒館的門口,粉紅短髮下的表情,是一種已然覺悟的笑容。「沒關係的,大家....我們都已經盡力了。」

「最後一定要有人站出來才行....不然會有更多人犧牲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51 ID:ecIClRm6] No.5161   
「!?.....快、快逃啊......是『塔羅斯』!戰略自動發球機啊!!」恐懼的四散奔逃,奧林匹克租界以西的下層地帶,無情的排球射向了人們棲身的廢墟,殘破的建築在連串的爆破聲下崩塌。

紫色的電眼掃描著攻擊目標,雙臂射出磁軌加速的排球,黑色裝甲的人型兵器一邊破壞下層地帶的建築,一邊驅趕著無路可退的居民。

「大、大人....求您高抬貴手啊....在我們這裡的都只是些老弱婦孺啊....」顫抖的求饒,在被巨大的人型兵器包圍的里長與居民面前,奧林匹克軍用裝甲車的車頂開啟,銀色的鏡片遮蓋著雙目,穿著奧林匹克軍服的馬尾男子露出邪笑。「所有在場的鼠輩都給我聽好!吾乃奧林匹克帝國騎士‧『閃烈殺球者』的西爾巴子爵!」

「我軍確認此區目前正窩藏反叛奧林匹克的游擊隊成員,人犯特徵為使用保齡球的女性球士!立刻將窩藏人犯交出,否則我軍將視情況對此區進行全面殲滅!!」蠻橫冷血的命令,驚慌失措的居民,依然是顫抖的求饒,白髮滄桑的里長哀求道。「大、大人....這裡沒有這樣的人啊....我對天發誓!我們絕對不敢藏匿違抗奧林匹克的犯罪者的........!?」

閃射銀光的殺球,由地面反彈而起的排球,將里長轟進了廢棄建築的水泥牆中,只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51 ID:ecIClRm6] No.5162   
「死老頭....我可是一路追過來的!你是想說我這奧林匹克帝國騎士的眼睛有毛病嗎?」單手接住彈回的排球,奧林匹克騎士‧西爾巴沉聲道,雙臂指向了驚恐的居民們,戰略自動發球機‧塔羅斯的電眼再度掃描起攻擊的目標。

「不、不要啊.....!」退無可退的居民們,一道黑影衝出了人群。

「夠了....給我住手!你要找的反抗軍在這裡!」阻擋在塔羅斯與人群之間,抱著保齡球的少女站了出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52 ID:ecIClRm6] No.5164   
「丫頭....」冰冷的質問,裝甲車上的西爾巴打量著少女。「妳明知自己會有什麼下場,還主動出來受死嗎?」

「這不關你的事,你不就是為此而來的嗎?」瞪視著冷血的帝國騎士,壓抑著憤恨的火夜捏緊手中的保齡球。「想立功就快動手吧!」

「哼!臭丫頭,想一個人擔下一切嗎?妳還以為我不知道啊?」再度露出那噁心的邪笑,西爾巴的手臂一振。

「!?」暴戾的一擊,只能勉強捕捉襲來的球路,用保齡球硬食殺球的火夜被震飛到半空中,重重的摔落地面。

「妳以為我不知道,企圖反抗總督府,暗地裡召集中部下層地帶球士的大本營....就是這裡嗎?」欣賞著火夜摔落地面的慘狀,愉快的接回排球,西爾巴咧嘴大笑。「明明同伴都死光了,竟然還想為主謀者犧牲自己....很好!我最喜歡這種善良的孩子了!為了獎勵妳的善良,我就為你毀滅這下層地帶吧!哈哈哈~~~」

「哦.....你....你這混蛋.....嗚噁!?」用力從地上爬起,憤怒的火夜只感到一股熱血湧上喉頭。

「至於妳....在我們返回租界的這段時間,我一定會好好的陪伴妳....讓妳連後悔的感情都再也感受不到!」變態的舔拭手上的排球,接收到西爾巴的指令,塔羅斯們的雙臂再度指向下層地帶的居民們。

「不要....住....住手......」強忍著胸口的劇痛,將手伸向保齡球的火夜,一旁的塔羅斯由腕部伸出了捕獲用的拘束臂,無情的拷住少女的軀體。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53 ID:ecIClRm6] No.5165   
不、不要....難道又要再一次了嗎?

看著其它人死在我身邊,可我卻什麼都做不到.....

我不相信偶然的命運....但難道要我接受?這一切的悲劇都是必然的結果嗎?

不!我不要再經歷這種該死的必然結果了!誰來....

誰來破壞這個命運啊!!

「....給...給我住手啊!!」無力回天的悲鳴,就在這同一時刻,拷住少女的鐵臂應聲斷裂。

在火夜瞪大的雙眼前,散碎的機械零件飛舞,突然失去拘束臂的塔羅斯一個不穩,整架機體摔倒在裝甲車旁。

「......!?」一臉錯愕的西爾巴,掃描到來自後方的攻擊,其餘兩架塔羅斯全轉向了後方的沙丘。

「什麼人!?」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54 ID:ecIClRm6] No.5166   
強風吹襲著沙丘,漫天的沙塵中,戴著黑色的兜帽與風衣,矮小的黑衣人佇立在沙丘上。

「這個人.....!?剛剛那難道是.....?」重獲自由的火夜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來,掀開了兜帽,矮小的黑衣人露出了金色的秀髮,以及秀髮下白淨的臉蛋。

少女?是的,那隱藏在黑衣下的年幼容顏,以及不足成年人一半身高的嬌小身材,毫無疑問的,佇立在沙丘上的.....是一名稚齡的少女!

「......妳這傢伙!是反抗軍的殘存者嗎?」警戒的看著倒地的塔羅斯,連西爾巴都反應不及的一擊,左手瀰漫著神秘的煙塵,沙丘上的少女冷冷的望向裝甲車上的帝國騎士。

水晶般清澈的赤紅雙眼,異常的壓力,暴露在少女的視線下,至今已殺戮過無數敵人的西爾巴竟打了個寒顫。

「自恃球技的力量、殘殺支撐國家的人民....奧林匹克的騎士,已經連自尊都拿去餵狗了嗎?」略顯稚氣卻又深沉的語氣,瞪視帝國騎士的少女冷然道。

額頭上的青筋扭曲,西爾巴的五指陷入了排球中。

「呵呵....哈哈哈~~~!臭丫頭....這一副正義使者的口吻是怎麼回事啊?」笑聲中流露出了濃烈的殺意,舉起了手中的排球,西爾巴這次的笑容,陰沉到讓人心底發麻。「.....看來又多了一個該死的叛賊呢!老天待我真不錯啊.....兩個都是細皮嫩肉的可愛女孩!」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55 ID:ecIClRm6] No.5167   
「!?危、危險啊!!」趴在地上的火夜大叫著,迅雷不及掩耳的加速,腳部的推進氣墊揚起沙塵,迫近少女眼前的塔羅斯,手部的發射器噴射出刺眼的電氣火花。

巨響,磁軌加速的殺球,在沒有任何干擾與障礙的距離下,重擊向了沙丘上的少女。

爆碎,由發射器碎裂至肩部,斷裂的手臂,連帶將整架人型兵器的驅動部扯出體外,上半身解體的塔羅斯滾落在沙地上,失控的電壓炸開了黑色的裝甲。

「這是....!?」由裝甲車上一躍而起,再一次的錯愕,穿過塔羅斯的排球,將西爾巴搭乘的裝甲車輾碎成了兩截。

「.....被回擊了!?這怎麼可能.....!?」爆風的衝擊吹散了煙塵,驚險的閃過回擊,半空中的西爾巴瞪大了雙眼。

少女身上的黑色風衣迎風而起,原本隱匿的左手,露出了握著的網球拍。

「妳是......網球球士!?」難以置信的語氣,西爾巴被鏡片遮蓋的臉上,首次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妳....妳到底是什麼人!?....」

「我的名字叫賽菲洛‧費德斯。」冷眼注視著驚恐的西爾巴,空著的右手由風衣下掏出一副墨鏡,揮動的球拍在地面劃出了刀痕般的裂縫,戴上墨鏡的少女繼續用稚氣的嗓音冷冷說道。

「奧林匹克的閃烈殺球者....知道這名字的你,將在下一擊中死去!」
稍微整理的目前戰況 名稱: 黑房 [10/07/07(三)17:56 ID:ecIClRm6] No.5169   
賽菲洛(網球球士)VS西爾巴(排球球士)+塔羅斯(排球型戰略自動發球機)3機(其中一機已擊墜)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