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JPG, PNG,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700032 KB / 7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hack//komica 名稱: 怪人翔連 [10/08/28(六)18:24 ID:1Q3IMwpE] No.10684  
最近看完了.hack//(駭客系列)系列,就被這奇妙的世界觀迷上了。
為何現實裡沒這種網路遊戲啊?
(幸好我還有K島...啊勒?)

只要不跟"原"世界觀有太大衝突的人物設定隨意,也歡迎其他作品的人物亂入,但是要有合理的解釋與設定,也盡量別讓平衡度失衡,合理的無雙允許,要加入的志願者也請放上參與人物的設定。

另外希望大家可以認真對待,不要出現太誇張的超展開。
.hack//komica架構大綱 名稱: 怪人翔連 [10/08/28(六)18:45 ID:1Q3IMwpE] No.10687   
>>No.10684

故事背景:全球最大的虛擬角色扮演線上遊戲"THE WORLD"在經歷了無數的事件,誕生了無數英雄之後,面臨了最大改版。

改版後,"THE WORLD"也被應用在醫療上,協助四肢癱瘓者的復健。

而cc公司在最大改版之後,全面禁止編輯與英雄"凱特"相近的pc。因此許多在此禁令之前的pc就被系統刪除。

"THE WORLD"就這樣維持著短暫的和平,直到遠比"冥王之吻"更加強大的網路病毒"新千禧蟲"侵入開始...

過去的英雄試圖力挽狂瀾,而在這洪流之中,不被人傳誦的英雄也將之誕生...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怪人翔連 [10/08/28(六)20:58 ID:1Q3IMwpE] No.10691   
登入介面...OK
帳號密碼...OK
角色設定...OK

「那好,我要出發了。」
少年笑著,登入了"THE WORLD"。

------分隔--------

{系統提示:進入地圖『柔和*被遺忘的*平原』}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碧綠的大地。

「現在的網路遊戲真是進步,甚至連像我這種四肢癱瘓的人都能感受到踏在大地上的感覺...不過應該只有醫院裡才有這種服務吧...」
愛麗絲自言自語著。

「啊,對了,前陣子的療程中,我很幸運的在天上看見了"僅此唯一"的彩虹龍呦,據說那就跟在神社抽眾20支大吉的簽一樣有效呢。所以今天應該會有好事發生....」

才剛說完,一群穿著厚重盔甲的PC從一旁衝了出來。

「嗚嘎啊啊啊啊啊殺人鬼啊啊啊啊」
「覺悟吧!」
「還我的經驗值啊!」

「討厭~怎麼才剛抒情完就一堆垃圾殺出來啊...啊~算了。反正全部殺掉就好了嘛~幸好這只是網路遊戲,殺人不犯法的」

從"背包"中把慣用的大斧拿出來,然後直接把垃圾劈開,最後再撿他們的道具拿去賣,"殺人強迫症"愛麗絲就是這樣子的KP(Kill play)。

順帶一提,被KP玩家會掉的經驗值是被怪打死的1.2倍。

「嗚嘎啊啊啊啊啊!」
「不愧是殺人鬼~」
「嗚~~我的經驗值...」

被砍死的PC們倒在地上,看著勝利者撿走他們的裝備...

「唉~沒有新奇的道具嗎?」
「...」
「...」
還要接受勝利者的抱怨。

「算了...反正只要你碰上"死的恐怖",也一樣贏不了。」
「?」
「就是那個傳說中專門對付你們這種"KP"的"KPP",揮舞著巨鐮的黑色死神!」

扛著巨斧的重斧使笑著做出掏耳朵的動作。

「反正我呢,對喪家犬的悲鳴是沒興趣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8(六)22:31 ID:0FJeJgxo] No.10698   
先吐槽一下...KP應該指的是PK吧?(player killer)
--------------------故事接龍線----------------------
風吹動地上的矮草,一整片草原隨風起舞有如海浪一般。
不知名的鮮豔白花零散的點綴在草叢中,像是要強調自我存在般的挺立。

「果然...沒有風啊。」

一名少年看著眼前的景象獨自低語。
雖然看到的「世界」幾可亂真,但不存在的東西終究還是不存在的。
對,雖然「世界」因風而動,但是少年感受不到絲毫涼意。
這是「世界」,名為「The World」的網路遊戲內。
少年特意在不符合自身等級的低等級冒險區內發呆。
從坐著的姿勢換成仰躺,看著藍天無所事事。
突然,遠方傳來怒吼聲及悲鳴聲。

「......。」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8(六)22:31 ID:0FJeJgxo] No.10699   
>>No.10698

少年不為所動,即使那聲音很明顯不是發自魔物的吼叫聲。
在這時代的網路遊戲,PK是到處都有的現象。
雖然是遊戲公司允許的機制之一,但是少年就是不喜歡這樣的系統。
他也不想多管閒事,因為那和他的個性完全不符合。
就連角色外型也刻意挑了很孤僻的———用白長髮蓋著自己半邊臉頰,全身更是用一件破爛的褐色披風遮掩。
活像是個骯髒的浪人。

「真是的...結果我的好運只有這種程度嗎...嗯?這個骯髒的傢伙是怎麼樣?」
「......。」

才想著不想去理事情,事情自己反倒是找上門來了。
少年轉動著右眼看了一下對方。比起PC外型,那把巨斧更是搶眼。
但也僅此於此,少年繼續望著開闊的藍天。

「喂、好狗不擋路,滾開!」
「......。」
「看來非得給你這種傢伙一個教訓呢!」

看到對方已經擺出戰鬥姿態,少年這才慢慢的站起來。

「嘿、想打架啊,過來......?」

結果卻叫人目瞪口呆,少年站起來後往旁邊走了幾步繼續躺下,完全無視對方一副戰鬥狂的樣子。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9(日)12:04 ID:Re3OxNpQ] No.10723   
>>No.10699
就在她高舉大斧擺出作戰姿態,準備上前同時
「請讓開好嗎?」
「蛤?」
巨斧使還會意不過來,呆愣了一下。但是聲音並不是從衣衫襤褸的少年身上發出......
「我說,請讓開」
兇刃貫穿,連在搞不清楚情況之下就被KO的玩家,無力的轉身只在最後看到
一位瞇瞇眼笑著的白髮PC玩家,手中拿著一把長逾兩公尺大太刀
接著意識消失強制登出
瞇眼的少年將太刀收回走到看似流浪者的玩家身旁,他沒有任何動作
只是看著碧藍的天空良久,說
「美好的一天,不怎麼愉快的開始。是吧?」
少年開口,這是他今天第一次開口說話,他們彷彿對對對方相當熟捻的樣子
縱使流浪者少年從眼中看的瞇瞇眼少年的資料只有
性別男,鍊裝士,等級?
「是你呀。蒼,我沒注意到.........你應該去當忍者的才對.........」

「沒那個職業,你不覺得除了等級以外還有PK之外,也有其他的遊戲樂趣嗎?」

另一少年沉默,不過那是表示同意的意思
兩人也只是一直望著藍天.........許久,流浪者少年問

「你還在做武器改造嗎.........」
「那可是很有趣的,我也是因此賺了不少錢,不過我可不賣給PK就是」

附近又傳來悉囌聲,瞇眼少年一瞬間就從身後拔出了一條大口徑的左輪手槍
長約40幾公分槍身刻著美麗的梵文,蒼從不清楚說明它是怎麼拿到的連同太刀也是
流浪者少年想大概是魔改吧,槍口對著聲音的
不過這次是一隻普通的幸運小物
只要追趕到牠,將牠踢下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過會有好有壞,大部分都是好事居多
不發一語,蒼只是把槍收下與少年繼續在藍天白雲下發楞
人物設定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9(日)12:07 ID:Re3OxNpQ] No.10724   

男性,鍊裝士
曾闖關過"痛楚之森"裝備都是從那邊得來
為自己裝備加了魔改
與"流浪者少年"是友人
也為他改造過裝備
雖然一直瞇著眼,但其實是相當善良的人,為人不錯
不過也是有恐怖的一面
(由於我不知道流浪者少年的名稱也不敢亂設定只好從頭到尾這麼稱呼了
抱歉了orz,看請之前的0FJeJgxo補上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9(日)22:28 ID:yiqDPCcg] No.10756   
「吶...你有找到『她』嗎?」
先打破沈默的,是流浪者少年。
本來雙手墊在頭下當枕頭的蒼,這時用手肘頂了頂旁邊的友人。
「嘿——你還真是癡情啊,找『她』找了八個月多了,還在執著?」
「少囉唆...到底有還是沒有。」
「沒有啦——反正不過就是個網路遊戲嗎,也有可能不玩了而已啊。」
「......。」

少年沒有接話。
自從遇到她,少年登入遊戲的意義就變成只為了尋找她的蹤影。
回想起來兩人相遇的時候還真是不得了的情況。
當初,蒼為了迷宮深處的稀有寶物硬是強拉他入隊伍,兩人去挑戰比自深高出二十多級的區域。
想當然在第一戰就進到了地獄,雖然可以對怪物造成傷害,但基本上兩人都還是被追著打。
斬刀士——也就是少年本人承受了絕大部分的攻擊,而鍊裝士蒼則舉起銃槍從遠方不斷的射擊。
「流影閃!......不行,還不夠力!」
「啐、那就吃我這招吧!刺突散彈!」
「成了...嗎?退!」
退開的指示還沒下完,少年被怪物反撲一擊打飛上空。
忍住視野翻轉的不適應感,少年確認一下狀態...還有一點生命值。
「回復藥!」
蒼抓准技能冷卻時機,立刻讓少年再上前迎戰。
兩人如此反覆下去的話應該會沒有問題才是,可是...。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9(日)22:28 ID:yiqDPCcg] No.10757   
「嗚啊!」身為前鋒的少年又再一次受到怪物的重擊。
「等我!馬上回復...咦?」
「猶豫什麼......喂、該不會?」看著名為蒼的伙伴尷尬的笑了兩聲,少年打從心底發寒。
「對,就是你想的這樣......跑吧!」
兩人分開在不算太大的戰鬥空間內拖著怪物四處逃竄。
不管怎麼樣,只是要閃躲攻擊的話對這兩人都不是問題,可是這樣閃下去戰鬥是永遠不會結束的。
「逃煙球呢?」
「沒帶啊!」
「你這混蛋!」
就當少年打算要放棄時,一道黑影俐落的飛奔到自己面前。
若說怪物的攻擊是旋風襲捲而來,那麼這道黑影就是暴風了吧。

「削三連!」
雙劍士!不、該說是拿著雙劍的黑甲鍊裝士。
一擊,就這一擊把兩人辛苦纏鬥的怪物給解決了。
「...沒事吧?」
解除了戰鬥區域,黑甲鍊裝士轉身詢問兩人。
這時候少年才看清楚,這名PC造型相當的獨特。
全身以黑色為基調,咒紋則是紅色的,而最特別的就是他那與黑甲最為相稱的沖天白髮。
本來應該是最俗的打扮,但在這名PC身上找不出那種不協調的感覺。

「呃...謝謝。」蒼代替一時沒有回應的少年友人表示謝意。
「你們兩位...最好還是挑適合自己等級的冒險區域吧。」
「啊...呵呵,雖然放過寶物有點可惜,不過的確是這樣...唉。」
「你同伴沒事吧,怎麼沒有反應。」
「啊、喔,...謝謝你救了我們。」少年這才開口。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9(日)22:28 ID:yiqDPCcg] No.10758   
少年之所以發呆,並不是因為眼前這名鍊裝士的關係。
而是在那之後,一名咒療士的身影。
和鍊裝士一樣以黑色為主色,身著一件單薄的小可愛,頭頂卻帶了個莫大的像是飛碟帽子。
與其說矛盾,倒不如說讓人看不透。
她,走過來。開口對那名鍊裝士說。
「長谷雄...謝謝你。」
「沒什麼、因為志乃說的所以我才做。」
少女先是淺笑了兩聲,然後對著少年和蒼施放恢復術。
「傳送之門附近的怪物也已經清除了,不過還是小心一點好喔。耶......。」
意會到少女拉長音的意思,蒼和少年趕忙報上姓名。
「我是蒼,無屬工會的鍊裝士。」
「...克羅亞,無屬工會的斬刀士。」
「呵呵,我是志乃,黃昏旅團的咒療士...那麼兩位有緣再會了。」
可惜,雙方就此沒在碰過面。
克羅亞為了追逐那個身影,為了能夠成為守護在志乃身邊的那名騎士,他和蒼不斷的往上攻略。
甚至突破了痛楚之森,就希望能再見到她的那一天,說出自己心底這實在蠢到不行的想法。
「蒼、這樣的遊戲繼續下去有什麼意思嗎?」
「......你還真是難倒我了,不過我這邊有一個有趣的消息可能會讓你繼續玩這個遊戲喔。」
「姑且聽聽看吧。」
克羅亞繼續躺在地上,連視線都沒朝著身邊的朋友。
「『三爪痕』,你聽過這個PK嗎?」


-----------------
(反正接龍就是寫給下一個人接的,要怎麼寫怎麼設定都沒關係。)
(畢竟就是因為激盪不出想法了,所以才放著交給下一位接啊。)
(接下來,故事的走向就拜託樓下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02(四)22:52 ID:ivgD9gIY] No.10946   
>>No.10758
另一方面

蹋臥在病床上的愛麗絲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討厭啦!剛才那個人是誰啦!」

先前被鍊裝士PK掉的少女玩家艾莉絲,是日本一個醫院裡的病患
本名叫做"橋本唯",與PC相同的嬌小,但是她的模樣完全看不出來是跟網路殺人鬼恐怖名稱劃上等號的可愛模樣
第一次在個人病房不甘心的大叫,這也是在她被稱呼殺人鬼後第一次被PK掉

「討厭啦,這樣一點也不好,簡直欺人太甚」

她的腦中又不由自主的浮現那個鍊裝士瞇著眼睛的臉孔
雖然是偷襲,但是憑艾莉絲的等級絕對無法單憑一擊擺平
更何況還是攻高防高血又厚的重斧使,更何況是鍊裝士
對方若非是更強悍的對手,是不可能就這樣一擊退場
一段時間後,橋本唯的心情已經平復許多
她也想起在更之前有一句他本來不在意而忽略的話......
雖然已經不太清楚而是片段......

「是對付PK的PKK嗎?是那個.........那個...那個...甚麼來著?對了,"死的恐怖"!」

雖然忽略了一些細節,不過少女還是擅自認定了她的敵人就是另一名PKK

「等我找到你,就準備被PK吧」

此時,蒼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噴嚏,大概是誰說我的壞話吧
少年心想...
=======================================================
接下來,其他人請接
我回來了!感謝各位! 名稱: 怪人翔連 [10/09/03(五)23:41 ID:Q8Hlzk12] No.11001   
感謝各位!,沒想到真的有人會接,不過呢...原設定的艾莉絲是"男"的...還好還有補救空間。

故事主線如果可以的話,請以"愛麗絲""蒼""克羅亞""殺人強迫症"這四個人為主要核心。

至於現在的災難以及前代的英雄們,再過不久也要浮出檯面了

----------

「日本的"THE WORLD"玩家也沒啥了不起嘛...」

手上拿著切肉斧的巨斧士少年笑著,瘋狂的切著地上的肉塊。

「真不愧是C.C公司內流的模組,真的可以做到"完全擬真"的效果喔。」

在對話框中不斷的出現「住手」或著「別這樣」的字,但是巨斧士依然沒停手的打算。

"殺人強迫症"愛麗絲笑著,抓起了卡在盔甲殘骸的切肉斧。

「妳在哪裡..."死的恐怖"長古雄、"殺人鬼"愛麗絲...?來自台灣的"殺人強迫症"***要拿下你們的腦袋啦!」

名子呈現亂碼的不明角色"殺人強迫症"仰天大喊著,踐踏著滿地的鮮血和肉塊。
人物介紹 名稱: 怪人翔連 [10/09/04(六)00:41 ID:Rdsgy.oM] No.11006   
>>No.11005
補:
殺人強迫症"

人類男性巨斧使

本名「葉一連」,高中生,車禍後四肢癱瘓,只能用"THE WORLD"來抒發心中不滿,因此成為PK。

台灣最惡名昭彰的玩家之一,曾經一個人去挑戰"僅此唯一"差點成功。是使用 "THE WORLD"進行精神治療的玩家,同時也是高超的天才駭客。

他所使用的切肉斧是規格外的武器,外型就像是外國豬肉攤用的長型菜刀。
因為本人堅持一定要用那種專門在切豬大骨的菜刀砍起來才過癮。

另外為何PC名稱是***是因為中文語法不對應日版"THE WORLD"
所以出現亂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05(日)09:27 ID:YFimcfH2] No.11062   
>>No.11001
>>No.11001
"殺人強迫症"愛麗絲笑著,抓起了卡在盔甲殘骸的切肉斧。
↑「殺人鬼-愛麗斯」和「殺人強迫症-***」是不同的兩人對吧,那這個地方是筆誤嗎?
-----故事接龍線-----

三爪痕———這個名字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或許是城鎮玩家閒聊的時候,
或許是網路攻略戰裡放出的,
或許是...由PKK「死之恐怖」嘴裡說出來的。
專門對付PK玩家的玩家———PKK,看來是一群伸張正義的傢伙,
不過仔細想過的話,這群人一樣以武力讓其他人屈服,那和PK有什麼不同呢?

不同,當然不同。
PK行為只要是在戰鬥區域內都可以進行,不管對方玩家同意與否。
所以惡意PK玩家的人並不在少數,甚至有不少人喜歡虐待新手玩家。
這群PK更在遊戲內集結成公會「Kestrel」,還是「世界———The World」中最大的公會。
PKK相反的並沒有集體行動,人數也不多。
但之所以有「PKK」這個名稱來代表他們的原因是因為———「死之恐怖」這個玩家。
遊戲內首屈一指的高等級第三型態鍊裝士,活用雙劍、大劍、大鐮這三種武器一個人單挑了一百名PK玩家。

「PKK死之恐怖」,遊戲內街頭巷尾每個人都知道的玩家。
這樣的他,每逢一個PK就必定會出口詢問「你、知道三爪痕嗎?」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05(日)09:46 ID:YFimcfH2] No.11063   
>>No.11062
「只要被三爪痕PK過的玩家就會失去意識,沒辦法再登入遊戲。」
蒼一臉嚴肅的說出令人捧腹大笑的話。
不過克羅亞沒有在銀幕前面偷笑、也沒有指使PC做出大笑的動作。
他靜靜的等蒼繼續說下去。
「那個傳聞中的PKK—死之恐怖就一直再尋找三爪痕。」
「那和志乃有什麼關係?」
「哼哼、因為你討厭PK,所以也沒去注意PKK的事情吧。那個死之恐怖,就是和志乃同一個工會『黃昏旅團』的長谷雄!」
克羅亞從遙望天空的躺姿換成坐姿,遮蓋住左半邊臉頰的長髮隨風飄動。
蒼維持一貫的瞇瞇眼看著前方,像是在思考下一句該說什麼的樣子。
但是,蒼的訊息並沒有再次出現在交談視窗內。

「你比較喜歡PK、還是PKK?」
反倒是克羅亞先開口了。
「喂喂、討厭PK的克羅亞大人怎麼會問我這個問題呢?再說剛剛那個什麼『殺人鬼-愛麗斯』已經被我KO掉了,怎麼算我們都只有成為PKK的份吧!」
「不管是哪條路,都會成為以暴制暴的人。不過要和那個像是猛獸一樣的死之恐怖談話的話,這大概是最快的方法。」
「決定了是吧?那麼就先...找PK來砍吧!」
「其實也不用...剛才那個什麼『殺人鬼-愛麗斯』應該還會回來,因為被你偷襲後她的語氣聽起來一點都不服氣。」
「那好吧,就先在這邊繼續等那個什麼『殺人鬼-愛麗斯』吧!」
就在兩者交談剛好告一段落時,一個曾經見過的ID出現在公開頻道。
「不要在人家的名字前面加『那個什麼』啦!我是愛麗斯!殺人鬼愛麗斯!」
-----以下接龍-----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05(日)23:01 ID:YFimcfH2] No.11073   
(寫到這裡才發現要補上人物設定都忘了。)
克羅亞,無屬工會男性斬刀士。
現實生活中是某國外交官的獨生子,現值心思複雜的十七歲。
因為現實看過了許多人心險惡的例子,網路上不喜歡和人交際,角色外型也顯的很孤僻。
蒼是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但現實上彼此並不認識。
參加THE WORLD的理由只是因為這是全世界最大的網路遊戲而已。
喜歡在遊戲中感受人造的景色,體驗非現實的奇幻冒險場景。
另外、雖然網路上不太和人打招呼,但卻比其他人更重視人際關係,因此相當討厭破壞這關係的PK行為。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08(三)17:54 ID:TA8dLkqc] No.11221   
>>No.11063
「喔!還真是說人人到,說鬼鬼來。」
「...你是故意講冷笑話嗎?為了配合那個什麼殺人鬼愛麗斯的稱號?」
克羅亞和蒼不理會公開頻道裡的發言,繼續旁若無人的對談。
直到愛麗斯本尊到他們面前為止。

「就說了不要在人家的名字前面加『那個什麼』聽不懂嘛!你們這兩個沒禮貌的傢伙!」
拿著巨斧擺出應戰姿態的重斧使,面向蒼發出宣戰佈告。
「就是你、那個瞇瞇眼的傢伙!剛才那是被你偷襲得逞我才會被幹掉,這次可沒那麼容易了!」
「唉呀唉呀、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呢,看到這把武器之後妳還能這麼說嗎...?」
說著,蒼拿出胴體亮光、刻著梵文、閃耀著聖巖光華的槍。
那把武器究竟打哪來的,克羅亞也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這個朋友喜歡「魔改造」,或許是經過他巧手之後這把槍才變的如此莊重吧。

「這、這把武器是什麼!從來沒見過!」
「喔呼...現在才開始害怕嗎?」
「才、才不會呢!不管你拿什麼武器,我都要討回剛才的恥辱!接招吧!」
強忍住顫抖的雙手,重斧使率先往前跨出一步。
揮舞著與身材不符合的巨斧,流利的左揮右劈。
反射陽光的鋒刃斬開大氣、舞出動人的旋律。

老實說、相當有兩下子。
姑且不論這名義上是個MMORPG,光看等級的高低大多就能決定戰鬥的勝負。
但如果只是要「躲避攻擊」或讓「攻擊命中」的話,操控的技術就是其中關鍵。
這名重斧使相當不簡單,雖然巨斧的攻擊速度緩慢,前置動作也容易被看穿,
不過她很巧妙的故意露出破綻引誘蒼進攻,而真正的空隙都被她接二連三的招式所彌補。
那麼...關鍵就在於蒼是不是要去跳那個陷阱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08(三)17:54 ID:TA8dLkqc] No.11222   
>>No.11221
雙眼瞇成一條線的白髮少年沒有其他的表情。
輕鬆的一一躲開巨斧畫出的弧線,側身、跨步、下蹲、轉圈、偶爾來招回馬槍虛應一下。
看在克羅亞眼裡很明顯的知道蒼並沒有認真和那個什麼殺人鬼愛麗斯PK。
那麼他為什麼要繼續這場戰鬥呢?這對敵人只是污辱而已吧。
就在克羅亞這麼想時,蒼開口了。

「不錯嘛、愛麗斯。」
「嗚!在戰鬥中你說什麼、給我認真點!」

「我挺喜歡妳的。」

...這笨蛋說什麼了啊?
克羅亞本人在銀幕前愣了一下,繼續觀看「世界」裡的發展。
雙方戰鬥停止了,愛麗斯的巨斧利刃正好對準了蒼的脖子。
蒼倒是一派悠閒,槍口對天、把槍放在右邊肩膀上。

「要不要成為我的人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10(五)15:53 ID:.bLTpC5E] No.11301   
>>No.11222
-----密語模式-----
「你發什麼神經啊?不對、應該說你發什麼春啊?」
「哎呀...克羅亞你冷靜點想想...。」

「PKK只不過是一群散沙,這樣的一團群眾怎麼會有影響力呢?
我甚至可以說PKK是死之恐怖的代名詞。所以我們既然要當PKK,何不成立公會大鬧一番?」
「公會?你別鬧了,與人打交際我可不!」
「也沒說會長要你當啊,總之這只是我的想法。就算公會組不成,我們也是得增強自己的力量吧。
化敵為友不就是最好的策略嗎?」
「我覺得忍者也不適合你...你該去當軍師。」
「就說了沒有那種職業啦,再說我可是鍊裝士啊!」
-----密語模式結束-----
蒼維持著姿勢不動,
愛麗絲的巨斧只要在移動一下...她就可以報仇了。
這是...不可多得的機會。

「呼...呼哈哈哈哈哈!」
從文字上、從語音系統裡也可以清楚知道愛麗絲的玩家正在大笑,開心的、愉悅的、歡樂的、...大笑。
「這真是...笑死人了,我堂堂殺人鬼愛麗絲還有被其他人這麼說的一天?」
說著,愛麗絲的PC往旁挪開了一點距離,但斧刃仍停在蒼的頸邊。
這是要收手的意思嗎?還是要蓄力斬下去的前置動作?
-----選項時間,交給樓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10(五)17:03 ID:DxlX5bRA] No.11302   
橋本唯,也就是愛麗絲現在的內心其實相當的複雜
自從她的雙腿癱瘓了以後就沒有任何人對她說出喜歡之類的的字眼
她也是一直覺得家人總有一天會為此感到厭煩而不安著
只有在"世界"裡,才重新找回雙腿的愉悅,只是越是在"世界"裡追尋過去在現實裡的失落就越強
或許是為了甩開現實中的不安,失落,自卑吧。
當少女回過神來,卻已經是殺人鬼了............
第一次,被他打敗......第一次在癱瘓之後聽到有人對她說"喜歡"......
斧刃仍停在少年的頸邊。彷彿是停了一世紀之久吧。內心的情感不停的流動

「喂.........你是為了什麼說喜歡呢...?」

蒼並沒有花時間去想,直接說出

「妳問為什麼...喜歡就是喜歡呀。難道還有其他意思嘛?」

克羅亞其實並不怎麼擔心,本來是這樣......以蒼的實力戰勝現在的對手其實也絕非難事
等級來看挨個幾下也不成問題
他只是不明白這傢伙在想什麼!就算是拉攏也應該有其它方式吧!就算是網路也很怵目驚心
愛麗絲的PC緩緩的移開巨斧走到旁邊,克羅亞也鬆了一口氣。但是......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10(五)17:04 ID:DxlX5bRA] No.11303   
>>No.1130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討厭!本來好好的心情都沒了啦!」

愛麗絲一邊大吼一邊將巨斧狠狠的對著旁邊的柱子劈下
雖然虛擬建築物沒有損壞,不過依舊是發出了驚人的轟隆一聲

「喂!那邊那個鍊裝士!」

「我叫蒼」少年依舊和氣的自我介紹

「隨便啦!你有還有甚麼話就快說!稱我還沒改變心意以前!還有,你要是敢收回之前的話我就宰了你」

蒼與克羅亞相視一笑,密語

「喂,你真的打算拉攏她?不會是隨口說說的吧?真虧你這樣也能說服她。」
「我可不是隨口說說呦。而且我是真的覺得她還蠻可愛的,是認真的」
「喂喂,真的假的?」
「我有騙過你嗎?就像你喜歡那名咒療士是一樣的呀」
「總之怎樣都行,別給我捅樓子就好。喜歡都說出口了,你也要處理好」
「了解!可別讓女士等太久呀」
密語結束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10(五)22:48 ID:GwQxoMeI] No.11317   
>>No.11303
(這...這愛麗斯、這橋本唯病嬌的太嚴重了吧!)
(嚴重到讓我大笑不止啊!!)
(這下子旗標立起來了...故事該怎麼繼續走?)
(總之,英雄部分的故事我還是想交給翔連去決定。)
(自創角色的部分就讓他們繼續爆走下去好了。)

-----故事接龍線-----

黃昏的景色,金黃色的流水反射到固若金湯的城壁上。
打開厚重的大門,走在石版道路上。
低調就是這名PC唯一的特色、克羅亞,他一個人走在「起始之都——馬克‧安奴」城鎮中。
和蒼道別後,(其實是想要給蒼和愛麗斯先有一點時間相處)他通過混沌之門返回城鎮想要打聽點PK與PKK的事情。
穿過彷彿鐘樓建築的拱門,映入眼簾的是城鎮中最大的工會交易市場。
只要有一定等級的工會都可以在這邊擺設攤販與玩家進行交易,而此刻的景況彷彿全遊戲一半的玩家都在這裡一樣。
「是有什麼特別的活動嗎?」克羅亞心中這麼想著。
以廣場中央的噴水池為圓心,人潮一圈又一圈的向外排開。
簡直就像是...宗教集會。

「PK...!他們是一群只會以暴力逼使他人屈服的野獸!不斷的擾亂秩序、破壞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增添我們彼此之間的不安,
這樣的人、難道還要讓他們繼續逍遙下去嗎?」
就連發表言論的內容也活像個宗教一般。
這是...工會招生嗎?
「但是有人幫我們鎮壓這群野獸...那就是PKK,但!以暴力讓暴力之徒屈服,他們的作法又與PK有什麼不同?一樣是一群崇尚蠻力的無知之輩!」
......。名為克羅亞的PC悄悄的繞過人群,想要走道廣場的另外一邊。
「幸好有人可以幫我們斬斷這愚蠢的連鎖!公會『月之樹』就是期盼和平、真正講道理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9/10(五)23:07 ID:GwQxoMeI] No.11318   
>>No.11317

遠離嘈雜的廣場,克羅亞的臉色顯的更加陰沈。
「月之樹......你們和真正的『演講者』還有一段距離。」
雖然只是個十七歲的少年,但經歷過大人險惡暗潮鬥爭的生活,這樣的言語是迷惑不了他的心的。
克羅亞的步伐踏過石橋、拐進小道、來到閃耀著金光餘暉的港口。
「這是...什麼?」
在卡著一層鹽灰的磚瓦牆壁上,克羅亞發現一張隨風飄動的圖像。
裡頭畫著一個綠色的龐克頭怪人,而圖畫底下則寫著數字。

-----系統訊息:接獲「賞金首任務」-----

「嗯?NPC任務嗎?」
克羅亞將「道具」收下,開始確認道具訊息。
「任務目標:幹掉『強欲的史節瓦』。任務報酬:1500G。任務期限:無。」
這算是時機正好呢、還是該說太不巧了?
被列為賞金首的PC正是遊戲中鼎鼎惡名的PK玩家,
只要能幹掉被系統指定的賞金首PC,除了一般PK經驗外還會再追加額外的報酬。
這就是「The World」的賞金首任務。
可惜的是除了賞金首PC頭像及名字以外沒有其他訊息,究竟這名PK是強是弱...就要見了面才會知道了。

「就這麼湊巧在我決定要成為PKK的時候讓我接到了賞金首任務......就這麼不幸要讓我沒有猶豫的時間嗎?」
比起誰都還要重視人際關係的克羅亞,對於破壞人際關係的PK或PKK行為還是相當猶豫的。
可是若將這份信念放在天秤上的話,又無法與那份八個多月的思念相抗衡。
克羅亞就是如此的為志乃著迷。
「死之恐怖...長谷雄......原本守在志乃身邊的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志乃又為什麼突然消失了...這一切、我都要揭開。」
克羅亞仰望著永不落下的黃昏,在心中暗暗起誓。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怪人翔連 [10/09/11(六)01:53 ID:SMgxzy5Y] No.11321   
>>No.11062
確實筆誤...當時忘記留下人物設定的後果...
不過那位接下來的人留個名吧...這樣方便稱呼.
目前主線:
1."殺人鬼"艾莉絲與他愉快的夥伴(閣下)
2."殺人強迫症"的虐殺(在下)

No.11318
那我就不客氣了.

-------本文------
「"強欲的史節瓦"...也沒啥了不起的嘛...」

沐浴在血中的殺人鬼笑了,笑的格外燦爛.

「這種廢物居然值1500G,日本的英雄到底在幹麻?」

"殺人強迫症"笑了,笑的如此溫柔.

原本程式不會出現的"寫實屍體"正以慘不忍睹的方式展現在其他玩家面前.

「那麼...你在哪裡?"蒼海的歐卡",我要再把你大卸八塊一次...這次"奧拉"會如何修補你呢?我要看一看你新生的樣子啊.」

「你一樣如此的憤世嫉俗呢...***\-.-/」

「別吵...,你又想來勸我收手嗎?蜜斯托萊爾?」

"殺人強迫症"對著嬌小的咒紋使問道.

「...」

咒文使沉默了一下,看著眼前的少年.

直到一聲怒吼聲撕破了兩人的寧靜.
接下來會消失一個半月,麻煩大家了... 名稱: 怪人翔連 [10/09/12(日)19:06 ID:XJCzyev6] No.11367   
>>No.11321
「那聲音...是"八相"嗎?>口<」
蜜絲托萊爾大叫著。

"八相"是過去傳說中的勇者"蒼炎的凱特"與他的夥伴一起打導的八個"危險角色",據說之前發生的"未歸還者"事件主因就是他們。

「奇怪,當時凱特因該把他們打倒了才對啊?*.*」

看著蜜絲托萊爾的表情,"殺人強迫症"慢慢的舉起了切肉斧。

「過去"危機"的殘影嗎?來的正好...我正好對"英雄"這個詞感到反感呢...」

慵懶的表情宛如瞌了藥一般露出了幾近瘋狂的笑,"殺人強迫症"突然開始放足狂奔。

「八相啊...你們的肉是什麼樣子呢,我想切開你們...撕裂你們...就像是渴望高潮的少女一樣,我想切開你們啊!」

「八相都是石像,沒有肉的喔-.-,而且再說那種奇怪的話就要讓你見識主婦的懲罰功力了!>-<」

緊追在後的蜜絲托萊爾吐槽。

兩人衝向了聲音傳來的地點:{被遺忘*隱匿的*聖堂}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