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99771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日常機器人軍事組織M.O.N.J 名稱: [10/12/24(五)22:15 ID:TLmWb1tk] No.16270 1推 
因為想開蘿蔔串,所以開了一個(真簡單的理由
先來一個世界觀

世界觀:

傳說中,天空的最高處住著天使,地底的最深處有著惡魔,經過核子戰爭的世紀末,人類文明全然消失,然後那些都不重要。總之人們均生活在現代化的活動都市艦隊(類似MACROSS艦隊)上,在浩瀚的流沙之海航行,尋找適合居住的陸地。

為了防止城市受破壞,為了維持城市的和平,自發性組成的民間軍事組織── M.O.N.J ──肩負起保護城市的工作,對抗各種帶有敵意的邪惡組織、未知生物、外星人、地底人。日夜為城市的保安而努力,打爆那些打擾日常生活的人,開始著愉快的駕駛機器人抗敵和日常生活。
發起者請掛trip: B已經卡位卡了十二天,請問還要繼續卡位嗎? (0gSiQ2/I 11/08/23 20:43)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4/03/03(一)23:03 ID:OT2BWgcA] No.47685   
>>No.47684
斯克洛從紀錄器的螢幕上看見了整件事情的發生。

他對於這局勢的巨變也反應不過來,更沒法理解琳為什麼做出這種獨斷行動,
但他馬上就意識到當下該做的事並立即付諸實行。

「快,C方案,別管儀器了!撤退!」

丟下這句話之後,他奪門而出──只是覺得不能丟著琳不管,不需要其他的理由;
而他奔跑的方向也和其他技術人員完全不同,他直直地衝向終末之獸的腳邊。

而抵達的時候正好碰上終末之獸的駕駛艙闔上。

「你怎麼來了?」

不知怎麼感覺到斯克洛從自己的背後接近的琳,
轉身對著斯克洛,第一句話問的卻是這個。

「你……」

不知從何問起。

不過也不需要問,因為……

「■■■■■■■■■■■■■■■■■■■■■■■!」

終末之獸發出的咆哮聲帶著強大的氣流與威壓,一下子蓋過任何聲響;
現場沒有掩蔽的人,通通只能跪伏在地,有的甚至還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果然是這樣麼……」

只有琳似乎完全不受到影響,自顧自地轉過仰望終末之獸的頭部;
而斯克洛這時僅能勉強地抬起頭仰望著琳的背影,從那投來的陽光有些刺眼。

雖然她與終末之獸的對比一大一小,斯克洛卻有種強烈的錯覺,
感覺琳似乎並不比終末之獸小上多少,而是能與其相互抗衡的存在。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L.◆WTkSZHjrL. [14/03/03(一)23:05 ID:OT2BWgcA] No.47686 4推  
>>No.47685
「快跑吧,前輩。」

琳輕易地便將斯克洛從地板上拉起來並抱在懷中起跑,
簡直像斯克洛根本沒重量般……不,斯克洛也感覺,身體莫名地變輕了?

琳身上疑點重重,但現下根本不容細想!因為,終末之獸,來了!

「■■■■■■■■■■■■!」

巨大的爪掌拍在地面上揚起一大片的沙塵,僅只一擊,地面便滿是龜裂的痕跡;
但這次也徒勞無功,琳的身影如柳絮般輕盈,攻擊到達前便跳出了攻擊範圍。

斯克洛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在做白日夢,捏了下琳的臉頰;
而手上傳來光滑柔順又微溫,可說是絕佳的觸感……

「前輩,請不要趁機性騷擾。」

琳的聲音跟反應,讓斯克洛確信現在並不是自己在作夢──可眼前又是怎麼回事?

但這也沒時間讓他弄清楚。

「■■■■■■■■■■■■■■■■■■■■■■■■■■■■■!!!!!」

終末之獸發出比之前更強烈的咆哮,一陣強烈的衝擊波向琳與斯克洛襲擊而來!

「嘖。」

在這等威壓之前,琳也不由得臉色凝重的跪了下來;而斯克洛則更不好受。

──因為他還是人類。

這音量已超越了生物能承受的限度,他頓時暈了過去;
在昏迷前的瞬間,他感覺到,琳抱著他,兩人不斷地向下墜落……
LL◆WTkSZHjrL.: 本次更新結束,除整備組路線外,另分支逆天的特洛伊支線劇情,教授未死 (OT2BWgcA 14/03/03 23:06)
LL◆WTkSZHjrL.: 下一位可開始卡位 (OT2BWgcA 14/03/03 23:06)
LZ◆G3gShhne6U: 沒人卡就讓我卡吧,週日前會解決(或讓位?) (LU3/6PgE 14/03/06 09:36)
LZ◆G3gShhne6U: 已完成,校稿中 (ZLowc972 14/03/07 16:06)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3 ID:U1CWfli2] No.47738   
落下。

自從決心要和機器平等共處後,
已經多久沒有像這樣失去意識了呢?

為了要有等同使用機械的技、
和擁有不需要依靠機器的體。
我不斷的自我鍛練,直到被旁人稱為怪物,
其目的不過是為了和唯一能信任的『它們』站在同個立場上。

「為了與機械作朋友而把自己練得像怪物,我也蠻幼稚的嘛。」

於夢中落下的斯克洛淡淡自嘲。
落下速度趨於平緩,這是即將醒來的徵兆。

斯克洛『閉上』雙目,不再面對過往,
因為下次『張開』雙眼時,要面對的是現實。

「琳…..」

==========================

於薄暗中甦醒,斯克洛撐起半邊身子察看四周。
這裡唯一的光源僅有疑似落入口的裂隙,但那太過微弱。

以右手的觸感來說,這裡是某個地下實驗室嗎?

斯克洛以撐起身體的右手確認周圍的地面。

這種平滑觸感…..是哪一種合成金屬?沒有絲毫印象。
該說幸運還是不幸呢,若是實驗室的話很容易找到出去的路,
但若裡頭的防衛設施還在運作的話…

指頭向外擴展,感覺到了微微的起伏。

嗯?上坡路?等一下這莫非是!

左手往旁隨手一捏,抓了一手沙子,
其顆粒相當細小,應該是早就在地面上的部份。

或許是躺在地上太久了,斯克洛現在才發覺地面本來就是粗糙沙子,
什麼『平』『滑』『金屬』阿『起伏』阿都不可能有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3 ID:U1CWfli2] No.47739   
「您要摸到什麼時候呢?前輩。」
「果然是這樣嗎!呵、呵呵呵呵」

保持著那撐起半身迅速往後爬,一邊乾笑,
突然斯克洛的手掌按到了某種堅硬的條狀物。

「嗯?這是什麼?」
「那是─」

那物體遠比斯克洛的手掌要小的多,
就算在薄暗中也可以理解,該物是如此的嫩白,略為彎曲。

「…」
「嗯?」

看起來琳好像知道是什麼。
想起她身上的疑點與她現在微微發光的雙眼,
斯克洛決定先從身上撈出手電筒。

此時琳突然襲來,全無往常的優雅與隱蔽。
故憑著腳步與氣流判斷出她的目標在手的斯克洛也能回避她的襲擊,
拉開距離後順勢站起身子。

「有了!這個是……啊!」

那是一根手指,傷口的部份沒有流血並且飄散著粒子,
看起來就屬於嬌小無口又神秘的幼女所有。
斯克洛隨即以手電筒一照,果然琳右手的無名指已經不見了。

「若那個在終末之獸手下逃脫的妳,應該可以直接搶走我手上的東西。」

拿起那根手指,斯克洛正眼對上琳,但她卻偏過頭去。

「這是在讓我選擇嗎?」
「.......」

琳輕吻右手無名指的傷口,不一會兒手指就『復原』了,
這些行為就像是對斯克洛宣示她自己的非人身份一般,
但琳也不清楚為何自己要如此做。

斯克洛也覺得氣氛有點沉悶,他抓抓頭照了照四周。

「我們摔下來後過了多久了?終末之獸情況怎樣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4 ID:U1CWfli2] No.47740   
「一小時十七分五秒,偏差值零點零三毫秒,上面的情況不確定,我是剛剛從休眠中醒來…」

琳的眼光變得像在看某種下賤的豬玀一般,明明身高相對較低卻能營造出由上看下的感覺。

「就在前輩第二次性騷擾我的時候。」
「我不是故意的阿!真的!」

「不過休眠?」
「為了抵擋衝擊波將大部份的能量轉去抵消了,雖然有留部份在反重力單元。」

琳仔細的上下審視斯克洛這個人,彷彿是面試官一般,讓他身子一挺。

「但沒料到前輩重量竟然遠超過普遍成年男子,是不是該減肥一下了?」
「阿哈哈…」

斯克洛只能想到這是身上那件藏有各種工具的白大褂惹的惑,
但他平常已經習慣了那種重量,也鮮少遇到這種情況。

「之後直接用身子保護了前輩,但因此得進入休眠恢復能量,也折損了部份軀體。」
「折損…嗎。」

自從向斯克洛坦白之後,琳的對話一下蛻去不少人類性,
對斯克洛來說只有多了不少親切感。

真是老毛病阿。斯克洛心中暗念著。

「前輩,不問為什麼嗎?」
「什麼?」

為什麼?斯克洛思考著和她之間哪裡存在著疑問,
也許是同類吧,他的思考很快就同調,並在她下一句出口時得到確信。

「若是人類的話,肯定會追求原因吧?」

「啊啊,因為是我的話也會這麼做吧?看到終末之獸動起來的那一刻我理解了。」

「但這意味著拋棄現有的一切,對現在的我來說有點困難,而琳,妳到底是……」
「沒有這麼複雜喔,前輩。」

琳帶著少有的微笑背過身去,帶著少女情懷小踏步和無機質的外貌造成了一種反差感,
可惜斯克洛現正在在思考別件事。

沒有這麼複雜代表的是她相信之後一切都會變好。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4 ID:U1CWfli2] No.47741   
但相反的也表示……她拋棄一切也無所謂。

琳,真是充滿神秘。

==========================

「琳為什麼到了CityTown來呢?」
「守密人的工作。」
「是嘛。」

一路上琳和斯克洛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當說到琳現在的性能、有什麼裝備、可以到什麼程度時,
琳都會盡可能的作出回答。
可是一但說到以前的經歷、記憶或目的時,
都會用失憶或守密人來掩塞過去。
之前在基地時因情況或氣氛總是沒有辦法問出的問題,
現在得到回答後反而加深斯克洛的疑惑。

琳在隱瞞著什麼是肯定的,若那是守密人的戒律也就算了,
但斯克洛隱隱約約感覺到沒有這麼簡單。
就琳所說的話她曾經生為人類,因故而轉化成了機械,
就這點上斯克洛感到違和,畢竟斯克洛曾經憧憬著非人之姿,
但琳的姿態和他的嚮往正相反,那即是機械模仿人類的樣子。

不過說到底琳和他也是同類一般的存在。
介於機(思想)與人(肉體)之間,需要命令(結果)而不問原因(過程),
真到了需要的時候可以不計一切手段去完成目標吧。

「阿,看來走出來了呢。」

經過一段不長的漫步後,兩人來到一個廣間。
空氣的流通和聲音的回蕩讓斯克洛很快的理解了情況,
其實沒這麼複雜,因為他拿著手電筒。

「看來這邊還挺寬廣的,天花板也看不太到呢,要飛上去看嗎?」
「前輩,我不會飛,僅是依靠反重力進行倍於常人的跳躍而已。」
「阿,你剛剛說過對吧,不好意思我下意識又忘了。」

斯克洛不好意思的抓抓腦袋,這其中不帶有套話意圖在,
但如果她能展示出新的機能的話,斯克洛也會蠻興奮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5 ID:U1CWfli2] No.47742   
琳先是利用她那無視黑暗的視覺探勘整個廣大空間,
可是隨即停在前方,她的雙眼緊盯著『什麼』,像要將它分析殆盡一般。

「怎麼了嗎?」

斯克洛見她沒有回應,就拿起燈照向她看著的東西。

那是一面巨大的壁畫,但它並沒有和周圍的岩壁連接在一起,
故用石板來稱呼較為恰當,它高數米卻遠不及天板、它寬數尺卻不會過於擁擠,
整體而言是一個向上延伸的正長方型石壁吧?
上面大概是略低於斯克洛身高的位置還有一個人臉一般大小的缺口,
看起來是被遺跡獵人敲下一塊拿去鑑定了吧。

斯克洛如此分析著,不知不覺中琳已經走近了它,伸手就要觸碰到。

「呃我說琳阿,在地下遺跡中看到這種東西最好不要隨便碰,通常有詛咒阿陷阱阿什麼的。」
尤其它被損毀過,這種情況就是阿飄阿幽靈阿最生氣的那種阿!

只不過斯克洛的話語沒有阻止她,而是隨後到來的震動使她停了下來。

「反應這麼快?!」
斯克洛放低身子抵抗這股搖晃,並感覺出哪裡傳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5 ID:U1CWfli2] No.47743   
不同於他們來時的方向,這廣間另一端的岩壁被擊穿了一個大洞。
從洞中伸出的是兩隻鋼鐵怪手,抓住牆沿,將其圓滾的身軀拉了出來。

一對利於舉抓重物的鋼鐵手臂、任何地形情況都可以穿梭自如的身軀,
和那經過修改而拆掉炮裝的頂部,加上了奇怪的雞冠裝飾,
這毫無疑問是……

「瑪斯卡阿!沒想到妳這麼快找到我們呢。」

但是弱氣的面具少女沒有使用經典的招手姿勢,她的機體目光始終對著琳。

機體視鏡由綠轉紅!
「攻擊姿態?!」

斯克洛緊急避過身子,避免檔在鋼球的路徑上,與以往不同,
鋼球並沒有使用噴射器飛行,而是利用兩支鋼手在地上爬行。

不…那已經不能稱為爬行了,那是疾跑!

「咕咕咕咕咕咕咕──」

發出了野獸般的聲響,和這異常的姿態,斯克洛隨即反應過來。
「琳!這不是瑪斯卡!快躲開!」

但是無口有時又毒舌的少女就這樣站在石壁面前,
帶著有些嘲諷的嘴角,這樣面對著鋼球,什麼都沒做。

掄起鋼鐵之拳就這樣揮下,無論什麼人都覺得少女變成肉醬時,
拳頭卻硬生生停在了琳面前,鋼球就這樣停擺,視鏡也轉回平常的綠。

琳一聲不吭的繞過鋼球,就這樣走向它打開的洞口。

「該走了,斯克洛……前輩。」
「嗯...」

斯克洛發現琳好像在念著什麼。

...普...里...赫...
「??」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6 ID:U1CWfli2] No.47744   
最後斯克洛還是決定關照一下那個鋼球的駕駛,
設法從外部打開駕駛倉,而在裡面的是......

==========================

時間溯回半小時前。

正當琳引起軒然大波,而終末之獸正在市裡大鬧時,
瑪斯卡因拉麵店那異常量的客人,而被MADAO推出來幫忙。

「KAMEN MAID RAMENCO DE☆SE!」
「喔喔喔喔假面妹斗萬歲!!」
「拉麵子萬歲!!」
「萬歲!萬歲!」
「K M R!K M R!」

瑪斯卡在純白色的會議室中看著『外面』。

這間會議室就像是拉了一個3D建模卻沒有上皮膚那般,
是如此的乏白與煞風景,這間長長的會議室就只有一張長長的桌子,
還有兩側無數的椅子,視人數而定房間和桌子可以繼續拉長,以容納更多的人。

這裡是瑪斯卡的『腦內會議』。

坐在兩側的全是後備人格,只有坐在尾端…或著說是最前端的人能操控身體。

就在剛才她被MADAO交付了這羞恥的任務,那瞬間女僕瑪斯卡搶走了她的位子。

「不愧是瑪斯卡阿,可以這樣煽動人心。」
元首瑪斯卡如此說著。
「瑪斯卡的這構想……瑪斯卡也得好好學習呢。」
李奧納多瑪斯卡摸了摸她的假鬍子,拿出紙筆就不知道在寫些什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6 ID:U1CWfli2] No.47745   
在腦內會議中的人格們都是用瑪斯卡稱呼其他人格,也用瑪斯卡作第一人稱。
不過每個瑪斯卡都不會搞錯所指的人格。

像這樣可以和主人格共享思維的情況,也就是窗戶打開並不常見,
大部份的偏執人格(像獵奇瑪斯卡)接管身體時會封閉對外的感官資訊,
也許是要避免對原人格造成太強烈的刺激導致本來就不穩定的精神崩潰吧。

「說到底為什麼我會是原人格呢……沒有女僕的技能、沒有設計的技能,戰鬥也派不上用場。」

原人格,也就是這身體原本的主人。
當其他人格都沒發揮的餘地(或情況沒有強烈到需要)時,就會把主控權丟還給她。

「為什麼會是我……嗯?」


外頭傳然轟然巨響,震的店裡拉麵東倒西歪!

「耶?耶?」

女僕瑪斯卡陷入了不知所措的情形,
除了自己的專業之外,果然所有人格都是瑪斯卡阿,
軟弱和膽小的部份都是一樣的,女僕瑪斯卡對主人格的控制自然薄弱了。

於是身體回到瑪斯卡身上,當然本尊也不能倖免。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拉麵店外頭大量的人群逃過,有人走進拉麵店來疏散人群。

「搞什麼啊!你在對我的客人作什麼呀!」

MADAO從廚房探出頭來大聲咒罵,畢竟今天是他這月來生意最好的一天。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7 ID:U1CWfli2] No.47746   
「嗯?」

MADAO的手機響起了特制的來電答鈴,聽見的他剝下墨鏡換上圓框眼鏡,
整個人的氣勢也從廢柴大叔變成了總司令。

「是我。」
MADAO聽完後攔住了剛換掉那身羞愧服裝的瑪斯卡,
經過了一陣解釋,就算是瑪斯卡也理解了情況。
本應是去修復終末之獸的琳不知為何傷害了安德森,
之後在終末之獸的暴走中失縱了,連著斯克洛一起,

瑪斯卡在機庫中確認著愛機的狀況。

於是她從MADAO那邊得到一個任務,去把琳和斯克洛找回來。

離開了MONJ地下基地後,Ball在管道中穿梭著。
看著屏幕上顯示的CityTown地下地圖,
一邊找著路前往大垃圾袋的底下。

「不過為什麼前輩也跟著一起去了呢……果然他們之間有蹊蹺阿!」

學生會長瑪斯卡已經準備好小花了,帶著應援團瑪斯卡準備搶下人格寶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7 ID:U1CWfli2] No.47747   
正當瑪斯卡在胡思亂想時,忽然一陣心悸。

「這是…什麼?」

不只是心悸,心臟彷彿被握住一般的痛苦,痛苦有如電流般傳入大腦,
再順著全身的神經蹂躪碾壓,全身上下有如被綁上鋼絲一般,
一股強烈的衝動牽引著瑪斯卡的全身,這是一股痛苦,但那只是副作用罷了。

這股衝動,這個赤熱的感情,為了回應期待而身不由己,我想這叫──使命感。

不屬於自己的使命感,這到底是?
那劇痛已經快讓瑪斯卡無法思考了,而她的眼中出現了很奇妙的情況。

看著CityTown的地下地圖的同時,也看著腦中會議的情況。

腦中會議長桌的盡頭一端是主人格的寶座。
而另一端沒有椅子,因為它對著一扇不曾開啟過的大門,
至少瑪斯卡在理解了腦內會議的構造後一次都沒看它開過。

但它現在開啟了,深不見底的黑暗中走出一位……瑪斯卡。
而且是沒有戴著面具的瑪斯卡,瑪斯卡對她沒有太多印象,
但是知道她曾經接管過主人格,上一次好像是面具要被前輩剝掉的時候吧……啊!

瑪斯卡發現自己被綁在主人格的位子上動彈不得,
而那新人則站在她背後悄悄私語。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8 ID:U1CWfli2] No.47748   
門。
必須守護門。
膽敢接觸門都要殺掉。
殺掉。
門。
近門者殺掉。
殺。
門。

現實的感官被切斷了,就算是在這裡也能感覺到頭灼熱的昏沉。
這景象也讓其他的人格大聲驚呼,不過她們都遭受了同樣的毒手所以反抗不能。

磅磅磅磅磅磅!

窗戶一扇扇的緊閉,本來是有點柔和的室內也變成了鮮紅與微暗的燈光。

本應白皙的牆上被塗鴉了,無法分辨是紅還是黑色的字一個一個出現。


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
守護門
保護門
殺掉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
門門門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殺門門門
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門守門門門門門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
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靠近門門門門門門
門門門門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保護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
門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門門殺門門
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殺門門門門門門門門
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門

…….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LZ◆G3gShhne6U [14/03/09(日)00:18 ID:U1CWfli2] No.47749 5推  
「哈阿…..哈阿……」

不知道何時,瑪斯卡已經回到現實了。

腦內會議中的時間感覺和現實並不一樣,那現在到底過了多…..

瑪斯卡還沒能理清思緒時,鋼球的駕駛倉突然被打開了。

==========================

「原來是這樣阿。」
「我…我是說真的!前….斯克洛前輩!」
「我相信妳喔,畢竟我體驗過妳那特別的人格問題了。」
「嗚嗚……」

確認了裡頭是瑪斯卡後鬆了一口氣。

雖說瑪斯卡和『門』的關聯很值得研究,
但現在的目標是同樣個性轉變的少女。

「琳…..妳到底知道了什麼。」

那念著同個名詞的無口少女早已離去地下遺跡

==========================

終於

終於讓我

找到你了。

契約神‧Priheh!
LZ◆G3gShhne6U: 在第六章的接文到此結束030/ 接下來在本章結束時應該會插入一個番外篇 另外靜有空嗎 有個東西要討論 (U1CWfli2 14/03/09 00:20)
死靈: 那麼就輪到我卡兩星期啦 (2TwoCjlc 14/03/15 07:50)
PRASTIK DANCEFLOOR: 交換電郵:20041949@sina.com (fXh6GQvQ 14/03/19 22:52)
LZ◆G3gShhne6U: 是 P D !不好意思我過一星期才看到 (B6VczbHo 14/03/26 22:37)
死靈: 抱歉最近感冒無法寫故事,所以要放棄卡位休息一下 (6hfO9qGg 14/03/30 16:16)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14/05/08(四)02:08 ID:0rtZn5/k] No.48479   
「扣下扳機、命中敵人、扣下扳機、命中敵人……
明明只要和模擬戰時一樣就可行,但是為甚麼……為甚麼……」握著把手,顫抖依然有增無減,連瑪爾斯眼前的影像都和他一樣震動。

核心、胸膛、雙臂、肩膀……SnipeShot的炮擊越來越偏離敵人,雙手的抖震有增無減。
「如果是他的話,這種數量的敵人能輕易掃清……」
「如果是他的話,根本不會把敵人放在眼內……」
「如果是他的話,肯定清楚敵人的目的……」
「如果是他的話,比起我,更適合當我……」

「我不行了……我已經……」瑪爾斯自暴自棄。「……我已經……」
「不要給我放棄!!」亞斯卡抵著樹偶兵,向瑪爾斯咆哮。「我不知道你在懼怕甚麼,但不是這個時候!!」

「但是……我根本就及不上他……要是他的話……」
「現在戰場上,我們需要的,不是『大神真吾』,我們需要的是『瑪爾斯』。」亞爾說道。「所以,請現在不要放棄自己。」

「但、但是……」『大神真吾』的記憶湧上心頭,那副自信的模樣、那副輕蔑的模樣、那副狂妄的模樣……「我還是無法及上他,我只是一個懦弱的廢物!!」

「蠢材!根本沒有人這樣想!」亞斯卡壓過身旁的敵人,施予重擊。

突然,另一台樹偶兵從死角撲出,揮出長槍。

「危險!!」射出光束,直擊樹偶兵,瑪爾斯剎那的炮火救了雷神。
「所以,不就做到了?」亞斯卡語重心長說道:「不需要和那傢伙比較,我們需要的是你,正因為我們相信你,才放心將背後交給你。」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14/05/08(四)02:08 ID:0rtZn5/k] No.48480   
「………」顫抖的手逐漸靜下來,瑪爾斯閉起雙眼。
「我不知道還能不能繼續,但是……但是……我不想讓大家失望!」再度將開雙眼,原本冷卻的狙擊槍再一次熾熱起來,光束此起彼落。
一個又一個樹偶兵被光束打下,但是更多的敵人再次填補空位。

「不行!必須要再更快速的發射。」瑪爾斯全神貫注,射出光束間距縮短,但還是不及對方增援的速度。
「要更快!更快!更快擊倒所有敵人!!!」剎那間,瑪爾斯黑色的右眼化成黃金,同樣是金黃色的魔法陣在槍管前形成。扣下扳機,光束穿過魔法陣,憑空消失。

「那是!」伏羲瞬間察覺了瑪爾斯攻擊的含意。「『看守者』的力量!!」
還沒來得及反應,戰場上出現另一個金黃色魔法陣,光束從中射出,破壞了一台樹偶兵。隨即,光束進入了另一個魔法陣,再從其餘地方射出,像鏡子般,在戰場上不斷將光束反射、攻擊。僅僅一發光束,在所有樹偶兵的核心開了一個大洞。

「沒想到連阿卡夏之門的守衛者也站在你們那邊。」面向眼前的三台敵人,伏羲手上已經沒有樹偶兵可以動用。「但是,這不代表你能從我手中奪走太陽!!」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