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499982 KB / 5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ACT .B 名稱: FETALARIA [10/07/01(四)22:40 ID:kvsTq7q.] No.4319  
這部故事的背景是在一個充滿著刺客的世界。
每個國家都有訓練一批特種部隊,以進行完整的滲透戰。

故事就發生在女主角在戰場上相遇同國家的男主角,無法以"闖入者"將之狙殺開始。

這篇文
1.不可以無雙
2.可以有主角威能,但是不要亂開
------------------------------------
到底該不該下手。

艾娃在樹林裡,一棵大樹旁邊舉著一把狙擊槍,正指著一個男性。

但是她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開槍,畢竟這只是巡邏任務,況且對方還是自己同樣組織的人,只是這個時間這傢伙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艾娃屏息著,悄悄的撥動上膛桿,這時子彈就真的上膛了。

「可惡!」艾娃放下了狙擊槍,她無法對著自己同樣組織的人開槍,但是照規定來是一定得狙殺目標的。

這時候,正當艾娃準備要收槍回基地的時候,一個磁浮滑板的底部就撞了上來,艾娃被這一撞就撞上大樹,坐倒在大樹旁。

這時候,對方從腰際拿出一把手槍。

指著艾娃的額頭。

「你是誰,剛剛準備要狙殺我是吧。」對方的槍已經在一步之近,沒有反擊的餘地了。

艾娃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地上。

「說話阿?我知道你還沒昏過去。」說著說著,對方維持著槍指著頭的狀態,蹲下來,把艾娃的護目鏡拔了起來。

對方笑了一聲,然後把正低著頭的艾娃扶正。

「原來是你啊。」男子說到「就看在這份上,老子今天就饒了妳吧。」

然後她就走了。

艾娃似乎是鬆了口氣,接著就往旁邊倒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7/02(五)08:22 ID:HZIsqSm6] No.4354   
「還活著阿……」艾娃凝視著天空享受好不容易才殘留的生命。

檢視目前的狀態,身上多處擦傷頭部曾遭劇烈撞擊,不過沒有大礙。艾娃確認過四周無人後才快速的站起來,瞄了一眼手錶時間是早上六點。

失敗了啊,任務。雖然說沒有懲罰不過免不了被痛罵吧?艾娃收起掉落在一旁的狙擊槍往東方走去,附近的城鎮只有那邊是帝國的領土。

先和總部聯絡然後去酒吧喝上一杯……今天就這樣結束了,不過前提是得活到那時候。艾娃下意識摸了腰際,T形金屬的冰冷讓她感安心,滿意的點了點頭艾娃開始往城鎮走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7/02(五)08:43 ID:HZIsqSm6] No.4355   
戰爭持續了十多年,早就分不清楚為什麼打了。

老實說我也沒興趣知道原因,上面給了什麼任務執行就好別多想,這樣不管是哪方面都會比較舒坦。

殺與被殺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不過我還是驚訝了一下。

艾娃想狙殺我。

作為同期唯一存活著到訓練完成的我們關係不算差。我沒那種自以為是的想法,我並沒有妄想說什麼刎頸之交只要上面有任務我們還是會殺掉對方。

起碼我是這樣想的。

我知道她的狙擊槍上膛了,也知道她又把槍收起來了,所以我在掀開她的護目鏡時嚇到了。

我不懂為什麼她放過我,雖然說那一槍我未必躲的掉。

不論原因,她饒我一命是事實。所以我也放過她一次,這樣就不相欠了……對吧?

思考就先到這裡為止吧。

眼前三五成群的軍服男比較重要。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CBYE [10/07/02(五)08:52 ID:GVv2qLLk] No.4356   
艾娃睜大雙眼瞪著那名男人,她沒有辦法言語,但從深邃的眼神傳達出冷冷的殺意

「....騙你的!身為一個殺手會放過眼前的敵人嗎?我的毒一定讓妳動彈不得吧!..哼哼」
男人狡猾拿出一只小瓶,裡面灌滿了麻醉藥素

「當然,這個要效能讓妳短時間任我擺佈!你懂嗎?」
說完,便朝艾娃的雙峰襲了過去,男人結實的身軀緊緊壓制住柔嫩嬌軀

「多麼香軟的女體阿!」忍不住的讚嘆,也許是生活在槍林彈雨中過久,他幾乎快忘了女人是什麼樣的滋味

艾娃被突乎奇來的舉動嚇的花容失色,拼命的想死命反抗,卻徒勞無功,只能任憑男人濕潤的舌尖在她的臉龐游移

「嗚嗚」
艾娃怨忿的顫抖,但男人卻沒停下的意思,反而更加變本加厲,隔著胸口衣物布料,象徵探索的手指於飽滿渾圓之上來回輕觸

艾娃不了解自己會什麼會有這種反應,只覺得胸口一片灼熱,那男人身上獨特的氣味讓她有些迷茫,甚至,濕熱一片

「喔」
像孩子一樣,這不是殺手該有的表情,這男人笑了,像是觸擊到些什麼,那張開懷的笑顏

「挺起來了呢!真淫蕩!」

男人瞇起眼睛凝視著,很明顯,於胸部上那突起物因搓揉而腫脹,逐漸明顯了起來

「不要!不要!」
艾娃無聲吶喊,誰也聽不見

男人抽起一把小刀,又笑了
「現在!該是男歡女愛的時間了」

說罷,粗魯切割開艾娃的衣服,兩團豪乳僅隔著破碎布料,呼之欲出!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FETALARIA [10/07/02(五)09:03 ID:.7v60eLE] No.4359   
>>No.4356
我要接哪個...

又悲劇了= =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7/02(五)09:11 ID:HZIsqSm6] No.4361   
>>No.4355
>>No.4355
悄悄將槍管架在樹枝的分支點上,狙擊鏡裡紅線十字正中央那個在講台上對著下面士兵精神喊話的金髮男人。

奧德烈‧凱因斯頓元帥;這次戰爭的總司令,任務的目標。

旁邊雖然也有一群肩上好多星星跟徽章的軍服男不過全部忽略就行了,我可不是殺人狂。

「庫克,情況怎麼樣?」右耳旁的耳機傳來傑瑞姆的聲音,這次的行動由他主導且完全保密,就算有什麼三長兩短也不會有人知道對上面來說再安全不過了。

這麼說來艾娃也不知道囉?那剛剛的行為就可以解釋了,不過也真夠蠢的居然差點被自己人幹掉……

「庫克?你有在聽嗎?」啊啊,走神了。「這邊風向良好,天空晴朗無雲是個暗殺的好天氣。」我做了回覆。

「……」「傑瑞米?你生氣了?」真是的都不懂幽默,好啦玩笑開過了來做正事吧,「我要開始囉。」告知他一聲後我單方面關掉通話系統,這樣不能接收任何訊息但自己這邊的聲音可以一絲不露的被對方聽到。

深吸一口氣後我將左眼湊到狙擊鏡上有眼緊閉,風向、誤差都對位後我輕輕叩下板機。

聲音細微的連我都不容易察覺,子彈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脫離槍管往奧德烈‧凱因斯頓元帥的腦袋飛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7/02(五)09:12 ID:HZIsqSm6] No.4362   
>>No.4359
那個,這裡是表版。所以請接比較正常的那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FETALARIA [10/07/02(五)11:31 ID:iozVGTRM] No.4376   
>>No.4361
艾娃醒了。

在某處的五星級酒店,艾娃從床上驚醒過來。

話說為什麼會做這個夢,實在不懂,身為跟那個人一樣的自由刺客就是這樣,最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夢到自己被殺,或是自己被目標侮辱至垂死的夢。

雖然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發生這種事情。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有這種想法。

「真是。」艾娃嘆口氣,從床上爬起來。

經過簡單的梳洗,還有一堆保養槍支的工作之後,手機響了。

「喂?我是艾娃。」

「下個目標,是艾肯諾‧辛巴斯基議員,請用最安靜以及最接近的手段解決。」對方是個女子的聲音「任務結束後請回報,資訊應該會在五分鐘內傳去你的電腦裡。」

「了解。」艾娃邊講,邊看像放在梳妝台上的平板電腦。

對方接著便掛斷電話了。

先完成工作比較重要。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FETALARIA [10/07/03(六)00:32 ID:5gZvwIYI] No.4516   
艾娃,拿著手槍,走到指定的房門前面。

手槍上頭已經裝置了消音管,先經過視訊截取確定裡面有人之後,就將手放在門把上。

「客房服務。」說完,門被打開了,一槍,直擊目標背對門口的腦部。

乾淨俐落。

目標人一瞬間不會動了之後,艾娃走向前去確認,結果不是議員本人。

這時候,從浴室裡出來一個人,一個有著斑白頭髮的老男人,當他看見艾娃時,嚇了一跳。

「你是?」對方看著一個拿槍的女人進到自己房間鐵定會起疑,況且眼前還死了一個人。

艾娃笑了一聲。

「客房服務啊。」艾娃站起來,把槍指向「送你去天堂的。」

接著數發子彈就在話說完的那一刻被射出,三四發子彈,瞬間貫穿了走出來老男人的眉心,讓中槍者當場死亡。

確定是議員本人。

「目標已被殺死,已經確認另一名被殺者為目標者友人。」艾娃對著無線電說到「請處理班迅速前往,我將離開現場。」

說完,艾娃小心的走出門,確認門外沒人之後,就迅速離開現場。

留下一間門鎖住的死人密室。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