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700152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惡魔公司特派員 名稱: 魔武具設計製作系二年級生◆t2LYg3rtZI [11/02/09(三)14:25 ID:JC9O7MYQ] No.17971 1推 
望向眼前的6層樓式的建築,招牌上只寫著"丹布魯斯股份有限公司"
就在藏身在巷弄之中的私人小公司連入口處都似乎有些不顯眼,既不起眼又巧妙的被隱藏在都市的中央,彷彿像是行人們刻意的會去忽略。
亦或者是............根本沒人能察覺到?
我懷抱著一絲的不安,不禁心裡這麼想"這裡真的沒問題嗎?"真的是這裡沒錯吧......
我回想起我當初出門找打工的時候與地點.........

那時我希望能自力負擔大學學費,同時也能增加自己的積蓄與生活費
幾乎都落空了
「啊阿......都落空了呀......不然就是沒什麼符合的,這樣下去可不好呀」
萬念俱灰下的當時,我也只能不斷翻著有沒有有沒有符合的情報。
最後採用了(也只剩下)相當復古的模式,翻報紙。最後找到了相當一則奇怪的徵人廣告
公司名稱也是相當的西洋式化"丹布魯斯"

「誠徵人員: 人數一名

打工正職都可,男女不拘,性別不拘,周一到周五晚間6~9點,周六早上8~下午5點

薪水內洽,一個月3~??萬內不等

不提供餐飲,需自備交通工具

地址:台北市xx區**路oo號 丹布魯斯股份有限公司

若要參加面試,須先打電話告知,號碼如下 電話:04-*******
面試需自備身分證明」

我說呀......怎麼會有種廣告......雖然看起來普通但是薪水那一項一個月3~??萬內不等
那也太不尋常了吧,對打工的而言一個月有3萬就是相當的恩惠,對那個地址卻又感到莫名陌生感
那會是詐騙集團?但是又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看起來啦
不過只是去面試一下應該沒問題吧......於是幾經思考後撥下號碼

回到現在這裡

忐忑不安,但還是決定推開了門
發起者請掛trip: 這間公司的打工薪水也太優渥了吧? (k.2Vqhh2 11/04/01 19:48)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5 ID:qJC.ez1Y] No.32787   
  『因為解除肉體的限制,強制引出筋肉所有的力量吧,詳情你去問社長,看了你當時奮勇殺敵的瘋狂樣你就會知道了,東弔為了阻止你繼續崩壞,連義體也差點被你毀掉。』

  「奮勇殺敵?」

  黑喵搖了搖頭,表示不想多談,看來我得去找社長才行……

  黑喵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臉狡詐地開口說:『對了對了,這一個月都是趙大小姐形影不離的照顧你喔,因為她一直待在你身邊的關係,你體內的微量仙氣才能生生不息的持續運轉提高你本身的自癒能力,不然少說也要兩、三個月才能醒來。』

  「是她啊……」

  這可真讓人意外,想不到她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對了,信太郎,既然你沒事了,我也有些事想跟你說。』黑喵低著頭遲疑了一下才說:『其實,我是來跟你道別的。』

  「啥?」

  我以疑惑的眼神看向小可,而小可也點頭給予我肯定的回答。

  『我和蘿拉的辭呈早在戰鬥結束的隔天就遞出了,社長也受理了,會留到現在只是看在你這麼努力的份上,才打算等到你清醒後跟你說聲掰掰再走的。』

  我呆了呆說:「這…抱歉,我搞不太懂耶,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離開?」

  黑喵的笑容收了起來,牠看著我沉吟說:『你真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我詫異地說:「難道趙梓幸的力量並沒有穩定下來?」

  『不是她的問題。』黑喵搖搖頭嘆氣說:『這次的事件鬧得太大了,兩個魔王互鬥加上天庭介入,你以為這消息能封鎖的住嗎?』

  「厄…可以吧?社長不是魔王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6 ID:qJC.ez1Y] No.32788 1推  
  黑喵不以為然地說:『魔王又怎樣?魔王並非萬能的願望機,如果他真的萬能,那為什麼路西法當初還能把你跟趙大小姐擄走?』

  「厄…因為路西法也是魔王?」

  『這不能解釋安全上漏洞的問題啊,信太郎。』黑喵沒好氣地說:『之前教會就已經在懷疑了,現在發生這種事,教會不可能視而不見的,所以我們必須走。』

  我愣了一下問:「這跟教會又有甚麼關係?」

  『蘿拉正被教會通緝啊,傻小子。』黑喵嗔笑說:『你以為你之前遇到的那個神父是吃素的嗎?看見瘋狂的老鼠居然沒被嚇到尿褲子還敢養牠。』

  我驚訝的說:「瑞克神父?他不是個膽子比較大的好人嗎?」

  『好人?那傢伙可是個埋葬者呢。』

  「埋葬者?那是什麼東西。」

  『反正不是甚麼好東西。』黑喵頓了頓托著下巴又說:『跟驅魔師一樣大多不是好東西。』

  「厄……」

  看著玉琴小姐厭惡的表現,因為我對瑞克神父還挺有好感的,所以實在無法把他跟惡徒畫上等號,雖然我一直覺得他很奇怪。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啦。』黑喵沒好氣地說:『我會決定跟蘿拉一起加入公司就是因為它原本很低調安全,但是現在路西法的介入、吸血鬼獵人的到來、這次的妖仙魔混戰、教會的監視,再不走難不成還要乖乖的等人來殺嗎?』

  「厄……也許妳可以先跟社長商量一下…」

  『談過了,也許他可以暫時壓制,但並非長久之計,老鼠被逼急也是會反咬貓的……而且別西卜他……』黑喵搖搖頭嘆氣說:『信太郎,給你個忠告,沒有什麼比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更危險的了。』
darel: vCinLb http://www.FyLitCl7Pf7kjQdDUOLQOuaxTXbj5iNG (.ulyhQ1Y 15/04/14 04:33)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6 ID:qJC.ez1Y] No.32789   
  什麼意思?聽不懂後面那句話的我只能暫時無視,企圖挽回說:「真的要走?」

  黑喵肯定地說:『嗯,對我而言,我最重要的就是蘿拉跟可爾伯洛斯這兩個家人,所以我會以她們兩個人的安全做最優先的考量。』

  「也許可以威脅他們看看…」

  『信忠,我說過了,狗急也是會跳牆的。』黑喵停頓了一下又說:『更何況我不喜歡殺人。』

  「咦?」

  放屁,那次戰鬥妳明明就很樂在其中!

  『吼!看你這表情是不相信我,對吧!』黑喵笑罵說:『你有看過我戰鬥就該知道,那時候的我和蘿拉都不像平常的我們,對吧?鮮血與哀嚎會喚醒沉睡在我們體內的本能,那是野性的求生,暫時的還沒關係,如果是長期又大量的話,我很可能就不再是我了!』

  「啊……」

  似乎…可以理解。

  『所以囉。』黑喵白了我一眼說:『我已經把我們在這城市所留下的痕跡清掉了,剩下的就是跟你打聲招呼後就可以走了。』

  我嘆口氣說:「我……明白了,那以後還能再見到妳們嗎?例如用寫信或電話之類的?」

  『傻孩子。』黑喵輕笑說:『我們是去跑路躲起來避難耶,怎麼可能還會留下聯絡方式讓敵人追尋,當然是都清除了也不可能留任何線索,姊姊這幾百年來跟教會玩了好久的捉迷藏都沒被抓,就是因為他們覓尋不到我和蘿拉的足跡。』

  「那……以後都…見不到妳們了嗎?」

  黑喵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立刻取笑我說:『喔喔!怎麼了怎麼了?姊姊還沒離開就在想我了嗎?你承認你一見鍾情愛上我的話,姊姊就把E-MAIL告訴你。』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7 ID:qJC.ez1Y] No.32790   
  「沒那回事!」我一臉尷尬地說。

  『真沒有?』黑喵笑咪咪地說:『你不是每次看到我都臉紅嗎?還有看到小可也是,還是你喜歡的是小可?』

  「那、那是以前跟妳們不熟所以才會……」我委屈地說。

  『嘖!』黑喵泫然欲泣地說:『所以現在熟了,得手了,有了新人忘舊人,就討厭姊姊了。』

  「呃……我那個……」我抓著腦袋,不知道該怎麼應付,向小可投向求救的訊息,他也只給我一個『抱歉,請多包涵』的眼神。

  『算了,姊姊白疼你了!』操縱黑喵的玉琴小姐面色一整,跳到小可懷中說:『我們走吧,小可,不要理這個負心漢,花心大蘿蔔!』

  誰花心啊!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被講的這麼難聽!

  「玉琴小姐…」

  『什麼什麼?』黑喵開心的往我這邊看說:『如果你願意跪下來嗑三個響頭說五百次對不起跟一萬次我愛你的話,姊姊會考慮考慮原諒你。』

  我忍著頭上浮現的青筋沉吟道:「玉˙琴˙小˙姐!」

  『嘖!』黑喵不耐煩地說:『好啦好啦,看在你這麼努力斷手斷腳的份上,姊姊就在回答你一個問題,只有一個問題喔!』

  我調整呼吸,看著她說:「小可給的心石,還有跟刀連結的夢,都是妳做的,對吧?」

  黑喵頓了一下,饒有趣味地問:『喔?為什麼這麼覺得?』

  「因為小可給我東西的時機點很怪,照理說要給應該會在前一天就給我,會拖到當天肯定是臨時的,另外那個夢,在刀還沒被封印前我雖然會夢到,但是刀被封印後還是會做夢就只有一個可能……有人強制把我跟那把刀做連結,而玉琴小姐妳…似乎整晚都在偷看我睡覺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7 ID:qJC.ez1Y] No.32791   
  黑喵的嘴角楊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說:『嗯,是我,心石是我叫小可給你的,把你跟刀斷掉的連結又再牽起的也是我,不過我沒料到你居然會發現耶,信太郎。』

  「因為這一切的巧合都連結的太順暢了……偶然到讓人害怕。」

  之前怎麼搖跟晃都沒動靜的石頭居然會在那時候起反應,而且邱宮明明就已經封印了刀,但是刀身上的咒文卻變的黯淡無光,也還不到一天的時間而已,不管怎麼想都會覺得有問題。

  黑喵聳肩說:『我只是給予你選擇的機會,至於會不會遇到這個ENDING其實還是要看你怎麼選,如果你當時決定自己一個人走,也許事情的結果就會不一樣了。』

  我好奇的問:「為什麼製造機會?」

  黑喵看著遠方默默地說:『因為這是其中一個要求。』

  「要求?什麼意思?」

  黑喵沒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笑笑的搖頭,我馬上就了解了,因為我問了三個問題,而玉琴小姐已經大放送回答我第二個問題,當然不會再回答第三個。

  『信忠,最後再給你個建議。』黑喵說:『如果你還想留在公司的話那你最好跟那個女人再一起,少量的仙氣雖然沒什麼太大幫助,但至少你身體復元的速度會比一般人快,就這樣了,想知道你為啥會傷成這樣的話就去問社長吧。』

  接著黑喵像是失去了支撐力垂了下來,剛剛被吸進去的符咒也從頭上跑了出來消失在空氣中。

  小可對我行了一個禮接著轉身向外走去。

  「等一下!」我下意識地喊住小可,小可也停了下來,我呆了呆還是嘗試開口問:「我們真的沒機會再見面了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7 ID:qJC.ez1Y] No.32792   
  小可轉過來正經地看著我說:「是的,我也不能因為自己一時的任性而拖累兩位姊姊。」

  那是下定決心守護某人的表情,只有在那時候,我才覺得小可像個真正的男孩子。

  「信忠先生,就此跟您道別了,我想我們不會再見面了。」

  小可說完後就離開了,跟玉琴蘿拉她們真正的離開了,而現在病房裡又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看著天花板,至今我已經無法記得許多與她們相處的細節,但那句簡潔、又像經過千錘百鍊的話語,仍深刻地縈繞在我的心頭。

  穿越過生死,沒有人知道醒過來的這個早晨,清醒卻流下眼淚的我究竟在想些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在最後一刻,我伸出手的人,想碰觸的又是誰,因為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們終究無法得知問題的答案,或是別人選擇背後的意義。

  所謂的永遠在一起之所以不可能實現,是因為我不是她們需要的人,還是因為這本來就是太過奢侈的願望。

  有生就有死,有相遇就有離別。

  當我還沉溺在感嘆的情緒時,又傳來開門的聲音,這次進來的是本次事件的主角,造成我現在負傷在床的元兇,趙梓幸大小姐。

  我與她四目相對,趙梓幸露出有些驚訝卻又尷尬的表情說:「那個…抱歉,我以為你還在昏睡所以沒有敲…」跟著就要關上門,轉身離開在敲一次門。

  「不用了。」我喚住了她,開口說:「都進來了再出去敲一次門不是多此一舉?」

  趙梓幸一怔,過了幾秒開口說:「……也是。」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8 ID:qJC.ez1Y] No.32793   
  趙梓幸雖然微微皺了皺眉,依然轉身坐到病床旁邊的椅子,我們兩人就這樣沉默著,我望著白色的天花板,她也不開口只是低著頭,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不習慣啊。

  我等了幾十秒,最後忍不住先說:「聽說這是妳堅持要包的?」

  趙梓幸看著我抬起來在她面前晃來晃去的木乃伊手,她歪著頭有點疑惑地說:「骨折的話不是就要把骨頭固定住才會好嗎?」

  那有必要包成木乃伊嗎?我的頭沒骨折吧!

  忍住不吐槽她,我嘆了口氣後想一想開口說:「謝謝。」

  趙梓幸有些驚訝地說:「咦?」

  我看著她,盡可能用溫柔的語氣說:「聽說這一個月都是妳在照顧我?真的很謝謝妳。」

  趙梓幸很難得露出羞澀的表情低聲說:「不…不會…應、應該的…」

  ──然後,又變安靜了。

  我只好再努力找話題說:「聽說妳包下這個單人房?」

  「咦?嗯。」趙梓幸點了點頭說。

  「很貴吧?」

  「應該吧?我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想到某件事的我遲疑地問:「妳沒看帳單嗎?難道妳家很有錢?」

  「嗯…應該…算小康吧?」

  「連自家財產有多少也不清楚?那有幾塊地幾棟房子幾台車這該知道了吧?」

  趙梓幸愣了一下,然後開始彎指數1、2、3、4,不等她的5數完,我打斷她說:「夠了夠了,真是不知民間疾苦。」

  趙梓幸怯怯地問:「你…討厭有錢人?」

  「嗯。」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趙梓幸的臉色瞬間黯淡了下來,低著頭變得更加沉默,我不懂她怎麼會有這個反應,思考了一下才想起來她也算有錢人,只好遮住良心說:「不過妳例外。」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8 ID:qJC.ez1Y] No.32794   
  趙梓幸的臉又浮現出安心的笑容,然後……繼續安靜。

  一個不說話,一個不知道該說什麼話,這麼詭異的沉默讓我懷念起剛剛的玉琴小姐了,起碼跟她講話,自己永遠不用找話題。

  過了一會,趙梓幸開口低聲說:「吶……你的傷…還好嗎?」

  「還好,聽說復原良好。」

  而且這回復之迅速還是托妳的福。

  「那…會有後遺症嗎?」趙梓幸又問。

  「應該是沒有,詳細還得問醫生。」

  「那…你有女朋友嗎?」

  我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沒好氣地回:「……沒有。」

  「那…有交過女友嗎?」

  我可以隱約感受到額頭上的青筋正在跳動,我低吟說:「……妳是特地來找我吵架的嗎?」

  她一愣,不禁把頭低了下去,避開了我的目光,只緊緊咬著下唇,眼眶越來越紅。

  真麻煩……我歎口氣,舉起雙手說:「我投降。」

  「什……什麼?」趙梓幸一怔紅著眼眶抬起頭來看著我,。

  「妳有什麼想問的就直接攤開來問吧,不要拐彎抹角的,我現在沒心情跟妳玩這個,以前妳明明都很直接的啊?」

  趙梓幸怔怔的看了我許久,最後咬著唇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般開口問:「為什麼…救我?」

  就這個問題也要考慮這麼久?

  我聳聳肩說:「沒為什麼,我想救就救囉。」

  「你說謊!」趙梓幸雖然沒少跟我吵過架,但是這麼突然的大吼還是第一次,她吼出這句話的同時也開始掉淚,她一面用力抹淚一面吸氣哽噎地說:「我全都知道了!被你丟到原本的公司的時候我遇到了遙小姐,一直跟大家保持聯繫的她告訴了我所有的情況,也告訴我那個御守是給你緊急脫逃用的!可是你卻…你卻…」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8 ID:qJC.ez1Y] No.32795   
  趙梓性似乎很想停下淚,卻又停不下來,弄得呼吸十分不暢。

  「媽的,真是怪了……」我看著她大惑不解地抓頭說:「我明明做的就是好事,怎麼現在搞得好像我是被審問的犯人等著被人興師問罪一樣?」

  趙梓幸愣了一下,眼淚似乎暫時止住,好笑地說:「明、明明就是你的錯。」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啊?我只能看著天花板唉聲嘆氣,明明我都傷成這樣了結果還得被人問罪,上帝,你告訴我我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

  趙梓幸突然拉了拉我手上的繃帶說:「你、你還沒回答我!」

  妳煩不煩啊,妳!但是這時候又不能直接爆發,我想了一會,盡可能平心氣和地說:「因為…我覺得妳需要一個機會吧。」

  趙梓幸不解地問:「機會?」

  「嗯。」我看著她說:「一個可以重新開始過新生活的機會,一個可以由妳自己掌握自己人生的機會。」

  趙梓幸愣了一下說:「就這樣?」

  不然妳還想要怎樣?我點點頭說:「嗯。」

  「所以你說要我為自己而活是認真的?」

  我回想了一下,對她點頭說:「嗯。」

  「不要被過去束縛,不要怕給人添麻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這些也是?」

  「嗯。」

  「那,如果我找到我想做的事,你會協助我嗎?」

  「哇靠!售後服務有需要這麼廣嗎?…好好好,在我能力範圍能及的我盡量幫妳就是了,不要哭,我會怕。」

  趙梓幸好像被我逗笑了,她抹掉眼淚笑說:「還有我笑的話你就會喜歡我,這也是嗎?」

  「嗯……耶?我有說過這句話嗎?」

  趙梓幸很肯定地說:「有!」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9 ID:qJC.ez1Y] No.32796   
  我試圖反抗說:「沒有吧?」

  趙梓幸情緒激動地站起來大喊:「有!你有!你有說過!我可以對媽祖娘娘發誓!」

  我大吃了一驚,稍微往旁邊移開兩公分說:「妳不用這麼激動吧?有必要發這麼大的脾氣嗎?」

  趙梓幸頓了頓,兩頰浮現紅潮,又坐了下來嘟著嘴說:「反、反正你說過!」

  「是啦是啦,隨便妳怎麼說。」

  安撫了趙梓幸後,她又不講話了,只是一直盯著我看,看得我渾身不對勁,只好開口問:「還有什麼事嗎?」

  趙梓幸呆了呆,眉頭深鎖低著頭似乎在思考什麼重要的事情,接著她抬起頭來說:「……你真的沒有女朋友?」

  「…….看來妳是真的專程來跟我吵架的是吧?」

  趙梓幸沒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漲紅著臉,低下頭,結結巴巴地說:「如果……你喜歡我的話……我……我……」

  「等一下!」我打斷她說:「為什麼會有這種超展開?而且我沒說我喜歡妳吧?」

  趙梓幸愣了一下,隨即頓足生氣地說:「你說只要我笑你就會迷上我的!」

  「屁啦!妳又沒笑給我看!」

  趙梓幸呆了呆後說:「那……我以後都會笑給你看?」

  不是這個問題啦!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7cjIj1laiY [12/07/06(五)23:49 ID:qJC.ez1Y] No.32797 1推  
  我撐著發痛的頭正在考慮該怎麼跟她說明。

  沉默了好片刻,趙梓幸又低聲帶點哭泣說:「你剛剛才說過…會幫我的…」

  我搖搖頭說:「……那不代表就要我賣身賣腎啊……而且沒有人這樣強迫要人告白的啦……」

  「賣腎?我不懂……那…正常的告白應該是怎樣?」

  我看著眼前這個印象整個大翻轉的大小姐說:「妳沒看過電影或電視劇嗎?」

  趙梓幸歪著頭看似再回想過去曾看過的影集,跟著又漲紅了臉,最後像是要赴死一樣緊咬著唇抓著我的手大聲說:「我、我喜歡你!請讓我當你第一任也是最後一任的女朋友!」

  腦袋瞬間空白……她剛剛說什麼?女朋友?誰的?我的?誰來當?她嗎?WHY?為什麼?怎麼會?

  數不清的問號在我腦袋轉來轉去,正當我想在確認一次的時候,卻發現趙梓幸嬌小的軀體正在微微顫抖著,剛剛那句話大概用光了她的勇氣跟羞恥心了……

  『如果你還想留在公司的話那你最好跟那個女人再一起。』

  這時玉琴小姐的忠告突然在我耳邊響起……

  我…該怎麼做呢?
炎: 接完了,隨著角色的離場,我的接龍參與也到此結束,請別再把這三隻非人抓回來鞭,那麼,祝其他人接龍愉快~ (qJC.ez1Y 12/07/06 23:51)
似乎很久沒動靜了...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5 ID:pTwNlRwg] No.43092   
我這陣子和趙小姐的相處,她給我的印象就是一朵多刺的玫瑰,然而這刺並非內斂而是相當外放,甚至會傷人的。不過確實,只要能夠突破這被刺所包圍起來的心房,她的內在的確是相當的芬芳可人。總合來說,我對她的印象雖然不是說很好,但是也沒有到徹底討厭她,其實我還有點同情她的際遇。
而現在呢,趙小姐她跟我告白了,並且從她說的台詞中,似乎是把我當成最後的歸屬那樣的投入或是奉獻,但是現在的關鍵,是我自己的態度。
玉琴小姐告訴我,如果我還想留在公司裡,最好和她在一起。但是這樣,那麼我此時接受她的告白,只是一樁虛假的情誼,我只是在利用她。
不說其他人或是她的觀感,我自己都覺得就這樣答應實在是太不妥了。所以如果我現在非得說出答案的話…
「先從朋友開始吧。」
「咦?」趙梓幸她是猛然的抬起頭,似乎對我這個答案感到相當驚訝。
「不會有人一告白就想把他當成自己這輩子的最後歸屬的。」我說道。「這種事情務必慎重,況且你和我對彼此又都沒那麼理解…我們應該要先從互相了解開始才對吧?」我盡量以目前我腦子裡浮出的字句,組合出了自認最恰當的回答。
「唔…嗯!」她很用力的點了點頭,並且抹去了眼角的淚珠。
不過在下還是會繼續完成的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6 ID:pTwNlRwg] No.43093   
「那個…我應該沒有打擾到你們吧?」這時,病房門口傳來這麼一句話,讓我跟趙小姐是嚇了一跳,原來是邱宮和東弔兩人,前者的手上還捧著一個水果籃。
「沒有沒有,哈哈哈…或許是有一點啦。」緊張之下我也只能打哈哈來混過去。

「信忠,你身體有好一點了吧?」邱宮問道,並且將手上的水果籃放在我病床旁的桌子上。
「應該是已經好很多,或許能下床走動了。」我回應道。
「不要勉強啦!」趙梓幸卻還是一臉擔心。
「對了,邱宮,這一個月來,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我坐直身子,這可說是目前最迫切壓著我心頭的問題。不光只是玉琴姐、蘿拉小姐與小可等人的別離,路西法他(或是她)後來又怎樣了?所謂埋葬者又是什麼?瑞克先生呢?我身上又發生了什麼事?公司接下來又該怎麼辦?這麼多的事情,在加上這恍若隔世的感覺,可謂毫無真實感,我甚至會覺得這根本不過就是一場夢罷了。

「這實在是說來話長,光是一個月,就能發生很多的事情。」他的口氣很是嚴肅,而東弔先生則是在趙梓幸的耳旁說了幾句話,只見後者似乎有點不甘願,在對我說了一聲:「要快點好起來唷!」之後,就跟著秘書小姐一同退出病房外,轉眼之間這裡只剩我和邱宮兩人。
看來接下來的話題是不適合她?還是不得洩漏出去?
「你想先了解哪一項?我會一一的跟你說。」邱宮說道。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決定先問這個。
「我...我的身體怎麼會變成這樣?聽其他人說,我在那天似乎做出了很超乎常人的事情。」
總之還請各位包涵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7 ID:pTwNlRwg] No.43094   
「簡單來說,跟你之前一直攜帶的那把刀很有關係。」這個答案還算在我意料之內。「如果我能早點查覺那把刀又出現異樣就好了。」他似乎對此頗有遺憾。
「怎麼一回事?」
「簡單來說,那把刀原先是由一個連續殺人犯所使用的兇刀。如果只是普通的兇刀還好,要命的是,那把刀上依附的是很重的怨念,包含了受害者們的不甘與恐懼,以及兇犯本身的怨氣與執念。而這些意念和你當時…應該是想保護趙小姐的念頭結合,支配了你的身軀,外加趙大小姐那能力的效果,使你的體能與意念無限上綱,最後呢,你的身軀雖然承受不住,但是意念還留著,所以當時東弔先生和太刀川先生要制止你時也受了滿大的損傷。」
「也因為當時你和那把刀的意念融合得很徹底,不只要淨化時格外困難,而且你的身體已經嚴重超出自己的界線,全身的神經脈絡受創都相當嚴重。如果後來瑞克先生他沒有出手相助…」
「你就算能活著,也會變成植物人。」東弔先生又走了進來,並且接了下去。
原來是這樣?早知道就不要把這把刀給隨手帶著身邊,是說我為什麼又會拿這把刀?難不成是那時,我在第一眼看到這刀的時候,意識就已經被抓了麼?仔細想想,我曾經數度想把這刀給拿出來讓其他人檢查,豈知每每都會遇到突發事件令我打消念頭,還真是命運弄人。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7 ID:pTwNlRwg] No.43095   
「東弔先生,真是抱歉。」我說道,不過東弔只是擺了擺手。
「安啦,反正我的備用品其實有好幾具,你人沒事就好。」
「真是過意不去…對了,剛剛你們有提到瑞克先生?是他…」
我想到玉琴小姐所提到的「埋葬者」一詞,再加上他身為教會神父的身份,我大約能猜想得出來,他應該就像是某些電影小說中會出現的那種特務人員,所謂專門對付惡魔的那種,反正對現在的我而言是沒什麼好驚訝。但是他既然會對我出手相救,就代表他應該還不是個惡人。
「嗯,你會康復還有一部份要感謝他呢。他的淨化法術真不是蓋的,也難怪玉琴跟蘿拉對他都是非常警戒。」東弔說的有點不甘願,但是也流露了一點敬佩之意。
「那他…應該跟其他人還算相安無事吧?」想起先前玉琴姐提到「埋葬者」這詞的口氣,我不禁擔心了起來。
「並不算是沒有衝突…他把奧恩斯幹掉了。」奧恩斯?誰啊?啊對了對了,就是秘書小姐的妹妹…叫什麼名字?妮兒?…她身邊的那個前衛男來著?怎麼一回事?難不成他真的對蘿拉小姐出手了?那怎麼會是瑞克先生下的手?正當我還在思考、東弔想開口的時候,又多了一個聲音來回答。
「因為他失控了。」我轉頭往房門那裡一看,發現出聲的人竟是瑞克先生。「他為了挑戰吸血鬼的真祖,用了超乎自己能承受的力量,把自己的意識徹底交給復仇與破壞。」瑞克先生本人不知何時也出現在這間病房裡,他的表情已非我們所認識的那個和善臉孔,而是有著無形威嚴的嚴肅,讓東弔是一臉戒備的神情。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7 ID:pTwNlRwg] No.43096   
「由於他已經無法藉由言語溝通或是淨化來回復,我也只能安排他和主或是天使們見面,由他們來決定是否要寬恕他。」雖然瑞克先生說的很委婉,但還是聽得出這是:「我送他上西天。」的意思。
「一般說來我都是不會輕易放棄能救贖一個人的機會,但是同樣被意念侵蝕,失去自我的人,信忠。你比他堅強太多了。」
雖然瑞克神父的語氣是確實的透露出遺憾,然而他的表情卻化為石雕,不見任何情緒存在。我曾經在另一個人臉上也看過相同的神情,就是邱宮!無論是在那個廢墟大樓對抗那令人戰慄的惡靈,或者是一個月前在公司的攻防戰,這會讓人不禁退開一步的嚴肅,如今又出現在我眼前。
到底該不該相信這說詞,我也很難斷定。畢竟我跟瑞克先生僅僅是認識,如此罷了。正當我還在思考,方才在瑞克先生臉上那石雕般的表情卻突然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最早我們見到他時,那副和善與爽朗。
「因為信忠你不只沒有被殺戮與憎恨給支配,甚至還戰勝了它。況且你還可以跟一群人外相安無事-特別是包含魔王的情況下-光這點我就必須對你們敬佩三分。」他向我和邱宮點了點頭。
「不過瑞克先生,你是怎麼牽扯進來的?雖然我們之前有耳聞教會那裡有動作,但是…?」邱宮是欲言又止,我是能理解他想表達什麼,畢竟在這之前雖然有些許異於常人之處,我們都認為瑞克先生就僅僅是位普通的神父,怎能想到他身懷絕技又是如何介入我們公司的事務當中?雖然這規模並不是只侷限於公司內部就是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7 ID:pTwNlRwg] No.43097   
「這就得說到魔王路希法跟瑪門他們前陣子都往這裡移動開始。」瑞克先生說道:「畢竟複數魔王如果同時出現在一個地區也就算了,還都在同一個縣市內,因此上層才聯絡最接近的我嚴密監視魔王們的一舉一動。大概就是在信忠你帶著那位女仕來到我們那間教堂尋求庇護的時候,我也大致掌握了魔王們的目的。」
「之後當路希法打算採取強硬措施時,我是一面協助民眾避難,也希望控管事情不要一發不可收拾,畢竟這裡是另一個國度,信仰也不同,因此我個人希望你們能夠自行解決。」
「而你們也真的辦到了,但是我想前往了解時就看到你發狂的畫面,然後邱先生是拼命向我求助。」瑞克先生朝邱宮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之後我從邱先生那裡聽說了來龍去脈,之後我的動向就僅僅是一些回報事項而已。」
聽完瑞克先生的講解,大致了解他為何會介入這件事,畢竟他也是個公務員,也是要聽令行事的。不過剛剛聽到他說個人希望我們能自行解決,難不成還有內文?但是這並非首要了解之事,因此我試著找了其他的話題。
「話又說回來,社長呢?」雖然很可能是社長有其他事情要處理,所以不克前來,我還是提問了這問題。但是東弔卻面露難色,眼光還一直飄向瑞克先生。
「魔王別西卜的動向我們都一直掌握著,何況這次的事件已經難免的驚動了教會高層,魔王們之後的一舉一動我們自然會嚴密監控。」瑞克先生說道。「基於公務,我還是得上報一些東西,但我只有上報魔王的動向。」
想想也是,如果瑞克先生真的鐵面無私,玉琴小姐、蘿拉小姐她們不可能還待了一個月之後才向我道別,也凸顯了她們是冒著很大的風險。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8 ID:pTwNlRwg] No.43098   
東弔聽了瑞克的說詞,只是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始解說:「社長他就算是魔王,也很難一直待在人間,因為這或多或少都會消耗他的力量。因此社長每隔一段時日都會在秘書小姐的陪同下,回到魔界去休養,之後才回到人間。而這一次的衝突,社長他消耗過多,所以回復時間自然也特別長,秘書小姐估算這可能要花上兩個月的時間。」
原來如此。而現在我在病床上躺了一個月,這樣社長應該還要再過一個月才會回來?那這段期間公司該怎麼辦?
「我、楚亭跟遙會共同打裡,不過社長走之前,有說過這段期間你們可以休假,而且薪水會繼續匯到你們的戶頭裡,不用擔心這是無薪假。」其實就算是無薪假也沒差別就是了,我在心裡補上這一句。
「那麼路西法呢?他…真的放棄了?」提問這個的同時我還不禁想著,我曾經得罪他,他該不會就這麼算了吧?他會是這種人嗎?
「那一天我跟秘書有被社長帶去他們的會議,魔王之間的會議。雖然這是我自己要求的,但我也滿意外他們會答應讓我同行。」邱宮說道。哇賽!這想必是相當驚人的場景,真虧你能撐得住啊?邱宮。
「嗯…其實還好,畢竟出席的魔王們都沒現出真身,而且好像沒有全員到齊。雖然一開始路西法是很堅持,但是他最後似乎是被說服了。」
說服了?誰這麼大本事?難不成瑪德們先生?還是其他魔王?
「是忌妒的魔王利維坦吧?」東弔說道。「我聽社長說過,路西法從很久以前就拿她沒辦法,可以說是從上到下都會被壓制。對了信忠,你手邊的雜誌封面就有利維坦的樣子。」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8 ID:pTwNlRwg] No.43099   
「真假?」我急忙翻起被我擱在手邊的雜誌。這是一本時尚雜誌,只是因為無聊才翻看看而已。
封面上是一名穿著時裝的亮麗女性,棕紅色的長髮、姣好的面容、高挑又勻稱的身形,確實是個美人。更別說她身上的時裝與氣質是搭配的相得益彰,更能襯托此人的姿色。這人就是魔王利維坦?
「別懷疑,她確實是個女人。她現在是在當個美食家兼時裝設計師,而且常常自己走上伸展台。」雖然我對時尚不熟,但是這品牌我也略有耳聞,也曾在百貨公司的專櫃裡看過。
原來這些所謂惡名昭彰的魔王們?竟離我們生活如此近麼?
「那位小姐不論在言語、肢體還是氣勢上都把路希法給壓制,而且聽社長說好像還是瑪德們先生特地請她來的。」邱宮說道。「她還說有機會想會會你。」
我?為什麼?難不成...是我之前當著路希法的面說她是人妖甚至變性人,而讓利維坦小姐對我感興趣了麼?
「嘿!你還頗有自知之明的。」東弔說著。
「真的假的?信忠你真的對當面傲慢的魔王路希法說他是人妖與變性人?」瑞克先生是一臉不可思議,嘴張大到我都要替他擔心他下巴是否脫臼了。
「那時候我也不知道他就是路希法…我自己都覺得相當不可思議…」回想起當時的經過,我都不知道我是打哪來的勇氣敢那樣應對,總之這種回憶還是讓它隨風而去罷。
「你真的不是普通人啊,信忠先生。」瑞克先生一臉感嘆,或許在他眼中我真的是個勇者?其實比較像隻七月半的鴨子吧?我心裡想著。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能會被當成鍾馗的善良道士 [13/06/04(二)18:18 ID:pTwNlRwg] No.43100 2推  
「總之路希法那邊已經告一段落,他應該暫時是不會有什麼舉動了。」東弔說明著。而瑞克先生則接下去說:「有關這場會議與魔王魔力耗盡這些事,我們高層也是有掌握一些情報的,但是這一個月來鷹派鴿派爭執得相當嚴重,我猜測我們這裡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作為。況且我們不認為前往現在的中東地區去跟魔王『對話』會是個明智的主意。」
「無論如何,我個人還是希望當真有個萬一,邱宮和信忠你們可以盡量遠離這場紛爭,畢竟你們終究還是一般人,就算邱宮您是道士也一樣。」瑞克先生說道。
到此,我的疑惑雖然已經得到了解答,然而我內心卻沒有那種所謂的踏實感。老實說,我甚至還會覺得到這裡的所有過程都不過是夢境…正當我這樣想時,門口那裡又傳來一陣騷動。我仔細一瞧,頓時無言以對!因為他們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人物。
發起者請掛trip: 看了一下,最後一個接的人在去年七月,他宣布退出後就沒人接了 (oOsJ8vLg 13/06/05 23:31)
發起者請掛trip: 一年前耶,閣下真有毅力,就連開串的人都人間蒸發了 (jgcfcekY 13/06/06 12:50)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6/12(三)19:58 ID:yJL8NDB2] No.43374   
站在門口的人,是遙小姐和變...雨夜。兩個人似乎正在爭論,聽公司裡的某些人說,雨夜的身體在這次的騷動起了不小的變化,而且是往有點危險的方向,而對遙來說,雖然還不到「危急」的情況,這次的消耗對她來說並不小。

「......」

「啊!到了,小信信!☆喔☆哈☆→!」這繽紛的句子是怎麼回事?

遙小姐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甚麼話都沒說。

「嘛,該說的都差不多了,交班吧。」說完東弔先生便走了出去,而瑞克先生則是稍微停下來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跟著出去了。

「雨夜...沒事了?」說真的一個月前那種回憶實在是有點微妙。

「不不不不不不,反了吧?怎麼換你擔心我了?」雨夜很難得的吐槽了,如果是平常的話她應該會說出「喔?小信信擔心人家嗎?姐姐好~高~興~!最為獎勵今晚(以下自主規制)」之類的話出來,看來是重症了。

「你絕對在想失禮的事,恩。」對不起。「我的身體的話你倒是不用擔心,沒甚麼大不...」

「才怪。」遙小姐終於開口說話了,不過她憂鬱的表情...好吧,一如往常。

「信忠。」沉思了片刻,遙小姐再次開口。

「我們在告一段落之後」

「哇啊啊啊~哇啊啊啊~」

「咦?甚麼?」

「...我們在告一段落之」

「哇啊啊啊~哇啊啊啊~」

「......妳在幹嘛?」

「不可以太在意嗚喔喔...」大概是覺得雨夜太吵了,遙很乾脆地在她的嘴裡塞了一大顆冰塊。
「社長回來之後,我們也會離開。」輕描淡寫的道別,雖然不是立刻,不過這一小段時間之內,我所認識、所熟悉的人們一個個的離開,說不難受是騙人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3/06/12(三)20:00 ID:yJL8NDB2] No.43375 2推  
「叟以偶縮唬人留下來也沒有關呼喔!?」雨夜嘗試一邊把冰塊拿出來一邊說話,不過等她拿出一顆下一顆就會自動跑進她嘴裡......遙小姐火大了?

「雨夜的身體狀況已經很危險了,我們會往歐洲去。」

「這...這樣啊。」

「......」

「......」

「呼呼喔喔喔喔喔」

「「...雨夜,妳好吵。」」

「這...這種感覺!啊...啊啊!那種鄙視的眼神...再多看我一點!」

馬上就回復通常運轉了,如果不是遙小姐和公司的其他人和我說這傢伙身體出問題,我絕對不會相信。

不過剛交代完未來的去向之後,話題就這樣斷了,沉默圍繞在房間之中,旁邊沒有東西!不准有異議!

「信忠。」

「咦?啊,是。」

「......你會等我回來嗎?」微微的將帽子壓低,遙小姐不讓人看見她的臉,輕聲地問。

「當然啊!」

「呆子。」似乎是不滿意我的回答,遙小姐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主、主人!啊啊...兩個笨蛋!」看見遙小姐轉身離開,雨夜立刻跟了上去。

房間內再次被寂靜所擁抱,而我只能嘆口氣陷入思考的迴旋,回憶目前這一生中最混亂的這個時期。
發起者請掛trip: 那個....沒經過該寫手的同意就把別人的角色抽離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O6Q4Rsbk 13/06/13 21:21)
發起者請掛trip: 啊...抱歉,忘了打名字,這裡是代貼"新手上路"的文 (UD5hXtNM 13/06/17 21:14)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可亞 [14/10/16(四)22:10 ID:xRNp9EFE] No.53550   
兩個禮拜後,我出院了。
雖然脖子上還吊著繃帶,左手的石膏也不能取下來,但是已經可以行動自如,連復健都免了。
醫生們也對我快速的復原能力感到吃驚,尤其是骨科、外科跟神經科的醫師,看他們的眼神,似乎很想把我抓過去解剖看看內部是甚麼構造。

因為我不想哪天半夜突然被推到手術房挨刀,所以當主治醫師說我可以考慮出院回家休養後,二話不說立刻辦理出院。
雖然趙梓幸對這決定相當有意見,但醫藥費畢竟不是我出的,辦理出院也是希望她別再浪費錢,所以儘管她面有不甘,卻還是接受我的理由。

至於回到家收到學校通知因為出席率不足要被退學,見面就馬上挨了老媽老爸一頓罵,後來在趙梓幸的「金援」與「有力人士」的周旋幫助下,才得以事後用休學養傷的方式迴避沒學校可回的命運這些事情,又是另一個支線劇情了。

唉,這是個腐敗的社會,只須金錢與權力便可庇護一切。

當我有感而發對趙梓幸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用純真又敬佩的眼神看著我說:「那,我叫爸爸把那些捐款收回,然後你跟我一起上補習班,明年一起考大學當同學!」

……上補習班?我要重新面對那堆化學式跟八大古文還有一對賽來賽去的數學公式?

我想了想:「不!既然這是妳的一番心意,豈有不接受的道理,我可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啊?放心吧,我會好好珍惜的。」

前言收回,權力萬歲!金錢萬歲!趙梓幸萬……呸呸呸,好險,差點在心裡做出吃軟飯宣言。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可亞 [14/10/16(四)22:14 ID:xRNp9EFE] No.53551   
至於趙梓幸那容顏上看似羞怯的紅潮,我想應該是我的錯覺,恩,是因為黃昏了才會看錯,一定是這樣。

漸漸地,我也習慣了養傷期間趙梓幸三不五時就跑來我家串門子的生活。
原本我以為她只是關心我的傷勢而已,直到某天在廁所拉屎拉到一半突然聽到門外的談話內容……

「梓幸阿,妳天天都來看我家的笨兒子,真是不好意思呢。」
「別這麼說,伯母,這是我應該做的,畢竟信忠也是為了保護我妹妹所以才……」
「呵呵,伯母可不是笨蛋,再怎樣也是生下那笨兒子的母親,那孩子是甚麼個性我會不清楚?這次他英雄救美恐怕不是因為那孩子是朋友的妹妹那麼簡單吧?」
「不……那、那個……我……」
「而且,明明救的就是妹妹,為什麼是姐姐一直來看他呢?」
「那、那個,說是妹妹,但因為是表妹,所以不住在台北,只是那時候跑來找我玩所以……」
「喔喔,表妹阿,那孩子我在醫院看過,雖說是表妹,但跟妳這表姊一樣都是美人呢,她也常常探望信忠,當時我還以為這兩人瞞著我偷偷在交往,可是當信忠一出院後她就再也沒來看過他,唯獨妳……」
「不、不是,是那個……那個……啊!對!是、是那孩子拜託我幫她照顧信忠的,所以我才……」
「可是那孩子應該沒拜託妳在他上廁所的時候也要在門外待命吧?」
「不、不是,那、那個我……嗚……嗚嗚嗚……」
「梓幸。」
「……是、是?」
「叫我一聲媽媽也是可以的喔。」
「咦!?好!那我就恭敬不如從……」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可亞 [14/10/16(四)22:17 ID:xRNp9EFE] No.53552   
聽到這,我終於忍不住衝出來喊:「STOP──!」
「呀──!」
「兒子啊,你有沒有洗手?」
「有啦!老媽,你不要教別人亂認親好不好?」

她之前才剛告白,我也拒絕她的表白,提議從朋友當起,妳現在講這話豈不是在默默打妳兒子的臉?

老媽聳肩道:「哪有,這是事實。」
「去妳的事實。」
「臭小子,敢頂撞老娘,你今晚是不是不想吃飯了?」
「哼,以為平時施捨點那清淡無味的糧食,就可以淩駕原則之上了?我告訴妳,食物不是萬能的!」
「既然食物那麼沒用,那我以後就不用無用之物來侮辱你了,對了,今晚你老爸會買手捲跟壽司回來,聽說還有烤牛小排。」
我一愣,立即下跪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求侮辱!」

「那、那個,信忠……」趙梓幸怯怯地插話道。
「嗯?幹嘛?有事等一下再說,我得先確保今晚的飯菜權。」我撇了趙梓幸一眼細聲說道。

趙梓幸認真地看著我說:「如、如果沒飯吃的話可以來我家,我、我最近有再學做菜,牛排我也會煎,可以煮給你吃,你想吃菲力還是丁骨排?」
「…………………………………………………………」

……大小姐,老子正在洗刷誤會,妳插這話豈不是坑爹嗎?

「喔吼~」
老媽別有意味的眼神與台詞簡直就像在說「臭小子,這樣你還敢說你跟她之間沒有姦情?」

完了,這下就算跳到黃河也很難洗得清了。

後來我將趙梓幸打發回去並花了兩天的時間向老媽解釋,不過都被老媽哈哈帶過,看樣子她已經把自己的猜測昇華成事實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可亞 [14/10/16(四)22:28 ID:xRNp9EFE] No.53553   
而且當時強硬將趙梓幸趕回家,結果害她生起悶氣,這幾天的表情活像是七月半出來討食的厲鬼,視線又全集中在我身上盯得我直冒冷汗,為了平息大小姐的盛怒,我便與她定下周末陪她遊玩一整天的約定,她才勉強變回活人。

而今天,就是那約定之日。

所以我盛裝打扮前往公園的噴水池……才怪,左手包著石膏還用繃帶吊著,是要怎麼盛裝怎麼打扮?當然只能穿著較寬鬆好活動的運動服。
結果才剛踏進公園就看到趙梓幸已經站在噴水池那等我了。
明明我都提早30分鐘到了,這貨到底是有多期待去玩啊?

遠方的趙梓幸身著白色的輕便洋裝與白色的遮陽帽還穿著白色的涼鞋,簡單的說就是一身白,白到發亮。

看到她,讓我不禁反看自己的衣服……

我可以先回家更衣在過來嗎?
穿這樣跟她走在街上很怪吧?
不,是非常的奇怪,超級突兀的說!
好,決定了,先回去吧,趁她還沒看到我,趕緊叫計程車載……

「啊!信忠!這邊這邊。」

……撤退路線已遭敵軍封鎖,請求總部派兵支援。

不理會我內心的煎熬,趙梓幸已經跑到我身邊問:「那、那個,我穿這樣,會不會很奇怪?」

「不…….很適合妳。」

奇怪的不是妳,是穿的太休閒的我很奇怪。

趙梓幸對我露出甜甜一笑:「那麼,我們要去哪裡?」
「……就去妳想去的地方吧。」
抱歉,因為我甚麼計畫都沒做,也沒調查約會勝地,所以只能這樣說。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可亞 [14/10/16(四)22:34 ID:xRNp9EFE] No.53555   
既不會得罪女性又能表現出我有紳士的精神,多好用啊!
缺點是萬一她回問我,我就掛了,在沒計畫的輔助下我也只會把她帶去電影院看一整天的電影或是去電動玩具店抓娃娃。

「真的!?」趙梓幸開心地從肩背袋裡拿出一本厚實的筆記說:「那麼,首先,我們先去威秀影城看早場電影,之後再去附近的餐廳吃午餐,午餐時間大概二十分鐘,接著再去搭貓空纜車,為了節省時間,我建議吃完就直接搭小黃前去,然後…….」

「等等,等等,借我看一下先。」

我把趙梓幸的筆記搶過來看,發現密密麻麻的時間表居然排到隔天凌晨兩點後了!
面對這驚駭欲絕的約會行程,我頓時覺得頭暈目眩,先做幾下深呼吸鎮定下來,稍事權衡後做出決斷。

我嚴肅地說:「我覺得……咱們之間的行程應該可以在輕鬆一點。」

「咦?」

趙梓幸頓時露出彷彿天崩地裂、世界末日的表情。

「……我說的話有這麼嚴重嗎?」
「可、可是這樣行程就……」

我拿起筆記本說:「俺的身體不是鐵打的,何況目前還有傷在身,沒有那麼多的體力,再說了,這最後一項在XX旅館泡鴛鴦浴的預定是怎麼回事?我們不是情侶吧?也應該沒說要在外過夜吧?再說妳家門限不是很嚴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可可亞 [14/10/16(四)22:38 ID:xRNp9EFE] No.53556   
「爸、爸爸那邊我會讓他閉嘴的!只要有了的話,他、他就不可能阻止我……」
「有、有了的話!?大小姐,妳是打算做甚麼!?」
「還、還有東弔先生說這最後一個是一定要的阿,說你一定會喜歡。」
「他是他,我是我,妳怎麼就光信他的片面之詞啊!?」
「可、可是,張媽媽也說,年輕小伙子精力旺盛,偶有衝動做出直達本壘之事也在所難免,更何況張家男丁的血統更是容易衝動行事。再說如今全世界又有哪個男人敢說自己是聖人,一生不曾犯錯?說、說起來,你藏在書櫃後面的A片,不也很多都是在各種旅館內取景嗎?」

我一愣,無奈地抬頭嘆息:「這些親友對我多有誤解啊……」
隨時又發現到另一詭異之處問:「等一下,為什麼妳會知道我的片子藏在哪裡?又為什麼知道裡面都是在旅館?」

趙梓幸頓時紅暈飛上臉頰,她轉頭強辯:「我、我猜的。」
「我說妳啊……」

還沒開口訓話,口袋的手機便傳來簡訊的鈴聲,打開一看內容,剛剛的煩惱與不悅頓時拋到九霄雲外去。

「怎麼了嗎?」
「沒甚麼。」我把手機放回口袋牽起趙梓幸的手說:「走吧,最晚玩到九點,沒玩到的,下次再約出來補完它。」
「真的?」趙梓幸開心地一笑,但又馬上發現到其中的貓膩,她小心翼翼地問:「是因為剛剛的簡訊嗎?」
「甚麼?」我不解地問。
The End......Maybe 名稱: 可可亞 [14/10/16(四)22:50 ID:xRNp9EFE] No.53558 35推  
趙梓幸突然沉聲道:「你會變這麼好說話,是因為剛剛的簡訊嗎?誰傳給你的?是女生嗎?遙小姐?秘書小姐?玉琴小姐?妮兒小姐?還是……小可妹妹?」

……總覺得趙梓幸握手的力道好像越來越大了,是錯覺嗎?

我搖搖頭說:「不是妳想的那樣,只是個麻煩的通知。」
趙梓幸嚼起嘴說:「可是,你在笑。」
聞言,我摸摸自己的臉頰問:「有嗎?」
「有。」
「是嗎?那就當作是這樣吧。」
「張信忠!不要敷衍我!」
「沒敷衍妳,就算是在笑,那也只是苦笑,並不是真笑。」
「張•信•忠!」

我重新牽起趙梓幸的手催促:「好啦好啦,大小姐,快點出發吧,時間是不等人的。」

「等、等看完電影後我還會再問你一次,我不會忘記的!」
「哇靠!妳是我老婆嗎?管那麼多?」
「現在不是,但以後會是!我會在一年後完成目標!」
「靠!妳還真想當我老婆啊!?」

就這樣,我們邊拌嘴邊往捷運站走去。
一次的結束不代表永遠的別離,儘管景物依舊,人事已非,但總會有新的開始。
之後發生的事,又是另外一個故事。
可可亞: 從頭看完,劇中的角色一個接一個離開,看得出後面已經在收尾,但是卻沒有最後的劇情 (xRNp9EFE 14/10/16 22:57)
可可亞: 看了一下接龍時間,開串者最後一次接是在兩年前,之後好像消失了,而一年前也只有兩個人接 (xRNp9EFE 14/10/16 22:58)
可可亞: 之後又是沉默一年,因為跟接龍板上眾多的故事串比起來,這串的故事算是比較完整的那種,閱讀也頗順 (xRNp9EFE 14/10/16 22:59)
可可亞: 所以像現在這樣擺在快結束的狀態卻沒順利善終實在可惜,於是我便自作主張給了一個結局 (xRNp9EFE 14/10/16 23:00)
發起者請掛trip: 原本的寫手們是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罷,因為沒把結局卡死,想寫還是可以再開新章..如果前輩們還有熱情的話 (xRNp9EFE 14/10/16 23:02)
可可亞: 那....就這樣囉,有甚麼問題或感想的話還請留言~ (xRNp9EFE 14/10/16 23:04)
發起者請掛trip: 嘖嘖 (8UHe2O/o 14/10/18 04:59)
發起者請掛trip: 呵呵 (yl.QVRMw 14/10/18 14:13)
發起者請掛trip: 樓上兩位是想表達甚麼啊......怪詭異的說 (py0owJ36 14/10/18 17:36)
發起者請掛trip: 有些話想講但又覺得還是不要講比較好的時候就嘖嘖XD 那個呵呵我不知道 (XMFj8Qvw 14/10/19 12:21)
發起者請掛trip: 樓上在吊別人胃口阿XD,您就講出來吧~上面的可可亞不也說有感想的話請留言嗎XD (px16il72 14/10/19 14:05)
發起者請掛trip: 雖然我沒有接 好歹也是看著這串出生的讀者 只是有點感觸而已XD (XMFj8Qvw 14/10/19 14:53)
可可亞: 居然...!沒想到能遇到老讀者啊,有甚麼想說的都可以說喔,看是要批我擅作主張寫結局,還是覺得 (VE1WCvTk 14/10/19 15:19)
可可亞: 結局有哪邊寫得不好的,都請說,當然如果是其他的感想,就算是抒發感傷的心情,我也很樂意傾聽~ (VE1WCvTk 14/10/19 15:23)
可可亞: 或者說,其實我更想聽到最後的那種,想知道前輩您看著這串從零開始到結束的感觸究竟是....(笑 (VE1WCvTk 14/10/19 15:25)
發起者請掛trip: 感觸嘛 倒是沒什麼感觸 不過你讓我想起一個叫夏音的寫手XD (rR/Qs7LQ 14/10/20 10:48)
發起者請掛trip: 不過還是謝謝你把他接完XD 雖然開串的和接串的都消失了 不過能有一個結尾真的是很棒 感謝你XD (rR/Qs7LQ 14/10/20 10:52)
發起者請掛trip: 我是其中一個寫的……反正後面跟我想的差太多就不接了 道不同 不謀而合 (RwqEyyYA 14/10/20 15:48)
發起者請掛trip: 甜甜的結局是不錯啦 但我當初覺得這個題材很有潛力……可惜了這麽好的素材 另外 總其他角色的下落不明 (RwqEyyYA 14/10/20 15:51)
發起者請掛trip: 其實也沒差 原本這種沒有默契的關係到最後就是多頭馬車 誰也沒討好誰 反正就是醍醐味吧 (RwqEyyYA 14/10/20 15:52)
發起者請掛trip: 接了那麽久總是覺得夢該醒了 一昧批評並不能提升自己的內涵……但總是回到這裡這裡徘徊 看看自己的回憶 (RwqEyyYA 14/10/20 15:55)
發起者請掛trip: 嘛 反正選擇就是那麽回事 我選擇了不接放棄就是惆悵 我想要熱血刺激 但一定會無理取鬧 這就是選擇 (RwqEyyYA 14/10/20 15:57)
發起者請掛trip: 偶爾想接就會突然回來開串 或者心血來潮拉舊串 我真的很無聊 就只能自己傷害自己 (RwqEyyYA 14/10/20 15:59)
發起者請掛trip: 其實這串跟臺北妖怪那串我都很喜歡……嘛 討厭的回憶 (RwqEyyYA 14/10/20 16:01)
可可亞: >rR/Qs7LQ 那位是與您一起合作寫作的人嗎? (YKPsBXkY 14/10/20 20:47)
可可亞: >RwqEyyYA 既然很喜歡,為什麼會覺得是討厭的回憶?@@ (YKPsBXkY 14/10/20 20:48)
發起者請掛trip: 因為不成熟會傷害到很多人 包括我自己 為了逃避 就會寫不下去 (Ec7QyP1o 14/10/20 22:27)
發起者請掛trip: 算是合作過吧 沒有太多交集就是了w (kzumShAU 14/10/21 01:11)
發起者請掛trip: 接龍本就會有所摩擦,這在所難免,如果你想要熱血刺激,或許獨立連載會更適合你 (tcCRexHc 14/10/25 00:44)
道士: 不知不覺的也算是完結了,想當初對此串還算是有個龐大的構想呢 (eKJgcNtw 14/10/31 11:26)
道士: 不過在M群收掉之後外加其他事務繁忙,確實是把這邊給遺落了 (eKJgcNtw 14/10/31 11:28)
道士(水母): 等退伍後會把故事做個統整 並且交代下其他角色的後續 無論如何 還是感謝閣下給了一個結局 感謝 (eKJgcNtw 14/10/31 11:30)
發起者請掛trip: 角色不是幾乎都離開了嗎? (IcZIo43A 14/11/11 16:12)
發起者請掛trip: 這串又被推上來了啊...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串突然很想念炎醬啊 (F8i.pgCM 16/10/07 16:33)
發起者請掛trip: 炎醬炎醬 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呢~ (F8i.pgCM 16/10/07 16:40)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