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499801 KB / 5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358843719496.jpg-(136 KB, 600x453) [以預覽圖顯示]
136 KB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古宅魔影 [13/01/22(二)16:35 ID:pa0U/bQQ] No.40436  
這是一棟位於偏僻山區的老宅院
有人說:這裡藏著一輩子用不完的財富
有人說:裡面住著可怕的怪物
也有人說:前屋主是個頭腦精明、酷愛機關、喜好殺人的瘋子
但是進去的人,很少有平安回來的...

請扮演倖存者,告訴大家,這棟房子裡的黑暗角落有著什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7:09 ID:RpwJ4doU] No.40672   
「很好,大家都集合在一起。」全副武裝的老爹看著所有人,勝彥身上參了一些血漬,胖仔則是一手拿著一把水道管,這兩個人警戒的看著四周,由於已經和老爹進入古宅很多次,周圍有甚麼動靜都不足以驚動他們,就算突然冒出怪物甚麼的,這兩個人也能做出最理智的行動。

反觀是第二次進來的陳俊和他的妻小,由於根本就沒受過心理訓練,死亡的恐懼直逼他們的心,如果是陳俊還能夠面對重重機關,但他的老婆詩芸和何雅就不同了,畢竟只是普通女人和小孩啊,而且最重要的還是陳俊的女兒何雅,如果萬一出了甚麼差錯,一個完美的家庭就這樣被毫無科學常理的東西給撕裂了,到最後陳俊的理智能維持多久?

「陳俊,你應該知道現在的處境,所有人碰巧只是過了第一關,現在要設法離開這個地方」老爹從腰包上拿出上次的字條:「這是上次做的離開路線,我們處的地方大概是二樓的中廊,只要下到一樓就能夠沿著中央廳到達出口。」

「不好意思,老頭子,我剛剛才經歷過幻覺機關的洗禮,要我馬上跟上你們的腳步似乎不太行阿。」陳俊摸了摸後腦杓,幻覺的殘影似乎還在腦裡盤旋。

「什麼?你又遇上了?」勝彥在陳俊面前伸出四根手指頭:「現在我比了幾根手指?」

「別鬧了,沒那麼嚴重。」陳俊將勝彥的手往下按。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7:21 ID:RpwJ4doU] No.40673   
「老公,現在我們該怎辦?」詩芸牽著何雅的手,詩芸身邊還帶著剛剛的髒衣服男孩。

「現在就跟著老頭子他們那群人吧,畢竟我也沒甚麼經驗,我只想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陳俊握緊詩芸的手,一刻也不想放開,詩芸查覺到陳俊的動作,也輕輕將手放在陳俊的手背上。

「大叔好勇敢。」此時,髒衣服的小孩說話了,他的聲音帶了一點稚嫩,但卻好像有點有氣無力。

陳俊微微抖了一下眉毛,看著這髒衣服的小孩,這小孩一直被困在這?這麼小的年紀是怎麼把持住理智的?當下陳俊只覺得這小孩非常的聰明而且懂事。

「小弟弟,你叫甚麼名字?」陳俊蹲了下來,湊向髒衣服小孩。

「吳廣,小學,四年級。」髒衣服男孩的眼神直直地盯著陳俊。

「你的父母呢?」陳俊又問道。

「不見了,父母。」吳廣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見了?意思是也被這棟屋子的機關給害死了嗎?在小男孩不知情的情況下...真可憐,陳俊想到這男孩的身世,不禁替他感到婉惜,心也沉了下來,為甚麼他要遭遇如此的對待,明明和自己的女兒年紀差不多,明明還沒見過世面,卻要領教生與死別。

「吳廣,陳叔叔一定會帶你出去的,到時候再叫警察叔叔來找爸媽,好嗎?」陳俊摸了摸吳廣的頭。

「謝謝,陳叔叔。」吳廣沒有笑,只是點了點頭。

陳俊將外套脫了下來:「老婆,把這外套披在吳廣身上,別害他著涼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7:32 ID:RpwJ4doU] No.40674   
「老公,這孩子...」詩芸小聲地對陳俊說道。

「沒關係的,等我們出去之後,再替這孩子想辦法吧,我們有能力幫忙,就盡量幫忙。」陳俊拍了拍老婆的肩膀。

陳俊轉過身,走向老頭子,老頭子看見陳俊剛剛好像在對那小男孩說話,對陳俊使了點眼色,勝彥和胖仔也看向那名男孩。

「果然那名孩子,是倖存者嗎?」老爹對陳俊問道。

陳俊點頭:「似乎是,他的名字叫做吳廣,父母都死在這棟屋子裡了,大概...」

「可惡,該死的鬼屋子,真想拿把火把這房子給燒了!」勝彥握緊拳頭。

「與其燒了它,不如炸了它還比較乾脆!」胖仔也附和道。

「兩位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別把心神都耗在這種無聊事情上,我們等下要下樓了,先來想想路線吧。」老爹喝斥了一下胖仔和勝彥。

有關路線,無非是如何平安的讓眾人都走到一樓,然後接上中央廳,原本並不需要規劃路線,但是虎哥表示,這棟屋子從上次回到外頭之後,整個裝潢又變了,所以照著原本的路線,也就是直接從二樓樓梯下去一樓是不可能的,因為那裏根本就沒樓梯了,單純只是一面牆。

通往一樓之後,離中央廳有一小段路,會經過副會客室,還有一個小門,是通往後花園,這中間有三個機關,只要摸了一樓的牆壁,牆壁會射出利刃,摸任何地方都會,但只要一啟動機關,就不會再啟動第二次。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7:45 ID:RpwJ4doU] No.40675   
第二個機關,則是副會客室本身,那是無頭主教會出沒的地點,不過陳俊一行人已經過了入屋機關,所以基本上這道機關是不會啟動的,最後是中央廳四周的騎士盔甲,有三尊騎士盔甲會襲擊任何活物。

「我們主要是要找到二樓銜接一樓的樓梯,我們分成兩組人,陳俊一家和虎哥,我帶這兩個小夥子和這位先生,兩組人分別兵分兩路去找樓梯,找到之後用無線電回報。」虎哥配發給所有人一人一支無線電。

「無線電在這棟屋子裡有用嗎?」陳俊看著一手掌握的小型無線電。

「一開始進入這屋子是完全失靈的,一但通過入屋機關,就可以使用了。」在陳俊旁邊的虎哥回答。

當所有人都準備好離開時,那名中年人突然舉手。

「等一下阿!我有疑問,你們怎麼知道等下不會遇上那些奇怪的東西啊...」中年人抓了抓捲毛。

「沒準機關會再啟動,不過我們已經做好應對方法,別擔心,跟著我們走就能確保自身的安全。」老爹立刻回答。

中年人的外貌和陳俊差不多,只是多了一頭捲毛,身上的打扮也不是西裝領帶,而是穿了一件普通的T恤和牛仔褲。

「阿...這樣我就安心了,呵呵,我只想趕快回去打遊戲,朋友們都還在等我呢。」

其實說了這句話之後大家心裡都有個底了,是個標準的尼特,而且還是中年,這種人最沒有危機意識,最需要注意,但也沒辦法,反正生死本來就不能保證,即使在場有四位老手。
幻影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7:59 ID:O3Z9Q9HM] No.40676 1推  
>>No.40675
陳俊突然腦袋一震,他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在有紙條的房間,他拿到的紙條寫:你所求的我們沒拿...

詩芸和何雅,甚麼時候突然出現的?

老爹和虎哥,不是還不確定這裡是幾樓嗎?

我的臉突然痛了起來,眼前的一切四分五裂...
中年爸爸: 欸wwwwww我有漏掉什麼嗎?wwwwww (RpwJ4doU 13/02/04 18:04)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8:12 ID:RpwJ4doU] No.40677   
>>No.40676

「陳俊,終於醒了阿。」陳俊眼前是一名西裝男子。

「哇阿阿阿阿阿阿!!」陳俊躺在漆黑的地板上,放聲大叫。

「嘖嘖,」西裝男子打了個響指,「就算遭到致幻機關攻擊,也不需要這麼緊張啊...」

地板伸出四五道長線,將陳俊給拉了起來,陳俊四肢都被綁了起來。

「這裡是...哪裡?」陳俊無力地說道。

西裝男子拿起一根梳子,將頭往後梳,露出帥氣的油頭。

「都市裡曾有一個傳說,一棟位於偏僻山區的老宅院...」西裝男子唸唸有詞。

「有人說,這裡藏著一輩子用不完的財富。」西裝男子雙手戴起白色手套。

「有人說,裡面住著可怕的怪物。」硬挺的黑色皮鞋漫步向前。

「也有人說,前屋主是個頭腦精明、酷愛機關、喜好殺人的瘋子。」

西裝男子,停在陳俊的面前。

「但是進去的人,很少有平安回來的...」西裝男子的嘴,微微地靠在陳俊的耳朵前。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8:16 ID:RpwJ4doU] No.40678   
>> No.40677

「你這,殺人兇手!!!」陳俊瘋狂地叫了起來,他抖動四肢,雙手肌肉緊繃,但是怎樣也無法掙脫綁在他身上的黑色細線。

「別緊張別緊張。」黑色西裝男子轉身,拿出一支手機敲敲打打。

不一會,所有細線消失,陳俊再度跌回漆黑的地面。

「當然,這都市傳說是貨真價實的,而且是由人創造出來的,貨真價實的傳說。」西裝男子微笑。

陳俊沒等西裝男子說完,已經衝了向前。

揮出第一拳。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8:23 ID:RpwJ4doU] No.40679   
>>No.40678

但陳俊的拳頭,沒有碰上西裝男子的後腦杓,正確來說,陳俊連揮出拳頭會傳回來的反作用力都沒有感覺到。

「嘖嘖嘖,聽我把話說完嘛。」西裝男子猛地轉頭。

接著回敬陳俊一腳。

「噗!」

原來陳俊在衝到西裝男子面前之際,停在了半空中,整個人一動也不動,準確來說是無法動彈,他只能任由自己的肌肉緊繃、緊繃,但是自己身體就像被人上了蠟一樣,彷彿連呼吸都被凍結。

「怎麼樣,啊?鬼怪型機關?致幻型機關?還有什麼,多讓我知道一些。」西裝男子擺了擺腿,又重新站回原本吊兒啷噹的姿勢。

「噁...」陳俊腹部被賞了一腳,倒在地上,忽然他覺得一陣酸意,穢物隨著痛意吐了滿地都是。

「那剛剛那個機關要怎麼稱呼阿,呃,時間暫停型機關?」西裝男子在手機上敲敲打打。

「請不要這樣粗俗地稱呼我設計的作品為機關,我會殺人的。」西裝男子關掉手機。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18:43 ID:RpwJ4doU] No.40681   
>>No.40679

「陳俊,我現在賦予你的權利很簡單,也很殘酷。」西裝男子用冷厲的眼神看著陳俊。

「你可以終結這一切,救出所有人,你的老婆、女兒、甚至是中年老頭那群人,所有人。」

「但是,你不能夠見你的家人,再也不能夠見到,因為你將同坐一個位置,一同觀賞這美麗的風景,一個,只有身為設計師才能夠觀賞的風景。」

陳俊緩緩地站了起來:「設計..設計師?」

「沒錯,」西裝男子緊了領帶:「我是設計師,負責設計這棟屋子的關卡。」

「設計你妹!」陳俊使了一記上鉤拳。

但是西裝男子彷彿知道陳俊的一舉一動,他一臉輕鬆按住了陳俊的手臂。

「在我的設計裡,是不可能會有差錯存在的,包括我的生命安危。」西裝男子露出邪惡的笑容。

「當然了,包括你們又進又出,一次又一次的體會死亡,然後將感受告訴全世界的人們,一批又一批的遊客進入房子,上道的就活下來,不上道的就被關卡給玩死。」西裝男子越說越起勁。

「你知道嗎?每當我和其他的設計師在數千台螢幕前面看著你們的蠢樣,如何擬定甚麼...逃生計畫?準備甚麼新道具想破解這棟屋子,我和其他人都快笑死了,你難道不知道,我們一個按鍵,就能夠讓你們嘴裡嚷著的希望破滅嗎?」

西裝男子大聲笑了起來。

「你這傢伙...你這傢伙!!」

「不滿嗎?我剛剛說了,我已經賜予你和我同等的高度了,沒錯,你現在也是個設計師了!一起來享受吧,玩弄生命的快感!哈哈哈哈!」西裝男子雙手擺出迎接的姿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20:25 ID:RpwJ4doU] No.40684   
>>No.40679

陳俊的身體搖搖晃晃。

「為甚麼...你要這麼做?」

「這個嘛...」西裝男子眼球轉了轉,假裝思索著。

「好玩吧。」

滿腔的怒火充滿了陳俊的大腦,但他明白如果再繼續作剛剛的舉動,只會讓自己的身體再度被無形的力量給制伏,進而受到傷害。

「就為了這個理由,在網路上製作那樣的網站,在山區製造那樣的屋子...」陳俊的雙手不停地顫抖:「你們這些...瘋子!」

「瘋子?你誤會了。」西裝男子反駁。

「這可是有薪水的工作。」西裝男子再度拿出手機,刷了螢幕。

「我看看喔...呃,死一個人,十萬台幣。」西裝男子面無表情地說。

接著西裝男子的手指又在螢幕上來來回回。

「這說不準的,如果屋主和企業那些慣老闆高興,說不定一場就會加碼十幾萬新台幣,然後有時候他們會賭博,賭哪個人活得最久,或是腦袋靈光破解了哪道機關,又或者哪位設計師設計的機關很有創意...」

「別說了!」陳俊表情異常緊繃。

「好好好,反正,我不說這些,以後開會的時候也會讓你明的。」西裝男子用一種似笑非笑的嘴臉對著陳俊說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20:39 ID:RpwJ4doU] No.40685   
「順帶一提,架設網站的主意可不是我幹的,那是程式部門的花招,我的職責只是跟其他設計師一樣把進入屋子裡的民眾給玩死,白花花的鈔票就會入我的口袋,就這麼簡單。」

陳俊已經沒心情聽西裝男子高談闊論,他努力地想擺脫這個處境。

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下四周,一片漆黑,光源是從地面上來的,很微弱的白光,難怪能夠看見四周,但還是太暗了,只有西裝男子拿出手機時才會亮一會。

西裝男子剛剛又說自己成了設計師?難道剛剛無形的力量是西裝男子變出來的把戲?多麼可怕的能力,簡直是神。

這是外星人的傑作?還是什麼鬼神論之類的,記憶中這種東西只有在電影跟漫畫、遊戲電玩裡面才會出現不是嗎?

真的太扯了,東想西想,到頭來陳俊還是決定試試看。

「設計師嗎...」陳俊抬起一隻手。

「噗。」西裝男子大笑:「哈哈哈哈!你是白癡嗎?你以為設計能力是神力啊?又不是憑空變出來的東西,你抬起一隻手想要怎樣?變出火把我燒死?」

「什...!」陳俊驚愕,難道這都是他預先設計好的?

「是這個啦,這個。」西裝男子拿出手機。

那是一台智慧型手機,外表看起來像是某國出產的最新型號,外觀異常的大,與其是手機,更像是一台平板,手機的外殼顏色為純黑色,在螢幕最上方的中央處,閃爍著青藍色的光圈。

「上面記載所有的數據,包括你的血壓狀況、肌肉疲勞度、神經反應速度、體溫...諸此之類的東西,要預測你接下來要做甚麼簡直易如反掌。」西裝男子笑了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20:55 ID:RpwJ4doU] No.40686   
>>No.40685

沒戲了,陳俊放下舉起的手,整個人癱坐在地上。

太荒謬了,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自己就這樣被拉了進來,陪這群瘋子玩這種無聊的殺人遊戲,想想之前在公司上班時,還抱怨上班有多無聊多苦悶,只有每個月領薪水能讓自己能夠那麼開心一點。

現在可好,生活變得不一樣,但其實結果是一樣的,沒有選擇的餘地,被其他人擺弄於手掌心,時間一過就是四十歲,四十歲阿,四十歲在社會上還沒甚麼大成就,其實陳俊根本就不希望自己能夠賺大錢,他只是想過一個自由的人生,不需要每天看別人臉色、不需要每天迎合長官,更不需要每天向妻子撒謊,只為了讓家人知道自己還過得去。

可是這樣是不行的,總有一天,長輩會問自己,薪水領多少,對未來有沒有計畫?也許再過十年,自己的身心就到達極限了吧,買房子什麼的,也只是讓自己的生活多增加一項負擔而已不是嗎?

到時候房貸繳不出來,連女兒上學都成了困難,如果不想辦法在公司做點好表現、升遷什麼的,五六十歲之後,除了準備辦退休回家吃自己之外,妻小要怎麼辦?

如果就如這名西裝男所說,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同時能夠換來這麼多錢,那無論他墮落到如此地步也得接下這份工作,畢竟,自己還擁有一個家,一個要靠自己雙手來守護的家。

「真是笨阿我....」陳俊喃喃說道。

「阿?」西裝男子聽不太清楚陳俊說什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無辜的中年爸爸 [13/02/04(一)21:09 ID:RpwJ4doU] No.40687 3推  
「我想通了。」陳俊長嘆一口氣。

「把我的女兒、妻子都從這屋子裡面救出來,還有老爹那群人,所有人都是,我會跟著你乖乖加入你們的愚蠢遊戲裡面,就這樣,你可別食言,要是以後再讓我看見我的妻子和女兒被莫名其妙拉進來這個鬼屋裡面,我發誓,我一定會殺了你。」

西裝男子愣了一下,隨後露出滿足的笑容。

「好啊,一言為定,我一定會把事情辦妥的。」

西裝男子拍了拍陳俊的肩膀。

「不過阿,要是換你食言,做出不明智的舉動,到最後我還是會請你的家人回來坐坐的。」

陳俊沒有做任何答覆。

不一會,西裝男子拿出一份像是合約的東西給陳俊寫了一下。

「那我的家人之後還會記得我嗎?」陳俊問。

「應該不會吧,設計師的存在有專員在把關,要不,我們這些幹贓活的不是總有一天會被聯邦調查局給抄了?」西裝男子示意陳俊不用多想。

「恩,那樣就夠了。」

隨後,陳俊和西裝男子一同沒入漆黑的空間中,完全的消失。

事隔一年後,這棟屋子還是謠言頻傳,有人說裡面的家具會突然飛出來,有人說裡面實際上藏了潛逃在外的殺人魔,更有人說在窗外看到可怕的長髮女子的頭顱飛舞著,倖存的人們努力的進入這棟屋子試圖救出更多人,未知的人們不斷地莫名其妙的踏入禁地。

但有人說,這棟屋子實際上是一名流浪漢的住所,被公司裁員、妻小拋棄他,走投無路,離開了家,自暴自棄數年之後找到了這棟屋子住下,苟延殘喘地過著每一天。

還有,那名流浪漢會警告經過的民眾,千萬別踏入這棟屋子裡,千萬,連靠近都不要,否則,就再也無法回來了。

我們可以將這他的意思解讀成,原來的生活。
發起者請掛trip: 想寫的都寫完了嗎 真是辛苦了......你想要後面有意寫的人按你的設定走嗎? (n07hiiPE 13/02/05 21:27)
中年爸爸: 哈,都可以啊,覺得不錯就用,很鳥也可以另闢新地,不用介意的,高興就好。 (GuvPIDBw 13/02/05 23:32)
花盒子: 有點林中小屋的感覺... (P3lpsk0U 13/05/03 00:40)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