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99899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358579894019.jpg-(235 KB, 1024x780) [以預覽圖顯示]
235 KB直到死亡,直到永遠 名稱: 阿門 [13/01/19(六)15:18 ID:43XtP19o] No.40349  
這是個沒有陸地,只有飄流島的世界。
而在這個世界,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中,
飄著一隻看上來快要變得支離破碎的木筏。
木筏裡則載著一名看上來十來歲的少年。
少年不會死,也不會生病,也不會變老。
他的身體永遠會處於最佳狀態。
即使一年不吃不喝,少年也不會餓死。
即使忽然身中劇毒,少年也不會毒死。
即使一直潛於海中,少年也不會淹死。
明明身體結構與常人別無二致,少年卻不會死。
而少年也很清楚自己的體質並不平常,
每上到了一個有他人存在的飄流島,
或者一艘有他人存在的船,
絕對不會在那個地方停留超過一年。
這樣的少年,現在正坐在快要變得四分五裂的木筏,
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遙望著茫無涯際的大海,
一直望著,一直看著,一直盯著。
有一天,他看到了一艘船......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5/22(三)16:50 ID:sdvSVeHQ] No.42735   
>>No.42733
"蒼森‧阿克西昂,一度墮落為敗草毒花,但如今已尋回心智。兩位,月海大人已有對策,但需兩位協助,請在此靜候。"

說畢,海龍便下潛至無以目測的深海。一龍一人則是目瞪口呆地坐在珊瑚礁塊上。

"那個,龍帝一時半刻不會來的,請...你...冷...靜"少年想說些話,但是火龍少女的瞪視讓他不敢再多說。

"汝覺得龍其實也沒多了不起吧?"火龍少女自暴自棄地說。

"龍也會做傻事、會失敗、即使擁有一般生物難以匹敵的智慧和力量,卻還是很無能..."

"不要說了!"少年大喊。"雖然我不覺得龍是多麼偉大的生物,但是,堅強的人做了傻事會記取教訓、勇敢的人失敗後會繼續挑戰,既然龍比人類強大,就更不應該放棄。"

"但這簍子實在太大了!我族近乎死滅、邪物橫行於世界、龍帝也喪心病狂,演變成這樣還能做什麼?"火龍少女哀嚎似的大叫。

"不知道,想辦法啊!"少年也吼了回去,這似乎是他第一次這樣對火龍少女"你不是比我聰明嗎?每件事都有解決的辦法,但不想辦法就不會解決。既然那個甚麼阿克西會復原本性,就表示我們有辦法救他們!"

火龍少女吃驚地望著少年。隨即轉過頭去。

"這話說得不錯,但不太溫柔就是了。"月海的時雨永遠,探出人類的面孔來,微笑地望著兩人。

"我也找了翡翠帝,以及建渾的虹鵠之空蜃重樓的後代,夢兆的因果了然。"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7/08(一)17:59 ID:2RqaE/ls] No.43967   
>>No.42735
月海帶著少年少女在小小的島礁上見到老龍後又說要去帶因果了然,
便跳入海中消失在少年少女的視線,只留下老龍與少年少女相對。

只見奄奄一息的蒼森伏臥在地面,已無任何威勢。

老龍不僅憔悴,無力化為人形,現下更與蒼鬱森然之名扯不上任何關係,
覆蓋體表的樹皮枯乾捲起斑駁零落,樹葉散落凋零寥寥無幾,
枝條宛若秋風中顫抖的枝頭,在垂暮中作著最後的掙扎。

平日裡毒舌的少女,看到落難的老龍,卻甚麼挖苦的話都說不出來,
只望了望那已然恢復清澈的翠綠瞳孔,又低下頭盯著地面甚麼也不說;
那原拉著少年準備隨時逃跑的手又握得更緊,卻不是為了逃離老龍。

少年注意到了少女的異狀,亦握著少女的手心,並決定先破除這場面;
他用空著的手搔搔後腦,整理思緒片刻後深吸口氣,放下手直視著老龍。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7/08(一)18:00 ID:2RqaE/ls] No.43968   
>>No.43967
少年向著老龍打個招呼,而老龍望著眼前的少年少女,
眨了眨眼,稍稍將頭抬離地面後,正對著少年。

「嗯……雖是有些衰弱,卻難得清醒且並無大礙……
 若論脫除控制重拾尊嚴,得感謝汝之秘儀……咳……」

聽見老龍話聲的少女將視線轉投老龍瞳孔,眼中滿溢少年未見過的神色;
少女從未見過這樣的老龍,任誰都看得出老龍現下的狀況不妙。

但老龍看見這樣的少女只是笑了笑。

「小陽炎喲,汝無須擔憂……咳嗯。」

老龍緩緩撐起身體,將頭仰起望向天空,
宛若一棵巨大卻生機已歿之神木。

「此刻秋冬蘊春,草木待得生機……咳……又將再度綻放。」

老龍將視線由上而下,轉向少年少女,瞇起眼睛,
少年雖無法判讀龍之表情,卻也感到老龍似是正在微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7/08(一)18:01 ID:2RqaE/ls] No.43969 1推  
>>No.43968
「唔……那就好。」

少女望著老龍的眼睛,不過片刻又撇過頭,只是看著一旁的空氣;
看見少女的反應,老龍只點了點頭又抬頭向著天空,閉上眼睛,
好似一棵神木正在作光合作用,場面又這樣安靜了下來。

氣氛又再度陷入膠著,少年思考了下卻沒有任何方案,
他望著老龍又搔了搔頭卻也想不出甚麼,
望著少女的時候少女卻又甩下他的手轉過身望著海岸線。

「啊,來了。」

聽見聲音後回身跟著少女的視線轉移焦點的少年,
才發現月海不知何時已與某位睡眼惺忪的小孩一同立於海岸。

那小孩穿著寬鬆的睡衣還抱著跟他差不多高的抱枕,
在少年見到的第一時間便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而月海向著他們揮了揮手,打個招呼就拉著小孩向著這邊走來。

「抱歉抱歉,讓這傢伙起床稍稍花了點時間才遲到了。」

雖然月海帶著溫暖的笑容講出這句話,但少年卻看到小孩突然顫抖了下。
發起者請掛trip: 請下位隨意接續,與已有劇情不相衝突即可。 (2RqaE/ls 13/07/08 18:02)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7/08(一)19:36 ID:4fusCAIs] No.43970   
>>No.43969
"哈...啊..."那孩子又打了一個呵欠,顯然是被叫醒的心不甘、情不願。

少年並不記得之前是否和這個孩子打過照面,但總覺得似乎在哪裡看過他(還是她?)此時少年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碰過的一個女孩,在比世紀還要久遠的千百年前,曾短暫陪伴自己的女孩。

"你該不會,是黛兒吧?"少年問道,那孩子搖搖頭。

"我不記得我用過女生的名字在人類社會逗留過,無名旅人。我應該只在夢裡見過你,很久以前的夢,夢裡有個不老不死、在永恆的生命中不斷旅行的人。"

"可是,你的樣子..."少年仍然有些疑惑。

"只是個巧合吧!在其他的時空中,我是個人類,而且和你見過,而在你眼前的我,是個龍族。"那孩子稍稍收起倦容,回答著少年。

月海看著佇立不動的蒼森,久之不語,直到火龍少女忍不住出聲詢問。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7/08(一)20:34 ID:4fusCAIs] No.43972   
>>No.43970
"月海姐,現在咱們的世界面臨何等浩劫,為何汝仍能如此定閒?
"陽炎剎那焦急地問著。

"能解決的事不用急,不能解決的事急也沒用。"月海緩緩地將視線移回,雖然是在微笑,但眼中有些無奈和擔憂。

"首先,龍帝的狀況我們都是知道的,魔物的沾染導致墮落,不少的龍都死滅,但也有很多的同伴如今成為邪龍。"

少年稍稍整理一下思緒,然後問:"之前聽說,那些黑龍...魔物,是因為龍在打破世界間的障壁時意外誕生的吧?可是,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什麼,我以前應該也有用過類似的技術或魔法穿越時空,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啊!"

月海嘆了一口氣道:"我也是到了這裡之後,才從人類的書籍文獻中了解原因,遠古的時代,神明與邪神的戰爭終止之後,善神得到了勝利,善神將邪神以神力封印,再將其拋入空間的裂縫中,使其永遠不得解脫,然而我族的魯莽行徑,卻給了他們多個逃生的窗口,這本倒不打緊,但是龍的力量,在造物主的傑作中,卻是數一數二的強大,邪神得到龍散亂的法力,掙脫了神力的束縛,於我族的世界,幻化成似龍的邪魔到處肆虐,而在此處,得到不同的力量,變成人類所說的幽靈船。

"在那個意外發生後,死神之鐮的佔有者,為他那以欲望為本,實則毫無意義且殘酷的理想,侵入了我族的世界,造成日後的慘劇。"

月海稍微停頓一下,用著有些愧疚的眼神看著少年然後繼續說:"你應該很疑惑為什麼我和某些龍認識你吧?其實不是見過,而是我們單方面知道你,這孩子,了然因果,是少數繼承了先祖預言能力的龍。他很久以前有和我們提過你的故事,但那時我們還沒預想到,你,足以決定我們的世界之存亡。"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7/08(一)21:05 ID:4fusCAIs] No.43973   
>>No.43972
"這,怎麼說?"少年吃驚的問。

"就憑這個蜚蠊腦袋?"火龍少女更是詫異。

"獻祭之儀,神賜給具有心智的生物之最強術法,甚至足以消滅邪神,但只有生命的犧牲能夠使其發動,如今局勢敵眾我寡,就算將同伴的命全賭上去也救不了世界。"

"如果是我,應該可以無限次使用,所以需要我幫忙,是這個意思對吧?"少年問。

月海輕輕點點頭,但她似乎還有很多顧慮沒有說出。

"實在是沒辦法拒絕啊!可是我要怎麼去你們的世界?"少年問。

"首先,等這孩子找到死神之鐮的持有者,之後的爭鬥是免不了,我與我的眷屬將保護你,並使敵方出現空隙,接著,陽炎剎那,仔細聽著,只要找到機會,就猛力攻擊,對方不是等閒之輩,但也不能為了對付它耗盡力量,只要找到空隙,立刻攻擊,就算會捲入幾個同伴..."月海的時雨永遠滴下兩滴淚珠"也不能罷手。"

"不...不必做到這樣吧?"少年驚恐的大叫。

"做...做不到!要我傷害自己的手足,絕對做不到。"

"死神之鐮,若不奪去,恐只會有更多生靈受害,這孩子的預言,龍帝再過幾日,將要集結墮落之龍襲擊而來,然而那是因為死神之鐮持有者的號召,所以只要擊敗持有者,便能爭取一些時間拯救我族的世界,也不必冒險突破世界障壁,使更多邪神傾巢而出。"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7/30(二)18:07 ID:tbNZGCDE] No.44507   
>>No.43973
"沒有更好的方法了嗎?我是指,不用犧牲同伴的方法。"少年問,他的眼神中有無盡的掙扎。

"恐怕沒有...我們已將所有可行的戰術演繹過,可行性最高的方法...需要以犧牲換取成功。"月海回答。

接著便是一陣難熬的沉默,風浪聲中,只有火龍少女發出憤怒而沉痛的呻吟。

"陽炎剎那,一族的首領,需重視自己的眷屬,愛其有如手足,但如果是為了大義,壯士斷腕之勇氣,以及承擔責難的胸懷也是必須的,如果要避免所有犧牲,拯救我們的世界恐怕只是空談。"月海對著火龍少女,以她最堅定、但也最沉痛的語氣說明現況。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8/08(四)14:40 ID:fuZoPaG6] No.44805   
>>No.44507
少女並不是懷疑這段話的合理性,但就是不想向現實認輸。

「……不對!一定還有其他的方法……至少,只,只是還沒想到而已!」

少女不服輸的對著月海大吼,月海卻只是安靜地看著眼前的陽炎剎那,不做其他表示;
當少年忍不住將手搭到少女的肩膀上,想勸他接受事實時,
她突然想到了那位名為陽炎煦朱的先祖,也許還有些甚麼辦法。

「對,沒錯,方法一定是有的!」

但對於突然又燃起了鬥志的少女,月海卻只輕嘆一口氣。

「接受現實吧,剎那,犧牲是不可避免的,問題只是數量的多寡與方式。」
「試都沒試就放棄,是真有這麼絕望嘛!」

不服輸的少女握緊垂在一旁的右手,手上開始燃起白色的火焰。

「每個人都說現實現實犧牲犧牲的,就這樣放棄……」

她手上的純白的火焰開始迸出朱色與燦金的火花,將純白的火焰成了三色的淨炎。
少女將這白色的火焰高舉過頭,讓火焰由手上散落、延燒,
只是一瞬間那淨炎就已經蓋過陽炎剎那全身上下,將她完全的包裹了起來。

月海與少年看到陽炎剎那的舉動頓時嚇了一跳,
但下意識同時向著那團淨炎伸手的同時卻聽到淨炎中傳來了陽炎剎那的聲音──

「我可不能接受!因為我可是陽炎剎那!日冕的繼承者陽炎剎那!
 不管甚麼時候,甚麼樣的絕境,賭上陽炎之名,我決不放棄!
 如果擋在我面前的是絕望與現實,那就讓我一口氣將它燒光吧!」

然後,火焰從高舉的手退去,站在那裏的已經不是陽炎剎那,
而是少年前幾日才見過的,自稱為陽炎煦朱的另外一位少女。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8/09(五)15:34 ID:Sc4hUAsY] No.44848   
>>No.44805
不...也許不是,陽炎煦朱曾說,再過一段時間,陽炎剎那即是陽炎煦朱,陽炎煦朱就是陽炎剎那,也許,現在眼前的火龍少女,就是煦朱和現在的剎那融合之後的存在。

"剎那,妳...?"月海吃驚地看著前方,那個像是自己妹妹般的剎那,雖然堅強但略顯稚嫩的女孩,如今卻充滿了力量,從燦著金光,有著朱紅流竄的白炎中,散發出的力量竟然遠超過自身、也超過身邊的翡翠帝全盛時期的力量、甚至可匹敵,她記憶中的龍帝的威壓。

"不好意思,我也是不贊成用大家的犧牲來換取和平,不過,我一定會奮戰到底。"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4/02/17(一)23:52 ID:YP.XwXJM] No.47544   
少年看著少女,隱隱地感受到有某些不對;但,該在這時候詢問嗎?

當少年的疑問浮起的瞬間,少女彷彿注意到少年心中的起伏,
便轉過頭,對著少年笑了笑,彷彿一如往常,這次的亂來也沒甚麼大不了。

『雖然較預定提前了些,但,沒甚麼問題。』

但少年卻注意到,少女的微笑有些生硬。

「真的沒問題嗎?」
『……』

少女沉默半晌,望著少年,甚麼也沒回答。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4/02/17(一)23:52 ID:YP.XwXJM] No.47545   
>>No.47544
強大的力量不可能憑空而來,就算那是她本來就應當擁有的力量,
但過分急切地讓進度超前怎可能沒有後遺症?因此,少年擔心著剎那。

但,對少女而言,現在並不是說明這個的時候。

『晚些再談這事兒罷,問題可大可小,但於整體大局並無大礙。』

說完便轉向月海與因果了然討論作戰事宜,完全把少年丟在一旁不管;
即使月海也用著擔憂的神情望著陽炎,但陽炎彷彿沒看到般,
很快地擬定了一套,可說是活用其巨大力量進行的作戰計畫。

然後,當月海離去時,已是午夜;陽炎煦朱帶著少年前往鄰近一座海島。
少年與陽炎煦朱周圍沒有了其他人或其他龍,陽炎煦朱才又對著少年說話。

『契約者喲,汝先發問罷,否妾身不知從何說起。』

陽炎煦朱的神色些微侷促,彷彿有些難言之隱,卻又不得不說。

少年也多少了解到這是大戰前最後一次發問的機會了,
決定將剛剛被晾在一邊的時候思考的問題拋出。

「陽炎剎那,她還好嗎?」
『剎那已做出抉擇,好壞與否得視汝所想而定。』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4/02/17(一)23:53 ID:YP.XwXJM] No.47546 10推  
>>No.47545
陽炎煦朱微微地低下視線,然後又抬起視線與少年對視。

『但,妾身覺得,剎那不愧天火陽炎之名,
作為如此高貴之龍的半身,汝應感到驕傲。』

陽炎煦朱的表情彷彿是已有所覺悟般平靜,但話音卻些微顫抖。

少年感到不妙,又想詢問時,陽炎煦朱抬手示意少年先安靜下。

『契約者呦,汝覺得活著,是怎麼回事?』

面對陽炎煦朱的問題,少年感到不解。

『妾身覺得,活著是身體、記憶,與自我認知三個層面的事情。』

講到這,陽炎煦朱停頓了下,少年頓時感到有種不妙的感覺。

『現在,妾身與剎那共有身體,妾身與剎那亦共享記憶,
而認知的部分──妾身認定自身是陽炎煦朱,而非陽炎剎那。』

說到這,陽炎煦朱直直地望著少年的眼睛。

『但,現在,妾身已感受不到剎那。』
LL◆WTkSZHjrL.: 請下位接續,內容與已有劇情不衝突即可。 (YP.XwXJM 14/02/17 23:56)
LL◆WTkSZHjrL.: 最後一句改下: (5rl6VWTQ 14/02/18 13:52)
LL◆WTkSZHjrL.: 『我與剎那共存的連結超乎任何程度的緊密;但,現在,妾身卻感受不到剎那。』 (5rl6VWTQ 14/02/18 13:54)
LL◆WTkSZHjrL.: 改成這樣也許較好? (5rl6VWTQ 14/02/18 13:57)
發起者請掛trip: 我覺得,先找到人來接,那才比較好..... (WVBngU0s 14/02/18 14:46)
LL◆WTkSZHjrL.: 我喜歡這串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自由度吧......如果就這麼沉了也是命運,所以沒關係的 (g9/1TM3U 14/02/18 18:16)
發起者請掛trip: 你下面那串四年歷史的也頗自由,不考慮試一下? (Mj6HfblA 14/02/19 00:56)
LL◆WTkSZHjrL.: 時間上的額度不足夠 (1rrQedwg 14/02/19 22:10)
發起者請掛trip: 時間就跟乳溝一樣,擠一擠就有了(?) (A87JB8J6 14/02/23 00:27)
LL◆WTkSZHjrL.: 兩個串就是我的極限了,我希望能把剩餘的做到最好 (nI5Gu9es 14/02/23 00:51)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5/10(六)20:56 ID:LOTdxfqg] No.48531   
>>No.47546
少年沉默了半晌,試圖把他聽到的,轉換成可以理解的字句。

"妳的意思是,妳現在,仍然與陽炎剎那是不同的靈魂嗎?"

陽炎煦朱的表情相當微妙,像是沉思、像是故作鎮定、卻又有一絲不解。

"不完全對,應該是有融合在一起,但是意識卻不是那麼一回事,這恐怕已不是妾身能理解的。"

少年再度沉默,事到如今,陽炎剎那也好,陽炎煦朱也好,他也只能期待這樣的狀況不會為她們倆造成不良影響。

"嗯...契約者啊,關於獻祭之儀,妾身恐怕得告訴汝,那現階段恐怕也不是不死的汝,想用就用的術法。"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05/11(日)15:39 ID:SS9/xixA] No.48536   
>>No.48531
"咦?..."

少年聽到這句話時,心中微微地一震,不過他其實心裡也算有個底了,之前在採集礦石的島上,他沒能靠自己保護火龍少女;從先前月海的表情來看,這個法術應該有些問題,即使是他這樣的不死者也無法忽視。

"這個術法的發動,施術者不僅需要專注,同時心靈必須堅定。"
"啊?那不是很簡單嗎?"

少年疑惑地問,而陽炎煦朱則是拋給他一個黯然的眼神。

"在面對大量的死亡後,汝可有把握都不動搖?這一次的戰鬥,傷亡是免不了的,更何況..."陽炎煦朱閉上眼睛,彷彿是在思考接下來該如何說明...

"月海姐,妳說她不是陽炎剎那?難不成?"

因果了然吃驚地詢問著,先前的倦容一掃而空,翡翠帝依然紋風不動,如同古木般勉然地立於大地。

"不必驚慌,夢兆,她雖不是陽炎剎那,但也不是吾等的敵人,更何況,也許這場爭鬥,不要讓剎那出手較好。"

月海的時雨永遠,嘆了一口氣繼續說:

"根據翡翠帝的說法,奔岩巖破、狂嵐飛華,吾等堅毅而勇敢的同胞,如今也墮落為邪龍,與他們一戰是在所難免的。"

"可是,那個無名旅人的獻祭之儀,不是讓蒼森閣下清醒了嗎?只要也對他們..."

月海哀怨地看著因果了然,讓他一時不知怎麼地閉上了嘴。

"獻祭之儀,雖是為拯救而存在,卻仍然是殺傷生命的魔法,翡翠帝能倖存,除了術法與邪神之力衝突後消散外,同時也是因為翡翠帝是力量強大的龍才得以承擔那樣的傷害。然而他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10/05(日)16:56 ID:v.IQI9Oc] No.53452 4推  
>>No.48536
>>No.48536
"奔岩巖破、狂嵐飛華...我等堅毅而稚嫩的同胞..."月海幾乎無法再說下去,但因果了然也了解她的意思,沒有再追問。

此時,在另外一端的世界,有著極端的熾熱與嚴寒,本是群龍飛舞的世界,黑翼的龍漫無目的地盤旋,清醒的龍帶著沉重的鎖鍊無力地掙扎,而墮落的龍,歌頌著他們的新主宰。

皇座上,一個面容清秀,可眼神中卻閃爍著野心的男子,伸出一隻手指,撫弄著一把刀身由肋骨包夾,而脊椎做為刀背的鐮刀,即是令人神驚懼的神器,死神鐮刀。

那人身旁,一名衣不蔽體的金髮龍族青年,滿身髒汙,面容枯槁地趴伏在地,每一次的呼吸,都充斥著絕望與自卑的味道。而跪在皇座前方的,禮服上沾滿血污和泥垢的貴婦,眼神裡充斥憤懣,可她也不知為何,就是覺得應該效忠,眼前持著鐮刀的男子,儘管這不符合龍驕傲的天性。

"我說你,晶鑽龍后,懲罰的滋味如何?"

"深感懊悔,我的真主。"

"希望下一次,妳不要再失手,要知道,你們的遠古龍帝,現在需要很多人滿足他,為了我們的大戰,他需要精彩的前戲。帶上幾個同伴,去把下個目標世界的龍族帶來。聽見沒有,珀翠絲?"

"是!謹遵吩咐。"晶鑽龍后速速退下,化成龍身,與數隻黑龍竄入空間的裂縫。此時,有著破損魚鰭、殘羽鳥翅,以及巨大蝠翼的六羽龍,飛翔而來,化身成一帶著紙糊王冠,袒胸露背,以床單為披風的猥褻男子。

"噢!遠古龍帝,想玩一玩對吧?"皇座上的男子帶著輕佻的語氣說著,那名完全不帶尊貴之氣的遠古龍帝點了頭。

"喂!閃光聖臨,我說你,反正該看的也看光了,那塊破布你就脫掉吧,去讓你的龍帝爽一爽..."
Lumine: No.42236的部分說閃光聖臨的力量在閃光聖臨死去後回歸到這代的天火陽炎身上 (G64p7H.c 14/10/05 20:03)
Lumine◆WTkSZHjrL.: 所以想問下,這邊出現的閃光聖臨是?原本想說用那段給他派個吐不出來的便當的說...... (G64p7H.c 14/10/05 20:04)
發起者請掛trip: 對不起,我不知道那個「光輝」是指閃光聖臨,我以為他在前篇的轉生是重生的意思。 (0wfAilp6 14/10/05 20:10)
發起者請掛trip: 不然換掉吧,那只是一個不知名的龍族青年。 (0wfAilp6 14/10/05 20:23)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10/10(五)23:18 ID:aVRvLOfQ] No.53494   
>>No.53452
那男子還沒說完,遠古龍帝便衝向那名不知名的龍族青年,將他強壓於地,毫不留情地發洩獸慾,皇座上的男子,打趣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等到龍帝完事離去後,他將嗚噎抽泣的龍族青年拖回鐵鍊邊,向著天空做了一個招集似的手勢。

"妳、你,還有你,我想去那個世界逛逛,陪我走一趟吧!"

"當然啦!我主。" "遵命。" "如主所示。"

那男子跨上一隻青龍後背;著青衣的蒼白少年化成一隻由冰組成的巨龍;金髮的女郎發出一聲龍吼,汙濁的天空頓時出現一道裂口,接著金髮的女子化身成金鱗、赤爪的龍,隨即三龍一人穿過裂縫,消失在天空中。

沉思後的陽炎煦朱,看著少年,把她沒說完的說下去:"在面對大量的死亡後,汝可有把握都不動搖?這一次的戰鬥,傷亡是免不了的,更何況...雖然我們的力量及戰術,可以免去大量的死傷,但我們...,我與剎那,是一體,也不是一體,如果她的摯友與我們為敵,而不巧地剎那的意識未沉眠,汝可有勇氣,替她退敵,而這有可能抹殺她的摯友,屆時,剎那會永遠恨你。"

少年沉默了,接著對面前的少女說:「現在剎那是我最重要的夥伴,只要能救她,就算她恨我也無妨。」

有著無盡大海的世界,經過一個充滿忐忑的夜,無名少年、剎那、時雨永遠等大海龍族、化成人型卻仍舊憔悴的蒼森,微繞著夢囈中的因果了然,演繹著即將發生的戰爭。

"死神之鎌的持有人,今日午後應該會來到這個世界,而且不知道我們將會來襲...北北西...有許多赤色石頭的大型島...三名昏昧的同胞與他同行...燦美的赤雲金霞、霜風的冰吹寒息、『綠爵』碧甸‧馬萊居特。"

"那個...他們三個很強嗎?"少年發問著。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10/18(六)14:20 ID:YNC6KEOI] No.53583   
>>No.53494
月海的時雨永遠嘆了口氣,沉思了一會,回答少年的問題:

"赤雲金霞,赤爪一閃便可以粉碎高山,龍吼之聲,便可將世界障壁震裂,但不擅打鬥,遭夾攻便左支右絀;冰吹寒息,雖然年輕卻力薄,但一次吐息,便可凍封烈火、凝結波濤;至於綠爵..."

蒼森搖搖頭嘆了口氣,接著說:"碧甸非凡龍,名作碧甸,實乃毒龍,其毒之陰險,並非立即奪命,而是數年後毒性漸發,損殘臟腑。百藥難解其毒,縱使勝他,數年後也必隨他做古..."

因果了然突然顫抖起來,彷彿快要被驚醒似的,用非常害怕的語氣說:"此戰不可拖延...晶鑽龍后,觀望此方有亂,必來此,到時便凶多吉少啊~"

因果了然一聲慘叫,便從夢中驚醒,他全身冷汗,用顫抖的語氣喃喃自語:"從此地出發,約半個小時就會碰見他們,此戰不可拖過正午,不然晶鑽龍后就會抵達了..."

"我們來擬定戰略吧!"月海的時雨永遠開始說明她的看法,不時觀望天上,似乎相當不願意讓太陽走上最頂。

此時的火龍少女仍是陽炎煦朱,她的戰術方向與月海明顯不同,傾向以巨大的力量正面交鋒,因此當月海認為無法智取時,陽炎煦朱便會提議由她出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10/18(六)14:21 ID:YNC6KEOI] No.53584 5推  
>>No.53583
但戰術無論如何擬定,都無法躲避綠爵造成的傷害,本來少年提議用獻祭之儀清除毒素,但月海和蒼森都對此沒有把握,儘管過去她們都聽說過有人使用此術讓瀕死的重傷病者復原,可那些成功者多數是學者、醫師,對於身體機能和毒,都有一定認知。
月海向疑惑的少年說明,獻祭之儀若用於傷害,只需想像對方喪命或失利之相即可;使物修復,則需知其原貌;若用來治病,則需理解病症毒素的本質。少年嘆了口氣,陽炎煦朱則是提醒他,若不先在此取得一勝,只怕會死得更早,少年才振作起來。

"希望大家都能回來,保重!"年幼乏力的因果了然被要求留在原處,他自然是老大不高興卻也只能同意。

"願造物主保佑!"蒼森化作林木之龍前大聲祈禱。

"為了同胞們!"月海率領四名暗中潛伏的海中龍族,化做巨龍也竄入深海。

"願光輝照耀於我們!"陽炎煦朱化作龍身,攫起少年飛起。

"我們會平安無事的!"少年微笑著對因果了然大喊。


北北西處,天空中迸裂出一道散發不詳之氣的裂痕,三龍一人從中竄出,三龍化作人型降落,落在一座赤色的島,島上住民驚恐地叫喊,此時手持鐮刀的男子瀟灑地從天而降,隨即露出兇殘的微笑,環視四周。

"老的醜的全部殺掉!年輕的剝光衣服給我!"
發起者請掛trip: 少年被託付的任務只有一個,躲在安全不受干擾之處,將死神之鐮的持有人擊敗,並搶奪鐮刀。這句話被禁止發送 (YNC6KEOI 14/10/18 14:24)
發起者請掛trip: 為什麼? (YNC6KEOI 14/10/18 14:24)
發起者請掛trip: 我想是超過字數 (mtXIkzS. 14/10/18 20:34)
發起者請掛trip: 接龍版發文600字以內都是可以的,超過600也可,不能太多,詳細數字不清楚,因為我都會切到600字內 (py0owJ36 14/10/18 21:30)
發起者請掛trip: 不是字數的問題,我把這句話上傳,他說內含被管理員限制的字句 (YNC6KEOI 14/10/18 21:39)
TEST~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10/18(六)22:36 ID:py0owJ36] No.53594 2推  
少年被託付的任務只有一個,躲在安全不受影響之處,將死神之鐮的持有人擊敗,並搶奪鐮刀。
發起者請掛trip: 看樣子是干擾的"干"害的喔~ (py0owJ36 14/10/18 22:37)
發起者請掛trip: 謝謝你 (YNC6KEOI 14/10/18 23:14)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10/19(日)09:29 ID:j804GsoM] No.53599 4推  
>>No.53584

然而就在三龍正準備大肆廝殺時,島上卻突然濃霧大作,別說是居民了,連人影都看不到。

「發生什麽事?」

蒼白少年冰吹寒息噴吐出一道寒風,卻仍無法撥散冷霧。

殊不知,虛幻的泡影水霧早已作好陷阱,等候他們的大駕光臨。

「月之海、海之國、海之月、水中天……」

潛伏在深海中的龐大巨影低聲沈吟著,開始凝聚「海界」

北海的霸主「轟月」、南海的霸主「鏡霖」、西海的霸主「渚堂」、東海的霸主「潮川」等四大海龍也早已備齊位置,發動「四海轟陣」。

天候立刻變異,大浪撲捲、暴風咆哮、無數龍卷自海中竄起!

即使並非月出之時,自身的力量也在之前為了救陽炎之火而衰減,但時雨永遠只要在海中,那麽力量就絕對不遜於其他龍族……

「小心阿!」

少年眼見天候突然異變,狂風豪雨打在他的身上,使得雙眼滿是雨水,模糊不清。

「看來時雨要動真格了……」

最接近時雨碧霏的純血、龍族慘劇後卻安然脫身的海龍,陽炎熙朱心想。

也許敵我雙方都沒看清海的力量是多麽恐怖。

島上迷霧散去,一道極巨大的狂海之浪以舖天蓋地之勢席捲而來!這浪足以淹沒地表,捲起海底,就連少年也未曾看過如此巨型之浪!

三龍一人瞬間反應不及,被巨大的渦浪撲捲而過!下一刻,更加巨大的漩渦流捲而出!欲將他們吞噬!

但下一刻,三龍掙脫海的束縛,也許他們察覺到整片海都被月海控制住,開始衝向他們!

「小心毒彈!」

綠色的惡龍噴出足以汙染一切的狂毒,汙染了天空與大海,但是……
Lumine◆WTkSZHjrL.: 是煦;ㄒㄩˇ(三聲),日出與溫暖的意思。 (.Si9fyJA 14/10/19 10:00)
Lumine◆WTkSZHjrL.: 還有,這代的九幽時雨叫做時雨永遠.....時雨碧霏是初代,現在還沒復活啊....... (.Si9fyJA 14/10/19 10:04)
Lumine◆WTkSZHjrL.: 另外順帶一提,這代的天火陽炎是陽炎剎那,陽炎煦朱是初代,而現在正在這裡的煦朱是初代也不是初代.... (.Si9fyJA 14/10/19 10:06)
發起者請掛trip: 你看太快了 我是說接近 沒說是她本人 (j804GsoM 14/10/19 10:12)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4/10/19(日)09:33 ID:j804GsoM] No.53602 3推  
紫光一閃。


雲層中,猛烈的巨大雷電有如龍柱般竄出,過於龐大的威力將海面打出巨大的水花,並且轟鳴聲遠遠的傳遍天地,使少年的股膜幾乎震破!

一條紫色的高貴電影竄飛在雲層中,方才的巨雷直擊綠爵,令他全身焦黑,墜落大海……

「怎麽可能……但這力量是……!」

蒼森難以置信,而月海也震驚的望向天空……

「那身影……她還活著!」

紫色雷光高速穿梭,並在下一刻降落在朱熙的背上。

那是一名身上纏滿寫著咒印之繃帶的女人。

她有著一頭紫色長髮,身穿旗袍,全身被電氣所流竄,是的,少年也見過她,但她已不像回憶中那麼純真可愛,如今的她眼中充滿冰冷與飽經風霜,皮膚上大大小小的傷痕更證明了她的經歷絕非一般人能夠想像。

沒錯,她不是別龍,正是失蹤的-

雷光的紫電絢爛!
Lumine◆WTkSZHjrL.: 而且不是朱煦是煦朱啊......某種意義上有捏它的?(因近某虎痴名字?) (.Si9fyJA 14/10/19 10:02)
發起者請掛trip: 仔細一查,這篇故事只經過了三天多就那麼多劇情了。 (zTjLo.Sc 14/10/20 22:09)
發起者請掛trip: 也許那個世界的時間流逝速度比較緩慢 (cOK.I7RQ 14/10/20 22:27)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