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599728 KB / 600000 KB
  • 客人和發文者都需要自律,發文者請掛trip

檔名:1409233414398.jpg-(438 KB, 1002x1416) [以預覽圖顯示]
438 KB不存在之街 名稱: FAD [14/08/28(四)21:43 ID:5RlccSeo] No.53107  
不存在之街

主要是講述一個神祕商店街內的各種古怪商店的故事,主要是悠閒輕鬆取向,歡迎有興趣的人來接。

========================================

傳說,世界上存在著一條『不存在的商店街』。

那並非尋常的街,據說,人類與非人類在那裏可以買到這世界上任何的一切。

吸血鬼的咖啡廳、不死賢者的鐘錶店、惡魔的餐館、魔女的雜貨店…

那是超越人類常識的奇妙之街,是充滿慾望之人的誘蛾燈火。

它低聲細語呢喃著,歡迎不小心闖入的凡人一探究進…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1/17(六)10:15 ID:N8DynBbo] No.54820   
>>No.54670
「可是..魔法師姐姐...她說過她願意幫我做任何事...她應該不會...」

「我再說一次,家瑞,她不是因為好心,而是因為...」

當熊店長和家瑞還在討論魔法師的問題時,我決定彎下腰來,和其他人一起找出其他的玩具。夏姆先生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接起手機,滴滴咕咕著我聽不清楚的事情。然後,跟著我們一起進行搜索。

過了三十分鐘後,我們終於把所有的玩具都找回來了,不過從店員的表情和處理方式來看,恐怕有很多玩具都「死了」。

家瑞看著那些玩具,仍然是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安慰他,只能拍拍他的背。

「好了,時間保貴!快點開始治療工作,別發呆了!」熊店長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大箱工具,大聲吆喝著。

「凜香小姐,接下來我們幫不上忙了,走吧!」夏姆先生低聲告訴我。於是我們離開,前往昨天拜訪過的鐘錶店。

鐘錶店的店門前也是一團亂,但奇怪的是,裡面的鐘錶似乎沒有受到太嚴重的損傷。老闆人在門口發著呆,連我們走了進來都沒發現。

「那個...老闆?不死賢者先生?」我出聲詢問,他才像是大夢初醒般迷茫地看著我。

「喵!雖然這麼問有點像是說廢話,閣下可好嗎?」

「嗯...年紀大了總是容易被吵醒,本來只是聽到有人怪吼怪叫,覺得有點不高興,想出來看看是誰,結果卻看到門口突然冒出一群食屍鬼,我在這裡住了幾百年都沒碰過這種事。」老闆氣定神閒地說著,彷彿那些食屍鬼和他無關,看來不會死的人多半也沒甚麼東西能真的嚇到他...等等,他說有人怪吼怪叫?我突然想起凌晨在天上看到的那群魔女。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衲 [15/01/17(六)18:46 ID:rLwNrS1M] No.54824   
「總之,我是沒問題了,店面也沒什麼嚴重的受損或缺失,可是貌似很多店都遭殃了,然而『街』卻對這件事沒有反應…」

鐘錶店老闆神情淡然,彷彿這次的風波與他而言只是一個小小的鬧劇。

「也許『街的意志』大概又玩興大起了吧?別忘了每次的『異變』總是讓我們吃足苦頭阿喵嗚~」

街?意志?

一想到這條奇妙的街總是有許多謎團,我深深覺得自己在這非人空間彷彿就是格格不入的存在。

不過這裡的人都對我很好,也許,人類對這條街來說應該使是必要的吧…


正當夏姆先生與鐘錶店老闆談論到一半,突然遠方一陣騷動。

我看到一群穿著鮮豔和服,有著可愛面容的稚嫩小孩們手提燈籠,成群結隊的唱著奇怪的歌曲,而路邊的怪異們一看到這個列隊,立刻紛紛迴避…

這群小孩乍看與一班小孩子無異,但是當我仔細一看,卻才發現他們的臉上、背上、頭頂上都有著奇妙的昆蟲器官,比如說蝴蝶的翅膀、螞蟻的觸鬚、螳螂的眼珠…沒錯,這群孩子並非人類。

我看著這個光怪陸離的隊伍,一時間竟看呆了…

在它們的列隊之中,有群小童抬著一個雍容華貴的木轎,那木轎來到我們的眼前時,突然有一雙美麗的纖細白首打開了簾幕,優雅地走了出來。

那是一名身穿漆黑鑲金和服的美麗女人。

她的穿著,讓我想到課本上曾經出現的『藝妓』,不但面塗白粉,頭頂上有著華麗的髮簪,手上還拿著一個和紙傘。

女人面容姣好,有一種成熟美女的韻味和雍容華貴的美貌。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衲 [15/01/17(六)18:47 ID:rLwNrS1M] No.54825   
但是她與人類不一樣的地方是,她有著一對漆黑無眼白的眼珠,額頭有著並列的四個小眼珠,背上更有著毛茸茸、令人毛骨悚然的八個蜘蛛手爪,看起來有點嚇人。

「哎呀呀…好久沒看到人類了呢。」

美艷的女太夫低頭望著連大氣也不敢吭的我,溫柔的微笑著。

雖然她看起來人很和善,但是她身上卻散發出一種奇怪的壓力,讓我感到有點小害怕…那種感覺就像是被大象還是巨大的生物緊迫在自己的旁邊一般,除了恐懼,還有某種壓迫力。

似乎是察覺到我有點畏懼,夏姆先生溫和的握住我的手,並且彎腰鞠躬。

「失禮了,原來是幽曇夫人,幸會,幸會喵。」

「哎呀呀~是貓咪桑~真的好久不見了呢~還有…呃,這位是誰來著?」

與充滿壓迫的某種氣質不同,女太夫聲音有如銀鈴般清亮悅耳,而且個性也不如外表般恐怖,反而有種開朗的氣質以及少根筋的感覺。

「在下羅根‧倍爾,是鐘錶店『十二時』店長,初次見面,幽曇夫人。」

自報姓名的鐘錶店老闆一同行禮,而名為幽曇夫人的女太夫呵呵笑著。

「不用那麼客氣啦~人家又不像『裡街』那些死腦筋的活化石那麼頑固啦~是說這個小妹妹好可愛喔~我可以捏她的臉嗎?」

露出有如青春少女般的可愛笑意,女太夫突然緊緊抱著我,她身上的香味還有異常低的體溫讓我覺得自己像被毛茸茸的蜘蛛抱住…

「是說喵,夫人您怎麼會突然來到『表街』呢?」

「對喔!我都忘了!」

這才總算鬆開我的女太夫捶了一下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衲 [15/01/17(六)18:47 ID:rLwNrS1M] No.54826   
「我是來拜訪表街的一個老朋友…順便去笑一下『煉獄薔薇』的啦!反正那個中二病死惡魔的店一定被食屍鬼弄得亂七八糟~呵呵~想到如此,妾身真是滿心愉悅阿~」

從懷中拿出紙扇開心跳舞,我看著這位女太夫,方才的威壓感一掃而空。

感覺…是很有趣的人呢。

「是說『表街』的狀況真慘呢~到底是哪個有心人弄的呢?恩~~~~~~~~」

「『裡街』沒發生這種狀況嗎?」

「當然阿~有那個老頑固守在路口,那些髒東西當然是被清的一乾二淨啦~~哎呀,顧著聊天都忘了,我得趕快去笑笑那個令人討厭的傢伙~」

想起自己來的目的,女太夫這才回到轎中,並且微笑著離去。


==============================================================
「哎呀…還是一樣是個奇妙的大妖怪呢喵。」

待我們與鐘錶店老闆告別並前往瑪麗小姐咖啡店的途中,夏姆先生感慨的說道。

(咦?那個…果然是妖怪阿…)

回想起初次見面的奇妙感覺,我內心還是頭一次感到訝異,原來妖怪不但存在,而且跟我在書上讀到的完全一樣,又完全不一樣。

「是阿,夫人她是異類中的異類,因為他不吃人類而且又喜歡交際,所以只有她會常常來往表裡兩街~」

「夏姆先生,請問什麼是表街和裡街啊?」

方才一直聽到這個名詞,我納悶的問著。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衲 [15/01/17(六)18:52 ID:rLwNrS1M] No.54827   
「嘛~就是如字面上說的,當初這條街建造時,由於妖怪和神仙以及一些不想跟俗世有來往的傢伙們有特別要求,於是特別設置的特別區吧…那並不是人類或著膚淺的存在可以進入的場所阿~在那個入口處,有一個頑固的老龍守在那哩,所以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想進去就會立刻被~趴…!」

用力地啪了雙掌,夏姆先生望著我訝異的臉孔微笑。

「喵~像小姐那麼可愛的娃娃,龍神大人說不定會喜歡喔~畢竟偶而也有人類誤闖進那裏呢~就跟神隱少女演的一樣~」

「我…」

被夏姆先生這麼一說,我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不過…裡街嗎?

若不是人類無法進入的場所,真想去看一看呢。


當我們到達店門口時,瑪莉小姐正在和我之前第一次到來時,那個坐在角落的奇怪小公主聊天。

「哼哼,在偉大的惡魔雅莉莎‧S‧『原罪』的驚天動地之力下,那些渣滓就有如路邊可憐的小花般受到吾地域惡魔之力蹂躪阿~呵呵呵呵~~~」

….聽著那個奇怪女孩居然用我曾經聽過的台詞說著莫名其妙的話….對了,這就是電視常說的『中二』啊!

「嗯?這位不是餐館『煉獄薔薇』的惡魔老闆嗎?她怎麼會在這裡呢?」

當我與夏姆向瑪莉小姐打招呼的同時,那名身穿所謂的歌德羅莉裝,像是洋娃娃般的美麗外國少女回過頭,以藍紫雙色的瞳孔望著我。

「哎呀,哎呀,原來是有如糞蛆般可悲下賤的靈長類阿~來,在爾等惡魔一族的邪能之前,懺悔吧!」

「別裡她!她是個瘋婆子!她的話可是會汙染耳朵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衲 [15/01/17(六)18:52 ID:rLwNrS1M] No.54828   
夏姆忍著笑想嗚住我的耳朵,而一旁的瑪莉小姐也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畢竟要說這種羞恥度滿點的話還真的需要勇氣…

「好大的膽子,汝乃地域統領七十二大軍團的偉大惡魔,不過就是愚昧的蝙蝠與小貓貓,也敢嘲笑?」

雖然她的表情看起來很認真,但是連我也不小心笑了出來…

「對了,小凜香一定很久沒吃到正常的飯菜了吧~今天我請客吧~一起去雅莉莎的店裡吃個飯,反正店被砸成這樣,暫時也做不成了…」

瑪莉小姐溫和地說道,我看了一眼咖啡廳…雖然外觀並沒有嚴重的受損,但是裡面桌椅都壞了,可見當時有過某種程度的激烈戰鬥。

「對了,介紹一下,這個地獄小公主叫做雅莉莎‧S,是餐館『煉獄薔薇』的老闆,她做的菜很好吃,在街裡很有名喔~」

「汝忘了『原罪』!」
設定 名稱: 老衲 [15/01/17(六)18:52 ID:rLwNrS1M] No.54829   
『不死賢者』──羅根‧倍爾
鐘錶店『十二時』的老闆,大概40多歲的老成男子,有著一頭飄逸的褐色秀髮,雜著幾根銀白的髮絲;墨綠粗框眼鏡給人一種知性的印象,穿著一件佈滿大圓扣的深紅外套,領口露出華麗的絲巾,談吐溫和高雅,行為舉止有如中世紀的貴族,具有極高超的修復鐘錶手藝以及煉金術知識,喜歡慢慢閱讀的午茶時光,討厭趕時間。

沒人知道他是從哪裡來,也沒有人確切知道他活了多久,但是有人說他從古巴比倫時代就活到至今,也有人說他是偉大的中世紀煉金士,在布拉格受到沉迷於煉金術的魯道夫二世重用…各種關於他本身的傳聞在街內經常是他人的茶餘飯後之閒話,而他本人卻毫不在意,與夏姆貌似許久以前就相當熟識,和管理鐘樓的魔法師克羅娜絲貌似有著複雜的過往。

也許對他來說活了這麼長的時間使得他變的清心寡慾,靜看世間推移,而自己永遠是活在當下的自己。

『十二時』:
羅根‧倍爾的鐘錶店,外觀就像是被兩旁的建築個物硬擠入中間的迷你小店,外觀雖小五臟俱全,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精密鐘錶,有種在裡面時間彷彿被放大般的錯覺。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老衲 [15/01/17(六)18:53 ID:rLwNrS1M] No.54830 1推  
『綾羅太夫』──幽曇夫人:
位於裡街的巨大料亭『雅樂』的老闆娘,是妖怪『絡新婦』,身穿黑色鑲金的華麗和服,頭戴銀色華貴髮簪,手持和傘,背後有著八個蜘蛛爪,個性開朗高雅中帶點懶散,有著八面玲瓏的交際手腕,將表街的惡魔餐廳『煉獄薔薇』視為勁敵,喜歡美食和偷懶,討厭無禮的客人。

曾經是強大的妖怪,因為喜愛人類的料理曾經在人世間隱遁許久,後來受到重傷逃進不具名街的裡街,並在裡街開設了提供給妖怪和神明宴客的料亭,是少數和表街友互動交流的人物。

在妖怪中是不吃人類的異類,意外的喜歡看人間的電視劇。


『雅樂』:
巨大的日式料亭,共有十層樓,位於裡街,是很多神明、妖怪等喜愛的場所,每日總是人潮絡繹不絕。


雅莉莎‧S‧『原罪』:
餐館『煉獄薔薇』老闆娘,是一位身穿紅金藍三種顏色搭配而成的歌德羅莉裝,像是洋娃娃般的美麗外國少女,頭頂兩旁有兩對螺旋羊角,舉手投足充滿著中二的味道,某方面來說愛捉弄人的個性比較像惡魔,對於美食非常執著,有著不容妥協的堅持和高雅的品味,喜歡看美食漫畫,討厭天使。

地獄裡赫赫有名掛有血統保證書的惡魔,貌似和家裡不合而自己出來獨立開店,做出來的地獄料理由於口感獨特加上每位而大獲好評,在裡街沒有訂位絕對吃不到,而她本人也以創造新料理為樂。

總是對他人取笑自己說話的方式感到莫名其妙,因為她覺得自己不是中二病,是真的地獄中惡魔都這樣說話。

『煉獄薔薇』:
雅煉獄薔薇館,是充滿歌德風味的高級料理餐廳,不少有名的上流妖怪、惡魔、天使等都會在此出入,有種特別的地獄風格。
發起者請掛trip: 即使討厭天使,有錢賺還是可以接受嘛! (N8DynBbo 15/01/17 19:54)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1/17(六)21:24 ID:N8DynBbo] No.54832   
>>No.54830
「喵!什麼叫做『很久沒吃到正常的飯菜』?妳的意思是我給凜香小姐吃奇怪的東西嗎?雖然喵不是專業廚師,但至少也知道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夏姆先生忿忿不平地大喊。

「咦?夏姆先生平常不是...吃罐裝魚肉凍嗎?」瑪莉小姐有些吃驚地問,讓我又是訝異又是好笑。

「喵!我可不是寵物貓!怎麼會去吃那個...只有魚腥味的玩意?」

只有魚腥味?我突然覺得,夏姆先生可能真的吃過寵物貓咪的罐頭。

最後,我們一行人來到名為煉獄薔薇的餐館,門口旁一行大字,「來者啊!快將一切飢餓揚棄!」嗯?這是從《神曲》改造出來的台詞嗎?

店裡的客人真的非常多,本來我還在想,恐怕要再等一下才能有位置坐下,不過瑪莉小姐告訴我,雅莉莎小姐給我們留了平常不開放的特別席。

「儘管點菜吧!想吃什麼都可以噢!啊!凜香小姐看不懂菜單可以問我和夏姆先生。」

「喵...我只來過這裡一次,雖然菜很好吃,可是這裡...氣氛讓人很緊繃啊!」

我不懂夏姆先生是甚麼意思,餐館的梁柱和圓弧屋頂、火紅的玻璃窗和惡魔的雕塑,讓我像是置身在奇幻小說中的魔神之都,儘管難以置信,卻是華麗又奇幻,雖然燈光不是那麼地明亮。

「呃 ...我想夏姆先生的意思是...」瑪莉小姐示意要我看看廚房出入口,一個廚師哭著衝了出來。奇怪,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我透過門上的小窗口看進去,卻聽到一陣陣嬌嗔的怒罵:「這簡直和木炭差不多!汝打算給客人吃這個嗎?...不要解釋了...這又太生了!就沒人能給吾一份七分熟的牛排嗎...汝這沙拉怎麼弄的?活像一團嘔吐物!等等...那塊餅乾都焦了,汝還打算拿來襯肝醬?」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1/17(六)21:50 ID:N8DynBbo] No.54833   
>>No.54832
裡面說是地獄也不為過,典雅的餐廳裝潢,卻有著氣氛火爆的廚房內場,我終於理解夏姆先生為什麼不喜歡這家店了。

「這家店常常應徵新廚師,因為公主的要求很高,最後留下來的只有少數真得很高明、對料理也相當苛求的廚師。」瑪莉小姐說明著。夏姆先生則是搖搖頭。

「廚師的心情,多多少少是會影響食物的...」

瑪莉小姐苦笑一下,然後對我和夏姆先生提議:「還是點些稀鬆平常的菜色吧!」

凱薩之死沙拉、燉菜湯、火烤金牛排(三分熟)、人首魚刺身、伊甸禁果(冰品)、煉獄紅茶...這真的叫做稀鬆平常嗎?

「這對他們的廚師來說,算是比較好做的...」夏姆先生向我解釋。

把菜單交給面無五官的服務生後,點的菜紛紛上桌了,我看著那些菜,心中有些許的不安。

凱薩之死沙拉,綠色的生菜、黑色的橄欖、一些麵包塊和藍乳酪,再加上血紅色的不明肉塊和帶著一絲暗紅的醬汁;燉菜湯乍看之下很普通,可是裡面卻露出一根有著人臉,像是蘿蔔的東西;牛排發出奇妙的微光,該不會是螢光劑吧?人首魚生魚片看起來很可口,在看到盤邊那表情驚駭的人頭之前、伊甸禁果看起來是普通的蘋果冰淇淋,看樣子我選對了,至於煉獄紅茶…這茶壺的浮刻真讓人不舒服。

夏姆先生忙著幫大家拌沙拉,瑪莉小姐則是在切牛排,不過我怎麼覺得她的表情有點…異常地興高采烈?

「開動了!」

拌著醬汁和肉塊的沙拉,在我嘴裡逐漸蔓延出驚人的美味,我熟悉的凱薩沙拉,本來只有著蔬菜的清新、乳酪的濃郁、麵包丁的脆,以及橄欖和醬汁的酸甜,可是這個沙拉,卻多了肉的鮮美和一種獨特的氣味。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1/17(六)22:20 ID:N8DynBbo] No.54834 1推  
>>No.54833
湯的味道就稍微清淡,可是爽口的甜、各種蔬菜的芬芳,還有香料的氣味,讓我忍不住再添了一碗,不過那個有人臉的蘿蔔…我還是留給瑪莉小姐和夏姆先生吧!

「凜香不嘗嘗蔓陀羅嗎?對身材和皮膚都很好噢!」瑪莉小姐問我,然後把一塊帶血的牛肉吞下。

我微笑地搖搖頭,開始享用牛排,我熟練地將牛肉切小塊,緩緩地送入嘴,雖然散發微光讓我有點怕,不過牛肉的味道很鮮美,表面酥脆,裡面柔軟的口感也讓我相當滿足。

「唉呀!切那麼小塊,血水都滴出來了真可惜...」瑪莉小姐皺著眉頭說,可我怎麼突然有點緊張起來了?

「喵!又不是猛獸,吃飯多多少少得幽雅點...」夏姆先生插起魚片說著。

我不好意思地呵呵笑著,從只剩半盤的生魚片(眼神還刻意別開那顆頭)取用了一些生魚片,有著香草味的調味料,加上鮮甜的魚片,讓我不禁感受到這隻魚徜徉大海的模樣…還是別多想了,有著人頭的魚實在不浪漫啊!

「有誰要吃頭嗎?」瑪莉小姐詢問著。我突然心頭一涼…

「喵…瑪莉小姐,恕我無禮,您還是包回去再吃吧!」夏姆先生應該跟我一樣,不太想看到瑪莉小姐啃食人頭的恐怖景象。

冰淇淋很好吃,蘋果的酸甜和冰涼的口感,這幾乎是我吃過第二好吃的冰淇淋,我在想,也許哈X達斯的負責人,會很想買下這份冰淇淋的配方…等等,我收回!為什麼吃到一半,裡面會溜出一條蛇?

「凜香小姐,別緊張,這是他們的特色甜點,那隻蛇是保持香味用的,沒有危險…」

「凝香蛇,散發出美食的氣味,引誘地獄裡的人靠近危險,用在料理上還真是別具用心呢!」瑪莉小姐望著那隻蛇,伸出一隻手指讓蛇爬附。
發起者請掛trip: 一直因為時區和javascript之類的問題不讓我接... (jf6JaV7Q 15/01/26 07:50)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1/31(六)09:25 ID:0n7uBm9M] No.54955   
>>No.54834
最後,被那隻蛇嚇的魂不附體的我,實在是吃不下剩餘的冰淇淋,最後決定,淺嘗一口紅茶,作為完結。我閉上眼睛,將溫熱的紅茶流入口內,出乎意外地,紅茶的香氣充斥在我的思想中,我幾乎再也想不起我先前吃下的東西是甚麼滋味,滿腦子除了再一杯茶,別無他想。

「在吾的壓倒性美味之前,是否感到自己對享受一無所知?」
當我回過神來,那個羊角的女孩,雅莉莎,不知何時已走到我們身邊,她穿著一身合身的黑廚師裝,戲謔地笑著。

「今天的料理還是一如往常地很棒。」瑪莉小姐滿意地說,並擦擦嘴邊的血水。

「哼!看樣子汝是繞一圈說我們的料理一成不變囉?」雅莉莎露出不滿的神情回應。

「那...那個,我想瑪莉小姐不是那個意思...」我怯生生地說著。

「哼...可悲的靈長類,幾百年來都是一樣,沒有太多長進,反倒是嘴巴放肆的多。」

咦?奇怪,我有說甚麼很失禮的話嗎?不...肯定沒有,我開始有些不高興了。

「瑪莉小姐她...一定是真心覺得你們的料理很好吃,才會帶我和夏姆先生一起來...瑪莉小姐很喜歡這裡的牛排,連一滴肉汁都不願意浪費,生魚片也是真的很好吃,所以瑪莉小姐,才會連那顆頭都想吃。瑪莉小姐是真心地稱讚你們的菜很棒,可是妳為什麼...為什麼把人家的心意解讀的那麼壞?」

瑪莉小姐吃驚地看著我,夏姆先生也是,就連雅莉莎,也是一掃原先的傲慢神情,活像是下巴脫臼般,呆望著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2/07(六)10:39 ID:WzhfenoM] No.55063 12推  
>>No.54955
「汝...這傢伙...呵呵...哈哈..阿哈哈哈!」

雅莉莎的錯愕表情,變成了誇張的笑,但她到底覺得甚麼事情那麼好笑,我不明白,我疑惑地看著夏姆先生,他也用眼神向我示意-他也搞不懂;可是瑪莉小姐,她的表情看起來則像是在憋笑。

「這是雅莉莎的對客人的問候方式,如果客人簡短地表示滿意、很好吃,她嘴上雖然會指責你在敷衍,可是她之後會提供一份主廚特製餐點給客人;而如果回答她:像以前一樣很棒,其實是在問她:有沒有新菜單?」

好不容易停止狂笑的雅莉莎,勉強地開口說話,並奮力地讓自己說的話,不要又被笑給掩蓋住:

「如...如同螻蟻般卑微無力,卻敢指責吾等...如此愚勇,真是讓人想笑,吾認為,有一道菜一定很適合這丫頭。稍待片刻,準備好迎接,比上帝神蹟更加偉大的美味吧!」

我看著雅莉莎興奮地走進廚房,心裡有些許不安,她說的美味,應該不會是拿甚麼難以名狀的東西去烹調吧?我現在的心情很忐忑,簡直像身在雲霄飛車上(其實沒有搭過),向下俯衝前那段令人不安的慢行路線。

「喵!不用太過緊張,雖然這女人說的話很瘋,但是她不會隨便對人類動手動腳的。」夏姆先生安撫似地說著。

「是啊!小凜香,就放心期待接下來的特別料理吧!她是不會拿沒自信的料理給客人吃的。」

瑪莉小姐的話才剛說完,一股強光從廚房的門孔上透出來,嚇的我忍不住驚呼,雅莉莎到底作了甚麼東西?竟然會發光?這不是中華小廚師的動漫特效嗎?這道菜到底適不適合人類吃?這個問題不斷地在我腦海中浮現。

「來吧!準備見識美食的新境界吧!吾可是動用了,封印了數年的神秘食材,平常是不會給不識貨的客人吃到的。」
發起者請掛trip: 我問個問題 今天不是純血的公主要來? 你們在這裡沒問題嘛? (1CO1/6wc 15/02/07 11:51)
發起者請掛trip: 公主不就是雅莉莎嗎? (WzhfenoM 15/02/07 14:43)
發起者請掛trip: 雅莉莎不是惡魔嗎? 而且有誰說她是純血公主嗎? (1CO1/6wc 15/02/07 15:18)
發起者請掛trip: 可是瑪莉小姐也說過生意作不成了,就當是取消了應該也行 (WzhfenoM 15/02/07 15:37)
發起者請掛trip: 請你們寫進本文裡說清楚到底純血公主是有來還是沒來還是怎麼樣怎麼回事可以嗎 (1CO1/6wc 15/02/07 18:09)
發起者請掛trip: 不管莎莉雅是不是那個公主,故事都能繼續寫下去 (WzhfenoM 15/02/07 21:05)
發起者請掛trip: 寫明或不寫明我不認為有那麼重要,寫明了就是希望後面的人能照自己的希望去寫 (WzhfenoM 15/02/07 21:07)
發起者請掛trip: 而不寫明不就是希望後面的人自由發揮嗎? (WzhfenoM 15/02/07 21:08)
發起者請掛trip: 如果沙莉雅是公主,指要解釋一下,為什麼瑪莉小姐一開始不希望讓凜香和她碰面即可 (WzhfenoM 15/02/07 21:12)
發起者請掛trip: 如果不是,當作是取消,或是瑪莉打算晚點再去見公主也行 (WzhfenoM 15/02/07 21:15)
發起者請掛trip: 雖然料理還沒端上桌,請問可以接嗎? (NAX0vF9w 15/02/10 22:40)
發起者請掛trip: 請接續吧! (tcFUjk1. 15/02/11 18:41)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masa [15/02/11(三)21:48 ID:uys1wraM] No.55135   
神秘的發光料理終於被擺上桌面,雖然被蓋子蓋住但仍有光線從細縫透出來,讓我感到很不安。
「準備好迎接,這至高無上的的美味吧!」
雅莉莎的樣子看起來異常亢奮,慢慢揭開蓋子,當蓋子完全打開的瞬間,我便被白光吞噬。

當光線逐漸暗下來,總算能看清盤中的料理,一口大小的某種白色塊狀物和貝類等海鮮浸泡在紅黑二色醬汁裡,而當作裝飾的則是某種生物的眼球………而且還在動啊!
「來吧!在吾之美味下懺抖吧!這便是吾精心準備的『煉獄薔薇私房菜--義式水煮克拉肯』!!」

………我的腦袋似乎跟不上雅莉莎的熱情,總覺得有點累啊。
「凜香小姐,你的臉色不太好呢,需要去趟洗手間嗎?」
夏姆先生似乎察覺到我的狀況,給了我迴避這道料理的機會,夏姆先生真的很溫柔呢。
「洗手間直走到底就到囉,快去快回別讓菜涼囉?」
瑪莉小姐指著最裡邊的房間,我慢慢起身走向洗手間。

洗手間裝飾著鮮紅的彩色玻璃和龍的雕刻,水龍頭做成惡魔的模樣,轉一下惡魔的羊角惡魔有如嘔吐般吐出清水,有點噁心。
正當我遲疑要不要用那水洗手時,角落的廁所門打開,走出一位有著亞麻色長髮的漂亮大姐姐。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2/14(六)12:44 ID:Xsnn92xc] No.55172   
>>No.55135
那個漂亮的姐姐,身穿一件紫色風衣,上面寫滿了金色的羅馬數字。她似乎注意到我在看她,對我露出甜美的微笑,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也顧不得水龍頭噁心與否,趕緊轉過頭去洗手。

「自己一個人來吃飯嗎?」那個漂亮的女生開口問我,她的聲音很柔,彷彿能把包覆住一切空間中的稜角似的。我害羞地搖搖頭,眼睛卻不敢看她。

「我叫克羅娜絲,是魔法師。妳叫什麼名字呢?」

「我...我叫做凜香,請多指教!」我結結巴巴地回答,可她聽完後卻咯咯笑了起來。

「多多指教?指教什麼呢?像是好玩又舒服的事情嗎?如果需要的話,姐姐可以徹底地指導噢!」

雖然聽不太懂,但我突然覺得有點發毛。

「開玩笑啦!既然妳已經有約了,那我也不占用妳的時間了,待會吃完飯,我要趕快去見一個可愛的小朋友,我有預感他會需要我...」

心裡逐漸感到不安的我,快步踏出廁所,回到夏姆先生和瑪莉小姐那邊。

「啊!回來啦!凜香小姐快趁熱享用吧!海鮮的味道真得很棒噢!」瑪莉小姐熱情地把一小盤菜餚遞到我眼前,想必是先把我不敢吃的東西都先篩掉了吧,那顆眼球不見了。

「那個…我先請教一下,克拉肯是什麼?」我有點擔心地問。

「嗯…我記得是挪威海域底下的巨型…」瑪莉小姐還沒說完,夏姆先生硬生地打斷她的話。

「喵!只是大章魚罷了。」夏姆先生表示,可我覺得夏姆先生大概隱瞞了些什麼。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2/14(六)13:38 ID:Xsnn92xc] No.55173   
>>No.55172
吃完那盤海鮮後,瑪莉小姐先行付了錢,之後我們三人走出了餐廳。瑪莉小姐在我左手邊,而夏姆先生在我右手邊,他們還是在討論關於食屍鬼的事情,但當我望著他們時,瑪莉小姐總會對我笑笑,夏姆先生則是會拍拍我的肩。這一路走來,我感到說不出的溫暖和安心,彷彿夏姆先生和瑪莉小姐才是我的家人,一想到這,我感到有些熱淚盈眶…

「喵!話說回來,妳不是本來要去見『純血的公主嗎』?怎麼會找我們一起吃飯呢?」夏姆先生疑惑地表示。

「可是咖啡廳被毀成那樣,自然是招待不了客人啦,我把情況傳達給她之後,她決定改天再來。」

「那個…純血的公主到底是誰?為什麼瑪莉小姐覺得不要讓我和她見到面比較好?」

「公主她,是上古吸血鬼十三氐族之一的倖存者…千年前為了某事,發誓將所有非猶太教、基督、天主教的女性變成吸血鬼。」

「嗯?可是瑪莉小姐不是說過,被吸血鬼吸過血不會變成吸血鬼…」想起瑪莉小姐之前告訴過我的故事,感到疑惑的我提出問題。」

「啊!我想小凜香誤會我的意思了,事實上吸血鬼是可以把人類變成吸血鬼的,但…並不是只要吸血那麼簡單。說到哪了呢?啊!公主因為這個誓言,觸犯了神明,最後被驅趕至不具名街,可她沒有放棄她的誓言,只要聽說有人類女性誤入,她就會出面,然而…我覺得她可能知道凜香妳在這條街上的事,只是不清楚妳的實際動向。」

我聽的腦袋一團混亂,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夏姆先生似乎有點不滿瑪莉小姐告訴我這些事,有點不滿地看著她。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3/14(六)18:14 ID:Hgd.ggGI] No.55325   
>>No.55173
「喵!瑪莉小姐,關於公主的事應該沒必要清楚告知凜香小姐吧!」夏姆先生面露不悅地表示。但話說回來,我好像很少看到表情如此不滿的夏姆先生。

「咦?夏姆先生你這是...?」瑪莉小姐露出茫然的神情。

「雖然我們都已經習慣了這條街的大小騷動,可凜香小姐才來這裡沒多久啊!這幾天,她已經碰到太多不合人世間情理的事情,妳為什麼還要告訴她,有這麼一個公主在找她?」夏姆先生的語氣逐漸激動,我有點慌了。

「所以夏姆先生在生氣什麼呢?就算什麼都不告訴小凜香,那些事情仍然不會和她絕緣啊!反倒是告訴她,讓她心理有個準備還比較...」瑪莉小姐的語氣雖然平靜,可是眉頭一瞬間的抽動,讓我更加擔憂。

「準備?那些事情,凜香小姐又應付不來,更何況她的年紀那麼小,告訴她那些可怕的事又能怎樣?讓她獨自面對?」我暗叫一聲不妙,夏姆先生似乎真的動怒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如果意外發生了,我和你當然都會擋在小凜香面前,可是甚麼都不告訴她,當事情來的真的太突然,至少她還有機會保護自己!」瑪莉小姐的口氣近乎不耐...拜託,不要吵架啊!

「可她年紀那麼輕...」夏姆先生大吼!

「凜香她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能總是讓她看不到現實啊!」瑪莉小姐氣的大叫。

「請你們不要再吵架了!」我對他們兩人大喊,結果,不只是瑪莉小姐和夏姆先生,街上的路人也好奇地轉過頭來。

「請不要為我吵架,我知道兩位都很關心我,可是…沒錯,就像夏姆先生說的,這條街恐怕有太多可怕的東西,是我絕對無法應對的,但…瑪莉小姐也說的沒錯,什麼都不知道,事情也不會自己消失。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3/14(六)19:33 ID:Hgd.ggGI] No.55328   
>>No.55325
「夏姆先生也好,瑪莉小姐也好,謝謝你們對我那麼好,也謝謝你們願意保護我,可是,我也不能總是依賴你們啊!之前夏姆先生,就拿了珍藏的…毛球幫我付車錢;今天清晨,夏姆先生為了保護我受傷了。我不希望,大家為了幫我、保護我,不斷地犧牲自己,所以…我也會努力,我不喜歡有人為了我吵架,更不希望有人為了我受傷!所以…所以…」

講到最後,因為情緒激動的關係,我漸漸開始語無倫次,淚水也開始打轉。夏姆先生和瑪麗小姐收起怒容,面面相覷,三個人就這麼呆站在原地好一陣子。

「我真是失禮,作為紳士,我對兩位女士確實有所愧對。」夏姆先生對我和瑪莉小姐淺淺地鞠了躬。

「呃…我確實思慮也不太周到,我也應該道歉,真是不好意思。」瑪莉小姐不好意思地笑笑。

於是我們間的氣氛又一瞬間開朗起來,真是太好了,至於什麼食屍鬼、吸血鬼公主,先放在一邊吧!

但我們才剛解決問題,剛要離開,街上急促的腳步聲暗示我,又有事情發生了。

「瑪莉小姐、貓先生,不好意思,有沒有看到我們店裡的家瑞?」那是玩童心的員工,我記得他…

「那孩子怎麼了嗎?」瑪莉小姐詢問。

「他…他…不見了!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中午他又再提求助魔法師的事,和店長吵了起來,結果哭著跑掉了,店長現在又賭氣不肯找人…我冒險進了鐘樓巡了一圈,差點撞見要出門的魔法師,除此之外都沒看到人,我現在真的毫無頭緒,華陵去了街上比較危險的地方找人也還是沒下落。」他慌張地說。

「喵!家瑞弟弟不見了…克羅娜絲離開了鐘樓…我覺得事有蹊蹺…」我聽到這個名字,心裡猛然一震。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3/14(六)20:30 ID:Hgd.ggGI] No.55329   
>>No.55328
「克羅娜絲?我在洗手間碰到的女生也說她叫克羅娜絲。她說她要見一個小朋友…穿著紫色風衣,有著亞麻色的頭髮。」

當我說完,三個人驚駭地看著我,彷彿一場慘劇就在他們的眼前發生了一樣。

「嗚…家瑞,你這笨孩子…」那位先生不顧旁人地大聲哀嚎。

瑪莉小姐的表情凝重異常,她和夏姆先生互使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此時,不知哪裡傳來《玩具兵進行曲》的旋律,那個員工把手伸進口袋,拿出一個看起來很傳統的手機,他一接起電話,沒說幾句話,臉色變的慘白,手機也掉在地上。我急忙撿起手機,試著和電話另一端的華陵通話。

「…女孩啊!聽著,如果妳踏上這條街,記住,不要獨自行動…」華陵簡短地說了幾句話便切斷通訊,從她的聲音聽來,她似乎很累,而且聽起來有點粗啞。

「華陵找到他了,家瑞和一名女性在黑羽巷…可是華陵被對方施咒,不僅道行衰退,還被一群怪人盯上…現在不知躲在哪裡。家瑞的行蹤也斷了…」那位先生有氣無力地說。

「喵!糟糕啦!這下子恐怕難辦了,不具名街的黑羽巷,那裡可是表街最危險的地方啊!」

「但人應該也不難找,克羅娜絲和多數法師社群的人都處不好,能去的地方應該有限,黑羽巷適合碰面獨處的地方,而且是她會去的地方…」瑪莉小姐苦思著。

「13th Friday?蠱壺居?還是…」夏姆先生講出一堆店家的名字,可瑪莉小姐只是猛搖頭。

「我想到了! Goslar!」那是酒館,有附設房間,她說過那家店的老闆和她交情不錯。說不定會在那。」瑪莉小姐說。
設定(可以依劇情調整修改)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3/14(六)20:47 ID:Hgd.ggGI] No.55330   
黑羽巷:不具名街的魔法師社區,位於表街,多數居民最忌諱前往的地方。儘管不具名街的魔法使用者眾多,但來自黑羽巷的法師,時常被居民厭惡恐懼。
由於黑羽街的居民,有許多性情乖張的法師、邪惡的降頭使、甚至還有,連惡魔都敢利用的黑巫師,因此造成該地區的風評不佳。

Goslar:黑羽巷的酒館,位置在黑羽巷中段某巷道,老闆是一名女巫,戴著上面有一隻紅蟾蜍的小圓帽。和克羅娜絲一樣是戀童癖,只是口味比較狹隘。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5/16(六)13:57 ID:mbvWHUkM] No.56681   
>>No.55329
「喵...希望如瑪莉小姐所推測的,但問題是,黑羽巷裡可是龍蛇雜處的危險地區,光是從入口處走到一家店,路上會碰上多少危險都很難說,除了該區居民外,幾乎不會有人能夠順利出入的。

「不管怎樣,也只能去一趟了,不能放著他們兩人不管。」瑪莉小姐一臉凝重地說。

「凜香小姐,妳和這位先生留在黑羽巷門口就好,那邊真的不安全。」夏姆先生這樣對我說,雖然知道他是一番好意,可我卻無法贊同。

「請...讓我也一起去吧!我也想幫忙,我會盡量...不拖累瑪莉小姐和夏姆先生的。」我覺得十之八九會被拒絕吧!雖然說是想幫忙,但事實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那樣的地方能幫什麼忙。

「喵...也好。」咦?答應了,而且答應的是夏姆先生?不只我很訝異,瑪莉小姐似乎也有點吃驚。

「仔細想想,比起我或是瑪莉小姐這樣的大人,或許家瑞比較能夠聽進凜香小姐的勸。」夏姆先生這樣說。

「說得也是呢!就算能叫克羅娜絲收手,恐怕家瑞弟弟也不肯放過讓玩具起死回生的機會。」瑪莉小姐若有所思的說。

「那我也...」那名員工話說到一半。瑪莉小姐和夏姆先生異口同聲地說:「請留在門口等。」

那名員工一臉錯愕,整個人像公仔一樣僵在原地,不過也不是不能體會,女孩能被同意前往的地方,一個大人竟然被拒於門外...等等,黑羽巷怎麼被我想得有點像女廁?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5/16(六)14:19 ID:mbvWHUkM] No.56682   
>>No.56681
我們一行人走著走著,逐漸遠離熱鬧的街區,穿過一座雜樹林,到了一個看起來很破舊的社區,入口的鐵柵門充滿鐵鏽,左右兩邊有著雕像,啄擊骷髏頭的烏鴉,以及攀附在掃帚上的蛇。裡面的房舍有很多是二到四層樓的平房,外表附滿藤蔓,也有的牆上畫滿詭異的圖騰,更讓我害怕的是,遠處的一棟房子,窗口吊著一個看不清楚,但明顯有著人形的東西。

「如果有看到華陵,也請兩位務必要援助他。」那名員工對瑪莉小姐和夏姆先生說。

「這是當然的,紳士絕不會見死不救。」夏姆先生亮出自己的劍,刀光一閃,亮得我忍不住眨了眼。

「女僕裝都快縫好了,我可不希望沒人能穿啊!」瑪莉小姐眼裡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

「那麼,進去吧!」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用顫抖的腳踏進了一步。夏姆先生收起劍,大步跟上,瑪莉小姐環顧四周,用著極度輕巧,似乎完全沒踏在地上的腳步走來。

雖然這裡就像不具名街其他的地方一樣,有著各種店家和複雜得巷道,可是這裡的路人明顯地少,而且不時地有人從窗口偷瞄我們。

「Madilim na residente kumakain...」一個全身刺青的光頭男子冷不防跳出來,口裡不知念著甚麼,結果當場被瑪莉小姐打暈,整個人還飛了出去將近兩公尺遠。

「看樣子是降頭師,對外來者下詛咒後,再勒索財物或是強迫勞動...真是卑鄙無禮!」夏姆先生很不高興地說著。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7/16(四)16:39 ID:YBJcHbHA] No.58215   
>>No.56682
瑪莉輕柔撫弄她的手腕,再拍拍她的手指,好像沾到了甚麼髒東西似的...

「瑪莉小姐,需要手帕嗎?」我從口袋拿出我的手帕遞給瑪莉小姐。

「啊!謝謝,凜香真貼心呢!」瑪莉小姐笑笑地接過手帕。

「要出發了嗎!找人要緊啊!喵!」夏姆先生不安地說。

「嗯!快走吧!」

這條街確實詭異,幾乎沒有行人,即使有,也是用不懷好意的眼光打量我們,右前方的雜貨攤,一個黑衣男子兜售著各種乾掉的果實和草,似乎還有內臟和人手...感覺真是噁心;左方二樓平房的窗口,飄來陣陣詭異的香氣,聞起來像是濃縮莓果汁再加上某種花的味道;走了一段距離後,左方有一個大大的雜貨攤,不過攤子上沒有東西,大門也是鎖上的,不過夏姆先生不斷示意,要我別看了,這邊大概不是什麼正當營業的店吧(可想而知吧!)

「啊呀!」冷不防地,一顆石頭從旁邊的小巷子飛出來砸到我的腳邊,夏姆先生亮出刀來指著巷子邊那個矮小的身影...

「有什麼事,麻煩你出來說清楚,別這樣拐彎抹角。」

「...是我,我是華陵。」

「咦?華鈴小姐,妳怎麼會...?」我望著眼前這個孩子,大人尺寸的衣服,在她身上就像拖在地上的被毯;銀色的頭髮凌亂不堪,蓬鬆的尾巴無力地垂在地上。

「這是克羅娜絲做的嗎?」瑪莉小姐問,華鈴則是點點頭。

「不妙啊...」瑪莉小姐一臉嚴肅地盯著面前的孩子。
...
...
...
「這下女僕裝只好重新縫了!嗚哇!」瑪莉小姐露出了相當戲劇化的哀傷表情,華鈴小小的臉蛋邊,我似乎看到了血管在跳動。

「瑪莉小姐,現在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吧!喵!」夏姆先生大叫。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7/16(四)17:24 ID:YBJcHbHA] No.58217   
>>No.58215
「瑪莉小姐!我也覺得,現在不是擔心這種事的時候啦!」

瑪莉小姐則是一臉沮喪地望著我們,「可是女僕裝我縫了好幾天,好不容易才...」

瑪莉小姐突然丟出了某樣東西,面容轉向街道前方,朱紅色的馬尾順勢一閃,我的視線也像是被引力吸住一樣被帶到前方,一個身穿紅綠二色格子裝、臉上塗了厚厚的白粉,眼窩卻塗得漆黑的男子站在我們眼前,右手兩指夾著一隻飛鏢,呵呵地笑著,冷不防右手一揮。

「鏗!」

當我反應過來時,夏姆先生以兩手緊抓著刀站在我前面,剛才的飛鏢掉在地上,我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突然聽見後方有腳步聲,我轉頭一看,三個穿著格子衣的蒙面人一字站開,瑪莉小姐又丟出一隻飛鏢,射中其中一人,然後緊緊抓住我的手,把我甩進小巷。

「好痛啊,瑪莉小姐!」跌坐在地我叫喊著。

「別出聲!」華鈴在我耳邊低聲說道。

「我用了幻術,讓大家看不到我們,不過我現在狀況不太好,沒辦法把施術範圍放大,也沒辦法讓聲音消失。」

我驚恐地從狹窄的巷口看著兩個人的背影,一邊祈禱著。

「夏姆先生,一個敵人你可以擋得住吧?」瑪莉小姐戲謔地說。

「當然,妳也別大意,可別被三個不成氣候的小學徒壓垮啦!喵!」

「看樣子兩位似乎把我們看得很扁啊!我先自我介紹,我是魔法師,歐若魯斯,人稱”哈帕斯之矛”,表演開~始~」

三個人瞬間迸裂,變成大量的鴿子將夏姆先生和瑪莉小姐包圍,嘈雜的鳥叫聲讓我的頭好痛,從鴿子的包圍陣中,不時有金屬光澤的鳥飛出來,時前時後,忽快忽慢,出擊的節奏讓人捉摸不定,夏姆先生和瑪莉小姐顯然沒辦法閃過所有的攻擊。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8/26(三)23:07 ID:xcWFG6e.] No.59472   
>>No.58217
「嗚喵!」三隻金屬鴿子劃傷了夏姆先生的左手,他痛得哀嚎,聲音的淒厲和那三道血痕,連我在旁看了都覺得胸口隱隱作痛。

「夏姆先生,改變一下計畫吧!我掩護你,我從鳥群中弄出一個缺口,由你給那個無禮的魔術師一點教訓。」瑪莉小姐對夏姆先生說。

「讓女士掩護我,這下可失態了,喵!」夏姆先生緊跟上瑪莉小姐,將劍斜斜地擋在前方,拜託,夏姆先生,還有瑪莉小姐,妳們千萬要平安無事啊!

「就說你們...把我看得太扁啦!」那個打扮恐怖的魔法師一個彈指,鳥群瞬間沖向他們倆,接著便是一頓閃光和爆炸聲,我心裡,似乎有什麼崩碎了,隨著夏姆先生和瑪莉小姐的倒下,我的心也碎了。

「呦呼!小女孩,妳在哪啊?不來幫你的爸媽收屍嗎?」

我頓時淚水決堤,像是經歷惡寒般顫抖,華鈴把我的頭埋在她懷裡,但我很清楚,她也覺得我們都要死了,啊...算了,死在這也好,至少不是死在那冷漠的家,至少這次有人陪我...

「奇怪,人在哪呢?出來啊!」那個魔法師現在就站在我們這邊不到一公尺的地方,在華鈴的法術下,他應該還找不到我們,但我知道,只要再走幾步路,他就會發現我們...

「啊!痛啊!」那個魔法師叫了一聲,我無力地瞟了他一眼,意外地,在眼角餘光,我看到的是…滿身是血,面目猙獰的瑪莉小姐,勉強地站起身來,夏姆先生依然倒在地上,他的劍則插在這個魔法師背上。

「臭女人!本來繼續裝死不就能撿回一命了嗎?」這魔法師拔起身上的刀隨手一丟,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把槍。我無助地看著瑪莉小姐,瑪莉小姐則是擠出一個笑容,對著我這邊眨眨眼,我不懂她是什麼意思,只覺得我們這次都完…等等,地上有把劍,而這個人背著我...?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5/08/26(三)23:38 ID:xcWFG6e.] No.59473 1推  
>>No.59472
我撐起身體,小心地拿起劍…

「呀啊~」

我用那把劍,用力地砍下去,那個魔術師一聲慘叫,槍掉在地上,我的心跳得好快,可是我腦海裡有個聲音不停地厲聲喊著:「繼續砍啊!不然瑪莉小姐真的要死了。」

等我回過神來,那個人已經倒在地上了,我的雙手一陣無力,劍掉在地上發出冰冷的鏗鏘一聲,好多的血讓我感到胃裡一陣翻攪,但我還是努力忍住,往前走去看看瑪莉小姐和夏姆先生。

「辛苦妳啦!小凜香,果然沒讓我失望呢!咳咳…」瑪莉小姐吐出一口黑血,臉色顯得相當慘白,夏姆先生動也不動,我驚恐地蹲了下去,試著聽聽還有無心跳聲…

「……噗通……噗通……」太好了,夏姆先生還活著,可是還沒醒過來,怎麼辦呢?

「凜香啊!妳可真是一個令人意外的女孩啊!」華鈴緩慢地走出巷口,把那把劍遞給我,另一手則拿著那個魔術師的槍。

「我…本來以為死定了…想說就這麼算了,至少身邊還有大家…可我看到瑪莉小姐受了那麼重的傷,還是拼了命想要保護我…所以我覺得…只要還有機會,就不應該放棄。」我看著手上的劍,想著夏姆先生在清晨保護我時的背影,心裡突然覺得好難過,便哭了起來。

「好了!沒事啦!小凜香…」
「呃…那個…」

我用沒拿劍的手猛擦眼淚,可淚水就是停不下來。因為突然放鬆了,所以恐懼和心痛的感覺一起湧上來了。

「我說…那個…」華鈴有氣無力地說。

「又有人走過來了…」

幾個穿著奇裝異服的人走上前來,表情看來讓人覺得很不舒服,雖然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不過…應該不是什麼好事。
「你們這票廢材滾遠一點。」

奇怪,一個女生的聲音,是誰啊?
發起者請掛trip: 如果可以,請繼續接下去吧! (xcWFG6e. 15/08/26 23:38)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2/28(日)21:16 ID:V1RgV1FE] No.62007 12推  
>>No.59473
說話的人是一個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一身曝露度極高的桃紅衣服,讓我眼睛不得不尷尬地轉移;至於她的女巫尖帽,邊緣有些破爛,可布料卻閃閃發光,形成怪異的對比,但不管如何,她在這條街應該是令人害怕的存在,因為靠過來的人,通通都被嚇跑了。

「魔女蜜琳...好久不見了。」瑪莉小姐有氣無力地打招呼,可我覺得,瑪莉小姐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安。

「確實好久不見了,瑪莉。自從上次上次妳說要取消交易後,就再也沒見過了。」聽起來,她和瑪莉小姐應該認識,難不成,她是夏姆先生提過的魔女?

「唉~呀~這位可愛的女孩是誰呢?呀~這手繩不是我的商品嗎?原來陽九小弟是為了妳才來找我的!我正覺得奇怪呢!他的夢想都無可挽救了,怎麼還會想到要找我作交易呢?」

她的聲音嗲聲嗲氣,既詭異又妖嬌,讓我忍不住心悸。可我沒太多心思去搭理她,因為夏姆先生倒在地上還沒起來。

「貓咪先生受傷了,好~可憐噢!不過,妹妹,我這兒有一個藥方,能夠瞬間治好傷,只要幾秒就能讓貓咪變的活跳跳。不過呢!不是免費的。」

「我...請告訴我多少錢。」我緊張地說,雖然夏姆先生說過這個魔女很可怕,可是要保住夏姆先生的命,恐怕也只能讓她幫忙了。

「不~不~」魔女蜜琳搖搖手指。「我不收錢的,我要別的東西,我想想...」

「拜託了!我什麼都...」我還沒說完,瑪莉小姐就阻止我繼續說下去。

「凜香!絕對不能和她說『什麼東西都可以』她索要的東西,可能會讓一個人,因為絕望而崩潰!」

「噢~別把人家說的那麼狠嘛!人家也是要過生活的,更何況,貓咪快要翹辮子囉~」
發起者請掛trip: 這不是輕鬆悠閒取向的串嗎 不是要講各種稀奇古怪的商店嗎 怎麼變成這樣惹 (fsyGFkC. 16/03/26 03:45)
發起者請掛trip: 到底從哪裡開始走歪的 (fsyGFkC. 16/03/26 03:46)
發起者請掛trip: 有人可以出來講一下嘛 (fsyGFkC. 16/03/26 03:46)
發起者請掛trip: 歪回來就好了(x (EEVdaIn6 16/03/28 20:15)
發起者請掛trip: 個人覺得,讓一個千金在稀奇古怪的店家間打轉,終究會變得像歐巴桑的採購行程 (EEVdaIn6 16/03/28 20:18)
發起者請掛trip: 雖然不知道這個故事最後是否能完結,但我希望凜香能有所成長,而不是只會逛街和家裡蹲(還是被貓養 (EEVdaIn6 16/03/28 20:20)
發起者請掛trip: 而讓凜香成長的方法就是-製造一些恐慌和意外 (EEVdaIn6 16/03/28 20:25)
發起者請掛trip: 這恐慌意外製造得太粗劣太廉價 說實話讓人看了很厭煩 (tkSZijBg 16/03/30 10:26)
發起者請掛trip: 鐘錶店那部份塑造的感覺就很不錯 但自從鐘錶店結束以後整個展開完全看不到有用心 (tkSZijBg 16/03/30 10:27)
發起者請掛trip: 讀到現在 鐘錶店以後幾乎都只是在創造角色 創完角就沒了丟著 劇情根本一盤散沙 (tkSZijBg 16/03/30 10:30)
發起者請掛trip: 嘛 在這個板上要求寫故事要動腦這種事大概太苛求了吧 (tkSZijBg 16/03/30 10:37)
發起者請掛trip: 或許像烙賽一樣隨便用點力就拉出一大沱沒內容的東西比較適合這裡某些人吧 (tkSZijBg 16/03/30 10:38)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4/03(日)10:09 ID:X7qGRUz6] No.62610   
>>No.62007
我看著倒在地上的夏姆先生,胸口的起伏微弱到幾乎看不見,好像隨時都會死掉,怎麼辦呢?一定得想想辦法,我要冷靜,我應該有什麼可以換,但是不會給我造成傷害的東西,仔細想想...

「那個...請問這隻手錶可以嗎?它是名牌錶噢!聽說是純金製的,魔女大姊帶在手上一定很好看...」媽媽在我11歲時買的,硬要塞給我,說是出席正式場合,用手機看時間很俗氣,真是奇怪的觀念。

「那隻錶,好像沒甚麼紀念性,也沒有感情要素,我沒啥興趣!」魔女冷淡地拒絕。讓我有點錯愕。這下只好再想想有甚麼可以換...

「有紀念性...或是有感情的東西,之前瑪莉小姐似乎有拿情報做交易...也就是說,有些無形的東西也可以換,仔細想想...倒底有什麼...

「妹妹,我快要不耐煩了,如果妳再拖拖拉拉,我就要回家啦!」糟糕,她好像不想再等了,我得快點想想...我看看口袋裡的東西,只有那個沒有訊號的手機,因為打開也沒用,索性關機了,手機吊飾靜靜地掛在上頭,是一隻微笑的橘色兔子,脖子可以轉,這是橘姐姐送的...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4/03(日)10:36 ID:X7qGRUz6] No.62611   
>>No.62610
「嗯...這吊飾我喜歡,如果妳給我這個吊飾,再把上面的回憶也送給我,這瓶藥就是妳的了。」魔女說。

咦?回憶...經過短暫的考慮後,我決定...「好,我換,但關於回憶...我是指,請不要讓我連橘姐姐也忘了。」

「橘姐姐?嗯...」魔女伸出一隻手指,觸碰我的額頭,頓時一陣強烈的惡寒,從腳底冷上心窩,我忍不住打了個哆鎖,好像沒穿衣服,在叢林裡面被人追趕一樣讓人害怕。

「這還真有趣...我答應妳,只拿走收到禮物的事實、當下的幸福感,還有妳的橘姐姐當初說的話。」

當初說的話?那時橘姐姐告訴我...「真高興小姐喜歡它,看來我的手藝還不錯...啊!但小姐請聽我說,如果有天,覺得無處可逃時...請把兔子...」

我的思緒,中間像是被甚麼人,用剪刀硬生生地剪斷,奇怪,我剛剛怎麼了?總覺得好像把甚麼有點重要的東西交了出去,卻不清楚那是什麼。

「那麼這瓶藥就給你們吧!我先走一步啦!」魔女把右手的某樣東西放進自己的巫師帽,然後悠哉地離去,並驅趕躲在一旁的圍觀者。雖然想不起來拿了甚麼給她,但總感到有些遺憾。但這感覺沒有持續太久,我打開藥蓋,在指尖沾上藥膏,專心地塗抹在夏姆先生的傷口上。

「這藥還真是厲害...不但能止血,甚至還讓傷口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復原。」華鈴一臉訝異地自言自語著。瑪莉小姐則是若有所思地望著魔女離去的方向。

「嗚...喵~」夏姆先生發出一陣痛苦的呻吟,我心裡那塊大石總算放下。

「夏姆先生,請稍等一下再起來,還有一些傷口還沒治好。」

「喵,真是失態...」
發起者請有標題 名稱: 發起者請掛trip [16/04/03(日)11:16 ID:X7qGRUz6] No.62613 8推  
>>No.62611
「夏姆先生其實很開心吧!讓一個可愛的女孩子幫忙療傷。」瑪莉小姐把頭轉回來,笑笑著說。

「瑪莉小姐,請妳不要調侃我了。」夏姆先生無力地說。

大概過了五分鐘後,我們一行人重整隊伍,帶著舉步顢頇、現在看起來就像我的妹妹一樣的華鈴,繼續往Goslar前進。

走了一會,我們抵達了一間二樓高的木造酒館,門口用紫色的花作裝飾,招牌上有隻紅色的大癩蝦蟆。
「要直接進去嗎?」華鈴問。

「直接破門或是潛入不但失禮,也可能招來不必要的敵人呢!」夏姆先生說。

「但還是要小心,我也不太清楚店長是怎麼樣的人。」瑪莉小姐說。

吱嘎一聲,我推開了門,我輕聲說了一句:午安。回應我的是一句「歡迎光臨!」我把頭轉向聲音的來源,那是一個女人,頭上帶的帽子有隻和招牌一樣的紅色癩蝦蟆;店內燈光充足而柔和,還裝飾著許多畫,但讓人訝異的是,這些畫會動,畫中的小孩子拿著玩具在嬉戲、在山中奔跑、也有的赤裸著身在河裡玩水。

「請問要點些什麼?」店主詢問。

「失禮了店主,我們是想請問您,請問克羅娜絲有沒有帶著一個男孩來到貴店?」夏姆先生客氣且拘謹地詢問。

「嗯...是來了...但我希望你們暫時別打擾他們。」

「啊!難不成,那個女人真的把家瑞給...」華鈴一掃平常的冷靜形象,驚慌地問。

「這真是太不堪了。喵~」夏姆先生用手摀著臉,搖搖頭。

「來遲一步了嗎?」瑪莉小姐自言自語。

「那個,我不太懂,家瑞怎麼了?」我疑惑地問。

「凜香小姐,不懂比較好。」他們三個異口同聲。

「唉!你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店主嘆了一口氣說道。

「算了,你們上去看看吧!」
發起者請掛trip: 儘管後面不是很受好評,但我還是希望接下去 (X7qGRUz6 16/04/03 11:18)
發起者請掛trip: 幾天前某人說,這意外很廉價,雖然不懂問題在哪,但我不得不承認,瑪莉小姐一派輕鬆地說要去吃飯時 (X7qGRUz6 16/04/03 11:20)
發起者請掛trip: 我就有點不知所措了,所以我當夏只是想,在沒擾亂既有設定的狀況下,讓劇情能夠延續 (X7qGRUz6 16/04/03 11:22)
發起者請掛trip: 等到時機適當時,把大家設定的人,以及自己埋的梗拿來發揮 (X7qGRUz6 16/04/03 11:23)
發起者請掛trip: 沒能讓人滿意我很遺憾,以結果論來看,隨便寫的60分作文,確實和努力寫的60分作文差不多 (X7qGRUz6 16/04/03 11:27)
發起者請掛trip: 你可以不喜歡,我也接受指正,但我無法容忍你說我沒動腦 (X7qGRUz6 16/04/03 11:31)
發起者請掛trip: 寫的人不是你,有沒有動腦不是你說了算 (X7qGRUz6 16/04/03 11:34)
發起者請掛trip: 說得好! (mFCf0Wkg 16/04/05 00:34)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上一頁[0] [1] [2] [ALL] 最後一頁