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99541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End War 名稱: 死亡遊騎兵 [10/11/01(一)21:22 ID:4MfLf0.U] No.13216  
「喂!新兵!跟我來!」一個陸戰隊的下士用一種指揮的口吻對我說。

「第一, 我是遊騎兵,陸軍,不是陸戰隊。第二,我是上尉,不是二等兵。第三,請問你有甚麼要我幫忙嗎?我很樂意幫你的。」我站起來回答。

「對...對不起長官!」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客氣很多,並慢慢退向艙門,最後變成急步走。

「你還未告訴我你要我做甚麼啊...」我的話只說到一半,他就急忙地把艙門關掉,走了。

我只好繼續回到我那個在窗旁邊的椅子上呆坐。

這已經是我今天第三次被錯認為陸戰隊了。

我現在身處的是SFEC海軍運輸艦伯利恆號,二十分鐘前,她剛完成空間跳躍,到達了Altar星系,亦即是我的目的地時,遭到了不明艦艇的攻擊,這艘沒有護盾的運輸艦的引擎和通訊裝置在第一波的攻擊就被摧毀了,由於跳躍的位置是在行星偵測網絡的盲點,因此當地艦隊也不知道我們被攻擊,只是不知道為何敵軍沒有再作任何攻擊,就任由我們漂浮在太空中。

「上尉?」艙門又被打開,一個和我穿著同一套戰術裝甲的人進來,我認出他是我的連隊的高登‧佛達(Golden Frontier) 。

「對,你知道....」我的話又再一次被打斷。

「現在沒時間了,上尉!他們已經登上了伯利恆號!所有戰鬥人員都已經到機庫防禦了,我們要快點了!」高登又以比美GAU-58機槍射速的說話速度吐出一大段話。

「好啦但是....」我未說完就被拉走了。

「你有槍嗎?」

「我是有一把手槍....」

「那怎夠用啊?」他把一支AR-1001突擊步槍塞到我手中「這樣就可以了,Let's Go!」

我唯一想到的就是:他不才是中士嗎?

(待補設定)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死亡遊騎兵 [10/11/11(四)20:41 ID:F5XO22NQ] No.14121   
>>No.14120

未到地面戰的話我沒甚麼好寫,TFD又不打算直接參戰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IdiNUmysdc [10/11/11(四)22:04 ID:zq2hC4ms] No.14126   
卡一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IdiNUmysdc [10/11/12(五)00:55 ID:E3ceDJFc] No.14145   
「殺啊﹗為了陛下,衝啊﹗」身旁的侍護好不容易制止了公爵的躁動。
聽著這一番胡言亂語,烏沙科夫上將心裏不住搖頭。
這裏是帝國軍旗艦「尼古拉號」。
當主力船團抵達TD 0053/C空域後,遠征集團軍副司令瓦西里.烏沙科夫上將陷入了無止境的忙亂之中。
不止要處理當前的局面,還要應付眼前這個毫無軍事常識的老頭。

在他的眼前,正在進行一場大混戰。
聯邦軍的炮艦跟對方的飛艇在不斷互轟,眼尖的他還看見了共和國的戰艦。
唔…坐山觀虎鬥嗎,不錯。
即使集團軍擁有與聯邦艦隊一戰的實力,但在最後關頭才出手,這不更妙——
「好﹗聽我命令,全艦,衝———」
烏沙科夫急忙止住命令,惹得集團軍司令「廢人」公爵不滿。

「烏沙科夫,你幹甚麼?我多說一次,衝啊——」
「等等,停下來﹗公爵大人,命令請交給我辦就好了,公爵大人只要…」
「閉嘴﹗陛下既然任命我為司令,我當然要下令,來人,傳令,衝——」
「不﹗公爵大人身為貴軀,實在不用為瑣事勞心,就讓我來…」
「我很精神啊,而且只是傳個令,說不上勞心啦,給我衝啊——」
「公爵大人﹗」
烏沙科夫心中不斷咒罵,光是應付這傢伙就耗光我的精神…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IdiNUmysdc [10/11/12(五)01:08 ID:E3ceDJFc] No.14150   
「不好了﹗將軍,公爵大人﹗」
「又怎麼了?」烏沙科夫累死了。
通信兵繼續增加上將的工作量,「躍傳門附近出現了重力異常情況﹗後續輸送出現問題﹗」
「要怎麼辦才好」烏沙科夫盯向喜愛傳令的司令大人。
公爵看起來十分慌亂。
「這這這…烏沙科夫﹗我把決定權交給你,我在後方…嗯…督導﹗」
想不到這個突發情況拯救了烏沙科夫,「公爵大人,你在後方的督導將使我軍變得勇猛無比,凱旋而歸。」

用一番言語把老頭子摒開以後,上將重新把精力聚焦在戰局上。
「這突竟是搞甚麼鬼?重力井?是聯邦的詭計嗎?」
「不…這區偶爾也會發生重力異常的狀況。」
看著參謀游移不定的眼神,烏沙科夫明白這解釋也過為牽強了。
重力異常碰巧出現在躍傳門前,又碰巧在艦隊完成傳送後出現。
總之就是因故被迫得沒退路咯。烏沙科夫下令︰全軍改為衝擊陣列,朝最近的聯邦艦隊衝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IdiNUmysdc [10/11/12(五)02:00 ID:E3ceDJFc] No.14155   
那最近的聯邦艦隊,就是近幾年緊咬著帝國不放的「星塵」艦隊。
「長官﹗帝國的大艦隊群正向我方側翼迫近﹗」
阿卡利亞暴跳如雷,「嘖﹗我不管你就亂來嗎﹗」
面對著FEUL的攻擊逐漸達到極限的星塵艦隊,若再遇上集團軍規模的帝國軍夾擊,自然必敗無疑。
「給我加強側翼﹗」「不行,長官﹗連鎖防禦協定下我方無法騰空預備艦出來﹗
一旦改變陣列,對FEUL的戰線會隨時崩潰…」
「見鬼,這幾天聽到的消息盡不是好事。」阿卡利亞被迫向帝國發出停戰信息,當然她明白這是不可能的。

「消除躍傳門的重力井,或可考慮爾等投降事宜」
後者當然是不可能的,但若拒絕,艦隊要在被夾擊的情況下使用直線躍傳撤退,
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既沒有充裕時間作準備,躍傳所需的大量能源也要從攻擊和防禦系統中抽去。
簡言之,或戰或逃,後果都是損傷慘重。
看來,要爭取時間調整戰術,只好答應前者的要求,藉交涉過程去掙時間。
「給我找煒森文去﹗叫帝國的人跟他談,誰叫他是這裡的指揮官。另外,叫他們立刻停止迫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IdiNUmysdc [10/11/12(五)02:01 ID:E3ceDJFc] No.14156   
可是,帝國的船艦毫無停止的意圖,利用前導艦厚重的能源防壁,艦隊不斷抵擋掃射而至的火力,繼續迫近。
阿卡利亞無視防線可能被突破的危險,下令部份船艦轉向帝國方向射擊。
不過,絲毫不顯作用。與帝國艦隊在近距交戰,與送羊入虎口無異。
可惜,在大部份戰力被FEUL釘牢在戰線上的阿卡利亞,只能作出聊勝於無的攻擊,眼睜睜看著敵人直迫而至。
四百公里、三百公里、二百公里、一百公里。
九十、七十、五十、三十。
十七、十三、十一。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然後停止。

對方傳來信息,「我乃帝國上將瓦西里.烏沙科夫上將,已與爾軍煒森文中將達成協議,暫時合作抗敵,聽到嗎?」

看著近在咫尺的帝國軍,阿卡利亞無暇思考那所謂的協議究竟是甚麼,畢竟他們還有未知的敵人尚要對付。

準備出擊的青龍影冬也接到帝國軍所發出的信息。
「哦…是那種協議嗎?真想不到呢…」
共和國名將的眼鏡,此刻正閃閃發亮。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aker.JL ◇DvJGy7AnKg [16/07/14(四)12:18 ID:niBvVGxg] No.64410   
dv dv dvdv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ALL]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