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98070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妖‧怪 名稱: B [10/08/25(三)14:21 ID:GAfWvSoY] No.10434  
呃...這是篇比較奇幻與暴力的串...
內容講述現代有著極大壓力的人們為了逃避,於是向不知名的力量伸手,成為怪物的故事...
他們平日為正常人,但到了晚上,內心的痛苦與悲傷會使他們成為妖怪。

各位可以選擇是要當沉淪於黑暗的怪物們,或是對抗怪物的怪物。

那麼,故事開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5(三)14:21 ID:GAfWvSoY] No.10435   
第一隻,金剛力

「笨傢伙!還不快繳錢!」

就在10點,我正準備放學回家,卻突然被人用布袋套頭

「帶走!帶走!」

我拼命喊叫,但對方人數相當多,他們吵鬧嘻笑著把我拖到不知名的場所

「砍他!小老二!砍他!」

「打他!」「砍他!」「幹!」

瞬間,冰冷的利物就這樣深深的插到我的肉裡....以及劇烈疼痛到要昏厥的鐵棒毆打...

骨頭在瞬間碎了吧....

「媽的!」「糙你媽的!」「淦你娘勒!」「打他!」「打他!」「幹!」

攻擊一波接一波,流血,韌帶斷掉,左腳右手骨折....

昏倒了還比較好吧....

我已經連神經都痛到不能正常運作,正在口吐白沫....

會死....

「呼~!」「砍他!」「淦你娘勒!」「幹!」「幹他!」「幹!」「呼~!」

是嗎?原來他們樂在其中....

自以前從小到大,我就總是被毆打,誰叫我總是一附弱者的樣子....

意識不太清楚了....

就這樣死了也好,反正我只是大家的出氣筒,死了也不會對世界造成什麼影響,也沒人會記得我

「砍他!」「砍他!」「呼~!」

沒有任何理由,單純快樂的單方面獸性虐待....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5(三)14:22 ID:GAfWvSoY] No.10436   
頭被打到了....

「讓開讓開」

「呼呼!」

「各位!笑他!笑他!哈哈哈哈哈!笑他!笑他!哈哈哈哈哈!笑他!哈哈哈哈哈!

「等等...你誰啊!」

對於他們突然的爭吵,我不感興趣,對自己居然還能聽到他們說話才是我最驚訝的,還以為剛剛那打在我頭上的一擊讓我的頭蓋骨凹了,腦漿也跟著流出來了

「怎麼到現在才發現啊?真白痴」

「你老木!」「幹!耍我們!打他!」

只聽到他們把注意力從我轉到那個某人身上

「唉呀呀~我討厭暴力,不過....」

一陣冷笑

「被打的,是你們喔?」

那陣笑聲中,我感覺到意識正逐漸遠去

我,總算要死了嗎?
不,不是

我的全身疼痛,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去

取而代之的,是我清楚感覺到自己的骨骼和肉軀正在快速的變化之中

我站起來,前所未有的力量和快感湧上全身各處

我覺得現在的自己有種衝動,那就是使力

「啊啊啊啊啊~!」

那群教訓我的人們看到我,接二連三的發出驚恐的哀號,臉上都因為害怕而扭曲了

我是不知道自己變成什麼樣子了,但我的視野明顯增高,能以藐視的姿態望著這些人

我有了巨大的軀體和強大的力量!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5(三)14:22 ID:GAfWvSoY] No.10437   
看著我巨大且發紅的兩條手臂正有力的鼓動著,我笑了

啊哈,這些人,正好可以讓我發洩力量!


「讓你们見識一下我的力量吧!」

我爆開剩下的衣物,全身強而有力的肌肉鼓動著

接著掄起強力的拳頭,猛打這些變得弱小的傢伙們

雖然雜種們用鐵棍菜刀反擊,但卻一點也不痛,因為根本沒有刺傷我這身強力軀體!

去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盡情使用力量的感覺真爽!渾身熱血沸騰啊!

抓起兩個人的頭互撞!就像兩顆西瓜一樣爆開!噴出大量的腦將和血!

我猛力衝撞!用腳將撞倒在地的人直接踏成肉醬!

我五指一張!五個人的臉立刻留下了五個大洞!

血!肉!力量!

太美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夢寐以求!絕對的力量啊!

我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呵呵,你就繼續殺吧,孩子」

遠方的黑衣人看著這一幕冷笑

「你會有更多同伴的....只要還有人類內心朝著黑暗伸手的話.....」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5(三)14:24 ID:GAfWvSoY] No.10438   
第二隻-狂牙

那天,我痛扁了一個大叔

我不斷的打他的頭,打到發出悅耳的碎裂聲

我不斷的痛打他的手腳,結果就噁心的歪曲成360度

我不斷的狂拔他的毛根指甲,他嘴裡發出難聽的哀哀叫

我不斷的狂踹他的肚子,裡面發出鋪嚕嚕的奇怪攪動聲

奇怪,我看看自己的拳頭,染紅了卻沒痛感

喔喔我玩蛋了~我笑著這麼說

看看大叔,他竟然還活著,可是也差不多了

這只是發洩的前奏,我心想

太愉快了

這是要變成怪物的前奏~

=====================================================================

我可以,變成怪物

那天學長將長的彷彿女生的我為理由抓去廁所,想要強暴

我承認自己真的長相界線相當模糊,但太過份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5(三)14:25 ID:GAfWvSoY] No.10439   
當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只記得自己好像變成了某種不同的東西,一陣慘叫,鮮血

等回過神來,我站在血泊上,渾身是血,筋骨舒暢

之後,我發現自己的想法正在改變

只要一看到有人死亡或是死相悽慘,我就會興奮的不能自己

只要看到血腥片,我就會無比歡愉

體內好像有什麼在衝撞般.....

我體內的怪物醒來了.....

那天我約青梅竹馬,一個像我的姐姐般照顧我的女孩子出來,我嘗試看看,讓她不小心跌倒流血

我的身體一聞到那血的氣味時,驟然劇變

果然是血....

血可以讓我變身.....讓我退去那無用的弱小肉身,成為神!

當發現自己的身體可以變成很奇怪,很強的樣子時,我笑了,並吃了她

她那極度悲傷的表情令我相當雀躍

我將她的後腦杓砸向地板直到流出乳白色體液

我將她的手腳折往背後順便打了個結

我將她帶血的頭髮一根根拔起塞進他的嘴巴

我將她的肚子裡的食物通通踹了出來並貼心的提醒她晚飯吃八分飽就好

好玩好玩真好玩

我覺得....好快樂!快樂到忘了她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

原來我具有這種力量阿....

看著我的肉刺,利爪,全身的眼珠,我就彷彿那路邊野狗般,想找人磨磨牙

我學會自由操縱變身的技巧後,只要我心中有所不順,就會血祭

隔壁的鄰居,夜晚的飆車族,四處亂竄的小偷,落單的學生

我都通通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吃掉!

======================================================================

一名女孩子看到我痛苦的倒在路旁的樣子,走了過來

那是名一頭漂亮長髮,相貌完美的女孩,真好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5(三)14:26 ID:GAfWvSoY] No.10440   
她身上的香味讓我不斷掙扎,好像很好吃啊~

「你要不要緊?」她關心的問,手放在我身上

我已經受不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我膨脹身軀,衣物爆開現出原樣

當她發現我那異常瑞利且巨大的一排牙齒深深的咬在他的肩膀上時,才出聲可悲的尖叫

我將極度銳利的手爪伸進她的口中,拔出他那可愛的紅色小舌頭在顫抖,舔一舔之後吞入肚中

接著再將她抖的和小兒麻痺一樣的肝臟脾臟胰臟肺心通通挖出來,一個個慢慢下嚥~

接著,瘋狂的揉爛撕裂咬碎啃食食食食食食食食食!

我刻意吞食到剩一個頭部,那種極度恐懼與絕望的表情非常美麗啊!

移動著龐大的身軀輕巧的橫行夜晚,我打算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我要吃肉,人肉,這是非常確定的事

然後接著要像虐待弱小動物一般,慢慢玩弄好呢?

還是直接撕爛,吃下去好呢?

沒關係,我有的是時間

殺人的時間.......

========================================================================

一名帶迷路的小女孩回家的警察看到我的樣子厲聲大叫,想用槍射我,但那對我來說不痛不癢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5(三)14:26 ID:GAfWvSoY] No.10441   
我全身的眼珠激動的鼓譟著!

伸出舌頭,將那警察的喉嚨刺穿後,我高速前行,用巨大的手掌將一臉搞不清狀況的小女孩捏爛,化為一條肉柱

好可憐喔~他大概才幼稚園大班而以吧?

為了表示歉意,我將警察的全身分割成無數的小塊,再揉成一團灑向天空,當作祭弔

接著我尾部一捲,將在偷看的老人用尾巴纏住,並伸出無數的微細觸絲慢慢一個個插在他身上

他伊伊呀呀亂叫的樣子真好玩~好像白痴!

=======================================================================

之後我玩了大約五十多個人類後才回到無趣的家

跟父母打聲招呼後,我躺在床上思考

真是的~人類真無趣,玩起來沒什麼快感,就是任人宰割的肉塊啊!

真希望有有趣的傢伙可以當我的對手

「哥哥?你今天去哪裡了?」

唸國中的妹妹綁著我喜歡的髮型,一臉撒嬌的問我

真可愛,我心想,以後要用殘暴的方式吃掉她吧?不....還是像玩具一樣慢慢弄死她?

「恩.....我發現了一個好玩的地方....下次帶妳去玩好嗎?」我溫柔的摸著他的頭,嘴角以經不自覺變成彎月的形狀了....

我是神啊....哈哈!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5(三)14:37 ID:GAfWvSoY] No.10444   
時間是傍晚6點30分。
今天的警察可忙碌了,因為一個晚上同時發生多起兇殺案,他們疲於奔命。

這都要從某個日子開始。
公園發生多起屠殺小混混的案件,初期警察們並不以為意。
但是後期,死亡人數越來越多,甚至還包括了著名政界人士、官員、警察等。

有群黑暗中的妖影正在狩獵人類,人們稱呼他們為怪物。

一群樣貌各異,有著自己的外觀與名稱的各種怪物,到了晚上,就會肆無忌憚的開始到處亂殺人,等到警察來後卻又逃之夭夭,只留下遍地的血、肉與屍體。

沒錯,很像都市傳說。
而且是十分真實的都市傳說。

當然,沒用的政府只能警告民眾盡量不要單獨外出,不要半夜逗留,除此之外真的束手無策。

殊不知,怪物的數量,只會因為內心崩潰的人增加而有增無減…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0/08/25(三)23:42 ID:5SKTbGNk] No.10500   
「哥哥!不要!」
尖叫劃破了晚風,原本...只是遊戲而已

「哥哥,不要! 為什麼要殺了爸媽?為什麼?」
小女孩泣不成聲的在兩具無法辨認的屍體旁痛哭

「為什麼? 因為很有趣啊,我看她們早就很煩了」
龐然的巨獸有著巨大的爪和冷白的獠牙,染上了鮮血的體毛,就像是傳說中狼人一樣
「聽妳哭也挺煩的,妳也去死好了」說著巨大的爪像女孩抓去
「不要!」

原本預期的重擊卻遲遲沒有落下

「哭泣的野獸嗎? 你也有著悲傷的故事呢」
一名男子以纖細的右手檔下了這致命的攻擊

黑衣、銀髮、紅眼

「你是誰!」可惜傳出來的只剩下野獸般的吼叫
一爪一爪像是暴雨般落在男子身上

男子卻只用一隻手就檔下了所有的重擊
彷彿根本沒受到什麼衝擊,但腳邊的地板卻碎的一蹋糊塗

狂喜! 眼前的這個人並不是弱不禁風的人類,而是跟自己足以匹敵的獵物,或著,自己也是他的獵物
用盡全身力量,往他的臉上砸下去!

男子承受不了衝擊往後滑了幾步,卻也用雙手擋下這一擊
一直藏在袖子裡的左手並不像是人類的手,而是佈滿了羽毛

「安息吧...怪物」
怪物很明顯對這個字有反應,某個...十分厭惡的字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0/08/25(三)23:43 ID:5SKTbGNk] No.10501   
(怪物)

黑色羽毛的左手往爪子稍加用力爪子便應聲碎裂
接著一拳往怪物的肚子揍了過去
「嗚嘔...」巨獸痛的蹲下身子
左手往長著獠牙的臉上槌下去...身影粉碎

「抱歉了,我只會這種方式,若是朔夜的話...」
紅眼半瞇起來,像是想到了什麼往事,哀傷的往事

「哥哥?」小女孩從牆角裡走了出來,愣愣的望著巨獸消失的位子

「很抱歉以這種方式」男子將左上輕放在哭泣的女孩頭上

「殺了她,懷著悲傷的話她也會成為妖異」
牆角的黑影中傳出一個冷漠的女聲

「若是有所準備就不會...」憐愛的目光

「她不是朔!」女聲大吼

「那是她的選擇!」
「女孩,妳願意跟著我們嗎? 亦或是妳想死?」

「路!不可以! 別把一般人扯進來,快殺了她了事」
在牆角的黑影走了出來,是個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孩

「為什麼不可以? 從她看見怪物的那一刻她就不再有成為一般人的選項了!」被喚為路的男子厲聲說道
「雪月!妳自己還不是...」

兩人越吵越兇...

「我願意...」小小的聲音制止了兩人無意義的爭吵
就像是澆了一盆冷水在兩人之間

女孩的耳朵,併出白色的羽毛...

「妖化?」
「妖化?」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6(四)04:09 ID:QuDmk1DU] No.10505   
這個不是比較暴力..而是獵奇向吧

主線的故事是哪個?

-----
第三隻 霧魔

在晚上巡邏真不好受。

又凍,又孤獨,而且是犯罪的尖峰時段。總之,我很討厭當晚上的巡警咯。

又不是特高薪,又沒有有薪假期,又危險…看,那個暗巷,來了來了。

眼前是一個跪下的身影,我下意識提高警覺。

「咳咳…先生,在這個時間在街上很危險的,而且是在這種暗巷…」

看見了。倒在地上被割得血肉模糊的臉,和眼前這個瘋狂的殺人犯。

他向我走過來了﹗我急忙拿起警棍,指向那滴著鮮血的大刀。

「給我停下來﹗是你殺了這個人吧﹗我說,給我停下來﹗你已經被逮捕了﹗嗚哇﹗」

好險﹗一個閃身,大刀就在眼前掠過,我立刻把警棍朝他的頭扑去,那傢伙就一隻手拿著警棍。

靠﹗這甚麼蠻力﹗

看著那瘋狂的神色,別無他法,我只好恫嚇他︰「停止攻擊﹗其他的警察很快就來了﹗放下…你手中的大刀,否則…咕…後果…咕…好痛…」

那傢伙把警棍推向我身後的方向,拿著警棍的手被折到隨時斷掉的角度,我滴著汗,那是手臼脫位痛楚的冷汗。

那個人瘋了,是怪物嗎?

「停…手…﹗咕…你在與警察…為敵﹗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球前映入大刀的刀鋒,零距離,左眼看不見了。異物入侵的感覺,漲痛,眼球像在被壓迫著,不斷向後退,緊緊貼著眼窩。

圓形的眼球,惰圓的眼球,扁平的眼球…沒有眼球了。漲痛感沒有了,有些像水的液體,眼窩,有股清涼的感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我的眼﹗很痛啊﹗﹗

刀子抽離眼窩,然後,朝右眼插過來﹗

刀子抵達眼角膜的前沿,

然後,霧化。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0/08/26(四)04:11 ID:QuDmk1DU] No.10506   
>>No.10505
自己的身體化為一股白煙,刀子落了空,瘋子很疑惑,不斷喘著氣,把化為白煙的我吸進身體。

輕輕撫摸著濕潤的肺內壁,就是這傢伙插盲我的眼?想不到身體還挺健康的…

不過,還是要接受制裁。

霧,凝聚。

白煙湧到他的肺部,不斷積聚,脹大,逐漸化為實體。

他的肺被迫擴張,他的呼吸開始不順。他的肺擴張至極點,身體無法呼吸,他不停掐著喉嚨,卻無法呼叫。

「啪」,我的身體把肺部撐破了。我感覺他倒在地上,不停打滾,很痛吧。

我的身體繼續擴大,手腳被迫鑽進臟器的四周,身體裏有個不停長大的怪獸,害怕嗎?

血不停從撕裂的肺動脈和靜脈灑在身上,跳動的心臟不停拍打著我的臉,愈來愈虛弱了…我的手腳被腸胃糾纏著…再這樣下去可不妙,因此…

衝破他的身軀。

我把身體蜷縮起來,然後一下子向外伸展﹗「嘭﹗」瘋子的身體像炸彈一樣爆開,血和內臟飛散在方圓五米的範圍。

而全身赤裸的我被染成血紅,腸子啊肝臟啊甚麼的一塊二塊黏在身上。

我伸手撥去身上的血和肉,穿上放在身旁,有不少血漬的警服,最後別好警徽,輕輕掃走在上面的幾塊瓣膜。

用對講機向警局滙報後,走到一旁,抽一根煙,等待事後向同袍講述情況。

甚麼情況?謀殺案和…人體自爆。
呼出一口煙。當人類無法執行公義時,就只有由妖怪之力去執行咯。

甚麼?世上沒有絕對的公義?道德?哲學?價值觀?強權即公理?法治?

管他的。憑良心去當吧。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6(四)12:11 ID:Nb3oT/9U] No.10518   
夜晚的風中,參雜著血腥的氣味。

銀月下,過於鮮紅,有如遍地開滿彼岸之花般,肉削成了一團團的果醬。
一名美人其身處於鮮紅之血泊中,光滑的潔白肌膚染上還冒著熱氣的血霧,月光下,他那美麗的有如人偶的優美臉頰,其嘴角有如上弦月般扭曲...

由於相貌過於優美,很多人對他的印象是『美麗的少女』。

他一甩銀色的芬芳長髮,立刻跳向高空,暢吸自由的空氣,在高樓上,美人哼著優美的歌曲,任憑充滿腐敗的風吹拂自己...
「那個...可不可以不要再殺人了?輝夜先生?」
在美人的身後,一個過於平凡且嬌小的身影,彷彿快要消失般低聲呢喃。

與耀眼的美少年相反,那是一個全身漆黑,包刮皮膚也是褐色,一頭深藍長髮由於過於灰暗也快接近了沉黑,戴著厚重鏡片眼鏡,全身包紮繃帶的少女。

「你叫一個怪物不要殺人,這是不可能的。」
被稱為輝夜的美少年誘人的笑著,舉手投足都充滿著非常識的優雅與...瘋狂。
「還有,影如寺朽音小姐,可以的話,我叫妳『金剛力』妳叫我『狂牙』如何?」

輝夜雖如此說道,但是朽音卻無法直視他。
太美了。

「那麼,交換一下情報吧,我發現只要是變成妖怪的每個人,現場周遭都一定會出現一名『黑長髮、穿大衣、全身散發出詭異與恐怖氣息的男人』在事發地點徘徊,妳呢?有什麼情報?」
「聽說的...最近有兩人一組,一男一女的怪物在獵殺怪物,另傳聞說有如霧般的怪物在獵殺怪物...那個...」
「哼,怪物殺怪物?真好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6(四)12:12 ID:Nb3oT/9U] No.10519   
彷彿得到有趣的玩具般,美少年的嘴角因狂喜而銳利張開...
「我們都是因為過於恐怖、瘋狂、以及體會到人類是多麼醜惡而昇華為怪物的,所有昇華為怪物的人,都將無法逃避對於人類鮮血與肉貪婪的渴望以及深深的飢餓...就算有些人能抗拒殺人快感,那又如何?總有一天,他們無逃避的罪以及慾望會讓他們成為更厲害、更殘暴的怪物...」

望著如此瘋狂的輝夜,竟然以一副充滿扭曲面容的表情冷靜的陳述,朽音就深深的覺得,輝夜先生真的是神。

「這個世界上,充滿太多虛偽了,所謂的人類充其量不過就是披著道德、倫理與光鮮亮麗之外皮的醜陋生物阿...不,『人類』是更為恐怖的...他們可以用比我們更加扭曲、更加歪斜的方式,去催殘、破壞一切,用以證明自己的存在是偉大的...」

他朝天空伸手,用力的握住。

「但是我們是美而無暇的...我們順從己的原欲食肉,我們順從深淵的黑暗之力因吃食臟器而沾沾自喜...妳不覺得很美嗎?就如我和妳的相遇...」

赤裸的輝夜弓起身體,全身劇烈的顫抖著!

有如開花一般,美少年的全身大量串出有如水仙花辦般的銀色甲殼!四肢也高速的變長!身體異化為某種龐然大物!

雖然醜陋,但是很美,朽音心想著。
那是個有著弦月之大口、優美修長的脖子與四肢、有如白瑪瑙的晶瑩鎧甲、全身遍布著瘋狂眼珠、殘暴的極修長銳爪、過於華麗的高大身軀...

每個怪物都有名字。
他的名字叫『狂牙』,也有人稱他是『鵺』『白光』。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B [10/08/26(四)12:13 ID:Nb3oT/9U] No.10521   
「金剛力,還記得我們的相遇吧?」
化為魔獸的輝夜發出彷彿不是這個世界的空洞迴響之聲說道。
「不要苦著一張臉,我們是同伴,當妳化為那強大的身軀時,沒有人可以傷的了妳,呵呵呵...」
魔獸『狂牙』冷笑著,彷彿在嘲諷著什麼似的...

「記住阿,有一天,假如我死掉的話,妳要幫我收屍喔?那麼,今晚我還要狩獵悲慘而愚蠢的人類,晚安。」

有著優美軀幹的白色龐然大物就這樣自高樓一躍而下,開始繼續在這渾沌的城市中傾聽同伴的殺戮聲...以及自各處傳來的慘嚎聲!

只留下,有著恍惚面容的嬌小少女。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0/08/26(四)15:29 ID:OzQyfNGk] No.10536   
第四隻---雪女


地點:車站旁的旅館

小女孩輕輕拉了拉路的袖子

「雪月姊姊是不是很討厭小孩?」
壓低聲音指著走在前面明顯一臉不快的女孩子

「這我倒是不清楚,不過我猜不是那個原因」

靜靜的聽著兩人評論自己實在是種不舒服的感覺
不過的確沒錯,她不是討厭小孩,而是...

漸漸的陷入回憶的漩渦
令人討厭的回憶、令人憎恨的回憶、令人絕望的回憶、令她變成妖怪的回憶


北國的風非常冷,冷的好像颳在骨頭上
尤其是冬天

可是這一切都跟那時的自己無關,家裡永遠有暖呼呼的暖氣

「早安!」和譪的問候會在自己從被窩裡鑽出來時響起
然後一頭撲到媽媽身上撒嬌,爸爸會滿臉無奈的拿早餐上來
「先吃早餐在玩吧,有妳最喜歡的熱可可喔」

爸爸雖然很會抱怨,但總是會拿點食物給附近比較窮的家庭
「家裡有餘裕就該幫助人家,這樣你有困難時別人也會幫助你」

和樂的常景直到自己高中扔然依舊
家裡像是暖氣一樣永遠暖呼呼的
又像是熱可可一樣甜蜜,那是她最喜歡的一種飲料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0/08/26(四)15:31 ID:OzQyfNGk] No.10537   
那天晚上跟以前沒什麼不同
依舊是在上完課後坐車回家

轉過街口,發現家被一群人團團圍住,然後...點火

「不要!」

推開圍觀的人群,躺在門口的掙扎的,是兩具被潑油點火的身影

「爸爸! 媽媽!」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們做錯了什麼?

「喂! 你們幾個,抓住那個女孩! 她也是有魔女血統的孽種」
站在最前面的男子一聲令下,四周的村民立刻抓住掙扎著想去救父母的女孩

「為什麼? 為什麼? 不要...快放開我」可是沒有人放開也沒有人幫忙說話
無助的哭嚎卻換不到任何同情,村民們忘光了平日的照顧
只是不斷的叫罵著,罵著"惡魔"的女兒

看著父母被火燄焚燒,然後終於停止掙扎
「不要啊!!!!!!!」淒厲的哀嚎換不回任何東西
包括同情心

「事到如今還想狡辯,果然是魔女的孩子」
「好可怕啊,這種惡魔就在我們四周」
「怪物啊,怎麼可以在主的土地上發生這種事」
「殺了她們! 殺了惡魔的賤種!」
「殺掉太可惜了吧,這女孩長得挺不錯的」
「惡魔!」
「滾出去!」

一雙一雙的手在自己身上肆虐
好痛好痛,但是卻不比心痛
叫罵越來越遠的感覺,後來的事已經記不清楚了,應該是說身體並不想記起來
昏迷前最後映入眼簾的是,那個帶頭的男子
站在人群後面靜靜的看著混亂,露出獠牙,趁著混亂大吃特吃

醒來時自己衣不蔽體的倒臥在雪堆中,冷的沒有感覺了
總覺得這樣死掉也不錯,身邊都是村民們的血跡
那才是....妖怪吧
所有村民都被殺光了,看著那個人冷冷的走過來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0/08/26(四)15:35 ID:OzQyfNGk] No.10538   
「真是有趣的晚餐秀,也不枉費我花這麼大的工夫搞出混亂了」舔著爪子上的血
「妳知道嗎? 人類真的很有趣喔,一點點的謠言就能讓他們動搖,然後猜忌」
「把這次的混亂當成下一個村子混亂的楔子,就跟之前一樣,只要說這是哪家人弄出來的,他們就會自己把同類解決掉」
長著獠牙的怪臉湊了過來...近在眼前
「而我一向是以別人的悲劇為食的」冷森森的笑臉

把手放到他醜陋的臉上,看他自信的臉露出恐慌的表情
然後被冰凍、粉碎
將他的屍體變成冰雕,然後讓他徹地粉碎

「這是...我?」用腳邊一塊破碎的鏡子照著自己的臉
白如雪的肌膚,退成白色的頭髮...一如北國傳說中的雪女

用冰做成棺木將父母及村人下葬,碎成屍塊的就做堆送
遠離這個村子,遠離這個悲傷的地方
究竟要為了什麼活著呢?
如今的自己,已經如那個妖怪所說的變成了怪物了
這樣的自己要為了什麼活著呢?


「既然沒有目標? 那要不要跟著我們呢?」一個有著長長銀髮的女孩對自己說道
旁邊站著一位同樣是銀髮的男子
不是白...而是閃著亮光的銀色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雪兒 [10/08/26(四)15:36 ID:OzQyfNGk] No.10539   
「我們的目的是...討伐這些怪物,為的是不讓悲傷繼續連鎖反應下去」
男子接著說道:
「當然,也有人是為了報仇而討伐啦」

報仇....對這些奪走自己一切的妖怪、奪走家人和溫暖的妖怪,報仇?

「我願意!」嘶吼著,像是在抱怨神的不公平

女孩對這樣的自己伸出手
「妳好,我叫朔夜,請多指教」然後露出笑容

這個人應該也是跟自己一樣經歷過悲傷,卻還是能露出笑容

我也...可以吧

「我叫雪月,請多指教」戰戰兢兢的伸出手,雪白的頭髮退回黑色
妖化停止了...

之後以殺戮這些怪物為目標已經好多年了
也看到許多因為悲傷和憎恨所形成的妖怪
每次看到失去理智的妖怪,總會捏一把冷汗
要是當初她沒有伸出那隻手,自己恐怕也會變成這樣吧


「先吃飯吧,咖啡廳的簡餐就好了吧」路提議著

「有熱可可?」雪月反問著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7/14(四)11:39 ID:3ruhFMGI] No.64402   
herjhtjtjr6j6j6jgnnmhbmn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