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883536 KB / 9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死亡暑假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00:48 ID:aBzSM6gM] No.32506 1推 
最近想接一些比較輕鬆的故事

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也一起接吧

因為妹妹放暑假,所以主題我決定好了

就叫:【死亡暑假】

故事大綱:

學生放暑假一起出去玩,但是最後全部的人都死掉,沒有任何人回來上課了。

規則:
1.創好角色(徵求角色給人接,不希望給接的角色請提示一下)。
2.因為最後都會死,所以建議初期角色互動要溫馨、快樂、幸福。
3.任何意外皆可發生(同學互殺、隕石、外星人、殭屍、鬼魂)。
4.如接完後文章最後附上「請接」一詞,好讓人知道,以免出現複數串的問題。
發起者請掛trip: 這是哪種意義上的輕鬆啊? (ZBBfx72w 12/06/29 00:59)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01:18 ID:aBzSM6gM] No.32509   
七月,大部分的學生都在這時候從名為地獄的學校中解放,步入快樂的暑假。

成功高中──因為讀了此高中就會成功的特色,造就許多學生報考,但是升學績效卻低的可憐。

王文兵就是就讀此高中的其中一人。
他讀成功高中,但是他一點也不成功。

暑假已經開始三天,王文兵因為母親生病的關係沒有出去玩,選擇在家幫忙母親的飲料店工作。

父親因為酒駕撞死人坐牢中

此後一家的生計就寄望在王文兵的媽媽身上,但是六月初,王文兵媽媽過馬路時被未成年騎機車的國中生撞斷手腳。

王文兵家裡經濟陷入重擔。

「文兵阿,對不起暑假還讓你在家裡工作………」文兵的母親難過的說。

文兵:「不會拉!外面又沒什麼好玩的,無聊死了。」

雖然文兵嘴巴這樣說著,但是他回憶起昨天班上的朋友找了班上那群很漂亮的女生們要去海邊玩,他們經過時順便邀請了他。

從租來的遊攔車上走下來,

其中一位同學用力拍著一位穿的火辣的女生小翹臀歡呼:「文兵!真的不一起來海邊嗎? 我已經準備好一打保險套了唷!保證爽到腿軟唷!」

文兵:「………………………」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01:41 ID:aBzSM6gM] No.32510   
拒絕朋友的邀請後的隔天

文兵滿身汗水的拿著拖把拖地,因為早上拿飲料給第一位客人時打翻在地上,不只灑了自己一身滾燙的熱綠茶,全身燙傷,還惹的客人生氣,並嗆聲永遠不會來這家店。

難過的文兵坐在樓梯上,靠著牆壁。

文兵看著自己身上的燙傷和渾身的汗臭,眼角不爭氣的留下眼淚的說:

「我………好想去海邊…………」


文兵的母親從樓梯上見到此景後,默默的回到房間從櫃子裡拿出一封紙袋。

「文兵阿,反正也沒客人,你過來一下,我有東西要給你。」文兵的母親從2樓叫著。

「幹嘛? 」 文兵擦乾眼淚後來到母親房間。

因為眼睛紅腫所以刻意用手遮著,並打起精神跟母親說:「媽!樓下客人好多! 我快數錢數到眼花了,我們很快就有錢接爸爸回來了!」

文兵的母親看到文兵這樣,只是笑笑的說:「這些錢給你去海邊玩,這幾天店裡媽媽可以找認識的人來顧,別擔心我,去海邊玩吧。」

母親把剛剛從櫃子拿出來的那封紙袋遞過去,裡頭只有三千元。

文兵:「真…真的可以嗎? 可是…我不在的話 」

母親:「沒關係,好好的暑假怎麼可以待在家裡,去跟朋友玩吧,媽媽會在家裡等你的。」

母親在說謊,文兵心理清楚的這樣想著,只是為了不讓母親在擔心下去,文兵只有流著淚感動的說。

「媽… 謝謝您………」

--------------------------------

請接 :D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名無しツンデレさん [12/06/29(五)04:43 ID:LwKdvdcE] No.32516   
>>No.32510
「不知道那個人會不會來啊。。。」文兵這麼想著。「如果她也會來的話就太好了!如果進展順利的話。。。還可以發生這樣那樣的事~~不好不好,我到底在想些甚麼啊!不過在氣氛相當好的海邊兩個人牽著手看著夕陽然後kiss甚麼的。。。或許也很不錯也說不定。。。不過最近她都不怎麼跟我說話了呢。。。果然誰都不想和殺人犯(姑且算是)的兒子扯上關係吧。。。明明從小時候關係就那麼要好的啊。。。」
文兵口中的那個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家的女孩李曉月,就像是上天賜與的緣分一樣,兩人從小學到高中都在同一所學校同一所班級讀書,關係自然一直也很不錯,不過自從天兵的爸爸撞了人之後,兩個人的關係就漸漸疏遠起來。或者說,只是女方單方面躲著男方而已。
「還是去問問她好了。那麼就決定了!」
這樣說著出門左轉20米就到了李曉月的家門前。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名無しツンデレさん [12/06/29(五)04:44 ID:LwKdvdcE] No.32517   
就在天兵準備按下門鈴的時候。
門開了。
「啊,曉月。。。你知道我要來嗎?」天兵有些驚訝,也有些疑問。不過門裡面的確實是他一直以來認識的那個人。
「海邊嗎,我會去的。但是,我有一個請求。」
「嗯?」
「我希望你不要去。」
「啊?」
「不,沒甚麼。不管怎麼改變過程你去海邊的結果都不會改變的。然後。。」
「??」
「那麼就跟班上的同學一起去吧,我也會去的。那麼,就這樣。」
啪的一聲門被關上了。
「最近真是越來越奇怪了啊她。。。不過難得的暑假,也不能辜負了母親的一片心意,而且如果可以進展順利的話。。。啊啊,話說我是甚麼時候開始喜歡上她的啊。。。確實是當她故意躲著我的時候才發現的啊。我還真是沒用啊。那麼明天,要加油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名無しツンデレさん [12/06/29(五)04:46 ID:LwKdvdcE] No.32518   
「survival game(生存遊戲)又要開始了呢。」背對著門的李曉月不知道向誰說道。
「這是第幾次了呢。。。真不知道相你這樣的少女撐不撐的過去啊,千萬別在中途壞掉了喔~~那個時候不要詛咒著我悲慘的死去喔~~」不知從哪傳來的男子的聲音回答著。那個聲音大概。。。是從少女體內發出來的,只有少女聽得到的聲音。
「不管怎麼說應該是要感謝你的。畢竟一週目我死掉的時候是你從靈魂之海中將我拉出來並復活了我。雖然是有條件的。」少女冷冷的說道。
「沒錯!祇要打倒了在背後操縱一切的人,你們就都可以生還,我也不會繼續留在你的體內,你就可以跟剛才那個男孩永遠的lovelove的happyend喔~~
不過好像你不管怎樣改變過程結果都會是一樣的呢~~比如那個男孩的爸爸媽媽的事情?現在一定是有很強的負罪感才想逃開他的吧~~」
「給我閉嘴。」少女打斷了對方的話語。「不要太張狂了,你和我的契約只不過是打倒幕後的那個人而已,雖然不知道你是甚麼目的不過不打倒那個人的話全員都會死是肯定的,天兵也會。。。不管怎麼改變都是會來到海邊,然後為了我。。。這種事我已經受夠了」
「呼呼呼~年輕真是好呢~~那麼,就請您讓我期待下明天的演出了~~加油喔,小姐~~」

-------------------------------
女主名字可改,本人隨便想的,那麼島民們請吧。。。(求各種紳士向後續)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09:50 ID:6mFcxHp6] No.32520   
「恩...雖然感覺不怎麼好,但還是問到她了,果然!她會來呀!!還是趕快收拾行李,好期待後天阿!!」天兵邊翻著櫃子邊自言自語著
------------------------------------------------
「媽!那我出去囉!這幾天要好好照顧自己身體喔,真的是謝謝妳了,媽!」天兵站在門口,對著她母親的房間大喊,接著跑向了公車站
「咦?這不是天兵嗎?怎麼有空出來阿?」天兵在轉角遇到了他死黨之ㄧ,陳裕祥
「裕祥?你也要去海邊阿?」
「恩阿,你不知道嗎?今年好像有什麼特別活動欸!」裕祥興奮的說著「聽說是生存遊戲什麼的,哎呀,反正一定又是什麼有趣的遊戲啦,所以我就參加啦~~」
「生存遊戲...」天兵低著頭,似乎是在想什麼
「天兵,你怎麼了?」裕祥看著低頭不語的天兵說
「沒...沒啦,我覺得這場生存遊戲...會特別好玩也說不定喔...」天兵冷冷的說著
「反正我就是要贏啦!」裕祥拍著他的胸,很有自信的說著
---------------------------------------------------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18:42 ID:FGulRVP6] No.32535   
過不久後公車到了,天兵和祥哥準備踏上公車時,背後有人叫住他們。

「慢著。」

才淡淡的兩個字,卻像是有魔力一樣強行阻止天兵和祥哥要上車的想法和動作。

兩人回頭一看後都露出驚訝的臉神。

安倍明。

從日本來的轉學生,據說是有名陰陽師的後代,所以舉止也跟其他人不同,他的風貌給人一種難以想像是高中生會有的成熟印象,加上整體散發出神秘感,所以常常讓人有不好接近難以相處。

祥哥使了眼神意會天兵:(喂,為什麼這位轉學生要叫住我們?)
天兵也不明白轉學生叫住我們幹麻,只是擺了不知道的手勢回答。

安倍明沒有理會兩人的疑問,只是繼續接道:「如果不想死的話……別靠近海邊。」

「為什麼不能去海邊? 海邊是你買的嗎?」祥哥用帶點火藥味的口氣回應。

就在祥哥慾繼續回嗆時,天兵即時打住他的罵聲。

「你幹什麼? 天兵。 我們根本不認識這傢伙,憑什麼要他來管我們要去哪?」祥哥有點不爽的說。

天兵沒有理祥哥,只是轉頭跟安倍明講:「不好意思,安倍明同學,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你能給一個非常充分的理由來說服我們別去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19:12 ID:FGulRVP6] No.32536   
「明。」

「咦?」安倍明突然脫口說出這句話讓天兵歪著頭沉思。

「叫我明就好了。」

「喔喔,那明同學你可以回答我們………」
天兵話才講到一半時就被明打斷,安倍明不知從哪裡拿出來一張照片指著天兵講道。

「你曾經懷疑過自己的記憶嗎?」

「等等,你在說什……」

天兵這時候才發現,從剛才為止安倍明的視線都是望著我們這邊,那眼神空洞,絲毫沒有人類該有的感情存在似的。

(這傢伙……他不是在看我們,而是看著別的東西……)

明伸手遞了照片要給天兵,但是天兵沒有接過手,只是鄧著明,防備著明。
照片就在眼前,但是天兵不敢拿,只是吞了吞口水,心理一直有種不好的預感在警告自己(千萬不能看那照片,不然我和我認識的人至今以來的人生都會毀滅……)。

就在兩人僵持時,祥哥一把抓住天兵往公車上跳。

明:「……………」
望著天兵和祥哥離開,明所在的公車站已經沒半個人。

明收起那張照片,望著那兩人所搭的公車背影慢慢遠時吐出一句話:

「只有聚集學校全部人的力量,才有可能反抗這悲劇的輪迴。」

------------------------------------------

請接~~ 話說名稱還是改成天兵、祥哥比較有感覺呢
「」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21:58 ID:JNCRHknk] No.32544   
「天兵,你覺得他怎麼樣?」
「誰?」
在公車上,除了天兵和祥哥,還有其他要去海邊的人,但這輛巴士,卻給人一種通往地獄的感覺
「那個安倍明阿!他很奇怪欸,從以前我就很討厭他了」祥哥自顧自的說著,而天兵望著窗外,反覆思考剛剛明所說的話
「難道說...那天在曉夜家門後聽到的兩個聲音...跟明所說的...有什麼關聯嗎...」
「喂!」祥哥拍了一下天兵「你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說話阿!」
「阿?有...有阿...阿...呃...」天兵原本想說點什麼,卻又吞回肚子裡去了
「咦咦咦!!!這不是天兵跟嘴砲祥嗎!!」「沒想到你們也來了阿!?」天兵和祥哥的後座傳來了兩道一模一樣卻又分的出是不同一人的聲音
「咦~~~朔月兄弟!!怎麼又是你們!!難道還要尬一次嗎,這次我是不會嘴輸你們的喔!」祥哥一付不屑樣看著身後亞朔和亞月「不要以為雙胞胎就了不起了蛤!只不過是兩支手槍而已,人家可是機關槍咧!」祥哥嘟起嘴,吹噓自己是有多嘴
「好啦好啦,大家都死黨,就不要在吵了啦...」天兵拍了拍祥哥的臉頰說著
過了段時間,巴士終於到達了海邊...
......
「你這蠢蛋,虧你在前兩屆還是最被看好的一位玩家呢,沒想到這次記憶重灌後,你就變這副鳥樣了,而也還聽不到我說話!!這樣是要我怎麼幫你阿!!」天兵身後突然出現的半透明陰影正嘀咕著
---------------------------------------------------------------------------------
是覺得說安倍明聽起來一點日本樣都沒有ˊˋ
其他就都還好啦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30(六)00:14 ID:j9/NRs8M] No.32547   
下車後四人沿著路邊走,路途上已經可以看見廣闊的沙灘,椰子樹在充沛的陽光中豎立,以及一望無際的大海。

四人看了心裡都已經按耐不住想立刻衝去海灘的衝動。
但只有天兵走沒幾步後臉上愉快的表情立刻就消失了,天兵心理感覺很不安,因為內心非常渴望與人分享這片美景和感動,如果沒有那個人的話,自己看到這些美景與感動也沒有任何意義。

天兵回憶起小月說的話。

(那麼就跟班上的同學一起去吧,我也會去的。那麼,就這樣。)

「小月……真的會來嗎?」天兵瞇起雙眼抬頭看耀眼的陽光說道。

但是很不幸的。
四人剛到要住宿的旅館時,就發生慘劇。
暑假第二天來邀天兵的班上朋友,現在他們身受重傷一個一個倒在地上。

有的被砍斷手腳的筋,有的頭破血流,耳和手指被砍掉,甚至有人肚子被劃出一道裂口,傷口大到能看見腸子跑出來。

「喂!怎麼回事!!」祥哥第一時間跑過去大吼。
「你還好吧? 這裡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祥哥扶起一位同學問。

「隔…隔壁班的流氓學生……那…個黑道老大的兒子,我們跟他起衝突……他和其他跟班就把我們砍成重傷……還把女生全都抓走了………」這位樣貌有點英俊的青年手按著肚子的傷口說。

「什麼……怎麼會有這種事……」天兵用雙手堵住嘴巴,深怕多看一眼自己就會吐出來。

嗆鼻的濃濃血腥味,還有平常不可能看到的人肉的斷層圖以及被削掉的手指皮膚還連接在手上的場景。

沒有辦法想像人真的受了這種傷還活的下去嗎。

「對了……小月! 小月有在這裡嗎!」天兵立刻想到小月,趕緊詢問那位朋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30(六)01:41 ID:j9/NRs8M] No.32550   
「不……我們這團的人沒有她……」
另一位傷重的同學呼吸急促的回答天兵。

(太好了,小月和她朋友們還沒來。)天兵心中頓時放下一塊大石。

接著四人幫忙確認了傷亡人數以及急救。
現場傷亡人數:男性19人、女性2人 其餘16位女性被擄走。

「為什麼你們會惹到那個流氓? 他不是被退學了嗎? 還有其他人的傷勢不是只有被砍傷,有些涉及到動脈等很危險的傷口上……有人的齒印…… 」祥哥和天兵兩人扶起傷勢較輕的這團代表走向旅館內的客房一邊提到其他人的傷勢情況。

齒印。

有人曾經用咬或啃食方式攻擊過受害者。

而根據他提到的流氓是用刀或利器造成傷口,表示攻擊他們這團的不只流氓那些人。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當初本來約好班上那些很騷的女生來打炮的! 本來該是這樣的! 誰知道會遇到喪屍還有那些想女人想到瘋的瘋子!還有那個樹林裡的死鬼屋!我他媽的不應該來這裡的!操!」

受傷的代表不顧自己傷勢大聲怒吼、掙扎。

「什麼……喪屍? 瘋子? 樹林裡的鬼屋?」天兵和祥哥異口同聲的唸出來。

兩人不解的想。

「天兵、你覺得代表瘋了嗎?」
「不像…… 想女人的瘋子是代表隔壁班那個流氓沒錯,可是在這之前他們到底是去了哪裡? 喪屍和樹林裡的鬼屋又代表什麼意思?」

「怎麼可能知道……」祥哥擺出投降的姿勢回答。
----------------------------------
請接
還有我刪除掉祥哥講生存遊戲和參加生存遊戲的事
因為我感覺名無しツンデレさん埋下的這個梗沒這麼……單純 我覺得這樣這樣比較好發揮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