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999759 KB / 10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Pretty Cure‧次元交響曲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7(三)03:02 ID:2pkXDFfg] No.32427  
原創Pretty Cure故事接龍

登場PC的設定可自由發揮

但請盡可能以符合PC系列的風格來進行創作

敵對組織限定一個,可自由設定幹部擴充規模,但請勿增加其它的勢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7(三)03:03 ID:2pkXDFfg] No.32428   
精靈之星‧蓋倫堤亞。

彷彿經歷了一場惡戰般的滿目瘡痍,昔日被翠綠的森林和光輝的花朵所點綴的潔白大地,如今已被黑暗不祥的污穢邪氣所掩蓋。

屹立於皇城中心,高聳直達天際的神殿內,暗紅的魔光閃爍凝聚。

由男子掌心釋出的暗紅光芒,在神殿的大廳內凝聚為了巨大的結晶。

『....永遠的沉睡吧,『女王‧克勞倫堤亞』。』凝視著被封印在巨大結晶內,穿著銀白的薄紗,容貌聖潔高貴的女性,造出結晶的男子回過了身。

『我『聖殿』即將創造的世界,已經不需要您的存在。』完全沒有感情起伏的冷酷語氣,穿著黑色的貴族禮服,戴著黑色覆面的男子走向了大廳中央,止步於光芒逐漸黯淡,支撐整座神殿的通天巨樹前。

覆蓋黑色鋼爪的手指鉗入了樹皮,暗紅的裂痕瞬間撕裂了樹身,裂開的巨樹,露出了中心粉紅色的菱形寶石。

『終於到手了,這就是『生命之花』的核心,奇蹟之石『克勞倫堤亞的眼淚』嗎?』黑色的鋼爪觸碰向寶石,感受到了強大的力量波動,用力將手插入樹中的男子,覆面下的雙眼燃起了慾望的火焰。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7(三)03:04 ID:2pkXDFfg] No.32429   
『女王!?』與此同時撞開了神殿大門,移動的三顆光球在空中現出了實體,有著暖色系的絨毛、體型小巧的三隻生物出現在大廳內,環顧週遭的光景,看到被封印於巨大結晶中的女性,絨毛生物們紛紛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怎、怎麼會這樣......』

『『蓋倫堤亞』的守護精靈?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多漏網之魚....』被闖入大廳的絨毛生物們轉移了注意力,覆面男子停下了伸向寶石的手,自責悲憤的眼神,披著深藍色披風的白色精靈一蹴而起,白色的光球疾射向裂開的巨樹。

『『克勞倫堤亞的眼淚』....絕不能落入你們的手中!』

『『白星之遊俠‧葛迪』嗎....』眼神中露出了冷冽的殺意,迎向光球的覆面男子重爪揮出,疾射的光球撞擊黑色的鋼爪,激突的雙方爆射出了刺眼的光芒。

在光芒中交相格鬥著,覆面男子的肘擊命中了白色精靈的腹部,白色精靈的勾拳則重擊了覆面男子的下巴,被力量撼開的雙方各自彈向了大廳的石牆。

『不愧是最強的守護精靈,讓我稍微認真起來了呢....』由爆碎的石牆中走出,撥去了衣服上的石屑,甩開塵煙的覆面男子冷冷的說道,拖著受創的身體由石堆中爬出,顯然居於劣勢的白色精靈卻在此時露出了冷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7(三)03:04 ID:2pkXDFfg] No.32430   
『!?』猛然察覺對方的意圖,覆面男子望回了巨樹,趁著雙方交戰之際取走了寶石,淡藍與粉紅的光球早已飛向了神殿上方。

『你們這些傢伙!』冷酷的語氣第一次透出了怒意,覆面男子爆出鬥氣,暗紅的魔光朝著逃走的精靈們轟出,再次飛向空中,燃燒起最後光輝的白色光球迎向了熾烈的魔光。

『貝米茲、菈芙....你們快帶著『克勞倫堤亞的眼淚』離開這裡!』強忍著灼傷絨毛的劇痛,搶在淡藍色與粉紅色的同伴身前,雙掌奮力抵擋魔光的白色精靈怒吼道。

『你們一定要阻止『聖殿』,代替女王拯救這個世界!』

『葛迪~~~~~!!』滿溢的淚水淋濕了絨毛,淡藍與粉紅的精靈緊抱住懷中的寶石,高速飛行的光球雙雙消逝於神殿的頂端。

『超越次元吧!到『藍之星』去....然後去尋找那傳說中的戰士....『Pretty Cure』!』目送著同伴遠去的身影,力盡的白色精靈閉上了雙眼,隱沒於光芒之中。

遠去的精靈之星,逐漸被黑暗所吞噬。

而在另一個世界,隨著破曉的陽光,揭開了故事的序幕。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7(三)03:05 ID:2pkXDFfg] No.32431   
精靈之星‧蓋倫堤亞
守護自然萬物的生命波動,精靈們所居住的世界,他們稱呼人類居住的世界為『藍之星』,由於『聖殿』的侵略,女王遭到了封印,整個世界已被黑暗力量所污染。

女王‧克勞倫堤亞
『蓋倫堤亞』的女王,同時也是生命的女神,以她的力量守護著『蓋倫堤亞』的支柱『生命之花』。

克勞倫堤亞的眼淚
『生命之花』的核心,生命波動的結晶,傳說能實現一切願望的奇蹟之石。

守護精靈
守護『蓋倫堤亞』的精靈戰士,他們體內棲宿著大自然的力量,在飛行時會化為光球,並能夠將力量給予覺醒的人類少女,使其變身為傳說中的戰士『Pretty Cure』。

貝米茲
空之守護精靈,擁有『蒼空之勇士』的稱號,淡藍色的絨毛、羽翼般的耳朵、胸前鑲著金色的寶石,為了守護『克勞倫堤亞的眼淚』並對抗『聖殿』,與倖存的同伴們前往了『藍之星』,展開尋找傳說中的戰士『Pretty Cure』的旅程。

菈芙
森之守護精靈,擁有『翠葉之巫女』的稱號,白色的絨毛、頸部和尾巴長著棉花般的粉紅色蓬毛,頭上戴著粉紅色的花冠。

葛迪
星之守護精靈,擁有『白星之遊俠』的稱號,白色的絨毛、松鼠般的耳朵與尾巴、頸部別著深藍的披風和星形的徽章,『蓋倫堤亞』傳說中最強的守護精靈,然而在與『聖殿』的戰鬥中身受重創,目前生死不明。

聖殿
黑暗教團,世界的破壞者,為了使其造物主『真神‧布雷克鋼塔路』復活,不斷毀滅各個次元世界,掠奪生命波動的能量。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7(三)03:06 ID:2pkXDFfg] No.32432   
第 1 回 『新生的傳說,今天起是正義的『Pretty Cure』!?』

花園町,上午七點31分。

『....完蛋!睡過頭了!』緊張的飛奔在人行道上,一邊調整制服的領口一邊梳理青色的短髮,照著鏡盒打量了下儀容,稍微鬆了口氣的少女看向了手錶,隨即又臉色大變。

『新學期才第一天就遲到....我可不想變成全班注目的焦點啊!』

一躍而過擋在人行道上的垃圾桶,運動神經顯的相當發達的少女突然望向了天空,似乎注意到了什麼東西,疑惑的少女慢下了腳步。

罕見的幾乎無雲的晴朗藍天,幾乎無法用肉眼捕捉的粉紅色光點在空中散開,宛如流星雨般的規模,四散的光點一一劃過天際,逐漸消失在城鎮的上空。

『那是....流星嗎?』偶然目擊這奇異的光景,看呆的少女,背後傳來了自行車的鈴聲。

『早安!蕾月,怎麼在路邊發呆啊?』

『唐奈子?妳剛剛有看到嗎?粉紅色的流星雨....』聽到友人的呼喚,青色短髮的少女轉過身來,騎著自行車經過少女身旁,聽到對方沒頭沒腦的發問,少女的同學,綁著馬尾的黑髮少女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什麼流星雨?是新的冷笑話嗎?我說妳再不走快點會遲到的喔!』

『....啊!?糟糕!遲到啦....等一下!唐奈子妳怎麼有腳踏車騎啊?不公平!』

『呵呵!抗議無效,先走一步囉!』

『喂~~!等等我啊~~~~!!』隨著兩名少女打打鬧鬧的離去,恢復平靜的天空,悄悄循著流星雨的軌跡飛出,淡藍與粉紅的光球也消失在了空中。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8(四)03:02 ID:xw15DiPE] No.32469   
千之花 蕾月,15歲,縣立海宮中學二年級,作風積極的少女,正迎接著新學期的開始。

『safe~~~!』擺出了安全上壘的手勢,鞋櫃旁的蕾月隨即挨了唐奈子一記手刀。

『safe個頭啦....被妳害到跟著遲到,還在開學典禮開到一半時跑進禮堂....真是丟臉死了!』

回想起在開學典禮上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蕾月的青梅竹馬,星野 唐奈子無力的闔上鞋櫃,聽到走道間學生傳來的竊笑,凜凜的外表,實際上卻容易害羞的少女又是一陣面紅耳赤。

『痛....對不起啦!我中午便當分妳一半,別生氣了嘛....?』揉了揉被手刀擊中的腦袋,嘟噥著的蕾月走向了教室,和走道上的嬌小身影擦身而過,又一次停下了腳步,好奇的蕾月回過了頭。

不知是否是巧合,剛好也在這時望向了蕾月,同樣穿著二年級的制服,留著金色短卷髮的少女似乎嚇了一跳,羞怯的別開視線,個性似乎有些內向的少女跑進了教室中。

『我才不想吃妳做的便當呢!我說妳啊.....嗯?』注意到蕾月好奇的眼神,原本還在抱怨的唐奈子跟著朝教室望去。

『那孩子....我記得一年級時是D班的.....』看到了教室中的金髮少女,搜尋起腦中的記憶,想起些什麼的唐奈子接著說道。

『....平常在學校裡看到她總是一個人,今年被編到我們班上了嗎?....!?喂!妳看人家的眼神很變態耶!』

『...!?哪、哪有啊.....我只是.....』

『好了啦,要上課了,快進教室吧!』

在唐奈子的催促下進到教室的兩人,正準備回自己座位的蕾月,回想起剛剛擦身而過的情形,忍不住又偷望了坐在不遠處的金髮少女一眼。

『那女孩身上.....有種熟悉的氣味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8(四)03:03 ID:xw15DiPE] No.32470   
機動要塞‧鋼塔路克。

懸浮於黑暗幽靜的深淵中,由無數違反常理的建築結構組合而成的黑色人工島,走在其中一條陰暗的長廊上,黑色覆面的男子停下了腳步。

『聽說你失手了呢,海德拉!』由黑暗中傳來的嘲笑聲,一股刺人的寒氣襲向了長廊,出現在覆面男子的身後,穿著一身紫色燕尾服的高瘦男子邪笑道。

『....是你嗎?巴基里斯庫。』

『竟然在這只差臨門一腳的關頭出錯,讓『克勞倫堤亞的眼淚』被帶到了『藍之星』,簡直是我等『聖殿』的幹部之恥!』如毒蛇般伸長的舌尖舔拭著嘴角,邪笑的高瘦男子搭上了覆面男子的肩膀,彷彿想激怒對方的挑釁道。

『你要怎樣負起這責任啊?厚顏無恥空手而回的傢伙!』

『....負起責任?』

依然沒有感情起伏的冷酷語氣,卻使空氣為之凝結,斜睨著挑釁的男子,海德拉的視線彷彿注視著一隻臭蟲。

感受到隱隱傳來的壓力,眼神丕變的巴基里斯庫放開了雙手,不悅的啐了一聲。

『不管怎麼說,『克勞倫堤亞的眼淚』是『真神』復活所不可或缺的聖物,還有那些逃走的守護精靈....絕不能就這樣輕易放過!』

『................』

『這次就交給我來處理吧,海德拉,接下來沒你發揮的餘地真是可惜了呢!』

不懷好意的笑聲回蕩在沉默的海德拉身旁,再次沒入長廊的陰影,巴基里斯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8(四)03:04 ID:xw15DiPE] No.32471   
海德拉
黑暗教團『聖殿』的幹部,穿著黑色的貴族禮服,戴著黑色覆面的男子,個性冷酷無情,能夠操縱暗紅的魔光。

巴基里斯庫
黑暗教團『聖殿』的幹部,穿著紫色燕尾服的高瘦男子,個性變態殘忍,對海德拉抱持競爭意識。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02:35 ID:rzMSXDg6] No.32511   
海宮中學,下午四點。

『那...我等下還有田徑社的練習,先走囉!』放學時間的校舍前,拎起了社團用的手提袋,唐奈子望向了蕾月。

『妳等下還有什麼計畫嗎?』

『呵呵呵......登登!』一臉正等待對方問起的笑容,故做神秘的蕾月捧起手中的包裝盒,語氣中透出了幾許興奮。

『妳看,今天的成品!』

『呵呵,是蒙布朗喔,這次這個可是人家的自信之作呢!』在唐奈子面前打開了包裝盒,展示著自己的作品,興致正高昂的蕾月得意的說道。

『真想趕快讓點心部的大家嚐嚐這味道!』

『這樣啊....妳可不要又嗨過頭,給人家添麻煩了。』看著躍躍欲試的青梅竹馬,苦笑的唐奈子提醒道,不以為然的蕾月立刻嘟起了嘴。

『真是的,唐奈子對甜點真的是什麼都不懂呢!不積極聽取各方面的意見,手藝又怎麼有辦法進步呢?』

『妳說的也是沒錯啦....算了,好好加油吧!』

朝著操場上的唐奈子揮了揮手,最後檢查了下包裝盒和蛋糕,興奮的蕾月跑回了校舍內。

『這次如果成功的話....下次就來試試烤泡芙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02:36 ID:rzMSXDg6] No.32512   
海宮中學,點心部。

平日多達20人的社員,如今只剩兩人的教室,與路人臉的社長面面相覷,前一刻還興致勃勃的蕾月如今一臉的茫然。

『..........大家都到哪去了呢?』

『妳來了啊,千之花同學....』看著教室中剩下唯一的社員,路人臉的社長推了推眼鏡。

『哦....這該如何啟齒呢.....其實啊....』

『大家都退社了呢!』支支吾吾了半晌,路人臉的社長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當然,蕾月的反應是可想而知的。

『怎、怎麼會這樣~~~~~~~!?』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04:10 ID:rzMSXDg6] No.32514   
“因為人數已經無法符合社團成立的條件,所以點心部從今天起也要停止活動了....”

“不不不!這絕對不是千之花同學妳的錯,不是的....”

“只是呢.....最近常有社員反應,她們覺得千之花同學妳....有時候實在是.....有點太瘋狂了....”

“畢竟大家都只是想輕鬆的學做甜點而已.....像妳這樣熱心到....連暑假都每天做甜點來找人試吃,還這麼認真尋求大家的意見.....有時反而會對其它社員造成壓力的....”

“請別在意,這絕對不是妳的錯....只能怪我這社長能力不足,沒辦法排解大家的煩惱....”

“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怎...怎麼會這樣....我只是想看大家吃到好吃的東西時,那種高興的表情啊....』

“....妳可不要又嗨過頭,給人家添麻煩了。”

茫然的走出校門,回想起唐奈子說過的話,沮喪的蕾月看向了手中的蛋糕。

『是...我的錯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29(五)04:11 ID:rzMSXDg6] No.32515   
現在想想,從以前到現在,每次當自己對某樣東西燃起熱情時....好像都沒什麼好結果耶....

『才開學就搞成這樣了....以後該怎麼辦呢?』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插了一塊蛋糕放入口中,吃著蛋糕的蕾月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這樣一個人吃真沒意思,連蛋糕好不好吃都吃不出來了....』無精打采的放下了插子,看著夕陽西下的天空,沉默了半晌,站起身來的蕾月用力伸了個懶腰。

『算了!回家吧.....!?』

話才剛說完的蕾月,背後的花圃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

『嚇.....!?又怎麼了!?難、難道是隕石!?』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搶回長椅上的蛋糕,嚇的心臟乒乓跳的蕾月警戒的望向了花圃,在被從天而降的物體炸開的泥土花叢間,煙塵中的黑影扭動起了身軀。

『噗啾!!拜託妳救救我噗啾!』無預警的,從花圃中彈出的毛球射向了蕾月,腔調中夾著奇怪的尾音,淡藍色的絨毛生物扒住了蕾月的顏面。

感受到從絨毛傳來臉上的體溫,瞪大雙眼的蕾月,公園內再次響起了她的驚叫。

『!?.....這、這是什麼東西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30(六)02:01 ID:ELhdXjXA] No.32551   
『嗚喔~~~這是什麼啊噗啾?』烏黑的眼珠閃閃發亮,小心翼翼的舔了口蛋糕上的栗子泥,淡藍色的絨毛生物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沒吃過蒙布朗嗎?就是栗子蛋糕啊,在蛋糕擠上甜栗子泥和生奶油,可以品嚐到栗子的香甜風味喔!』同樣驚訝的眼神,公園的長椅上,解說的少女好奇的打量起吃蛋糕的神秘生物。

『哇~~!好甜!好好吃噗啾!』

『真的嗎!?哈哈...果然很好吃對吧!我就說嘛....』看著絨毛生物開心的吃相,忍不住得意的心情,長椅上的蕾月點了點頭。

『我說...這次的栗子泥還加了一些黑糖喔,吃的出來嗎?』

『黑糖是什麼噗啾?』

『黑糖就是......!?給我等一下!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突然對自己猛烈的吐了個槽,將滿腦甜點的思緒拉回了現實,再一次瞪大雙眼,從長椅上跳起的蕾月緊張的問道。

『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為什麼會從天上掉下來?你....你是外星人嗎?』

『不是喔,我的名字叫『貝米茲』噗啾!』從蛋糕後探出頭來,回應著蕾月的問題,淡藍色的絨毛生物挺起了渾圓的身體。

『是『蒼空之勇士』,來自『精靈之星‧蓋倫堤亞』的守護精靈噗啾!』

『精靈?』

『沒錯,是精靈喔!基本上大概就跟妳們人類想像的差不多吧噗啾!』在蕾月的注視下,顯的有些自豪的絨毛生物,羽翼般的耳朵拍動了幾下,還沾著黃色栗子泥的淡藍色絨毛上,鑲在胸前的金色寶石閃過一絲奇妙的光芒。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30(六)02:02 ID:ELhdXjXA] No.32552   
“不,我想像過的精靈絕對不是這種樣子的......”看著在長椅上擺弄姿勢,小巧渾圓的二頭身奇妙生物,蕾月強壓下了想吐槽的衝動。

『噗啾!!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啊噗啾!』

『!?....又、又怎麼啦?』再次被貝米茲的舉動嚇到,差點跌倒的蕾月,這次換成貝米茲從長椅飛撲到了蕾月懷中。

『求妳幫幫我!有壞人在追我們噗啾!我和菈芙原本是一起來『藍之星』的噗啾....但因為那傢伙攻擊我們.....我想去找她....但是我腳受傷了飛不起來噗啾!』

『....求求妳帶我去找她好嗎?我已經不想再失去同伴了噗啾!』烏黑的眼珠流露出了恐懼,神情無助的貝米茲全身顫抖了起來。

『!你....冷靜點啊!』安撫著撲到身上的精靈,感覺到絨毛傳來的顫抖,連帶也緊張起來的蕾月抱起了貝米茲。

『說清楚點,你說要我帶你去找她....你知道你的同伴在什麼地方嗎?』

『我可以感覺到菈芙的生命波動噗啾....她應該就在附近不遠的地方噗啾!』

『是嗎....那你別再哭了,幫我指引方向吧!』朝貝米茲所指的公園外望去,一手抱起了精靈,下定決心的蕾月提起了書包。

『雖然我還是搞不清楚狀況....但我們先去找你的同伴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6/30(六)21:06 ID:IssTs3zI] No.32573   
“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啊?可是....總覺得沒辦法放著這傢伙不管....”

走在蜿蜒的小徑上,看著瑟縮在懷中的貝米茲,注意到他左腳上的瘀青,蕾月的心中忍不住泛起了一絲不安。

『這裡是....星見丘?』

位於公園後不遠的小山丘上,沿著小徑登上了丘頂,望向座落於觀景台的動物雕像,抱著精靈的少女停下了腳步。

星見丘,平時假日總是聚集著人群的休閒景點,今日卻意外的冷清,站上了能將花園町景緻一覽無遺的觀景台,緊張的蕾月朝無人的四周觀望了起來。

『....噗啾!我感覺到了,是菈芙的生命波動噗啾!』擺動著羽翼般的雙耳,蕾月懷中的貝米茲彷彿探測到了什麼,順著耳朵擺動的方向,觀景台上的少女看向了丘頂旁的大木棉樹。

和公園裡一樣的撞擊痕跡,在木棉樹的根部蠕動著,似乎陷入了昏迷,戴著粉紅色花冠的絨毛生物緊閉著雙眼,白色絨毛的身體沾滿了沙土,頸部和尾巴的粉紅蓬毛也亂成了一團。

『!....振作點....妳就是菈芙嗎?』放下了懷中的貝米茲,來到木棉樹旁的蕾月抱起了昏迷的另一隻精靈,在蕾月的手中咳了幾聲,粉紅的精靈緩緩睜開了雙眼。

『....哆哆?』

『菈芙~~~~!是我貝米茲啊噗啾!』

『不好....她看起來傷的不輕,先帶她回我家吧!』檢查著菈芙身上的瘀傷,不安的蕾月打開了書包,騰出了能安放精靈的空間。

『......!?』

將菈芙放入書包的蕾月,正準備再抱起貝米茲,一股寒意突然襲上了後背。

一種像是置身於異地中的違和感,空氣中的溫度逐漸下降,伴隨著一陣強烈的心悸,山丘上的天空化為了陰鬱的紫色。

流下冷汗的蕾月,穿著紫色燕尾服的男子出現在身後。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7/02(一)23:50 ID:VVszR/wM] No.32625   
『啊~~真是令人舒暢的星球啊!』隨著刺人的寒氣出現在星見丘上,敞開雙臂深呼吸著,穿著一身紫色燕尾服,身材高瘦、膚色死白的男子陶醉的讚嘆道。

『大氣中充滿著豐沛的生命波動呢!這股促使生命誕生、成長、繁榮綻放的活力...多麼的美妙!多麼的動人!多麼的令人衷心感動啊!』

『真是充滿了...讓人親手毀滅的價值呢!』在深深的讚美後接著的是令人害怕的詭異宣言,神情愉悅的男子撥開了離子燙的紫黑色長髮,如雕像般蒼白深邃的五官,透出了爬蟲類般冷血狡猾的危險氣息。

而彷彿呼應著男子的心情,在紫色天空的籠罩下,逐漸枯萎的路樹,異變襲向了山丘上的蕾月與精靈們。

『這...這個怎麼看都很危險的怪大叔是從哪冒出來的啊?』看著突然出現在身後的怪異男子,木棉樹旁的蕾月再次壓下了想吐槽的衝動。

而在一旁的貝米茲,早已嚇到全身的絨毛倒豎。

『....巴、巴基里斯庫噗啾!?』

『巴基里斯庫噗啾?』注意到貝米茲不尋常的恐懼,隨即警戒起眼前的男子,小心翼翼的蕾月提起了裝著菈芙的書包。

『.....他就是攻擊你們的傢伙嗎?』

正準備伸手抱起貝米茲的蕾月,與此同時,看向了少女與精靈,紫色燕尾服的男子露出了一抹輕蔑的冷笑。

『請住手,『藍之星』的小姑娘!』

『....那東西,是我先看上的獵物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7/04(三)00:57 ID:LhIML93s] No.32677   
『....東西?』警戒著怪異的男子巴基里斯庫,蕾月的眼神閃過了一絲不悅。

對峙的雙方,少女一把抱起了木棉樹下的精靈。

『喔....』對蕾月的舉動似乎頗感意外,冷笑的巴基里斯庫,凝聚的寒氣,在左手形成了旋轉的氣流。

『小姑娘....我可不是在請求妳喔!』

『危險噗啾!!』冷不防的由少女手中跳起,撞開蕾月的貝米茲,如圓鋸射出的風刃炸開了木棉樹旁的地面。

『貝、貝米茲....!?』在貝米茲的衝撞下躲開了風刃,滾倒在地的蕾月驚恐的望向了木棉樹,身影閃入了雙方之間,出手毫不留情的巴基里斯庫邪笑道。

『這一擊只是警告,沒有力量的東西就給我乖乖退下!』

『你這傢伙....!』面對著巴基里斯庫的恫嚇,找尋著貝米茲的身影,正準備奔向另一頭的蕾月,趴倒在地的精靈大叫道。

『別過來噗啾!拜託妳....趁現在趕快逃走吧噗啾!』

“貝米茲....你是要我帶著你的同伴逃走嗎?”

察覺出貝米茲的用意,撫摸向藏著菈芙的書包,遲疑的蕾月停下了腳步,隨著巴基里斯庫揮動的手臂,一道強勁的風壁阻擋在了少女身前。

在完全圍住精靈的風壁中,走向了孤立無援的貝米茲,巴基里斯庫伸出了尖銳的指爪。

『好了,無聊的貓捉老鼠也該結束了!乖乖把『克勞倫堤亞的眼淚』交出來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7/05(四)04:45 ID:S9FLHLRk] No.32704   
“謝謝妳....『藍之星』的少女噗啾!雖然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但謝謝妳第一次見面就願意幫助素昧平生我們噗啾!”

“菈芙就....拜託妳了噗啾....”

在風壁的包圍下,掐住了掙扎的貝米茲,原本正一臉得意的巴基里斯庫退去了笑容。

由貝米茲胸前的金色寶石釋出的光芒,在半空中形成了透明的菱形寶石。

『.....這是怎麼回事?『克勞倫堤亞的眼淚』裡.....完全感覺不到生命波動的力量!?』失去笑容的巴基里斯庫,尖銳的指爪觸碰向透明的寶石。

早已不再是之前出現過的閃亮粉紅色,生命波動的結晶,實現願望的奇蹟之石,此刻已成為了失去力量的空殼。

『!?難道是....』猛然想起了什麼,掩不住的怒火,將手中的精靈重壓在地,嘶吼的巴基里斯庫吐出了如毒蛇般的舌頭。

『快說!『克勞倫堤亞的眼淚』....裡頭的生命波動到哪去了?』

面對巴基里斯庫的逼問,看著被奪去的寶石,貝米茲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噗、噗啾....就算你問我也沒用噗啾!『克勞倫堤亞的眼淚』.....它的力量早就不在我們身上了噗啾....』

『混帳東西!你們早就算計到這點,所以才將『克勞倫堤亞的眼淚』帶到『藍之星』來的嗎?』惱怒的巴基里斯庫,黑紫色的尖銳指爪暴伸而出。

『竟敢給我耍這種小聰明!』

帶著殺意的一擊,巴基里斯庫的指爪揮向了精靈。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7/05(四)04:45 ID:S9FLHLRk] No.32705   
『哦~~~!!』用力衝向了風壁,被強勁的氣流彈開,摔倒在地的蕾月擦了擦臉頰的塵土,焦急憤怒的眼神,風壁前的少女再次站起了身來。

『可惡....你想要犧牲自己嗎?貝米茲!』回想起被風壁阻擋前的一刻,沒來的及救回貝米茲,自責的緊握雙拳,起身的蕾月再次衝向了風壁。

“不過是隻奇怪的生物竟然給我這樣耍帥....別開玩笑了!”

迎向了彷彿要撕裂皮膚的風壓,承受著強勁氣流的吹襲,奮力邁開步伐的蕾月,忍不住悲傷的怒吼道。

『你以為就這樣犧牲了自己,被獨自留下的同伴會覺得開心嗎?』

“可惡.....難道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在強勁的風壁阻擋下,再也支撐不住腳步,少女的眼角淌下了不甘的淚水。

“誰來....誰能來救救那傢伙!”

『哆哆....』在蕾月的書包中睜開了雙眼,看著為了精靈而悲傷,奮不顧身對抗強風的少女,虛弱的菈芙發出了低聲的呢喃。

而在之前發現菈芙的地點,在紫色天空的影響下逐漸枯萎的木棉樹,樹身開始發出了神秘的紅光。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2/07/05(四)04:46 ID:S9FLHLRk] No.32706   
『....!?』察覺到週遭的異樣,地上的貝米茲抬起了頭。

原本早該揮下的利爪,此刻卻停留在了貝米茲眼前。

錯愕的表情,身處於消失無蹤的風壁中心,巴基里斯庫望向了風壁之外。

彷彿回應著少女的願望,在瞬間瓦解了風壁的力量,由木棉樹射出的刺眼紅光凝聚在蕾月的身前,化為了心形的紅色寶石。

看著被紅光驅散的風壁,同樣一臉茫然的蕾月,窺準了巴基里斯庫注意力分散的瞬間,掙脫壓制的貝米茲一躍而起,撲向了半空中的菱形寶石。

『!你這傢伙....!?』猛然警覺的巴基里斯庫,紙製的包裝盒飛向了他的顏面。

一氣呵成且默契十足的攻擊,黃色的栗子泥和白色的生奶油在巴基里斯庫臉上爆散了開來。

抓住了貝米茲製造的機會,丟出包裝盒的蕾月再次提起了書包,不再容許半分的猶豫,衝入敵陣的蕾月一把抓起了貝米茲。

『這、這是什麼玩意......!?』憤怒的扒開了臉上的蛋糕,再次望向四周的巴基里斯庫,提著書包和精靈的少女早已逃入了丘頂旁的雜樹林中。

『你....你們這些垃圾竟敢這樣愚弄我~~~!!』迴盪於紫色天空下的嘶吼,扭曲到極點的顏面,終於被徹底激怒的巴基里斯庫,變形的背部撐開了如烏鴉般的雙翼,覆滿鱗片的蛇尾甩向了地面。

『臭丫頭.....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幾乎變成了怪物的姿態,吐動蛇信的巴基里斯庫走向了丘頂的觀景台,看向了觀景台上的動物雕像,相貌駭人的男子取出了黑色混濁的蛋狀物。

『去吧!黑暗的胚胎啊,掠奪生命的光輝....將『藍之星』的一切化為灰燼吧!』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