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899462 KB / 9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恐怖故事日記殘頁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0/06(六)20:32 ID:T3RVwB96] No.37385  
故事是以恐怖故事為主軸,失意的主角迷失在一個廢棄小鎮,不停的尋找破損日記的殘頁來搞清楚謎底的故事。
各種恐怖元素都可以(幽靈和怪物都行),我較偏愛克蘇魯神話那種未知的恐怖氣氛

--------------------------------------------------

我醒來後發現躺在一間破亂的房間裡,到處都是毀壞的器具和已經發黑的血跡,頭部的陣痛讓我無法思考,這時我發現了地上一本沾滿血跡的筆記本,也許這能幫我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0/06(六)21:07 ID:rOLumxPo] No.37388   
當我一撿起本子,裡頭滑出了一張紙。

親愛的■■
這是第十三天,我們已經彈盡絕援了。
每天都是不停的廝殺,我的手上已沾滿洗不掉的血腥味,這樣的手,妳仍願意緊握嗎?
長官說我們是為了更美好的未來而戰,但我始終不懂,為什麼通往未來的路上會如此血腥呢? 如果妳在的話一定會笑著說"那我們一起來英勇奮戰吧!"對吧?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撐的過去,現在真的是極限了,對兄弟們都是。
妳在哪裡? ■■■■■■■■

這是一封為完成的信,後面的字跡全都被鮮血弄糊了,我的腦子仍舊痛的無法思考。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0/24(三)19:36 ID:JsUQqmcw] No.38165   
我又試著翻了翻筆記本,試圖找尋有用的資料,卻仍是徒勞無功,我順手把信收進上衣內袋裡,決定不在這浪費時間。
我試著站起來,發現我的四肢僵硬的像躺了十年一樣,每動一下都引起巨烈的酸疼以及「咔啦~咔啦」的聲音,我忍不住自我嘲諷的想『這下我真的像個老人了。』
在確定身上除了後腦勺踵了個大包、手腳可以自由活動的過程中,我發現在屋子的左手邊有一個門,也是唯一看得見的出口....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0/25(四)22:13 ID:oLCaBxdk] No.38199   
>>No.38165
可是就這樣出去好嗎?我想著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地方的,要是開了門卻遇到什麼難以應付的東西怎麼辦?
我四處張望尋找,希望能從房間中找到一些可以用來防身的物品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5(一)00:34 ID:2HUeU.9Y] No.38560   
>>No.38199
仔細環顧了一下四周...
"扭曲的童軍倚"
"裝滿深紅液體的寶特瓶"
"螢幕破掉的手機"
"指甲刀"
"泰迪娃娃的頭"
"菜刀...吧?只剩下刀柄"
"生鏽的衣架"
除了那個斷了一根腳的桌子實在太大了以外,這些似乎是我僅有能攜帶的。
但是...好像沒有能當武器的阿...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5(一)09:56 ID:2HUjEZ82] No.38568   
>>No.38560
再多想下去也沒用,
於是我掄起了童軍椅,
向著出口走了出去,
在我踏出那個沒有門的出口時,
「啊~啊~」
我彷彿聽見了什麼人在笑的聲音,
「■■的■■~你終於醒了~」
混沌無法運作的我的腦袋無法聽清楚他到底說了什麼,但我可以肯定他在等我。
「......」
突如其來的沉靜,我本以為他還有什麼話要說。
我看了看四周,灰濛濛的天空,彷彿隨時會倒塌的建築,從遠方飄來的鐵銹味以及海水的味道。
忽然,一張紙飛到了我的腳邊,我撿起了他。

■■月02日

捷克那傢伙又拿著他未婚妻的照片在四處炫耀著,一點緊張感都沒有,雖說我們只是去收拾戰果,但還是稍微僅慎點的好,畢竟我們去的是那個叫約克鎮的鬼地方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5(一)21:04 ID:CLmrHIDY] No.38592 1推  
>>No.38568
■■月04日
癢 好吃
發起者請掛trip: 怎麼只要是日記接龍就會出然這句話.... (XFfg2N8A 12/11/05 21:13)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5(一)22:10 ID:zrXc3DIs] No.38596   
>>No.38592
這張紙條我完全無法解讀,索性丟了它。我循著鐵鏽味一路走到一間倉庫,倉庫門一打開,我才知道我聞到的不是鐵朽味,而是血味,倉庫裡掛著將近50具流著血的死屍,最近才死的嗎?誰殺的?兇手還在嗎?此時,一隻貓從上一躍而下,口中咬著一張紙條,牠把紙條放下,一溜煙往外跑,紙條上寫著:
X月05日
如今捷克也死了,他的脖子被某種東西咬斷,以我在生物研究所的經歷來看,這個咬痕的主人是某種魚類,但是捷克死在海邊50公尺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前天他還笑著邊吃抓來的山羊,一邊寫著只有3個字,那可有可無的日記,而且羊寫成養到底是多麼高超的思考謬誤?但那已經過去了,這邪門的鎮...(血漬)我必須連絡長官,可是...(貓口水)希望倉庫有我需要的東西。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GG [12/11/06(二)12:43 ID:ypIydVI2] No.38611   
>>No.38596
雖然不太願意,但我必須找些東西讓我安心。
因此我仔細的看過了每一具屍體,每一具屍體幾乎都被某種東西咬得支離破碎的,此外地上還散落著不少的槍枝,但是子彈卻只剩少少的八顆.45子彈。
看起來像是與什麼東西打鬥過的樣子,接著我發現倉庫的裡面還有一間房間。
我拿起了剛剛撿到的槍,小心翼翼地靠近那間房間。
好險,裡面除了一具椅著牆坐在地上的屍體外,就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了。
不對,還有值得注意的東西,那就是屍體的外觀,屍體的外觀相當的完整,此外屍體的手上還拿著什麼。
是一張紙跟一隻戒指。

■■月20日
今天那群傢伙又對我們發動了攻擊,沒有子彈的我們只能以肉身跟他們搏鬥,但是那群傢伙的力氣真的大到不行,剩下來的人只剩我跟萊恩了,但是萊恩也被咬到了,這裡沒有半根那種紅色的草,恐怕是活不久了。

戒指上寫著:給愛麗絲(To Alice)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6(二)15:50 ID:8jehM5zQ] No.38614   
>>No.38611
當我正在思考那傢伙是指什麼時,旁邊的置物櫃卻出現劇烈的撞擊聲,我馬上往門口方向移動,卻聽到置物櫃的方向有 嘻嘻嘻 的聲音,回頭一看卻只發現置物櫃打開了,沒有任何東西存在,透著窗邊的月光,隱約能看到置物櫃下面有液體流出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6(二)16:34 ID:4rXsm4lg] No.38617   
>>No.38614
我沾取了一些置物櫃中的液體,有些黏稠,帶著鹹鹹的海水味,以下只是我的假設,有些兩棲生物到了乾燥的陸地上,會分泌黏液避免水分散失,這能解釋之前那張紙條提到的疑點,捷克的咬痕是魚類造成,但是被攻擊的地點相當遠離海岸,此時我注意到置物櫃中有一把造型特殊的刀子,有點像被拆成兩段,只剩半把的剪刀,金屬刀柄有著細膩紋路,上頭鑲著黑珍珠,刀刃尖銳,長約25公分,我帶著刀子走出房間,卻看到門口有一隻遠超過我想像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GG [12/11/07(三)14:56 ID:5Xy5z5l.] No.38643   
>>No.38617
Gill-man(兩棲人)
高兩尺半的牠,用掛在左右兩側的眼睛看著我,
牠脖子上的鰓一開一闔的,
彷彿是在告訴我他的心跳是多麼的快,
接著他那酷似青蛙腿的腳向著我靠近了一步。
對此感到恐懼的我,立刻舉起了方才撿到的槍。
牠似是知道我手上的東西是什麼,
牠一看到我舉槍便縮回牠的腳步,
然後像是猩猩在威嚇入侵者一般,
將牠那潔白且平坦的雙齒露出來讓我看到。
對牠這怪異的舉動,我感到疑惑,
但緊張感與恐懼感讓我無法動彈。
我們就這麼互望了好一陣子,
最後牠似是發現了什麼,
然後就飛快地向北邊跑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7(三)15:47 ID:OZyAlzvE] No.38645   
>>No.38643
北邊閃著刺眼的白光,難不成是遠方發生了什麼比牠的命更重要的事?牠應該知道我手中的武器可能在瞬間殺傷牠,牠卻在我們僵持不下的時候做出這樣的舉動。我小心翼翼的往光線發散處前進,發現前方有人影騷動,我趕緊躲到草叢中,取出夜視鏡觀看前方,發現前方有剛才打過照面的兩棲人,一共兩隻,其中一隻不曉得是不是剛才拋下我離去的,和一個人在搏鬥,其中一隻受了重傷,行動速度很慢而且一跛一跛的,另一隻則是不停的做出威嚇動作,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那個人類,是女的,手中拿著軍用鍬,用這種東西就能重創這些怪物?我趕緊衝過去,結果那女人拿著軍用鍬指著我,但她隨即後退,把武器稍稍放下,而未受傷的兩棲人則是把另一隻盡可能帶離現場,那女人用清晰,且震懾力十足的口氣問:我是愛麗絲˙海克斯,D國女性特種部隊隊員,你是...?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GG [12/11/08(四)10:11 ID:FZ.lu/Aw] No.38670   
>>No.38645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把你的牙齒路出來給我看。」
「牙...牙齒?」
面對她突如其來的要求,
我雖然感到不解但還是照做了。
「為什麼要這麼做?」
「...」
對於我的問題她似乎感到很驚訝,
到老實說我的頭到現在都還像是剛睡醒那般,
完全無法思考。
「看來你是真的忘了,這些事明明都是你告訴我的。」
我告訴她的?難道說我也是...
「這裡除了我們跟剛剛那些兩棲人以外,
還有一種類似蛞蝓,
你把他們叫做阿米巴的生物,
他們能夠自由的改變外型,
但是骨骼無法改變,
所以看牙齒就知道了。」
「看牙齒?」
「對!阿米巴有肉食性魚類特有的尖牙,
而兩棲人只有草食性魚類的平牙,
而我們則是臼齒跟犬齒都有。」
「草食性的平牙!?那不就是說...」
「對,兩棲人不會攻擊我們。」
「那剛剛的是怎麼回事?」
「我原本在和另外兩隻兩棲人一起對付阿米巴,
只是當我用手榴彈解決牠以後,
有隻兩棲人也被流彈傷到,
後來才到的那隻似乎誤會了,
所以才跟我打了起來。」
「我看了看四周,
四散的肉片跟焦黑地面,
看起來似乎是這麼回事沒錯。」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8(四)18:01 ID:vUKiIIfY] No.38689   
>>No.38670
此時,受傷的兩棲人對著夥伴發出嘻嘻的怪聲,另外一隻則是詫異的看著牠,隨即對愛麗絲緩緩做出了一個手勢,愛麗絲瞟了一眼,對他們揮揮手。我滿腦狐疑,頭昏腦脹,但還是硬擠出了一個問題:特種部隊只派妳一個來?是要作什麼?打敗那個阿..米巴?
愛麗斯回答:其實我是用休假的名義來的,1個月前,我的未婚夫就傳了電報來求援,但是我國卻以約克鎮所在R國是永久中立國,不便派遣為由拒絕,雖然有聯絡R國希望援助,但是X月25號,R國將領方面反向我們求助,他們說他們的救援隊和精銳部隊全部失去音信。我很擔心馮...就是我未婚夫,但是我國卻一直在拖延派兵問題上,所以我只好獨自前來。
馮...馮˙施密特?一隻兩棲人用怪異的口音叫著,牠從袋子拿出2張充滿皺摺的紙
X月10號
那些怪物,終於現身了,像蛞蝓般濕黏的身軀和滿口利牙,相當敏捷的身手...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捷克是牠們殺的...應該是的,他們就在我們面前,撕吞我們的同袍、當地軍人和倖存居民,然後再變成人,再繼續殺戮...
X月12號
晚上18:45,一隻怪物從我的背後,繞到我面前並遮住我的嘴,我本來以為死定了,他卻沒有攻擊我,另外一隻從草叢中走出,拿著一張泛黃的紙,上面是6格的漫畫(應該算吧)圖片的意思是:有一群像是蛞蝓的生物打擾了他們寧靜的生活,殺了他們的族人,並且變身。於是他們只好一面打仗,一面求援。我點點頭表示我看懂了,那個怪物,叫他鱒魚好了,有點像,鱒魚拿了一些紅色的草,開始比手畫腳,好像是說,吃了會較健康還是跑比較快之類...也許我該挑個適當的時機把他們介紹給我的同伴...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9(五)03:45 ID:ahKu3i..] No.38696   
當我看像那兩名兩棲人時,後腦一陣刺痛,眼前的景象忽然變了。
是一間看起來像實驗室的房間,裡面有許多培養槽,但裡面有甚麼卻不得而知,整幅景象看起來就像有雜訊的電視一般。
身旁一名女性的聲音傳了過來
『看來就快成功了,不過這些看起來像蛞蝓的東西,真的有用嗎?』
女性轉向一名稍老的男性「誰知道呢,反正我們的目的是....」
像是轉台一樣,突然光線昏暗 電燈閃爍,培養槽都被打破了,到處都是血跡跟屍塊。
如同被一群狼啃噬過的屍體,四處張望時,背後感到冰冷的氣息。
我快速的轉頭,沒有任何人。我正感到奇怪,不遠處傳出了一陣陣的哭聲。
「嗚嗚嗚...嗚嗚...」那是 ... 小女孩的聲音 !
我立刻朝著那個方向看去
一個身穿純白洋裝黑髮及腰的小女孩正在摀著臉哭泣。
我跑上前,問她怎麼了,並摸著她的頭。...好冰冷
我發現她身上有非常多的縫合處及針孔
以及...已經乾掉發黑的血漬
小女孩哽咽的說
「好痛...我的手...好痛!!」
她的聲音變得尖銳,吵得我的腦袋就快爆開了。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映入眼簾的是...
最初那破亂的房間,以及被我突然大聲尖叫嚇到的 愛麗絲˙海克斯
「夢...嗎...」
我自言自語的說著
可是,那種感覺非常真實,我現在甚至還可以感覺得到那名小女孩令人不住打冷顫的氣息,就好像....我...當時就站在那邊一樣...。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09(五)10:22 ID:nCciQmk2] No.38706   
>>No.38696
愛麗絲沉默許久,她開口道:也許,不要回想會比較好,那對你而言也許是不太好的回憶。
此時我突然想到一件事,R國是永久中立國,馮發了電報給愛麗絲求救,馮是R國的部隊?如果是,就算他認識愛麗絲也不應該向她求救吧?如果馮不是R國部隊,那他怎麼能來?難不成,這個愛麗絲是...阿米巴?而且還有智力編造幾可亂真的謊言?
愛麗絲...我顫抖地說道:能否也把妳的嘴打開給我看?
愛麗絲愣了一會,嘆口氣張開她的嘴,只有人類的牙齒,她說:你懷疑我嗎?為什麼?
我把我的疑問提出,愛麗絲則笑著回答:R國雖然是永久中立,但是他們有一個唯一的同盟國叫L國,馮是L國的軍人,他們會在R國需要時出手,而有趣的是,L國並不是中立的,他們同意部隊長在需要之時向同盟國軍方求援,只是很不巧,馮在R國的領土上求援。說明結束,我的直覺告訴我海角上那棟研究中心很可疑,要一起去嗎?
我仍頭痛不止,異象中那個女孩的身影仍揮之不去。我應該和愛麗絲行動嗎?也許能因此知道為什麼我在這裡,但是,我不是軍人,只是個...誰?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10(六)06:11 ID:1zsPmhRQ] No.38751   
於是我跟兩棲人還有愛麗絲到研究中心進行了一場魔杖對(ry
對不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38706
我四處環顧了一下,那兩名兩棲人似乎已經離開。
「研究中心嗎...走吧 !」說完,我便準備起身,突然一陣暈眩
我往旁邊倒去,弄倒了桌子
『沒事吧 !』愛麗絲馬上伸出手來攙扶我
「沒事... 疑?」那桌子 ...
『怎麼了 ?』愛麗絲略顯奇怪的看著把桌子翻過來的我
剛剛倒下時弄倒的那斷了一腳的桌子,底下似乎黏著紙
『這是...!!』她驚訝的看著那兩張紙。

■■月25日
真沒想到我們還能撐到現在
我們在三天前又遇到了幾個 鱒魚.. ?
阿 算了 管她的
那幾條鱒魚拿著一些紅色的草來到研究中心
當他們準備拿著草給萊恩時 萊恩似乎認為他們是怪物
大吵大鬧的 不過在吃了那些草以後 他便睡著了
萊恩醒後 我們馬上被六.七那該死的蛞蝓發現了
天殺的 那時我們身上沒有任何武器
正當我準備迎接死亡之際
一條鱒魚給了我一把長相怪異的刀
______________
■■月25日
上頭鑲著黑珍珠 長的有點像剪刀... 吧
那把刀 不知為何對那些該死的蛞蝓非常有用
明明就連用槍射擊也難以打倒的蛞蝓
被那把刀劃到以後卻似乎感到非常難受
我們很快的就宰了他們
哈哈 這些液體真不是蓋的

親愛的亞娜我想,我或許見不到妳了吧
我愛妳

      蓋爾德.威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是這把刀嗎 愛麗絲望向旁邊地板我那時撿到的長相怪異的刀
「液體?」那指的是甚麼,我想我們必須解出這裡所指出的液體
那可能是讓我們活下去的關鍵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GG [12/11/12(一)13:55 ID:IXbFpju2] No.38801   
看完哪兩張紙後我和愛麗絲對望了一眼。

「或許我們該準備個瓶子。」

我點了點頭。

「等我一下,我去準備瓶子。」

「嘎哈~嘎哈~」

望著他的背影離開後,我彷彿聽見了什麼人在笑的聲音。

「■■的■■~我們又見面了~」

因為它講得太快了,讓我沒聽清楚它前面講了些什麼。

我轉頭一看,是隻貓,應該是之前在倉庫看見的那隻貓沒錯,我記不清了。

它似是在看著我,接著他笑了,像小丑妝一般,以十分誇張又戲劇性地笑了。

這動作令我發寒,我的手本能性的摸向了撿到的手槍上。

接著牠將一張紙推了出來,隨後便像煙一般地跑走了。

我謹慎地撿起了那張紙,紙上寫著:

■■月06日
我們終於碰到了先遣部隊,但是遠本百來人的先遣如今只剩下50人不到,其中還有不少村民。
隊長拖著他那發著高燒的身體,跟對方討論撤退的事宜,然而對方卻堅持不肯撤退。
他似乎知道些什麼,該不會是(貓掌印)吧!
如果真是之前在部隊裡流傳的(貓掌印)了話,那就太糟糕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11/19(一)08:56 ID:Ty2K2cvc] No.38962   
>>No.38751
我和愛麗絲在研究中心毫無頭緒的翻找線索,但是這裡,除了剛才那隻會說話的貓給我的紙條外,只有霉味、壞掉的設備和破損的書籍,最後。我在2樓看到一本研究日誌...
--X月14號
MT進行得不大順利,雖然變形能力有所突破,但是智力和理性仍然低落,估計是大腦葉腦、延腦、海馬迴等區塊仍無法完全模擬變形對象...
--X月25號
MT出現了突破性發展,在實驗獸遺傳物質中島轉殖靈長類遺傳物質,使得實驗獸開始有一定的概率保有變形對向的智力,有有理性甚至是部分記憶。
-X月1號
實驗獸編號406,遺傳物質約有99.9997%和模擬對象相同,他雖然記不起自己的名字和身分,但是可以對話,也能照顧自己,不會無緣由兇性大發,雖然他是眾多實驗獸中,目前最接近實驗理想的個體,但是,我們最重要的技術指標,記憶,仍須突破,目前各腦區...
-X月14號
...消息指出,L國的情報機關似乎已注意到我們這邊的動態,上頭的指示是,派出那些生存本能強過理智的個體在當地引發騷動,然後,我們要演正義使者...我知道我在挑戰人類倫理的極限,為了實驗,盜墓、實驗動物使用違反實驗倫理...可是,要為了實驗殺人?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GG [12/11/30(五)13:54 ID:HEyOdcyg] No.39309   
>>No.38962
當我將這本日記拿給愛麗絲看時,她看著日記沉默不語,然後抬頭望著我像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張口,閉口,張口,閉口。
不知為何看著這樣的她,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還有其他的嗎?」
她的話將我拉回了現實。
「這邊應該只有這些。」
「是嗎,那你過來這邊看看吧,這裡有道門不知道怎麼開?」
我跟著她過去後,看到了一到厚重的大門,右邊有個電子密碼鎖。
「你知道怎麼開嗎?」
不知為何我的直覺告訴我,密碼就放在這附近。
「這附近應該有張紙,找找吧。」
「那張嗎?」
我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張紙就這麼黏在門上,簡直就是有人刻意黏在那裏的。
那張紙上面寫著:
A=0001 (Amoeba)2
我看了看密碼鎖,上面除了Enter與Cancel外就只有0~9十個值。
看完後我不自覺的笑了笑,這太簡單了。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