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99518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天地創造 名稱: 次元干涉虛術陣法 [11/03/09(三)18:47 ID:yytxJrig] No.18896  
第一次開串,有興趣的來玩玩吧~

這次是一二三四句子接龍的進階版!

每個人隨意打一篇文章,例如:

我的生命即將消逝,有沒有人繼承我的意志呢?
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即使我離開這裡,世界依然繼續轉動,時間的洪流不會停止。

老實說,真的有點遺憾呢...

===============

下一個接文的人就從"老實說,真的有點遺憾呢..."開始接:

老實說,真的有點遺憾呢...

明明在打鐘的那一刻奔出教室,以為可以買到福利社限量十個的「香Q布丁」。

誰知道,強中更有強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才剛到福利社,布丁就已經被其他班的人搶光了!

說起來,我們教室的位置距離福利社就已經是地理上的劣勢...

================

主角?設定?世界觀?
那種東西可有可無,要接續上一位的世界觀也可以,要超展開也沒關係,接著寫完全不相關的故事也無所謂...
基本上沒什麼限制,如果可以就這樣創造一個世界觀更好~

文章最好三、四行以上,最後一段看是要接尾句還是尾段都行,試著來個真真正正的「故事接龍」吧!
提醒一下,文章最好打完一次貼上,否則被人誤會您已經寫完並且接文的話,造成的混亂將在經過判決後,補上的文以"無視"處理!
作為開頭 名稱: 次元干涉虛術陣法 [11/03/09(三)18:51 ID:yytxJrig] No.18897   
這裡曾經是全世界最富強的國家,最接近「征服世界」這句話的國度。
他們擁有全世界最先進的尖端科技,最強盛的軍事武力,最富有的經濟,最遼闊的版圖。
人民安居樂業,貴族清廉高尚,官員德高望重,國王勤政愛民。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然而,這持續了九百年,即將邁入千年的強大帝國,卻在一夜之間從歷史上消失無蹤。

沒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沒有人知道這一夜背後的真相。
所有人都在猜測,可能是因為如此強盛的國家,遭到上天的妒忌而導致毀滅的吧?
但猜測終究只是猜測,誰都無法證實。
消失的人民、消失的國度。
消失的歷史、消失的紀錄。
只留下殘垣斷壁的遺跡,供後人去考察。

隨著時間的過去,關於這個國家的傳說也越來越多,越來越荒誕,最終造就了「神之國度」的神話。

─曾經在這裡生活的是神。

─這裡曾經是神的國度。

─神曾在人間生活,最後離開了人間。

人們喜歡將未知的、無法理解的事物歸類為"神"的產物,因此事實上這個國家曾經是怎樣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次元干涉虛術陣法 [11/03/09(三)18:51 ID:yytxJrig] No.18898   
>>No.18897
至於這塊廣大的國土,也在其他國家的瓜分下,紛紛成為以"歷史考據"為由、實則擴充領土,由多國盤據的新大陸。

故事,就是從一名試著還原真相、找出失落的那一夜所發生的事情、並旅行於各地的某位旅人開始...

===============

「嗯......」
因為馬車的晃動而醒來的我,揉揉被光線的刺激而睜不開的眼睛。
「喂!旅人!目的地到囉!」
車伕充滿精神的喊話傳進耳裡,我立刻爬起身來坐到車伕的旁邊,好奇的往遠方遙望──

由赤砂舖成的道路前方,是我從沒見過的國。

「看起來是個充滿神秘的國度呢!」
懷著滿心的期待,我拿起只有一副手提箱的行李,高興的望著前方。

好了!
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奇遇在等著我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jodSh4MSQs [11/03/09(三)21:38 ID:SAtzxdA6] No.18901   
「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奇遇在等著我呢?」

翻閱著已經因為長久之歲月摧殘而枯黃的破舊筆記本上那難以閱讀的字句,留著鬍渣的風衣男子戴上為了抵擋風沙而製作的精巧機關護目鏡,開始挑望遠方的古老遺跡,沉著的眼神散發出深思熟慮的光芒。

「隊長,上面的日期是?」
跟在風衣男子身後的,是一群年齡與身高各異的男女,每個人都穿著著厚重的機關裝置,中央的能源石動力爐閃動著藍光,完全是這個時代最精良的裝備。

「『神話後衰敗』時期的古蹟了......因為放置在這個密閉的古老箱子裡,才逃過歷史的摧殘嗎?可是這段之後的字都已經模糊不清了。」

露出有點惋惜的神情,鬍渣男子非常小心翼翼的將幾乎快散掉的古文書放置一個散發出蒸氣的精巧鐵箱......

「好了,我們可是超帝國最精良的考古團阿,繼續前進吧。」
拍了拍肩膀上因為暴風沙而積滿砂石的肩膀,鬍渣男一揮右手,引領眾人繼續前進。
霎時,沙土內掀起一陣震耳欲聾的波瀾,一個散發著金屬光芒並包覆著閃耀裝甲,外表有如鯊魚的神祕機械發出低沉的吼聲,眾人立刻躍上該機械,在遼闊的沙漠中逆著風暴,在漫長的無盡中前行
在巨大的風沙中,唯一閃動著的只有這一批有如孤海小船的探險隊們唯一能辨識彼此的,就只有身體裝置上的晶石藍光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jodSh4MSQs [11/03/09(三)21:38 ID:SAtzxdA6] No.18902   
「都已經過了數千年後了阿......自從偉大的帝國創始者-旅人海恩‧梅爾斯在『神之國度』遺跡中發現了超魔導科技的基礎『練晶石』之後,數千年來人們藉由這魔石的恩惠,蓬勃發展了被稱為『機巧魔裝』的強大科技,也因此才有了統一大陸的超帝國『費迪亞爾‧修坦因』,從此以後人們豐衣足食,萬壽太平,就這樣度過了漫長的時光阿......」
喃喃自語著,鬍渣男子回顧著這悠久的歷史,不禁發出讚賞似的感嘆。

這種被稱為『練晶石』的能源晶石,可以持續供應龐大的能量,而且穩定性高,只要搭配精密的魔導機械正確運用,便能以最低的功益發揮最大的效能。
因此,這種科技不但是現在最普遍的運用工具,還是現在人們......不,是整個『世界』最依賴的科技。

但是-
任何萬物,都有他一定的壽命。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jodSh4MSQs [11/03/09(三)21:39 ID:SAtzxdA6] No.18903   
近數年來,魔導科技的發展開始到達了瓶頸,不但無法再繼續往前一步,甚至還有科技退步的頃向,由其是這數年間最為嚴重。

說來好笑,自身不但寸步難錢,還想依賴古代人的科技。
但是,為了確認他們到底遺漏了什麼,超帝國皇帝決定派遣大量的研究邪者前往被古代人們稱為「神之國度遺跡」的地點,進行大規模的調查探勘。

於是,這個由馬克費羅恩博士領軍的第三十六探勘團,為了前往長年被流沙風暴所包覆的遺跡『費恩神殿遺跡』探查,動身前往那未知之地-

隨著接近遺跡的模糊巨影,鬍渣男-馬克費羅恩博士低語道。

「那麼,希望能使停滯的時間開始轉動的奇蹟能夠誕生阿,不論是過去還是未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次元干涉虛術陣法 [11/03/09(三)23:40 ID:8yQrPyyA] No.18905   
「那麼,希望能使停滯的時間開始轉動的奇蹟能夠誕生阿,不論是過去還是未來......」

默默的向天祈禱著,卻總是得不到回應。

手中的鵝毛筆在羊皮紙上疾速飛躍著,原本空白的雪地慢慢的沾染漆黑的足跡。
不一會兒功夫,攤平在桌面的白紙上頭已刻劃下十幾年來埋頭研究的成果──以十二個重疊的六芒星為底、十二道指針分別指向十二個不同方位的十二個羅馬數字、裡裡外外點綴著太陽、星星、月亮及代表十二星座圖形的幾何方圓「魔法陣」。

『迴轉吧!連結著過去與未來的指針!
翻轉吧!覆蓋著遠古與虛空的薄紗!
貫通古往今來的時之劍!
流淌從古到今的時之海!

以阿克夏之名!右手握著劍、左手掌握海,乘著虛無的靈魂...』

大魔導士「阿克夏」在陰暗不見光的書房裡張著雙手,任憑從羊皮紙上流洩而出的青色光芒籠罩全身。
持著鵝毛筆的右手手腕不斷旋轉著,彷彿置身在微風輕拂的草原之中,他微微抬起頭來,放鬆全身的力氣,閉上雙眼享受這舒服的魔力流動──及即將收成的成果。
陰暗的房間也因為魔法陣的啟動,牆上被逐漸增強的青色光芒照耀的一覽無遺,連不起眼的裂縫都清楚的閃現。

『十二接著十一、十一接著十、直到一接著的零、從新回到十二──逆轉、時之陣!!!』

不論是遙遠的上古時期、還是魔法蓬勃發展的至今,被認為是不存在的傳說、從來沒有人能成功施展的『時間魔法』,此時此刻,經過多年的鑽研與實驗,終於要成功了!
阿克夏發動渾身的魔力,與紙上的魔法術式經由咒文相互對流,讓自己逐漸與陣式融為一體──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次元干涉虛術陣法 [11/03/09(三)23:41 ID:8yQrPyyA] No.18906   
卻在此時,羊皮紙上流動的魔力化作陣陣火花,將阿克夏辛苦的結晶給燒成灰燼。

「!!!!」
理論沒有錯,準備也很萬全,每一個環節都經過縝密的反覆實驗,每一個算式也都在不斷的演算之下得出最正確的解答,但是...到底缺少了什麼?
阿克夏停下所有的動作,臉上不帶任何表情,冷冷的盯著連灰都沒留下、只剩下一片焦黑的桌面。
「到底缺少了什麼?」
房間再度回歸黑暗,直到空氣中流動的藍光消散,阿克夏那披著精緻魔導服裝的身影才又被陰影所吞噬。
魔導士沒有理會被遮蔽的視線,滿腦子只是不斷重複的在整個術式發動的環節裡找出不可能的錯誤。

自認為完美的理論,應該實現的夢,隨著灰飛湮滅的羊皮紙,化成一場空。
自認為沒有錯誤的步驟,流利而且順利的施展過程,結果卻告訴自己這一切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是失敗。

阿克夏沒有懊悔,沒有感到可惜,更沒有感到遺憾與不甘。
他左手一個彈指,佈滿在四周陰暗處的蠟燭一盞盞點燃,微弱的火光因數量而照亮整間書房。
緩緩的拉起一旁的椅子坐下,又緩緩的從凌亂的書堆裡抽出一張已經皺巴巴的空白羊皮紙,阿克夏重新整理思緒,將錯誤的資訊在腦中一個個迅速的檢視後打散、並重新組合,不足的部分再查找古代流傳下來的文獻當作參考。

就這麼埋首在研究的阿克夏,全心全意將心思都投注在這沒人敢說存在、但也沒人能證明不存在的『時間魔法』之中。

沒有任何的目的,只是為了超越現在的自己。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jodSh4MSQs [11/03/12(六)13:39 ID:O8csQ1lE] No.18960   
>>No.18906
「沒有任何的目的,只是為了超越現在的自己。」

小時候,經常聽父親這麼說道。
直到父親去世的時候,他那詛咒般的執念仍在我耳邊,消散不去。

我的父親是這個大陸......不,應該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魔法師。
雖然常常聽他人提及我父親的功績,也經常聽聞他研究出來的偉大魔法,但是我恨他。
雖然它是一個偉大的魔法師,卻不是一個好父親。

原本我的父親只是一個普通的魔法師,當時我的母親也還活著,家裡開著破舊且小間的魔藥店舖,三餐不繼而且收入低微,經常害我被附近的小孩子欺負,但是那段時光很開心。

父親那時最喜歡高談不切實際但是卻美好的夢想,並且喜歡研究些奇怪的魔法,失敗了也不氣餒,總是笑著對我說總有一天會成功的,並經常用他那溫暖的雙手教導我魔藥的配置法,而母親,則是溫柔的微笑看著我們並編織著溫暖的毛衣,雖然用料簡單,卻可以讓一整年的冬天暖陽陽的,那段時光真的是非常開心。

可是,自從母親去世之後,父親就變了。

他突然變的十分封閉,且老是將自己鎖在地下室內足不出戶。
某天,自從他研究出一種特殊魔藥後,這種魔藥立刻在市面上大獲好評,原本一貧如洗的我們立刻改頭換面,小房子也拆了,設備全部換成新的,一群助手們忙進忙出,替父親進行繁忙的工作。

我雖然替父親感到開心,想要找機會跟他聊聊,但是他很忙,遇到我總是冷漠的問些簡單的東西,要不就是將錢扔給我,叫我自己解決。
雖然我曾試著與他聊聊,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耐心也耗磨到底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jodSh4MSQs [11/03/12(六)13:40 ID:O8csQ1lE] No.18961   
為什麼以前那麼開朗的父親會變的像現在那樣冷漠呢?
我真的不知道。
為了自我放逐,我決定自己孤身一人到遙遠的魔法學校讀書,當然我只留了簡單的信件,一如預期的,父親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隨便應應。
多年後,聽說父親成為了舉世無雙的大魔法師,並接受各國魔法協會的邀請成為大魔導士,可是我並沒有與有榮焉的榮耀感,只是覺得心灰意冷。

他現在在我的眼中只是個腦中只有魔法的怪物,而且是個連母親的忌日都不會去弔祭一下的冷漠怪物。

後來他過世了,遺囑中提到他所有旗下的大型魔法店所有權都是我的,但是我卻將這個繼承權丟給叔叔,自己在外開了一間普普通通的魔法商店,過著平凡的日子。

但是有一天,老家那邊又寄信給我,信中提到叔叔在老家看到父親的鬼魂而高燒不起,我以現在繼承人空缺的事情。
「大魔導士的亡靈」這件事鬧的沸沸揚揚,出於無奈,我只好回去一趟。

父親的鬼魂?
我心想,這真是太滑稽了。
活著不但自私自利,連死了都要騷擾別人嗎?

我回到老家,仔細審視著堆滿魔法書籍與工具,充滿華麗裝飾的父親房間,內心只有一股空虛感。

某一天夜裡,我聽見了聲音。
當我循聲來到父親房間時,眼前的景象卻令我大吃一驚!
那是我父親,我父親正站在房間裡!
難道真的是鬼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jodSh4MSQs [11/03/12(六)13:40 ID:O8csQ1lE] No.18962   
但是我仔細一看,他並不是半透明的,而且還有雙腳.....這到底是....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喝道,雖然內心充滿著驚恐,但是那種憤怒以及部院的情緒卻佔的很多。
「等等...你先冷靜一下...」
父親的,「亡靈」說著,但我不由分說,立刻衝上去,正要攻擊他.....
「我只是想回來看看你.......還有.......」
父親突然說出口的話語,使我停下了動作。
「還有,我想跟你說......對不起。」
當我聽完後,不知為何,那種長期以來的怨恨與憤怒都消失了,呆呆的望著他誠摯且充滿歉意的面孔......

我下不了手....

「我......一直很想跟你道歉......」
眼前的父親喃喃細語,身上不再是平常那種威嚴的光環,而是過去他那溫暖的微笑。
「自從我失去了你的母親之後,整個人就像著了魔似的追求著錢財與名聲......沒錯,要是那個時候有錢,你的母親也不會因為那種病就死了,而我要是學會更高深的魔法,也能夠拯救她......但是直到我回過頭來看,才發現自己忘了最珍貴的東西......我還有你阿......」
他走到一旁的桌子上,立刻拿出一個小巧簡陋的魔法製藥玩具......
這是......!!
這是我與父親小時候製造魔藥用的玩具。
每當我亂混雜一堆東西,製造出氣味噁心的魔藥之時,我與父親都會開懷大笑,並用這種東西開附近野孩子的玩笑.......
父親......還留著這個?
「當有一天我遇到魔法上的瓶頸,在整理資料的時候,偶然發現了這個,這才想起我的一生是多麼荒唐,但是我已經衰老了,連道歉的勇氣都沒有......」

他嘆了口氣,指了指腳底下的魔法陣。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jodSh4MSQs [11/03/12(六)13:40 ID:O8csQ1lE] No.18963   
「於是,我利用人生最後一點時間來完成某次未完成的時間魔法,並且試著前往未來向你道歉......今天總算是成功了......雖然效力只有幾分鐘,這也值得了.....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諒,因為我不是個好父親......」

我......
望著父親充滿歉意的臉孔,止不住的淚水朔然滑下......
「我也要向你道歉......我不想繼承你的事業,是因為害怕做的比你差勁......其實我一直覺得很高興,因為我是大魔導士「阿克夏」的兒子...!!」

我將長久以來憋在心中的話說出口,並且抱緊父親。
很久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擁抱過他,即使......

「那麼,去開展你的事業吧......」
父親雖然想伸出手回抱,但是他的身影正逐漸化成微光,我能感受到他的體溫正在逐漸消失......

「你有著我已經遺忘的東西,那就是體貼他人的心意.....相信你一定能做的比我更好......」
隨著腳底下魔法陣的消失,父親他的身影也逐漸淡去。
就彷彿不曾存在一般。

抱著那破舊的製藥玩具,我低聲啜泣。

從此以後,在也沒有人看到阿克夏的亡靈了。


後來我繼承了他的公司,並研究著能夠治療疾病的魔藥,因為能夠根治不少頑劣的疾病而在世界上流通著,很多人都說我的成就不亞於父親,甚至超越父親。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因為他是我爸爸。
一個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師。

「謝謝你,爸爸......」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