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98485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Time jumper 名稱: 雪兒 [11/06/12(日)23:25 ID:CdZbfEno] No.22208  
至今為止,我一直再漂泊,沒有方向,沒有理由,沒有目的,沒有未來的漂泊
我開始嘗試著愛人,卻不是那麼順利,她們就像是花兒一般在我身邊凋謝...
至今為止,我一直再漂泊,逃不掉的,那個夢會一次次的找上我
總覺得每次驚醒時,淚水總是在眼眶搖曳,光線再淚珠中反射進入我的視網膜
好像每個安撫我的女孩都不斷的在變換,明明睡著前是穿著唐衣姑娘,下一秒卻變成牛仔褲
隨即又發現那女孩都不知道死多久了
就這樣漂泊著...漂泊著

「日啊,你覺得時間是什麼呢?」
滿臉皺紋的傢伙,他好像是某個時間點對我很重要的人...
午後的陽光灑進木造的房子,陳舊的氣氛令人放鬆許多,霹啪作響的木材正在左側的火爐裡翻騰
房間內開始飄著一股木頭的香味,老先生顫著手拿起了火爐上的灰,往爐心灑下一把
味道變了,花的香味? 薰衣草?
「日啊,你覺得時間是什麼?」每當他說話時,臉上的皺紋就會擠在一起
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再一次的提醒著我,我還沒回答他的問題,他老是這樣,完全不管別人的意見
總是自顧自的說一些人生大道理,是個倚老賣老的臭老頭...吧?
為什麼我會知道這些呢? 繼續思考....思考....思考....

老人見我沒有搭理,也就自顧自的說下去了
「日啊,我認為時間就是...」

是什麼呢? 他那時說了什麼? 我正在思考這些的同時他的嘴繼續無聲的動著
不,是以我的觀點來看是無聲的
別在我思考時說一些我需要用力記住的話啦! 想這樣吐槽這個半進棺材的臭老頭
世界卻毫不給我思考的時間,眼前的景象以我為軸心開始旋轉
就像我最痛恨的,世界總是以我為中心旋轉...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2/12/04(二)01:50 ID:eOUpR5Do] No.39410   
「叩叩叩,有人在嗎?」一個高八度的男聲從門的另一邊響起

「誰?」這聲音日似乎在哪裡聽過

「大猜謎時間,請問今天下午三點左右從九江廬山機場出發的班機有幾班?」另一個似曾相似的女聲尾音上揚的提出疑問像是某種猜謎節目

「四...班吧」副駕駛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但還是照實回答
下一秒,一把黑色的刀就這麼穿過他的胸膛,一個女人突然出現在他的背後,手裡拿著日放在行李裡的刀
嶺烈的黑髮因為快速的移動飄動著,能力發時,冰霜般的雙眼不帶一絲感情,站在女人旁邊的男生穿著詭異的小丑服,帶著可笑的帽子和紅色球球鼻。
男生摟著女生的肩膀,一手幫她把刀拔出來
「是兩班,廢物,有兩班誤點了!」
「斯萊...」正駕駛看著夥伴被殺掉用不可思議的神情看著憑空出現在駕駛艙內的兩個人
女生用看到髒東西的眼神鄙視著駕駛
「啊啊,你還在啊,人類的眼神果然很噁心,尤其是好色的大叔~」
說著女生微微拉下領子露出白皙的脖子到肩頰骨,做出煽情的動作
「吶,想看嗎~?」

「真噁心,看到我的小月看的心跳加速嗎?」男生手裡則是抓著不知道從拿裡變出來的心臟,心臟一邊跳動,鮮血從心臟中噴了出來,染紅了男生的手也滴到地板上。
駕駛的頭就著麼維持著驚慌的神情頭無力的往下垂,幾乎垂到胸口,胸口心臟被取出來的位置一片血紅。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2/12/04(二)01:51 ID:eOUpR5Do] No.39411   
「好了~進入正題,日小弟你也看我看呆了嗎?,這樣可不行唷~」
喚做小月的少女舔著染血的刀刃,白皙的脖子有著一條像是項圈的傷痕,露出的腰部也有一條一樣的傷痕

「我們可是先殺光往新疆的飛機才過來的唷~ 後面除了跟小月約會也沒有別的預定,可以陪兩位好好玩個痛快唷~」
打扮成小丑的男生脖子往衣服裡面延伸下去也有許多道傷痕,像是曾被切開再縫起來

「洞樂小姐? 被茲先生? (凍月小姐? 貝茲先生?)」
明明是如此熟悉的人但是日卻不敢確認,因為他們的舉止實在是跟他所認識的凍月、貝茲完全不同
凍月雖然很冷漠,卻不會對無辜的人使用暴力,更不會做出如此輕挑的舉動
貝茲雖然表面上嘴巴很壞,卻是個很溫柔體貼的人
而最大的不同是,日所認知中的凍月和貝茲,都已經"死"了...

「Bingo!~~ 雖然妳答對了但是獎品只剩下一人份了呢」貝茲把終於停止的心臟丟掉,用染血的手牽起絲摩
絲摩一邊搖頭一邊往後,除了對鮮血的噁心感,還有貝茲那怪異的態度
「你們兩個為什麼會...你們不是?...」

凍月代為回答
「死了? 是啊,但是仁慈的伯爵捨不得讓我們犧牲所以把我們從幽暗的深淵救回來啦」
凍月露出妖嬈的笑容
「然後啊,做為報答,我們得幫他帶回兩樣東西喔」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2/12/04(二)01:51 ID:eOUpR5Do] No.39412   
「聰明可愛的絲摩小姐知道是什麼嗎?」貝茲不顧絲摩的抵抗牽起她的手

「噗要!噗要!方愾我!(不要!不要!放開我!)」
「絲摩!」

「答對了! 恭喜日先生!」貝茲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響砲,蹦的一聲在日的頭上爆炸

「為了配合牧本日先生忙碌的行程,我們會在台灣恭迎大駕囉~很貼心吧~」凍月把刀扛到肩膀上
「不過還有一項沒猜出來,本來想說兩項都猜到的話刀就還你的說~那就這樣吧~」

「日!」絲摩被貝茲扛到肩膀上

日的眼睛通紅,破壞的波長往兩個人掃過去
「放開她!!」
但是他們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像他們出現時一樣
只留下絲摩淡淡的餘音,和自動駕駛的嗶嗶聲...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2/12/04(二)01:52 ID:eOUpR5Do] No.39413   
短篇:一日的椿

懶洋洋的窩在竹編的椅子上,比起茶更喜歡咖啡,比起花間集更喜歡羅密歐與茱麗葉
在這裡,其實是很自由的,書不愁看完、要點心不論中西式、咖啡更是無限暢飲,若說這是軟禁的話恐怕沒人會信吧
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椅子,裸足踏在大理石上有點冰冰的,顛起腳跟走到書架旁,用白皙的指尖挑起一本書的書背
"要看更多書"這是醒過來的第一個想法,也是她對"他"的第一個要求也是最後一個
是的,他。

"他"偶爾也會光臨這裡,雖然他好像比較喜歡我待在有榻榻米的房間,每當他看到我穿著牛仔褲或白洋裝窩在這裡時總會皺起眉頭
那不經意流露在眼神間的憂鬱就會更深一些,但是看到我對他露出笑容他也會跟著微笑
我是不知道這座籠子以外的事情,也不知道他的身分和他在忙什麼? 我也不需要知道~
又翻開一本書,關於一個快樂王子的故事...

"嗚喔,好暗"

抬頭看到"他"的第一個感想,不論是這四周的環境還是他的臉色都是
他只是長嘆一口氣,把書抽走放到桌上,將我抱起好像貓之類的然後放在他的腿上
「怎麼不開燈呢?」
「忘了」
看他驚訝的神情似乎本來不期待我回應他似的,我也是會講話的好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2/12/04(二)01:53 ID:eOUpR5Do] No.39414   
原本期待能跟他有一次所謂的對談,但是驚訝之後他也只是抱著我盯著空空的地方發呆,一會兒嘆氣、一會兒又皺眉頭的
一會兒又都囔著,「是不是不該這麼做」
沒辦法呢,做為一個成熟的大人,我必須要主動提起話題!
「...」
糟糕,我根本連他的名子都不知道,要怎麼提起話題,再者我也只知道書上的東西而已,嗚~該說些什麼好呢
「呵,妳怎麼一會兒微笑一會兒又煩惱的」
「!」
他笑著看著我的表情一直變來變去,好尷尬...要趕快說點什麼...
「快樂王子...」我指著桌上的圖畫書
他用輕輕的抓起書本,在我眼前攤開
「妳看得懂字?」

「看不懂,所以...圖畫書...」

「恩」
對話又中斷了,書頁停留在燕子叼走王子的鑽石眼珠那一頁
「唸...」

「嗯?」

「唸給我聽」
其實平常也有人負責照顧我的起居,他也會唸給我聽,但是,要是我不找點事情的話,他一定會哭的...

「好啊,從前從前,有一個滿身寶石的王子雕像...」
他一直唸,王子因為看到小孩很可憐,就請燕子把他的黃冠上的寶石叼去給他
又翻到了鑽石眼珠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2/12/04(二)12:04 ID:eOUpR5Do] No.39419 5推  
「好漂亮」真的很漂亮,王子的鑽石眼睛像是淚水一樣閃閃發光,燕子叼走的動作就像在幫王子拭淚一樣

「妳喜歡嗎?我等等就請人捎一顆給妳」
我還沒來的及回答,他又繼續唸了下去
多麼希望這樣的時間繼續下去,多麼希望他能一直唸下去,但是故事已經到了王子身上最後一片金子被拿去給一戶貧困沒錢過年的人家了

一段急促的敲門聲,緊接著是無數的腳步聲,以往的經驗來看,是時候了,這段愉快的陪伴要結束了
他把我抱起來,放回竹編的椅子上,明明他是比較喜歡我坐在榻榻米上的,卻為了我...
不知道怎麼的,我拉住他的袖子,不想讓他就這麼離去

「好像...快樂王子...」簡直一模一樣,不管是那威風凜凜的模樣,或是為了別人讓自己體無完膚的模樣...

他輕輕的拉開我的手,溫柔的像是在碰一件藝術品,然後,轉身跟著那些和我有著相同面貌的女生走了
好像是在討論著要如何安置絲摩還是絲摸什麼的。

這裡又要變得冷清了,希望他們說的那個人可以被安置在我這裡,畢竟這裡還有空房間,而且我也想要有人教我唸書

今天第二次的沒有來由,淚水像鑽石般滑落

「日...」
發起者請掛trip: 您辛苦了 (jispd6jQ 12/12/09 00:08)
不死身: 那接下來 還請問雪兒小姐還有後文要接?如果無 則由在下卡位 (/ASguMiY 12/12/12 20:35)
不死身: 大約需要一個禮拜的時間 如超過此時間在下無任何回應 則請忽視在下的卡位 (/ASguMiY 12/12/12 20:36)
雪兒: 請接^^ 我很期待唷 (8uEYeIjw 12/12/13 23:16)
不死身: 首要之務是先讓飛機降落並且不被當成恐怖分子...這飛機上似乎沒有飛航工程師 (Ts.jGoek 12/12/14 15:47)
好像有點短 名稱: I can't die [12/12/15(六)22:54 ID:jLiOf3.I] No.39670   
這情況已經不是一個糟字可以形容的了,首要之務應該是先確保飛機還能正常運作不會失控,然而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這種客機的操作模式,更別說駕駛它!雖然現在自動駕駛系統還能讓飛機平穩飛行,但也不能一直這樣飛到燃油耗盡,這下子到底該…
就在此時,後面傳來了一聲喊叫,頓時是把我和絲摩嚇得快要魂飛魄散。
「嗚…哇啊!張機長?陳副機長?」我回頭一看,發覺是一名身穿和正副駕駛相似衣著的男子,一臉驚駭著看著已然喪命的兩人。
「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才去方便一下就變成這樣?喂!你又是什麼人?怎麼會出現在駕駛艙裡?」他指著我們喊道。
當下我還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能慌張的大喊:「人不是我殺的!」
不過男子並沒有絲毫的鬆懈,眼神透露著警戒與恐懼。
「你說這個誰信啊!」他大喊著。也的確不能怪他有這種認知,無論從哪方面來看,情快對我都是不利到了極點。
男子話聲剛落,又一個人影從機艙門出現,這次是個空服員。不過她連話都沒說一句,就因為看到了正副駕駛的屍身,直接昏了過去,發出了很響的「碰」一聲。
而這聲響也讓原先昏睡但已經陸續醒來的乘客或是空服人員查覺有異,轉瞬間艙門附近就出現不少瞪大雙眼的人。
「別看了!還不快把這個人抓起來?」那名男子喊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I can't die [12/12/15(六)22:55 ID:jLiOf3.I] No.39671   
結果我終究沒有抵抗,就被押進了一間疑似空服員專用的休息室裡,被牢牢的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至於我為何沒不採取任何辯駁或是反抗,前者的原因已經說過,便不再贅述,後者是因為這裡畢竟是還在飛行當中的客機上,要是出了什麼亂子,我可不會像我將要去見面的邱勝勇醫師一樣,可以有殘機來保命。
然而現在這個狀況,我是比誰都急。為何凍月小姐和貝茲先升他們又復活了?日耳曼伯爵他又在盤算什麼?他們又會在台灣設下什麼埋伏?
更重要的是,如何把被綁走的絲摩給救回來?
我努力的扭動被綁的雙手,當然我不會逃脫,僅僅是想看看那神算的靈溫敦交給我的錦囊妙計裡是否有算到這一步。
所幸綁住我的塑膠繩並不是那麼牢固,我很快就掙脫,趕緊將我藏在身上的錦囊給拿出來,但是還沒打開,一張紙片就先掉到了地上。
上面只寫著四個大字:
按兵不動。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I can't die [12/12/15(六)22:55 ID:jLiOf3.I] No.39672 9推  
「今日一架由江西省九江市飛往桃園的班機,發生了一件離奇命案…」
現在我正待在桃園警方的拘留室當中,一面聽著電視新聞反覆著報導,一面等待著處分。當然我現在人還活著就代表那架班機還是安全降落了,那個下令將我綁起來的男子是那架班機的二副機師,在大家都被迷昏時他正在上廁所,外加他有便祕的宿疾,延長了他呆在廁所中的時間,竟然讓他因此逃過跟著其他乘客一同入睡的下場。隨後他也馬上查覺情況有異,直奔駕駛艙,剛好就撞到了被留在那裡的我。而聽著新聞報導中的敘述,他似乎是獨力且費盡心思才讓客機安全落地。而我則是在不久後就被一群身強體健的警察給押上車,期間還少不了一堆由鎂光燈、攝影機、麥克風與質問聲所交織而成的混亂。
現在的我已經接受完訓問了,我原本是企圖保留一點事實,畢竟有些事情講了不一定會有人相信,但是竟然有人認出我是絕緣者,說之前光明會那段影片當中有看過我的臉。既然如此,我索性直接把在機上被凍月與貝茲兩人襲擊的所有經過全盤托出,這樣還比較方便。
另外就是我身上的所有物品和行李-包括靈溫敦給我的錦囊-也一併被扣押,不知道這些警方會不會讓我先前在機上那不祥的預感成真。
就在我還在煩惱之時,拘留室的門被打了開來,一名刑警以相當冷漠的語氣對我說道:「你,牧本日,跟我來。有人要見你。」
不死身: 卡位結束 因為在下不知道靈溫敦實際放在錦囊當中的究竟是什麼 (jLiOf3.I 12/12/15 22:57)
不死身: 因此在下只接到日他到達台灣的場景 之後的發展還請拜託各位了 (jLiOf3.I 12/12/15 22:58)
不死身: 另外有關邱姓醫師的設定與伏筆 請儘管提問 在下會逐一回答 感謝了 (jLiOf3.I 12/12/15 22:58)
神蠱◆jA32oCRsls: 錦囊就是劇情上讓可以自由使用脫困的金手指的意思(不是突然變強什麼 而是神機妙算) (u0rk.MDg 12/12/15 23:35)
不死身: 在下知道 所以在下也有放進這樣的橋段 在下只是有點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繼續 (wzk1YwqI 12/12/16 15:16)
贗人◆/vi9Z/1B0M: 雖然不確定會不會接,不過還是問一下醫生的立場與觀點。 (u45loNIk 12/12/16 20:56)
不死身: 醫生的話 其實他的立場就只是想平安度日 本身不想介入任何的紛爭 (yiWdMAGs 12/12/17 07:52)
不死身: 對於這一次普通人和絕緣者之間的紛爭 他的觀點是認為大概就跟中東一樣 難解套 (yiWdMAGs 12/12/17 07:53)
不死身: 然而他現在對於絕緣者能察覺自己的死亡 感到好奇 所以還是會想探究 (yiWdMAGs 12/12/17 07:55)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贗人◆/vi9Z/1B0M [13/01/16(三)19:37 ID:Nt72v6l6] No.40306   
「雖然我確實有點期望過,但是真的再一次見到你還真是讓我有點意外。」
隨著警員打開會談室的門,已經坐在裡面的邱醫師的臉孔照入了日的眼中。至少不是光明會或者薔薇十字會的人,這多少讓日的心情好一些。但是他也想不到邱醫師會特地過來看自己的理由。
「看來你跟社會消息脫節的很嚴重啊,上了年紀的絕緣者都繪變成這樣嗎?」
還順便被消遣了。

有點被強迫的壓在椅子上坐下的日,跟邱醫師就這樣對望著。
「你怎麼會來?」
「不是"你怎麼知道"嗎?看來你對於自己的特異性還是有自覺的。簡單來說,我是有條件的想要來幫你離開這間看守所。」
「又是條件...」日無自覺的翻了白眼。最近遇上的人似乎都是想要利用自己...
「你別這麼快做決定,至少我還是把你當作對等的地位來跟你談事情。」
邱醫師也皺了皺眉頭,好像是在看著還不成熟的年輕人鬧彆扭一樣。
「自從那天吧,我被你推下樓梯,嗯...死了一次之後,我發現絕緣者可以察覺到我曾經死亡過的事。那算是個契機,讓我想知道絕緣者與一般人之所以不同的原因在哪裡。」
「那又為什麼是找上我?」掛心著絲摩的日,忍不住的說了逞強的發言。邱醫師的回應則是苦笑。
「你大概還不知道,之前的光明會發起的戰爭已經平息了,只是那是表面上。在這段時間裡,有不少絕緣者,無論他是光明會還是光明會的敵人,都已經滲入了各國的領導階層裡面。」
「所以那跟我有甚麼關係?」這一次,倒是真的有些不明白了。
「我無法信任他們,就這麼簡單。剛好你這次又回到台灣,而且我信任你。」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贗人◆/vi9Z/1B0M [13/01/16(三)19:38 ID:Nt72v6l6] No.40307   
信任...我?但是我信任邱醫師嗎?

「具體來說,你希望我做甚麼事情?再殺你一次嗎?」
「那種事情就免了。這段期間內我自己也做了研究,大致上掌握了一點方向,我只是需要幾個足夠年長的絕緣者來做印證而已。」
邱醫師一邊說一邊從手提包裡拿出幾本資料夾。裡面蒐集了各種宗教的經典與註解,還有邱醫師自己的手稿。

「各大宗教的先驅其實都是絕緣者,但是這對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其實已經了解到了絕緣者誕生的原因,或者是方式。牧本日,你對佛教了解多少?」
「不多,只知道他們提倡吃素,不要殺生,多做善事。」
「就這些?輪迴知道嗎?」
「做好事下輩子就會好命,做壞事下輩子都會受苦的那個輪迴?那應該只是傳教用的說詞而已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贗人◆/vi9Z/1B0M [13/01/16(三)19:38 ID:Nt72v6l6] No.40308 6推  
「你要這麼認為是你的自由,因為沒有人可以親眼看著輪迴轉生的過程。但是在這裡的重點是,心識,你可以解釋成靈魂或什麼的,與肉體的關係。
打個比方,肉體舊項是電腦的主機,抱歉,你知道電腦是甚麼吧?別瞪我,你真的經常做出不太符合現代社會的舉動。靈魂大概接近於裡面的軟體,只不過每一份軟體跟每一台主機都是獨一無二的。
一般人的輪迴就是主機老舊了,不能用了,軟體就將重要的資料整理成一份檔案,但是就好像光碟片容量有限,所以只能保留最重要的資料,然後換到新的主機上。
因此在轉生之後,雖然會繼承一些資料,但是大部分的程式還是要重新安裝,所以人才需要學習。」
「但是絕緣者呢,應該就是超級電腦吧。或者是將好幾台電腦連接起來,可以互相支援,而且其中一部分老舊了,損壞了,只要更換一部分就好。
電腦的整體,可以當作是永遠的延續下來。裡面的軟體自然也可以不斷的增強,所以才會具有常人所沒有的超能力。」

「你的意思是,絕緣者是一出生就決定了?」

「可以這麼說。也許前世是普通人,但是在這一次剛好被安裝在有絕緣者資質的肉體上,或者是轉生時選擇想要安裝在絕緣者的肉體上比較正確。然後才在某個契機覺醒。」

聽了太多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日感覺到暈頭轉向,而這一次的會談,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束了。邱醫師表示他還會再過來,並且希望可以聽到日的答覆。而日則是除了絲摩,師父還有樁的事情之外,又多了一件要思考的事情。
贗人◆/vi9Z/1B0M: 抱歉稍微扯了一些東西。 (Nt72v6l6 13/01/16 19:39)
神蠱◆jA32oCRsls: 我稍微接一下 但是可能會寫錯原本要表達的意思請見諒 (n6PJYXGc 13/01/17 12:43)
神蠱◆jA32oCRsls: 我稍微接一下 但是可能會寫錯原本要表達的意思請見諒 (n6PJYXGc 13/01/17 12:43)
神蠱◆jA32oCRsls: 如果有什麼建議也可以說的 (KR.rEJSU 13/01/18 13:50)
發起者請掛trip: 快結局了嗎? (ro.XKPbU 13/01/19 02:03)
雪兒: 那我就排在神蠱後面囉~ (V6V/9LQA 13/02/07 01:48)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2/18(一)17:31 ID:f/hoFz5w] No.40908 1推  
這數日之中除了睡眠外,日也不斷重新思索絕緣者的存在以及定位,但是越發的想...就越發的感到詭異和恐懼。

絕緣者如果真是如此產生,那麼這種強者恆強的「系統」本身就造就一種不公平的現象,會將人類真正分成「低等」與「高等」之差,雖然有機率正常人「轉換」成「高等」但是機率仍然是謎,甚至有沒有可能發生都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假設這些理論正確,這個系統沒有所謂「將高轉低」的「機制」甚至「風險」,那麼人類除了絕緣者外幾乎終究會老死、世界仍然會成為絕緣者的生存天地,那麼日耳曼何必要做這麼多動作,不惜讓過往的同伴反戈就為了...自己。

這代表這些終究只是假設,實際上連實驗都還沒有...

但是也不是沒有案例普通人因為機緣突然有了絕緣者的能力(當然這只能當作從未發現有其天賦這點),但是....

無前因、無後果,無過往、無未來,不可知但是又煞有其事,讓日的思考陷入了膠著....

「如果這時候絲摩在身邊又會怎麼想.....絲摩!?」日突然像是醒了一般身子一抖,整個人回過神來。

他不能陷入這種狀況之中,再陷入玄思之前得先想辦法出去然後..把絲摩救出來!
發起者請掛trip: 晚上會再補上 (f/hoFz5w 13/02/18 17:31)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2/18(一)18:52 ID:Gyp397r.] No.40910 2推  
只好等下次醫生來...想辦法請他先把自己弄出去...

為了避免自己重新墜入剛才矛盾的思維,日開始強迫自己開始盤算之後如何去救出絲摩的打算。

但...很多也只是想像,但聊勝於無。
但是最壞的打算就是,要是有什麼萬一...

不敢想、也不能想....
神蠱◆ieCnnMcdsw: 目前已經寫好了 雪兒要寫可以在繼續下去 至於之後的劇情在做定奪 (0cDx9CXM 13/03/01 15:55)
PRASTIK DANCEFLOOR: 卡位 (.wUWNgas 16/06/20 09:27)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PRASTIK DANCEFLOOR [16/06/21(二)11:26 ID:8Fny9vkE] No.64062   
「時間是什麽呢?」

對於絕緣者來說,時間這個概念應該會和正常人不一樣。比如,對於常人而言「100年」意味着一輩子,對於絕緣者而言就只是單純的100年而已。

對於絕緣者而言的「一輩子」,就是永恆。
從這一點上來説,與其叫絕緣者,不如叫「永恆之子」比較確切。可惜這個名號已經被某小說用去。
不止是「時間的概念」,包括「時間觀念」也不太一樣。

你可曾感覺,兒時的時光總是很漫長,而成人工作后的時間卻快的可怕。
這可能是因為,人腦界定時間的參照,只有自己的記憶時長。在10歲時的一年就占了人生的十分之一,在40歲時候的一年卻只有人生的四十分之一了。這就造成體感上時間流逝的差異現象。

而對於絕緣者的我們而言,任何有限的時間之於「永恆」,都只是一瞬間罷了……
若是沒有日曆參照,稍不留神就覺得時間飛快的過去。從體感上,一分鐘和一年,一個世紀的感覺是一樣的。絕緣者個個都是浦島太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PRASTIK DANCEFLOOR [16/06/21(二)11:28 ID:8Fny9vkE] No.64063   
不敢相信,我們來台灣已經過去了5年了。

英國,薔薇十字會,光明會,黑龍幫,絕緣者戰爭,忘世麒麟,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昨日的記憶。日記的前一頁還是2011年,下一頁就突然變成 「5年后,2016年」
習慣了。

迴憶過去,所謂「絕緣者戰爭」也只是絕緣者与人類衝突歷史的一小部分。論規模,還遠不及「瑪雅絕緣者大清洗」,更不必提那些不能説的黑暗歷史……
也許,這是保持平衡之道所必要的「輪迴」
5年前的「絕緣者戰爭」時期算作爆發期的話,那麽5年后的現在就是平穩期。

過去的5年,世界各地「絕緣者」的戰爭逐漸平息,幕后黑手轉移到暗面進行無休止的纏鬥?總之表面上世界再次迎來了和平。
國連通過了數個法案確保了「絕緣者」有平等人權——除了薔薇十字与光明會以外。

普通人社會經歷了1年左右的動盪,之後對於絕緣者的排斥也趨於平靜。對絕緣者的醫學研究表明,絕緣者的遺傳子和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絕緣者從遺傳學上而言就是普通人類。

後續的研究也發現,絕緣者「長生不死」的特性並不完全正確……絕緣者只是不會衰老,絕緣者一樣會受到人類疾病的困擾,流感和癌細胞一樣會殺死絕緣者。這倒是令那些妄想破解絕緣者奧秘而長生不死的富翁們大失所望——他們大多死於疾病而非衰老。

破解絕緣者長生奧秘變成其他科學的熱門議題,只是5年來人們也沒有知道多少絕緣者的奧秘。實際上就算是絕緣者科學家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可是研究自己研究了數百年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PRASTIK DANCEFLOOR [16/06/21(二)11:28 ID:8Fny9vkE] No.64064   
以及,5年統計下來,絕緣者的死亡率和普通人類沒有差很多。

我有委託邱醫師,為伊麗莎伯辦好一塊墓地。那是一個合葬墓,除了伊麗莎伯外還寫上霍根先生的名字。做好的是用片假名寫着名字的日式造型墓碑,實在是很荒誕。

邱醫師繼續私下的絕緣者研究,他的書庫堆積了大量東方玄學和死海古卷的研究文獻,根本沒有落腳的地方。他已經是一名小有名氣的神學家,卻也丟了心理諮詢師的工作。

絲摩……
沒有找到絲摩,實際上自從到了台灣以後,就沒有任何薔薇十字會或者光明會的人來找我麻煩。實際上這座島上根本沒有兩個組織的氣息在……
絲摩,你真的還在這裡嗎。

我……
我和許多絕緣者一樣,選擇靠自己的歷史知識進入學院任教,靠教授古日語維持生計。也多虧「絕緣者戰爭」讓絕緣者得以在陽光下生存,這是進入現代社會以來最為安穩的5年生活。

沒有了「黑色的刀」,我還是報名去「居合道」劍館,修行劍術。劍館的教員是一名江戶時代出生的絕緣者,持有我所見過最厲害的劍術。
即使這様過著安穩生活。到每年的2月28日,伊麗莎伯的忌日,我還是會胡思亂想。5年前的「絕緣者戰爭」,光明會的陰謀,我的「選擇」……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PRASTIK DANCEFLOOR [16/06/21(二)11:31 ID:8Fny9vkE] No.64065   
我想不通,如果5年前的紛爭,皆為「命運」,為何這5年「命運」卻棄我而去。
我甚至,都不再夢見到「椿」和「那個老頭」

「要知道,5年前的我,難得的有一種“活著”的感覺出來……」
「接著説」
我和邱醫師坐在涼亭對談,如果不是下雨的話,能清晰看到不遠處伊麗莎伯和霍根的墓碑。
「這5年呢,日常的生活平穩無比,太平穩了,都覺得我的生活和我一樣是永恆不變的」

就連每年掃墓后和邱醫師對談,都變成了固定項目。

「牧本先生是説,感覺現在的時間根本沒有流逝?」
「不如説,我察覺不到這5年時間的流逝」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PRASTIK DANCEFLOOR [16/06/21(二)11:32 ID:8Fny9vkE] No.64066 9推  
「那麽,你覺得為什麼時間沒有流逝呢?我覺得時間有過的很快呀?iPhone都從4出到SE了」
「不是説社會上的變化……是説,生活,或者心境?」
「牧本先生,你現在的狀態,在PTSD中也是存在的。畢竟絕緣者的時間觀和普通人不同嘛,同樣是PTSD,可能表現形式也有不同。嘛算了反正我已經不是心理諮詢師了嘛……」

邱醫師站起身,談話是差不多進入尾聲了。

「牧本先生,你相信“大宇宙的意志”嗎?」
「這話由絕緣者説出口實在有點奇怪……」

「大概就是説對於我們世界,有一個超驗的存在,直接安排整個宇宙的因果。或者説,世間萬物皆宇宙本身的意志作用
「那正如5年前我説的那樣,不止是絕緣者,世間萬物都在創世之初就決定了。你5年前的“冒險”,以及5年的平穩生活,都是早已決定之事……」

「我有點明白你為什麼丟掉心理諮詢師的工作……」
我撐起黑傘走出涼亭,準備回到自己安穩的日常生活中。

「你如果經歷過死亡就會懂啦!我都感覺自己死還是不死,根本不是因為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是大宇宙的意志在做決定!喂!」
「那這大宇宙的意志很遜啊!就這様造成大混亂然後又放著我們不聞不問5年!」
PRASTIK DANCEFLOOR: 卡位結束,可是還會有人接嗎…… (8Fny9vkE 16/06/21 11:33)
發起者請掛trip: PPPPPPPPPPDDDDDDDDDDDDDDDD!!!! (lvCtVMyU 16/06/21 12:28)
PRASTIK DANCEFLOOR: ????????????? (8Fny9vkE 16/06/21 12:35)
發起者請掛trip: 老實說這種否定所有經歷的寫法有點讓我反感 就算再怎麼不堪 這畢竟是每個人一起寫的 為什麼要把過去的 (qY1n2Ngw 16/06/21 12:46)
發起者請掛trip: 一切否定掉? 另外過去的夢雖然美好 但是也該醒了 那些輝煌的過往就放著吧 (qY1n2Ngw 16/06/21 12:46)
發起者請掛trip: 任何的繼續或變動只會褻瀆遺產 (qY1n2Ngw 16/06/21 12:47)
PRASTIK DANCEFLOOR: 這次確實是我的任性,抱歉。 (8Fny9vkE 16/06/21 13:11)
YP: 看來是開啟新聯鎖了 我有點想接 (lvCtVMyU 16/06/21 15:21)
PRASTIK DANCEFLOOR: 隨時歡迎 (cuxRmquA 16/06/21 16:43)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